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民国女配恃美行凶[穿书]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19 章

    哪来这么油头粉面的浪荡子!

    管家忙解释道:“老太太,这位先生说,他是来给大小姐送礼的。”

    玉辟寒带上礼盒便吩咐准备车子,亲自送到了叶公馆,本想借机亲自见一回那位传说中的叶小姐,没想到扑了个空。

    玉辟寒建议顾禹白将顾家珍藏的首饰取出一套,一来叶冉冉将来也是顾家的少奶奶,当得起顾家的首饰,二来也好宣布她的身份。但顾禹白不同意,坚持要自己买,所以花了好些功夫,才将衣服首饰配套齐全。

    “不好意思,我们大小姐出门去了。”管家说,“您找我们大小姐什么事?”

    怎么这么巧?玉辟寒皱眉,取出怀表看了一眼,他可没这么多时间等。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礼服很好解决,当天晚上便选好了,难选的是首饰。

    就在这时候,叶子彤走了进来,看到了桌上的礼盒,她瞬间眼瞳一缩。“这是……”

    “警署送来的谢礼。”叶老夫人淡淡地说,“不过现在归你了。”

    叶子彤登时一惊:“可是,奶奶,这不是……”

    警署送给叶冉冉的吗?

    “是。”叶老夫人含糊地承认了,看了她一眼,暗示道:“你不是找不到合适的礼服吗?”

    是的。顾家举办宴会,上海滩的名媛为此挤破了头,费尽心思地装扮自己,好看的礼服早就被她们买走了。叶子彤找遍了上海滩的礼服店,也没有买到合适的礼服,正愁得吃不下饭,如果她穿上这件……

    叶子彤咬了咬嘴唇,害怕和欲/望在她心头打架,最终理智败了。她点头道:“奶奶,我知道怎么说了,更不会丢叶家之脸的!”

    “嗯。”叶老夫人满意地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忽然楼梯处传来咣啷一声。

    “谁在哪里?!”叶老夫人猛地转头厉喝道,“滚出来!”

    管家急忙去看,刚走到一半,一直狸花猫便跳了出来,尾巴甩了甩,仰头叫道:“喵……”

    “老太太,是猫打碎了楼梯口的花盆。”

    叶老夫人这才松了口气,随即又沉着脸喝道:“这件事谁也不许说出去,也不许告诉大姑娘有人来找过她,否则的话,我就把她撵到乡下,男的看坟,女的嫁给养猪汉!”

    “是、是。”香雪和管家连连点头。

    二楼与三楼的拐角处,玉婶捂住了嘴巴,吓得脸色苍白,好一会儿不敢动,直到听到叶子彤上楼的声音,才悄无声息地往四楼去。

    怎么办?玉婶一整天都提心吊胆的,慌得人都不敢见,一直躲在四楼。

    晚上,叶冉冉回到家里,见玉婶白着一张脸站在她房间门口,一副要上刑场的样子,不禁问道:“玉婶,出了什么事?”

    “大小姐……”玉婶一副豁出去的样子,将她拉进了房间,咚的一声跪下了,叫道:“大小姐,你救救我!”

    “你这是做什么?”叶冉冉喝道,“有话起来再说,你是个佣人,不是奴才,跪着干什么?”

    玉婶一边抹眼泪一边站起来,哭着说:“我……我听到了,大小姐,今天有个男人来给你送礼,我悄悄看见的,是裙子和首饰,可漂亮了。客人说是给你的,但老太太给了三小姐,还要公馆上下谁也不许跟你说,否则的话,就要发配去乡下嫁给养猪汉!大小姐,我都这么老了,不能去做养猪汉的老婆呀!你救救我!”

    这……叶冉冉又是感动,又是好笑,安慰道:“放心,你不会被撵去乡下的,有我在呢。这件事你谁也别说,也别怕,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嗯嗯!”玉婶连连点头。

    叶冉冉沉吟片刻,又问道:“那衣服什么颜色?”

    玉婶想了想,坚定地说:“猪血色!”

    “噗~”叶冉冉觉得玉婶又好心又可爱,叮嘱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别怕,去照常做事吧。”

    “那,大小姐,你可要想想办法,不能让三小姐欺负你啊。”玉婶也叮嘱了一句,这才离开去做事了。

    叶冉冉回到房间,坐在沙发上,嘴角勾着笑。

    酒红色的礼服?世上还真是无巧不成书,实在有趣啊……

    顾家这个宴会,原著里写叶子彤念着顾七送过她回家,而她没有亲口说声谢谢,所以求邱思慧带她去宴会。邱思慧感动于她的善良纯真,便将她带去了。原剧情里,叶子彤穿的是一身普通的白色连衣裙,首饰只有一条银链子,叫顾禹白看了十分心疼,她也不经意地说出自己身为庶女,在家里不受宠,只有父母和奶奶疼爱她的境况。因为跟顾禹白说了话,宴会的名媛用计折辱她,顾禹白便又一次出手相救。

    而后,叶子彤穿着一身被水淋湿得几近透明的衣服,羞涩地表示,蒙君仗义相救,我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了。再然后,顾禹白就开始了和叶子彤各种啪啪啪的剧情。

    呵……这一次她已经改变了剧情,要是顾禹白还敢来这么一出,她就让顾禹白知道另一种啪啪啪是什么滋味!

