返回

修真仙仇录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朱重山的算账方式

    “不算,不算,你小子下的太邪,我得想想。”

    朱重山把棋盘一推,心中暗自琢磨自己是怎么输的。

    若说其他的事情还好些,可下棋是朱重山最引以为傲的东西,三界之内几乎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你小子耍赖,你明明会下棋,这局棋不算。”

    而这朱重山也经常用他下棋的伎俩,去跟别的仙神打赌,结果都是他赢。

    李仇想了想怎么感觉这朱重山和叶忆彤很相似。

    第十九章朱重山的算账方式

    毕竟对方是大罗金仙,自己只不过是一个修士而已。

    “那您把刚刚我给你的灵石换给我吧,毕竟我就那么点灵石,还是准备修炼用的。”

    李仇缓缓说道。

    “有这事吗?

    我怎么不记得啊?”

    朱重山面色露出茫然之色,似乎听不懂李仇在说什么。

    李仇暗生恼怒之意,却不敢表现出来,这就有点欺负人了,灵石之类的修炼物品杨蛟也从来没给过他。

    李仇每一次修炼都暗自数着灵石,不过这朱重山强要,李仇也没办法。

    “大罗金仙都输不起吗?”

    说这句话李仇就想解解恨,心里也明白了杨蛟为什么离开。

    李仇这话一出,朱重山愣住了,原本憨厚的脸瞬间变黑,脸也沉了下来。

    “站住!”

    李仇回身看着朱重山面色不善的看着自己,心里一惊,难道这朱重山就因为自己一句话要杀了自己吗。

    只见朱重山手中一晃拿出一把三尺长剑来,剑身碧蓝之色,样式也非常奇怪,不是凡间修士之物。

    李仇心里更是不安,这朱重山已经拿出剑来,估计要杀自己了,连忙往外走,顿足运动一步遥要离开。

    却被朱重山一把拉住,李仇心里暗自叫苦,感觉这朱重山的手掌像是一把铁钳一般,掐的他肩膀咯吱咯吱的。

    “这把剑给你,是我第一盘输的。”

    朱重山将剑放在李仇的手中说道。

    李仇都愣住了,这朱重山又是拿出一条鞭子来:“这是第二盘。”

    紧接着朱重山又拿出一根铁棒来,放在李仇的手中:“这是第三盘的。”

    “我”

    “哎?你这是什么表情,你要哭了?”

    朱重山不解的看着李仇说道。

    只见李仇额头青筋直跳,脸色通红,呼吸都极为艰难,见朱重山问也不说话就是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兵器。

    朱重山这才明白,这原来是被压的啊。

    其中那鞭子就有十几万斤,李仇只不过是一名结丹修士,当然被压的难受。

    朱重山拿出兵器的时候动作很快,拿出第一样就放到手里,李仇只好捧着,等第二件兵器是一把鞭子,朱重山直接挂在李仇的脖子上。

    几万斤在脖子上,李仇终于体会了什么叫做泰山压顶。

    这还不算完又拿过来一根铁棒,李仇这时都勉强站住,晃晃悠悠的,两条手臂的青筋都鼓起来了,要是朱重山再不拿开,李仇估计就被这些兵器压死了。

    而李仇也没办法松手,松手这些兵器太过于沉重,那把长剑和铁棒还好,李仇只是扶着。

    但那鞭子就不行了,可挂在李仇的脖子上,手上都是沉重的兵器,也动不了。

    一个呼吸的功法,李仇膝盖微微弯曲,噗通一声就跪在朱重山的面前。

    大殿的青石板都被李仇跪裂了,可见其分量。

    朱重山这才醒悟道:“哎呀,你这身板也不行啊,是不是沉迷酒色了?”

    说着朱重山就将那鞭子从李仇的脖子上摘了下来,拿在手里就跟拿着一根绳子一般。

    李仇也终于送了一口气,脸色也恢复了正常,将两样兵器还给朱重山问道:“您这是什么意思?”

