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民国女配恃美行凶[穿书]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16 章

    “哦,这件事啊。”叶冉冉冷淡地说:“我已经说了啊。”

    “不可能!”叶子彤脱口而出,“报纸上写了,你和顾七少至少见了两面呢!”

    哦……叶冉冉挑了挑眉,看来叶家上下也看到了报纸嘛!

    可这个人,她现在还不认识,剧情也没有进入那个人应该出现的点。

    她不紧不慢,慢条斯理地走下楼梯,刚在转角处露出个身影,叶子彤便迎了上来:“姐姐,我听到红素叫人准备车子,你要出门吗?”

    “怎么?”叶冉冉上下打量她一眼,问道:“我去哪里,容得你过问了吗?”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木工厂老板资助的孤儿院,名字取自基督教的新约全书,叫路加孤儿院。叶冉冉对这个孤儿院印象深刻,因为这个孤儿院一直受上海滩各界资助,其中一个人物至关重要。

    “哼!”叶子彤咬着牙恨恨道,“叫你得意!哼,过几天你就知道谁才能见到顾七少了!”

    ——

    楼下,叶冉冉出了叶公馆,上了三轮车,吩咐了目的地,眉头皱着。

    叶子彤的心还挂在顾禹白身上,不知道危险一直蛰伏在暗处。

    按照原著剧情发展,再有三个月,叶子彤的父母就会出车祸而死,地点就在路加孤儿院附近,车祸现场只有一个目击证人沈湘灵。沈湘灵是个医学生,因为沈湘灵对顾禹白心存爱慕,叶子彤认定沈湘灵对她父母见死不救,将其抓进牢里。没几天,沈湘灵死在牢里,叶子彤拿到了一份证词,将罪名扣在宿主的父母身上,导致叶家长房覆没。随后叶子彤住进顾禹白名下的房子,与叶家没了来往,专心争取顾七少奶奶这个身份,斗各方女配。最后叶家是怎么没了,叶家财产落在谁的手上,原著都没有交代。

    没有物证,只有一个人的供词,而最后叶家财产下落不明,一切都太值得推敲了。叶冉冉不禁怀疑《庶女娇妻》这本书里有个隐藏boss,只是作者没有写出而已。

    找出这个隐藏boss的关键,就是叶子彤父母的车祸事件,所以叶冉冉要去孤儿院,认识那个沈湘灵,她记得沈湘灵经常去孤儿院给孩子们看病。

    一切都要防患于未然。

    “大小姐,到了。”红素提醒道。

    叶冉冉下了车,只见孤儿院是一栋五层结构的建筑,带着一个院子,门口一个老修女在扫地,见了她们便问道:“二位小姐好,愿主赐福与你。”

    “你好。”叶冉冉说,“我是受郑老板的嘱托,来你们孤儿院看看。”

    郑老板就是木工厂的厂长,他长期资助孤儿院,老修女自然认得。一听是郑老板叫来的,老修女忙将扫把放在一边,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连声说:“请进、请进。”

    叶冉冉走进院子,只见一群孩子在沙地上玩耍,虽然穿着旧衣服,但浑身整洁,不见面黄肌瘦之色,眉目颇为灵动。看样子,这孤儿院对孩子们确实不错。

    正走着,老修女将另一个修女带出来了,说:“玛丽修女,这就是郑先生介绍来的小姐。”

    “你好。”修女介绍道,“我是玛丽修女,受神父和主的嘱托管理这个孤儿院,请问你想了解什么呢?”

    “我是个生意人。”叶冉冉在院子里找了个干净的台阶坐下,微笑道:“我想看看你们的账本。”

    玛丽修女点头:“小姐,请你稍等。”

    说完便去取了账本,给了叶冉冉。

    叶冉冉将账本细细看了,特别是医药支出这一项,她指着账本问道:“你们的孤儿院的用药,都是西医?这半年医药费降了很多嘛。”

    “是的,小姐。”玛丽修女答道,“有一位善心的小姐,经常为孩子们看病,我们就不用花钱去医院了,花钱买药就行了。”

    果然如此。叶冉冉心中一动,正要说话,一个爽朗的声音便道:“玛丽修女,小红的病不要紧,是普通的上感,我已经写了药单,待会儿你去买药给她吃就好了。”

    叶冉冉转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白衬衫西裤、剪着齐肩短发的女子走来,眉目飒爽,十分英气。女子见了她便是一愣,惊叹道:“哪里来这么漂亮的姑娘?”

    “哪里来这么英姿飒爽又古道热肠的姑娘?”叶冉冉笑了,伸出手说:“你好,我叫叶冉冉,你就是这半年来为孤儿院看病的医生?”

