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民国女配恃美行凶[穿书]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17 章

    叶冉冉脸上的寒霜不减,对他的软语道歉视而不见,只问道:“七少找我什么事?难道案子还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

    她提到案子,顾禹白忙顺着说下去:“案子已经结了,但咱们的赌约还在,我答应过你的,无条件为你做一件事。”

    “叶小姐是个有志气的姑娘。”

    这话可信度有多高不知道,但眼见顾七少的语气中透着火气,红素和沈湘灵的脸色登时白了,双腿发软,舌头发僵。

    “如今与你生分了。”

    现在看来,不只是生分,是“敬而远之”了。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据说七少只要脸色一沉,就没有不招供的犯人。

    “什么?”

    “你必须到场。”

    “没有问题。”叶冉冉点头答应,脸上露出话题已尽的神色,转头四望了一下。

    她果然“敬而远之”了吗?

    “别看了,这里不会有黄包车的。”顾禹白心中叹了口气,将车门打开,“上车。”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叶冉冉提着裙摆上车,端端正正地坐好。

    那神色真正是对待陌生男子的疏远客套,连朋友都谈不上。

    顾禹白有些生气,又十分无措,竟然就这么一路沉默着开走了。

    “等等。”叶冉冉忽然说,“在这个路口停下。”

    顾禹白还以为她要买什么东西,正想下车,没想到叶冉冉车门一关,后退几步说:“就送到这里吧,再往前给家里人看到不好,七少,慈善宴会之事多谢你了,我一定会到场的。”

    语罢微微欠身,算是告别,转身走了。

    漫天落霞映在她身上,仿佛为她织成一件华彩流溢的锦衣,越发叫她不可方物,不可触摸。

    这个……顾禹白差点将牙咬碎了,调转车头就去了梅乐高。

    “诶?”玉辟寒故作惊喜,夸张地问道:“什么风把我们日理万机的七少给吹来了?”

    顾禹白没理他的调侃,在沙发上坐下,倒了杯酒,一口饮尽。

    “我的七少,你慢着点,这是五十多度的白兰地!你知道多难得吗!”玉辟寒的心都快滴血了,赶紧将桌上的酒移开,换了另外两瓶上来。“来,烈酒有的是,朗姆酒、威士忌,不行我给你上汾酒?”

    顾禹白不理他,只倒了一杯威士忌拿在手上,眉头紧紧皱起。

    玉辟寒的性格最是喜欢火上浇油、幸灾乐祸,见状不禁在旁边坐下,问道:“你平日为了工作几乎滴酒不沾,今天怎么喝烈酒了?遇到了什么烦心事?哎,听说你遇到了你那小未婚妻,还搞不定她?”

    顾禹白脸上一阵没光,却不得不将两人之间的事说了一遍。

    “哈哈哈!”玉辟寒不禁绝倒,“她坐你副驾,一声不吭,还提前下车怕被家里发现?老七,你现在是见不得光的外室吗?这位叶小姐实在太有趣了!软硬不吃呀。”

    “别光顾着笑。”顾禹白咬着牙威胁道,“你不给我出个主意,小心我每天叫巡捕来检查!”

    “别,哎哟,我怕了你了!老七,你这么会拿捏人软肋,怎么对这位叶小姐就不用强呢?不说别的,叶家的生意半死不活,全靠大房撑着,你将上海附近的生意拿捏住,她还不乖乖就范?”玉辟寒建议着,果然得到了顾禹白一个冷眼。

    “看来你是太久没练拳脚,筋骨松了?”

    “不不不……我错了我错了。”玉辟寒赶紧认怂。

    笑话,顾七的身手他还不知道?这一顿练下来他得在家躺三天。不过,这位叶小姐能将顾七气到这地步,实在不容易。

    玉辟寒眼珠子一转,建议道:“老七,女人嘛,不管怎么样都喜欢衣服首饰、车子房子的。她出身名门,又长得这么漂亮,肯定比别的女子更在意容貌。你要想哄她开心,就给她送套礼服首饰,让她在晚宴上艳冠群芳。她一开心,你再跟她好好解释你的做法,然后一宣布你们的关系,她不就跟你好了?”

    “不可能。”顾禹白断然否决,“她不会要我的东西!”

    “你不会找个别的借口吗?就说慈善晚宴是答应她的,但你作为探长,她这个热心市民帮你破案了,难道不该代表警署谢谢她吗?”玉辟寒越说越觉得这主意可行,一拊掌道:“就这么决定了!走走走,我陪你去选衣服,务必选件上海滩独一无二的礼服给她!”

    警署探长感谢热心市民,这借口不错,老四这花心大少还是有点本事的。顾禹白将酒杯放下,与他出门挑衣服去了。

    这天晚上,整个上海滩都听说了个消息:顾七少将各大礼服店翻了个遍,只为挑选一件晚礼服。

    还是女式的!

    名媛圈子瞬间炸了锅,不是约在一起讨论,就是相互打电话。

    “七少为什么忽然挑选礼服裙?他有了意中人?”

