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民国女配恃美行凶[穿书]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15 章

    顾禹白随手将宁与义西装口袋上的钢笔抽出来,把那句话划掉了,然后将照片和新闻稿都交还管家,吩咐道:“给他。”

    顾老夫人眉头一动,陆芳霭忙按住她的手,温和道:“老七,你事情忙,就去警局吧。不过,嫂子有句话要劝你:当初你对这婚事不情愿,所以这么多年始终不理会叶家一分,现在叶家小姐与你生分了。看样子,这位叶小姐是有志气的姑娘,你若是想与她继续下去,得好好相处才是。对咱们可以臭脾气,对姑娘家这样可不行。”

    顾老夫人和陆芳霭都愣了愣,相互对望一眼,疑惑着:这算什么评价?

    不过,两人刚坐下来,连茶都没端起呢,管家就进来说:“老夫人,外边来了个姓杜的记者,说写了篇叶小姐的专访,希望先给您过过目。”

    “哎呀,老太太,您还不明白我们七少有话只露个头的个性吗?”宁与义将茶盏端起,揶揄地说:“天下除了九妹,还有谁能当得起他评价一句‘有趣’?”

    顾老夫人和陆芳霭又是对望一眼,双双露出欢喜又期待的神色。顾禹白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将茶杯放下,站起道:“老太太,您叫我,我既回来了,也答了您的话,现在要回去处理案子了。”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顾禹白是处理完黎家的事,准备回警局时,在黎公馆门口被叫回来的。至于宁与义为什么会来,有顾禹白的好戏看,他怎么能错过?

    顾禹白脸一黑:“下车。”

    “哎,遵命~”宁与义打开车门,又忍不住回头问了一句:“七哥,你不会动心了吧?”

    “没有。”顾禹白回答得干脆,“我不过觉得,顾七少奶奶这个位置,本来谁都不可以,现在,唯独她可以。”

    至于动心……他最讨厌动心这两个字,情之一字,最是害人,冷清冷性才好。叶冉冉如此冷静从容,矜贵自持,一定能与他相敬如冰,各守道德,各不在意,对吧?

    “这么说你还是在意她,想要她当你妻子的嘛!”宁与义追问道,“那你删掉新闻稿里面那句话干什么?”

    因为她值得用更郑重的机会,宣布她是未来的顾七少奶奶这个身份,报纸上说出来,终究太不正式了。这个宣布,得由督帅府,由他出面,对着上海滩的名流,通电各大报纸,才能彰显郑重。

    不过,这些不足为外人道。顾禹白只说了两个字:“下车。”

    “嗯哼~”宁与义耸耸肩,“总之,你将来不要后悔就好。”

    语罢欢快地奔向法医室。

    人真是太复杂了,还是尸体喜欢说实话。

    顾禹白抓着方向盘坐在车里,神色中不住懊恼。

    她自然是顾七少奶奶的最佳人选,可如今要怎么才能取得她的原谅?要不,拼着被嘲笑一辈子,去问问某个花心大少?

    顾禹白不觉叹了人生第一口气,下车去处理案子了。

    在他审问黎二和黎夫人的时候,叶冉冉坐在咖啡店里,手上拿着新出的《申报》号外,清楚地看到新闻稿里少了哪句话。

    她的眉头轻轻皱着。

    看来,顾禹白还是不想公开两人是未婚夫妻这一关系。不该啊,她分明感觉顾禹白对她的态度不一样,再说了,顾禹白都在黎家那么多客人面前宣布她的身份了,难道还指望别人不说出去?

    算了,顾禹白一定会再来找她,到时候再说。

    “大小姐。”正在这时,老丁来了。

    叶冉冉将最后一口咖啡喝尽了,将帽子戴上:“咱们走吧。”

    老丁找到了两家适合的木工厂,她得亲自去看看。

    出了门,上了黄包车,叶冉冉去了郊外的一座工厂,一到目的地,她眉头便皱了。

    这工厂占地颇大,厂房前后各有一座沙山,是个聚财的地形,怎么会沦落到要变卖的境地呢?

    她跟着老丁进了厂房的一楼,便看到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男人迎过来。叶冉冉以天师的目光打量过去,那白胖男人不由得脸露憨厚之色,笑道:“叶小姐,你这样美丽的姑娘盯着我看,叫我好生羞惭,不知我哪里不妥当?脸上有脏东西么?”

    “不,误会了。”叶冉冉收回目光,解释道:“我只是疑惑罢了——先生,你身上功德气息很厚,应该是个行善积德之人,怎么会将这工厂卖出去呢?”

    “哼!就是因为行善积德才要卖出去呢!”尖酸又生气的声音响起,一个穿着蓝色棉麻旗袍的中年妇人走出来,狠狠瞪了白胖男人一眼,痛心疾首地说:“这位小姐,你可不知道,我家这死鬼也不知犯了什么傻,家里一有点钱就往孤儿院送。现在好了,遭了几场大火,这厂子撑不下去了。”说着不禁转头骂道:“你倒是个个月捐钱给人家孤儿院,几个回报你了?给你钱渡过难关了吗?最后还不是要卖厂子还债!”