    叶冉冉眯了眯眼,眸色骤然一冷。

    再者,叶子彤明知道那衣服首饰是给她的谢礼,竟还敢私自收下,真是蠢不自知,难道是仗着她不去宴会?

    看来,她要晚一点出现在宴会上,好给足叶子彤表演的时间。

    人呐,都是自取,然后被人辱之。

    叶冉冉勾了勾嘴角。

    接下来的日子,叶冉冉只什么都不知道,每天忙于调查孤儿院的种种情况,早出晚归,仿佛根本不知道顾家宴会的事。叶子彤几次三番打听,女佣们都说没见大小姐拿什么礼服回来,如此再三,叶子彤总算放心下来了。

    转眼之间,晚上便是顾家的宴会了。

    这天,叶子彤在叶公馆大厅里坐了一下午,一见叶冉冉下楼便跳起来问道:“姐姐,你这时候出门,要到哪里去呀?”

    叶冉冉冷冷地看着她:“我去哪关你什么事?”

    哎呀,这不爽的语气~叶子彤一手掩口笑了,另一手摆了摆,娇声道:“哎呀,没什么、没什么,只是今晚就是顾家的晚宴了嘛,姐姐,你真的不去吗?”

    叶冉冉别过脸不看她:“我去不去关你什么事?”

    “姐姐,你怎么这么凶嘛!”叶子彤委屈地抱怨着,“我只是想帮帮你呀,毕竟我是有请柬的人,要不……姐姐,你扮作我的女佣,我带你进去宴会?你也要认识认识世家公子,将来找个好人家才是正经。姐姐,咱们就这么说定了?我连女佣的衣服都为你准备好了呢!”

    叶冉冉看着沙发上那套蓝衣黑裤一眼,头也不回地出门去了。

    再呆一会儿,她怕自己笑抽了,得穿帮,破坏了这一场好戏的布置。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宁十二:七哥你冷静!那女人嫂子会处理的!你是探长杀人犯法啊!咱们不如先把老四打死吧!

    系统:您下单的[怒火冲天要杀人·七少]已发货,请留意派送时间。

    玉辟寒不知道的是,他的车子才离开黎家,叶老夫人便吩咐道:“将盒子打开。”

    “这……”管家有些犹豫,“老太太,这可是警署点名送给大小姐的,拆开是不是不好……”

    “有什么不好?我是叶家的老太太,整个叶家都由我做主,大姑娘也得听我的话!”叶老夫人厉声吩咐,“打开!”

    送礼?叶老夫人暗自拿下主意,说:“就放这儿吧,先生有事,可先离去。”

    这位老太太架子与年纪一样大。玉辟寒心生厌恶,点头道:“好,那我就告辞了。”走了两步,又不放心,回头道:“哦,对了,这礼物,是警署给叶大小姐的谢礼,十分重要,别出什么岔子。”

    叶老夫人轻哼一声:“东西都在叶家,还能出什么岔子?”

    玉辟寒一想,也是,他都挑明了这是警署给叶大小姐的,就差说是顾老七送的了,还有谁敢怎样?

    由是,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原来是叶老夫人,幸亏。”玉辟寒微笑致意,“我是奉命给叶大小姐送礼来的,但叶大小姐不在,不知可否请老夫人转交?”

    “怎么了?”苍老的声音传来,叶老夫人出现了,打量着眼前凤眼红唇的男子,暗皱眉头。

    管家无奈,只能将礼盒拆开。才一打开,扶着叶老夫人的香雪不禁惊呼:“啊!好漂亮!”

    盒子里是一套无袖鸡心领的鱼尾裙,浓郁而又纯正的酒红色,光是这一眼便能叫人沉醉。另一个盒子里装的则是一套红宝石首饰,耳环是红宝石下边缀着一串银色的流苏,项链也是一串红方形红宝石串起来,华贵非常。

    姜建铭赶紧补充道:“说是与叶小姐有关。”

    “去备车。”顾禹白立刻站起来:“老四。”

    他正想亲自送到叶家,姜建铭走进来说:“七少,老太太说有事找您商量,请您回去。”

    老太太又有什么事?顾禹白满脸不满,拒绝的话眼看就要出口了。

    “我知道,这件事就交给我吧。”玉辟寒拍胸口保证道,“我保证办得妥妥当当的!”

    顾禹白放下半颗心,与姜建铭回顾家去了。

阅读民国女配恃美行凶[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