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修真仙仇录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一章认得从前旧主人!

    李仇回到自己的住处,暗自琢磨着昨晚的事情。

    正想着脑海里又出现了许多道符,化作文字出现在李仇的脑海中。

    “噢,这样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仇直觉得从那种玄妙的状态中出来,再一睁眼,朱重山不见了。

    杨蛟点了点头,走进洞府当中。

    李仇看着杨蛟脸色带着喜色,也没问他去干什么,就跟着杨蛟进到了这洞府当中。

    第二十一章认得从前旧主人!

    身上穿着麻衣,却也难以掩盖出尘的气质,微风吹过,如墨的头发随风摆动,真如同画里走出来一般。

    这时正逢寒冬之季,李仇身穿单薄的麻衣,站在一片松树林当中,在一旁有着李仇拾来的木柴和背篓。

    李仇摇身一变,身子散发出一阵白烟,等白烟散去,只见李仇化作一颗三米高的大树。

    郁含烟贯四时,凌云直上秀贞姿。

    全无一点人模样,尽是经霜耐雪枝。

    李仇在一晃,变回了本身,喃喃道:“总算是把这木之行变化学会了。”

    李仇所学的七十二地煞,变化共分五类,金、木、水、火、土,七年的时候李仇才学会了这木行变化。

    至于其他的一点进展都没有,至于那掌心雷李仇也只能打出一道跟针一般粗细的雷电来,不过威力确实很大。

    李仇挑起木柴背着背篓,健步如飞,不一会就来到了洞府前。

    带着这一堆木柴来到了灶台出,李仇十分熟练的烧起了火,从背篓里面拿出了很多食材。

    李仇正在做饭,李仇和杨蛟根本不用食用五谷,为什么要做饭,因为今天是三月三。

    每一年杨蛟都会让李仇做一些贡品,在洞府里高搭法台,摆上一块无名之牌,也不知道祭奠谁。

    李仇做好了,一如既往将东西都拿到法台上去,只见杨蛟坐在法台前,看着那无名的牌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师父?”

    李仇做好了一切后,见杨蛟独自一人正在那里暗自神伤,不由轻声叫道。

    杨蛟摆了摆手,没有说话,只不过眼神透漏出万分的凄凉。

    李仇站在一旁,就静静的看着,这些年里杨蛟每到三月三都会这样,有的时候还激动的落泪,自己喃喃自语,有的时候更是放声痛哭。

    但李仇可以肯定的是,杨蛟在这一天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柔儿。”

    “柔儿你为什么骗我?到现在我还不明白”

    杨蛟坐在法台前呆呆的望着那无名之牌,当天空中一滴雨水落在杨蛟的脸上的时候。

    杨蛟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表情,眼神当中闪过一丝不明的光彩。

    “下雨了”

    杨蛟从怀里拿出一张手帕来,盖在那无名之牌上,用低沉而又沙哑的声音说道:“柔儿你说你最喜欢下雨,可你却喜欢撑着伞站在雨中。”

    “你喜欢黑色,却喜欢站在阳光处观看。”

    一件件心酸的事被杨蛟说了出来,李仇站在雨中望着杨蛟的背影,恍惚之间李仇似乎看见一个老者。

    而那无名的牌位似乎变成了一个美丽的少女,正躲在伞下兴奋的看着下雨。

    此情此景,李仇心中百感交集,又想到了远在天庭的叶忆彤,相思之苦何其煎熬,这种感觉一直支撑着李仇,却又折磨着李仇。

    雨越下越大,而杨蛟独自对那无名之牌喃喃说着什么,雨水从杨蛟的脸上滑落,恍惚之间似乎可以看见杨蛟流泪,也分不清是雨水还是他的泪水。

    李仇也跟着杨蛟身边站在,只等到第二天清晨,杨蛟才用一块金丝布将那牌位包了起来。

    小心翼翼的捧着手中,视若珍宝一般。

    李仇将那些法台上的东西收拾好了后,来到大殿。

    只见杨蛟坐在蒲团上,那牌位也不知道放到哪里去了,一脸平静的看着李仇。

    “你来了有多长时间了。”

    杨蛟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

    “应有七年了吧,后山有一片桃树,弟子在那里已经吃了七次果子,想必应过了七年时间。”

    李仇想了想说道。

    修真无岁月,仙界日月长。

    往往一修炼闭关就要三月五月的,李仇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只知道吃了后山七次桃,应该就是过了七年。

    “你修炼的已经很快了,不过我的时间不多了,我还能再教你三年。”

    杨蛟这话一出,李仇微微一愣不解的问道:“师父,您这是什么意思?”