    “原来你就是叶冉冉!最近你可是鼎鼎大名了!”女子握住她的手,“医生不敢当,我叫沈湘灵,是个医学生。看病嘛,更是谈不上,我只会治些感冒发烧的小病,大病可不敢看。”

    这样健谈又善心的姑娘,顾禹白自带男主光环,她喜欢上也不是错,怎么能落到惨死狱中的下场?叶冉冉心中暗下决心,问道:“蝇头小名,与真正的善举相比,根本不算什么。沈小姐,你这是要回去了吗?有没有车来接你?”

    “没有。”沈湘灵摆摆手说,“我的家境很一般,哪有什么车子?我自己走回去就好。”

    “那不知沈小姐愿不愿意坐我的车子?”叶冉冉邀请道,“我包了个三轮车夫,勉强可以坐三个姑娘,只是怕挤了沈小姐。”

    “你这么个娇滴滴的美人都不怕,我怕什么?有车蹭,我自然恭敬不如从命啦!”沈湘灵爽快笑了,“你的车子在哪里?”

    “外边请。”叶冉冉抬手,又转头道:“玛丽修女,你放心,孤儿院少了郑老板,我也会继续管下去的。”

    “啊……愿主赐福与你!”玛丽修女感激地说。

    叶冉冉微微含笑,与修女告辞,同沈湘灵并肩往外走。沈湘灵好奇地问道:“叶小姐,你要资助孤儿院吗?”

    叶冉冉点头:“我很想资助,不过我没有那么多钱,我的铺子还在起步阶段,所以,我希望找些捐助。”

    “是吗?那可真是太……”沈湘灵的声音猛地顿住。

    怎么了?叶冉冉先望了她一眼,再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只见她的三轮车边停了一辆黑色的汽车,一个英挺的男子靠在引擎盖上,双手插在兜里,正黑着脸看着她们。

    “叶小姐。”顾禹白的声音里不禁带着一丝火气,“你给我吃闭门羹?”

    三番两次去她的店,都找不着人!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女主:算账.jpg

    ——

    求收藏求评论~

    “我……”叶子彤憋得登时满脸涨红。

    她向天借胆了,敢这么跟顾七少说话,当着顾七少的面,别说将话了,看他一眼叶子彤都双腿发软,舌头打结,怎么说得出话?再说了,她倒是想见顾七少啊,可哪里见得着?

    “子彤,你也别急,现在自由恋爱了,谁当顾七少的未婚妻,都不会影响你追求他的。加油,别怂。”叶冉冉含笑叮嘱了一句,下楼去了。

    叶子彤脸色一白,不禁有些慌。

    如果报纸上写的顾七少横抱着叶冉冉、与叶冉冉共骑一辆单车、与叶冉冉协同破案,都不算青眼有加,那她只是得到顾七少的送回家,乘车的时候她还是坐在副驾位置,一路上顾七少都没有跟她正面说过一句话,这又算什么?

    一时好心吗?

    “我……我没有这么说……”叶子彤强迫自己镇定,柔声细气地劝道:“姐姐,我知道你舍不得顾七少奶奶这个身份,可现在不讲究包办婚姻了,你这样下去会惹顾家厌恶的,何必呢?再说了,你答应了奶奶又反悔,这样说话不算话,万一奶奶怪你怎么办?姐姐,我不是有什么企图,说这些都是因为担心你,为你好呀!”

    “是吗?”叶冉冉勾起嘴角,笑意讽刺。“我确实当着顾七少的面说了要解除婚约,至于他怎么做,我也无能为力。子彤,你这么着急,不如你去跟顾七少说:现在是新时代了,自由恋爱了,你解除与我堂姐的婚约,与我定亲吧?”

    “那是我们要协同破案,见两面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吧?”叶冉冉反问道,“还是你觉得,跟顾七少说上了话,就代表七少喜欢上了?”

    叶子彤被她气势所慑,登时低头,弱声道:“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问,姐姐,你既然有空这里跑那里跑,什么时候去顾家,跟顾老夫人说你和顾七少解除婚约的事啊?”

    叶子彤差点没被她这句话给噎死。

    自由恋爱这个词,是她拿来强迫叶冉冉放弃顾七少未婚妻这个身份的,她可不希望什么真的自由恋爱,就指望着能把顾七少未婚妻这个身份抢过来,先拿下名分,再谈感情。可是现在叶冉冉这么一说……

    叶家只有两辆汽车,一辆叶老夫人专用,一辆谈生意专用,除此之外,都是坐黄包车。不过白芸为女儿包了个三轮车夫,常年停在叶公馆门口,负责接送叶冉冉。前几天车夫回老家看望老母亲去了,昨天才回来的。

    “哎!”红素噔噔噔下楼去了。

    只能去碰碰运气了。

    叶冉冉思量再三,决定去孤儿院看看,站起吩咐道:“红素,通知老关准备车子。”

    叶冉冉将宽檐帽戴上,也下了楼,却在三楼转角处发现了个有趣的事情。

    叶子彤母女在二楼徘徊着,仿佛在等着谁。

阅读民国女配恃美行凶[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