    “四天之后顾家不是要举办晚宴吗?是为九小姐挑选的吧?”

    “不可能,九小姐才十四岁,一向是不参加这种晚宴的。是不是那个报纸上的叶小姐?顾家要承认这个七少未婚妻了?”

    “我看不是。那天在黎家,七少已经漏嘴说叶大小姐是他未婚妻,但是新闻报道里又没有这句话,显然七少不想承认她。不是她,肯定不是。”

    “不是她,那就是那个叶三小姐了。听说七少亲自将她送回家,还在叶家骂了叶大小姐呢!”

    众名媛纷纷觉得这个可能性极大,心中越发不满起来。

    “若是叶大小姐就算了,到底是七少说漏嘴的未婚妻,占了个名分的优势,可叶子彤算什么?”永安百货的礼服店里,一个名媛大声抱怨着。“逼死正妻的姨太太所生的庶女,抢了堂姐未婚夫的女子,品德有亏,哪里配得上七少?”

    叶子彤手里摩挲着一件礼服,咬住了嘴唇,红了眼眶。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顾七:要把我老婆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顾七少许诺无条件答应任何事,她可以瞬间富可敌国,也可以瞬间位高权重,甚至,就近地说,她可以直接要求婚礼,成为顾七少奶奶。就算不要这些,女人喜欢的珠宝首饰、锦衣华服、房子车子,哪样不可以?她竟然只要一个慈善晚宴,还是为孤儿院举办的?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叶冉冉眉目之间不觉浮现一股清高之意,“顾七少,新时代了,女性要独立自主,自己的福利,我会自己凭本事要,力不能及的我才会求人。再说了,这事成了就是一件大功德,我为自己积功德,是为了将来逢凶化吉,有什么不好?”

    是,没什么不好,她说的在情在理,只是叫他听着又欢喜又忧愁。

    饶是顾禹白,也不紧一愣:“什么???”

    “是这样的。”叶冉冉解释道:“上海基督教堂名下有五间很大的孤儿院,长久以来都靠各方捐助养活那些孩子。其中一个捐助人恰好是我收购那间工厂的厂主,我便顺势调查了一番,发现孤儿院一直处于入不敷出的状况,原因是受到的捐助太少了。眼下已是夏末了,入秋之后孩子们要添衣物被褥,入冬后煤炭的消耗量也会加大,如此一来,只怕孤儿院撑不下去。所以,我想办一个拍卖慈善晚会,将所得之钱建个基金会,专门供给上海的孤儿院,若是得钱充裕,便不止于基督教堂名下这五间。”

    她说着便抬头,恳切地看着顾禹白,却发现顾禹白看她的眼神仿佛惊喜,仿佛好笑,喜忧参半,非常奇怪。

    “怎么了?”叶冉冉摸摸脸颊。

    “脸上没有脏东西。”顾禹白缓缓地舒出一口气,问道,“你知道我许下的那个承诺有多重吗?”

    这话说出口,他便盯着叶冉冉,心中竟不觉忐忑起来。只见叶冉冉沉吟片刻,说:“七少来得正巧了,我确实有件事需要你的帮助——七少,你能不能办一场慈善拍卖宴会?”

    顾禹白立时生出一种定要好好哄她欢喜的心,垂首下来,低声道:“你不要生气,我不是怪你,不过因为几度去铺子里找你,都不见你的身影,心中着急,所以说话语气也急了。”

    欢喜的是,她果然与他见过的任何女子都不一样,但忧愁的也是这不一样。她如此有主见,倔强清高,他要怎么才能与她解释一切,得到她的原谅?

    顾禹白不觉头疼,思来想去,点头道:“我可以答应你,四天之后,督帅府会有个例行晚宴,我将晚宴规模扩大,发请帖表明是慈善拍卖晚宴,邀请上海滩名流参加。一切我都能答应你,我也会出资出物,但是,我有个条件。”

    “可不是嘛!”沈湘灵的脸色也白白的,“我对尸体坏人都没怕过,远远地见过顾七少几次,没想到他生气起来这么可怕!简直要吃人一样!也只有叶小姐敢跟七少去破案——她怎么一点也不怕七少?”

    怕?叶天师就没怕过谁,更别说眼前这人了。

    连老关一个大男人都不敢说话了,只有叶冉冉还冷静着:“红素,你先替我送沈小姐回去。沈小姐,若是方便,请给我的丫鬟留个电话,来日孤儿院有事,我们也好通个消息。”

    红素和沈湘灵连连点点头,赶紧上车,老关不需吩咐,蹬着三轮车就走。一直到远方只剩下两个小小的身影,红素才拍着心口说:“妈呀……真是吓死我了!顾七少生气起来真可怕!”

    他话中带着火气,她就语气冰冷,盈盈站在原地,就是不看他。“我怎么敢给顾七少吃闭门羹?不过想对七少敬而远之罢了!”

    见了她生气,顾禹白登时想到陆芳霭说的话。

阅读民国女配恃美行凶[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