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温柔交给你挥霍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0章 痛,像是灵魂被抽走

    轰的一声,明明只是五个字,却在苏盏的脑海里瞬间炸开,一颗心……开始变得翻江倒海,绞的又疼又痛,怎么都无法平息下来。

    烈……南宫烈。

    出门前,陆遇北犹豫了很一会,最终……还是停下脚步,转身看向苏盏开口:“有件事要告诉你。”

    “好。”陆遇北点头,随即起身:“我先回去了。”

    “什么事?和我相关?”苏盏惊讶的问。

    “烈要回来了!”

    顿了下,苏盏接着说:“我们一直是朋友,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随便开口,我一定竭尽全力。”

    陆遇北微蹙起眉:“这样的情况,我怎么放心的下?”

    “没关系的。”苏盏努力让嘴角绽开一抹微笑:“我喝杯水静一下就好了,不就是一个南宫烈,不就是一个男人吗?怎么会……”

    怎么会让她一听到名字,就像整个灵魂都抽走了呢?

    明明……脸上还是微笑,可是说着说着……眼泪已经不听话的流出,染湿整个脸颊。

    是啊,时隔这么久,为什么只是他的名字,就能让她慌张,无措,哭泣成这样呢?

    她不想,苏盏也不想的,可是眼泪完全不听使唤,像是水一样的流出。

    苏盏伸手用力的擦着脸上的泪水,又仰头一口气喝掉了杯中的水,对遇北道:“虽然有点难过,不过……也就是一小会儿,放心……我已经好很多了。”

    陆遇北知道这仍然是表象,但是……他点点头离开了。

    现在的苏盏,应该迫切的需要一个人冷静一下。

    几乎是在陆遇北跨门而出的那一瞬间,苏盏就关上门,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其实……听到南宫烈回国的消息。

    她还有很多很多问题要问。

    比如……

    “什么时候回来?”

    “只是暂时回来一段时间,还是以后都呆在这里?”

    “还有……现在他的身边有女朋友了吗?”

    可是,那么多想问的问题,苏盏都哽咽在心口,一个字的音节都发不出来。

    苏盏忽然想起一句话,假以时日你我若再相逢,我将以何贺你,以眼泪,以沉默?

    她想,眼泪也好,沉默也好。

    或者漠不关心?或者微笑祝福?

    可是,她唯一做不到的是欺骗自己的心,那就是时隔这么久,她依然爱着那个男人。

    ……

    另一边,小乔晚上洗完澡,刚打开手机。

    里面几十通未接来电,都是申艳打来的。

    呵……申艳也会有这样急切找她的时候。

    小乔觉得奇怪,但并没有没有理睬的兴致。

    “言小乔,你在哪里?我要见你。”手机响起,申艳的声音再度传来。

    “我不想见你。”

    “言小乔,你别挂电话,我必须要见你。”申艳在电话那边叫着:“你到底给紫心下了什么毒,你知不知道……你快毁了她。”

    言紫心?下毒?

    怎么又扯到她身上去了,申艳不是已经从她这里骗走药了吗?

    现在又缠着她干什么?

    还真是一对阴魂不散的母女。

    “好啊,我在清园,你如果可以在十分钟之内赶到,我就考虑要不要见你。”

    “十分钟?”申艳凶狠的叫嚣着:“你开什么玩笑?那么远的距离,十分钟怎么可能赶得到?”

    “那就算了。”

    她的本意就是不想见申艳。

    然而……半个小时后,小乔正准备关灯睡觉。

    有佣人敲了门,隔着门问:“少夫人,外面来了一个老妇人,说是要见你。”

    “你让她回去吧,我不想见她。”

    “是,少夫人。”

    “什么?不见?”申艳一听就炸毛了。

    “这位夫人,请回吧!”老马开口的话还算恭敬。

    “我不会回去的,言小乔不见,我就一直在这里等着她。”申艳气势十足道。

    她不能走,她必须拿到解药,否则……她的宝贝女儿,紫心的一生就彻底完蛋了。

    “请自重,少夫人说不想见你,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停留在清园的。”老马严肃的声音响起。

    申艳气的冷呵:“你敢赶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当然知道。”老马开口道:“你是言振国的第二任妻子,少夫人的后妈。”

    申艳一听,气的脸都在抽搐,刚刚那两个词是她心里伤,竟然还刻意戳她的痛处。

    “既然你知道,那就对我恭敬点,我好歹是言小乔的妈妈。”申艳摆出优越的姿态。

    “在清园,我们只听从少夫人一个人的吩咐,至于你……”老马顿了顿,摆着手道:“马上给我赶走。”

    “是,马管家。”

    “喂,你敢这么对我?”申艳不可置信的叫着。

    真正的忘却,是你站在我的面前,我依然能够心如止水。

    而不是……仅仅一个名字,单单的一个字,就让人再度失去了所有的分寸,变得傻又悲。

    “我给你倒杯水。”

    可是……听到这个消息,她竟然不知道自己该以何种姿态面对,甚至……连该有的表情和态度,她觉得自己都忘了。

    该如何呢?她不知道。

    只知道,身体骤然变得很冰、很冷、很凉,僵在原地,完全不知道如何反应。

    陆遇北一见她这样,就知道她这些年的风轻云淡,始终只是表面,心里……终究没有放下。

    如果真的放下一个人,再次提起,怎么会是这种反应呢?

    他?竟然要回来了?

    苏盏愣着,刚刚还在盛放在嘴角的微笑,霎时就凝住了。

    苏盏接过水杯后,紧紧的捏着,直到热水流经身体的脉络,她才感觉稍微暖和了一些。

    “遇北,你先走吧,我没事了。”苏盏开口道。

    苏盏嘴角的笑意加深:“你以前出差找我,都会在客房里将就一晚,因为这里早上去公司不堵车,今天走的这么积极,想必是怕哪个女孩误会吧。”

    “误会倒谈不上,就是怕她多想。”陆遇北轻声解释。

    听到这话,苏盏轻笑:“有喜欢的女孩了?”

    陆遇北的表情一滞,很是意外的看向苏盏:“很明显?”

    苏盏眼眸一亮,高兴的问道:“这么说是真的?真有喜欢的女孩了?改天有时间,一定要介绍我认识一下啊。”

    “当然。”陆遇北应的爽朗。

阅读温柔交给你挥霍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