    朱重山笑了声说道:“我刚刚没想起来这件事情,后来我一琢磨确实咱们之间有下棋的彩头。”

    这朱重山为什么换了一副面孔,把他这些宝物看的比他的命还重要,怎么突然给李仇三样兵器。

    在两纪年以前,妖魔攻打完天庭后,朱重山带着仅剩不多的妖族逃窜,无意之间遇见了天机道人

    这天机道人对着天空喃喃自语,朱重山仔细聆听,原来说的是:“鸿蒙初辟创众生,打破顽空须李仇!”

    正所谓说着无心,听着有意,而后天机道人又不知道对着谁说了句:“参透天地棋局,永解众生之难。”

    说完这天机道人就消失不见,看到朱重山一愣,自己一个大罗金仙一个大活人在自己面前消失,自己还毫无察觉,也没有发现丝毫行宗,着实诡异。

    自从那以后朱重山就苦练习棋技,因为在第二句里面有一个什么天地棋局,什么众生之难。

    朱重山心想着自己要是有朝一日参透了天机道人所说的天地棋局,是不是可以帮助妖族。

    三界里只有一个人不是圣人之尊,却有圣人之言,地位极高,那就是天机道人。

    由于这天机道人能推算未来,对于他说的都深信不疑。

    今天在这里遇见了天机道人所说的李仇,朱重山就想着结交一下。

    李仇也明白了朱重山的意思,不过李仇并没有收下,摆了摆手道:“这些法宝,法器我都用不上,不如就将我借给你的灵石还给我如何?”

    不是李仇看不上这些东西,而是李仇要了也没有,自己的戒指当中还有着几样太上道君的法宝,有何必要朱重山的,更何况法宝,法器都需要炼化,以李仇现在的修为,根本是不可能的。

    要不然那芭蕉扇和幌金绳李仇又为何不用。

    没想到李仇会拒绝自己给他的法宝和法器,微微皱眉道:“不行?”

    “几十颗灵石而已,和三样法宝法器比起来,那个分量重?”

    李仇心说这朱重山也太奇怪了,宁可给别人法器和法宝都不能给灵石,这几样法宝都够一座灵石山的了。

    只见朱重山一脸正色的说道:“我凭自己本事借的钱,我凭什么还?”

    “这是本事!”{.*?小.*?说网 .bpi. 手打更新更w快]

    “不过你刚刚说咱们这是赌棋?”

    李仇不卑不亢的说道,就事论事你输了就是输了,而下棋之前也说好了。

    李仇的意思是想从朱重山那里要回自己的灵石而已。

    下棋就怕这种似懂非懂的人,朱重山下棋确实是一绝,可遇见了李仇这个愣头青,往往胡乱下了一步,朱重山就暗自琢磨半天。

    朱重山想这小子这样做肯定另有深意,李仇就是一顿胡乱的下,却逼得朱重山直咧嘴,也不明白什么意思,心里也跟自己较起劲来,硬是认为李仇每一步棋都是有着含义的。

    最后朱重山又莫名其妙的输了。

    连输三盘,朱重山心情有些不好,今天本来挺高兴的,没想到遇见了这样一个‘下棋高手’

    “现在天色已晚,我该去修炼了。”

    对于下棋李仇是一点都不会,刚刚赢了一把朱重山,李仇也觉得挺简单的,但是对下棋还是半知半解。

    两个人都是靠自己的特长这样做,一个利用神通,一个利用棋技。

    但朱重山不这么想,脑袋摇晃的跟拨浪鼓一般:“什么赌棋?哎呀,岁数大了,不记得了。”

    看着朱重山装傻充楞,李仇觉得有些好笑,不过也没有强要。

    “来来,再下一盘。”

    说着朱重山就将棋盘上的棋子收回,重新落子,再开一局。

    朱重山脸上一变,似耍赖一般,实际上第一次认真的打量李仇这个人。

    只见李仇眉宇之间一团英气,朱重山都忍不住在心中叹道:“这是谁家的儿郎啊。”

    李仇能怎么办,谁让人家是大罗金仙,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就跟着下棋。

    也不知道怎么了,这一局棋朱重山又输了,气的朱重山直咬牙。

阅读修真仙仇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