    “哎呀,你别在客人面前说这个嘛!”白胖男人将她推进去,连声哄道,“天无绝人之路,卖了厂子就有钱了……进去吧,进去先……”

    妇人一边走一边垂泪,啜泣道:“都说善有善报,我们家行善积德十年了,怎么反而得了恶报呢?唉!”

    她重重地叹了口气,将帘子一摔,回屋子里去了。

    “呃……”白胖男人难堪地看着两人,“两位不要介意……”

    “无妨。”叶冉冉露出思索之色,道:“既然老板你不方便,那我改日再来。”

    说完转身便走了。

    白胖男人在后边愣了愣,也不敢阻拦,只好长叹一声。

    叶冉冉下了楼却没有直接叫黄包车来,她绕着厂房走了一圈,对站在门口的老板说:“老板,无论这厂子我买不买,你先得将厂子南边那个大坑给填上。离位有坑,最易走水,你这厂子可不能再遭火灾了。”

    白胖男人一愣,叶冉冉便上了黄包车,吩咐道:“回叶公馆。老丁,你将他的资料再详细调查一遍,我要知道他资助了哪些孤儿院。”

    “是。”老丁应道,第二天中午便将资料送到了叶冉冉手里。

    叶冉冉一看,果然如此!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顾七:老婆误会我想抛弃她,怎么破?

    ——

    小天使们误会啦,我是说等将来入V会日更6K,不是现在就要V啦,离V还差一大截呢~不过现在开始会保持日更3K的~

    顾老夫人不语,只是叹气。

    ——

    宁与义也知道顾禹白心里有结,一路上都不敢多话,直到车子驶进警局院子了,顾禹白的神色缓和了,他才问道:“哎,七哥,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跟姐姐订婚,撩着妹妹玩?我认识的顾七可不是这种没良心的货色。”

    语罢大步离去了。

    顾老夫人见状不禁叹了口气,说:“老七这孩子,越大越叫人不明白了。嘴上说着叶大小姐有趣,又吩咐将报道里的话去掉,他到底对这叶小姐中意不中意?”

    “老太太,年轻人的事,交给他自己拿主意吧。”陆芳霭含笑奉茶上来,劝道:“老七是个明白人。”

    顾老夫人将茶接过,摇摇头说:“你别给他打圆场,我知道,他心里那个结啊,没解开呢。唉……说实话,我也怕得很,所以缚手缚脚的。”

    “老太太,您别这么说。”陆芳霭安慰道,“骨肉之间哪有仇呢?总有天他会想明白。”

    顾禹白心中一动,只将“生分”那句听了进去,点头道:“是,多谢大嫂。”

    “我知道你忙,但是这个……”顾老夫人将手上的新闻稿递出去,“你怎么说?”

    他俩一同长大,多少次同生共死过来的,顾禹白不愿隐瞒他:“我本想取消与她的婚约。”

    “所以你不仅帮了她堂妹,还趁机在叶家面前骂了她一顿,本想借个叶大小姐心底不善的借口,把这婚事推掉。没想到遇到了正主,被正主的魅力折服,又想跟人继续婚约了。”宁与义说着不禁幸灾乐祸,“七哥,你这么坏的心思,若是给叶小姐知道了,有你好受的!”

    “这倒是个细心又懂事的孩子,还颇有胆识,比围着你转的那些莺莺燕燕强。”顾老夫人边看边说,“不愧是老督帅定下的亲事,不差的。”

    “老太太,谁说不是呢?”陆芳霭笑着将照片拿了过来,“就冲这颗为咱们家考虑的心,只要模样周正,就很适合老七了。何况这位叶小姐还是个大美人,喏,老太太您看。”

    顾老夫人身边坐着顾大少奶奶,陆芳霭一听便明白了怎么回事:“老太太,怕不是记者问到了老七与叶小姐的事。今日老七在众人面前说了婚约之事,叶小姐不知如何应对,所以叫记者拿来问咱们家的话呢。”

    顾老夫人将新闻稿接过,文章果然里提到顾七在众人面前那句“她是我顾某人的未婚妻,未来的顾七少奶奶”,但后续采访里却没有写任何顾禹白和叶冉冉之间的关系。顾老夫人一看便知,记者肯定问了叶冉冉与顾禹白之间什么关系,但叶冉冉没有明说,只叫记者拿新闻稿来问顾家的态度。

    顾老夫人将照片拿起,只见上边一个女子在圈椅上端坐着,一身浅色的的洋装,容姿秀丽,眉目婉约中自有一股高华之意。她不禁赞许地点了点头,又抬眼问道:“老七,你怎么说?”

    顾禹白脸上神色不动,只道:“十分有趣。”

阅读民国女配恃美行凶[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