    “不必多问,你也无须知道。”

    “我有一个方法能让你尽快的修炼。”

    说着杨蛟手一晃,手里拿着一副画轴,将画打开后上面什么也没有。

    “你进到这画中,这里面是一个小世界,在这里面你可以安心的修炼。”

    “师父我”

    没等李仇说完,只见这杨蛟拿手点指了一下李仇说道:“这小世界,什么东西都不能带进去。”

    “咄”的一声,李仇赤身,身上的衣衫全部掉落,连戒指和虿盆蛇也掉落。

    只见那虿盆蛇正嘶嘶吐着芯子,高昂着头颅盯着杨蛟。

    杨蛟伸手一点这虿盆蛇道:“算你的造化!”

    一道金光过后,虿盆蛇身体变得僵硬,蛇鳞表面露出一丝石化,不一会这虿盆蛇就变成一座石雕。

    杨蛟一把拉住李仇将他推进这画中,只见这画闪过一丝波动,在李仇进去了之后,这画上出现了李仇的身影,而里面也变成了一座小镇子。

    里面来来往往的人都在移动,没有固定的画像。

    若是朱重山再这里,肯定会惊呼道:“锦绣山河图!”

    杨蛟看了看李仇的衣衫和戒指,弯腰拿起了乾坤戒。

    只见这乾坤戒指到了杨蛟的手中,不停的在震动,就连在戒指当中的造化炉也是如此。

    就如同看见了主人一般,哪怕是李仇戴着的时候,这乾坤戒指也没这样。

    只见杨蛟脸色露出了一丝犹豫的神色,慢慢的将乾坤戒带着了手上。

    五行匹配合天真,认得从前旧主人。

    炼已立基为妙用,辨明邪正见原因。

    金来归性还同类,木去求情共复沦。

    二土全功成寂寞,调和水火没纤尘{.*?小.*?说网 .bpi. 手打更新更w快]

    李仇犹豫了一下,没有修炼这袖里乾坤。

    正所谓术业有专攻,得道有早晚,杨蛟教给李仇的,李仇还没学会,又怎么再去修炼这袖里乾坤呢。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李仇修为变的越来越扎实,每天都是种植仙草,勤恳苦修。

    条条道语,真言梵音,尽在李仇的脑海中闪过,一刻钟后李仇喃喃道:“袖里乾坤!”

    原来朱重山输给了李仇三盘棋,送给李仇两个海螺算是抵得过两盘棋,可还输了一盘,朱重山就将一部功法传给李仇。

    这功法是朱重山的一个好友教给他的。

    而那人早已身陨多时,不过一提起来那人的名字,可是响震洪荒,地仙之祖镇元子!

    李仇又是欢喜又是苦恼,在以前李仇恨不得将天下所有的道家神通都学个边,可现如今学了顶级的道法,却又一时间修炼不成。

    乾为天,坤为地,天地尽在吾两袖之间

    杨蛟交代给李仇说是自己要闭关一阵子。

    一晃七年的时间过去了,一日李仇正在演练变化之法,在一片树林里看着高大的树木。

    只见李仇脸上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原本锋芒毕露的气息全无,变得像一个文弱的书生一般。

    李仇刚要回到洞府之中,只见天边飘来一朵不一样的云彩,再观看原来是杨蛟。

    只见杨蛟飘飘然然落地,来到李仇面前询问道:“朱重山呢?”

    天已经大亮了,李仇感觉头有些痛,感觉昨天刚刚喝了三杯怎么就醉了,后面的事情也不记得了。

    李仇也不想想朱重山带的酒能是凡酒吗,正是瑶池御用的仙酒。

    “弟子不知,只记得昨晚我跟他在一起喝酒,我喝了几杯后就不记得后面的事情了。”

    李仇缓缓说出。

阅读修真仙仇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