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民国女配恃美行凶[穿书]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14 章

    气运总是从宽的地方走向窄的地方,若是前窄后宽的地形就像个漏斗,将屋后的气运都容纳起来,囤在屋前。在加上玉带水道路带来的气运也聚集在屋前,俗话说门是气口,门前气运聚集了多少气运,门口就能吞进多少,气运才算被屋子吸收。像现在这样前宽后窄的地形,气运都从屋前流向屋后,但屋后没有门作为气口,什么财运都进不了屋里。难怪棺材铺门前有玉带水状的道路,生意还这么冷清。

    “你们快动手,买些花草来,在屋前造两个花坛,把屋前的平地给削窄了,让屋子变成前窄后宽的形状。”叶冉冉吩咐道。

    叶冉冉越想越觉得,棺材铺需要调整,生意上,风水上,都需要调整。

    有早上的报纸头条在,她与顾禹白同时出现不说,顾禹白还为她出头,不知多少人想八卦他们之间的关系呢。

    回到棺材铺,她就让老孙头和老高将前后的地形给量了一遍。

    “大小姐!果然不一样!”老孙头跑过来说,“屋前的空地比屋后的宽了三尺。”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叶冉冉的想法很简单干脆:事情办完了,人撩完了,还不走干什么?。

    唔,又是个识货的。叶冉冉含笑,问道:“记者先生,你有话就直说,称赞大可不必了。”

    “你还看出我是记者了。”男人不好意思地笑了,将一本本子掏出来说:“你好,我是《申报》的记者杜克,我听说了今天早上在黎家发生的事,想给叶小姐你写篇专访,可以吗?”

    “采访我倒是没问题,不过,我的铺子也不知道你敢不敢进。”叶冉冉转身往铺子里走,说:“杜记者,请吧。”

    杜克知道这是个棺材铺也不怕,进了店铺大堂,见里边并没有摆着棺材,又松了口气,他挠挠头说:“叶小姐,你真是风趣,还跟我开玩笑了。”

    “唐突了,希望杜记者不要介意。”叶冉冉做了个请的手势,请他在八仙桌旁坐下,给他倒了茶,问道:“杜记者,你想采访我什么。”

    杜克先道谢接过茶,随后兴奋地打开本子,说:“当然是今天黎家的事!实不相瞒,今天我也在黎家,有幸一睹叶小姐的天师风采,但对黎家的案子还是不知道头尾,不知道叶小姐能不能细说?”

    叶冉冉微微颔首,说:“事情其实很简单,黎二到我铺子里点名要买柏木棺材,我察觉不对,便去警局报案,恰好七少也在意这个案子,便假扮伙计一同往黎家去了。我从尸体的伤痕上知道死于非命,便用聚魂符骗了黎二,说是镇魂符,实则将黎少奶奶飘散的魂魄聚集在她的尸体里。今日一早,又与七少去了黎家。之后的事情,你既然在场,都知道了。”

    “原来是这样。”杜克提笔唰唰唰地记着,追问了许多黎家凶杀案有关的细节,叶冉冉也不隐瞒,一一说了。

    “……至于黎家凶杀案更细致的内情,还要等警局那边的审问,有七少在,一定能查个水落石出的。”

    “这些就足够传奇了!”杜克简直对她佩服得五体投地,“叶小姐,我能不能再问你三个问题?”

    叶冉冉点头:“你问吧。”

    “首先,你既然是开棺材铺的,这么把顾客家抄了个底,不怕以后生意受影响吗?”杜克担心地说,“万一以后大家不敢来买你铺子里的棺材怎么办?”

    “如果没有做亏心事,何必怕来我的铺子买棺材呢?”叶冉冉反问道,“我也不是每一家都会抄底,不过是见到了尸体,感受到死者的怨气。我是天师,这个职业你可以理解为专门为鬼申冤的巡捕,一个人平时没做坏事,为什么要怕巡捕?”

    “说得好!”杜克不禁鼓掌起来,“就是这个道理!叶小姐,我先祝你的铺子生意红红火火!”

    “噗~”叶冉冉抿嘴笑了,这个记者还挺有趣的。

    杜克这才想到,要是这棺材铺的生意红红火火,那不是祝这世间死的人多吗?他挠挠头,又不好意思起来,赶紧换了个话题问道:“叶小姐,恕我冒昧,请问你怎么会法术符咒的?据我所知,你出身豪门,并未拜过任何天师做师父。”

    “这话说来可能没人信。”叶冉冉眨眨眼说,“前不久的某天晚上,我忽然醒来,就会了。”

    她可没说谎,确实是某天她叶大天师忽然穿越过来,叶小姐就会法术了。可在他人听来,这只是个玩笑话。有时候,越是这么亦真亦假,人们才会将信将疑,当个茶余饭后的谈资,过了就过了。

    果然,杜克愣了一下,哈哈笑道:“叶小姐,你可真风趣。那……我再冒昧,最后问一个问题——你和顾七少,是什么关系呢?今天早上报纸刊登的那条新闻,是真的吗?七少当着宾客的面说的话呢?”

    “昨天的事只是一场误会,我不知道他是顾七少,他也不知道我是叶冉冉,是我不小心被车撞了,受了点擦伤,七少担心案情,赶时间抱着我走而已,我们之间没什么。至于今天他的话……”叶冉冉神色中出现一丝犹豫之色,含糊地说:“若要你当做什么都没听见,怕是不行,在场那么许多人呢。但你若要写出来,请先将新闻稿拿去给顾家过目一遍。这非关畏惧权势,而是写到人家的隐私,总得过问一声,便是记者,也不能将旁人无关道德法律的家事宣扬得人尽皆知。若是怕顾家不搭理你,你就让他们将管家叫出来,说写的新闻关乎七少和叶小姐,他们自然懂得你说的是什么。”

    “好,多谢叶小姐你的提醒。”杜克将她的话一一记下了,给她拍了照,这才回报社去。杜克的手脚很快,不多时就带着定稿和照片去顾家了,顾家果然不肯给他进去,他按照叶冉冉说的将话说了,顾家的管家才道:“那就请入内奉茶,我将这稿子给老太太拿去。”

    巧得很,顾禹白和宁与义都在顾老夫人那里喝茶。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顾七:老太太你看,这就是我媳妇儿的行事作风,妥帖吧?细心吧?周到吧?

    ——

    今天开始到入V,日更三千,更新时间依旧是每天早上7点,其他时间都是捉虫~

    “这事交给我。”一直坐在门口不说话的老丁忽然出声,他依旧是阴沉的一张脸,但目光里露出些许赞许。“大小姐,就冲这番话,我服你。”

    叶冉冉一笑,正要说话,忽然一个声音说:“请问这里是叶冉冉小姐的铺子吗?”

    她转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背带西裤白衬衫的年轻男人站在路边,男人带着一副圆眼镜,脖子上挂着相机,衬衫口袋里还夹着钢笔和小笔记本。

    “哪有这么容易?有气运在身,也要自己努力才行,否则钱从天上掉下来吗?”叶冉冉琢磨道,“咱们店里的存货我看过了,价格和品质都不高不低,在市场上一点特色都没有,很难卖出去。幸好存货不多,以后咱们调整策略,就做两类棺材。一类是贵的,越贵越好,一类是价廉物美的,越普通越耐用越好。”

    “啊?”老孙头不解地问道,“为什么?大小姐,咱们要走量吗?”

    “是,也不是。”叶冉冉问道,“我问你,上海滩什么人最多?”

    “当然是华国人!”老孙头想也不想地答道。

    “不。”叶冉冉摇头说,“是老百姓和有钱人。上海滩的人口结构是个沙漏型的,有钱人多,普通老百姓也多,所以咱们只要挣这两种人的钱。做最好的棺材,卖给有钱人家庭;做最价廉物美的棺材,卖给普通人家庭。但这两种的质量一定要好,绝对不能出任何岔子,所以,为了保证质量,咱们得找两个工厂,收购下来。”

    “好,我认识个花匠,我这就去!”老孙头期待地问,“大小姐,这么一改咱们店里的生意就会变好吗?”

    “这就是了。”叶冉冉皱眉道,“别看只有三尺的差别,在风水上就足以颠倒个吉凶了。”

    这模样……叶冉冉心里有数了,点头道:“我就是叶冉冉,你找我什么事?”

    年轻男人被她的容貌惊得呆了一呆,好一会儿才喃喃地说:“天哪,传说中的叶大小姐比照片上还美十倍!”

    所以,她走了。

    撩完就跑,敌不动我不动。

    诚然,实际上,他们是未婚夫妻,但这件事除了顾、叶两家,几乎没有人知道,再者,她又说过要解除婚约的话。这时候不走,留下来就是逼着顾禹白确认,顾禹白这个含着金汤匙出身的大少爷,可最不喜欢别人逼着他了。她悄悄地走,留下选择的余地给顾禹白,是不是继续宣布她是七少未婚妻这个身份,什么时候宣布,都留足了空间给顾禹白选择。

    别人越是迫不及待地想让世间知道与七少的关系,她就越隐藏两人之间的关系,别人越是巴巴地扑上去,她就越是萍水相逢以待之。以退为进,才能撩动七少那颗一出生就什么都有的心。

    再说了,她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赚钱。

    安寿棺材铺在风水宝地上,她来了就能赚个一千大洋,说明气运不差,怎么会门可罗雀呢?

阅读民国女配恃美行凶[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