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民国女配恃美行凶[穿书]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20 章

    那感觉只有一个字:爽!

    为了这羡慕嫉妒的目光,别说她只是用了个小小计策拿走叶冉冉的衣服,就算是将叶冉冉绑架,将叶冉冉打伤打死,她也做得出!

    庭院里还有不少刚下车的名媛名流,全都被那一抹酒红色吸引了目光,窃窃私语着。

    顾家在城东,她去城西,都这个时间了,叶冉冉就算开车也不可能准时赶到顾家参加晚宴了。谁敢在顾家晚宴上迟到呢?这么看来,叶冉冉确实不会去顾家参加宴会了。

    “这套礼服首饰可太难得了,到底是谁家小姐,得是总长或者督军的女儿吧?”

    “不知道呢,不认识,这衣服可真漂亮……”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叶子彤派人跟着,得到确切消息说叶冉冉去了城西的一户人家。

    “子彤,你看!你看!”邱思慧抓着她的手臂,压低了声音兴奋地说,“七少过来了!天哪,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他!他好帅啊,我第一次见他穿黑色燕尾服,简直要晕过去了!”

    叶子彤抬头,只见人群让开一条道路,顾禹白一身威严地走了过来。俗话说走路带风,叶子彤只觉得顾七少果然与一般人不一样,别人带的是胭脂气香风,他带的却是十二月寒风,浑身冒着寒气。

    可真是威武英俊得紧。

    这样威严英俊的七少,正向他走来呢!

    他的眼睛,紧紧盯着她,他的注意力,全都在她身上啊!在场的名媛嫉妒得要晕过去了吧?她……她也要晕过去了!

    叶子彤看着近在眼前的男人,只觉得耳朵嗡嗡直响,心跳如狂擂鼓,舌头打结。她努力摆出最温柔最楚楚可怜的表情,轻轻地叫道:“七……七少,上……上次的事,我还没跟你说……”

    “你的衣服哪来的?”顾禹白打断她的话,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他怎么问这事?叶子彤心头一慌,幸好她早有准备,柔婉地答道:“噢,这个啊,我一直找不到合适的礼服,就跟堂姐借了一件。”

    他送给叶冉冉的衣服,叶冉冉不穿也罢了,竟然借给别人?还让其穿来宴会上?!

    一级警戒!一级警戒!

    宁与义脑中警铃大作,赶紧给姜建铭使了个眼色,一人一边抓住了顾禹白的手臂,劝道:“那个……七、七少,大少奶奶叫你呢,九……九小姐也在找你呢!怕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咱们先过去看看,走吧……”

    宁与义的声音都抖了,解剖一万个杀人狂魔造成的尸体,也没有现在活着的七少可怕啊!

    两人连拖带拽,终于是把顾禹白给带走了。

    顾禹白这一路都很平静,只有浑身紧绷的肌肉彰显着他压抑的怒气。回到楼上,门还没关上,顾禹白便闭上眼深深地吸了口气,扬手便是一下。

    “咣啷——”高几上的花盆被扫落在地,摔得粉碎。

    好不容易养大的翡翠兰……宁与义的心在滴血,却一个字都不敢多说,拉着姜建铭赶紧跑。

    “让他自己呆着吧,现在就算是神仙,也不敢惹他啊。”宁与义心有余悸地擦了一把汗,感叹道:“这位叶小姐真是个能人,给她竖大拇指。七少给外姓送礼她是第一人;敢将七少送的礼物弃如敝履、转手丢给别人的,她也是第一人;能这么打七少的脸,往死里得罪顾家的,她更是第一人!建铭,你认识她不?”

    “认识。”

    宁与义琢磨道:“要不,你去劝劝那位叶小姐?”

    “劝什么?”姜建铭望着大门问道,“劝她吃顿好的,好上路?”

    诶?宁与义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登时呆若木鸡,喃喃地说:“天下……天下竟有这样不怕死的人……”

    刚把七少气得砸花盆的叶冉冉小姐,来参加宴会了。

    不仅来了,还同样穿了一身酒红色的晚礼服,巧笑倩兮地与一个男人并肩走来。

    舍弃七少送的礼服,穿别的男人送的、同样颜色的晚装?还带野男人出现在顾家的宴会上?

    “快……快!”宁与义回身就跑,“咱们去拖住老七,别让老七过来!这可是齐集了上海滩名流的宴会,千万不能闹出命案!”

    警署探长当着上海各界名流的面,枪杀未婚妻……这新闻绝对轰动全国!顾家百口莫辩啊!

    两人转身就跑,在场的人却将目光都投到了来人身上。

    “真是想不到。”一人感叹道,“这一场宴会,竟然见到了两件美到极致的酒红色礼服。”

    “是啊。”令一人道,“不过……”

    她欲言又止,周围却明白了。

    虽然同样都是酒红色的礼服,两者相差却太大了。

    叶子彤穿的那一身酒红色鱼尾裙,丝绒面料,配上红宝石首饰,简直如女王出巡般气势逼人,叫在场的女式礼服莫不相形见绌。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撑得起酒红色的。

    叶子彤虽然长得秀丽,但气质楚楚可怜,太过小白花了,与酒红色的大气逼人格格不入。何况鱼尾裙又做鸡心领设计,是要身材玲珑有致才撑得起,但叶子彤的身材嘛……

    说得好听是纤细,说得实在就是干瘪,前不凸后不翘,臀、腰、肩差不多宽。这样的身材穿鱼尾裙,简直是灾难,不仅没有发挥鱼尾裙的性-感,还凸显了她身材的平板,因为那股小白花气质,宛如一个穿错大人的衣服的孩子。

    从叶子彤出现开始,名媛们便发现了这点,所以越发嫉妒:这人配不上衣服,还不如给我穿呢。

    但是叶冉冉就不一样了。

    她穿的酒红色礼服开着不深不浅的V领,透着诱惑,又不至于暴露。无袖设计,将她的肩部衬得小巧圆润,腰部做宽腰封处理,叫她的腰仿佛不盈一握。裙摆宽大,但丝绸垂坠的质地将她玲珑的曲线衬托无遗,又能随着她走来的每一步,如水波般轻柔摆动。这一身酒红色长裙已经华美到了至极,别的珠翠已不能修饰,然而有画蛇添足之感。叶冉冉便只戴了珍珠项链、珍珠耳环,如此简约不是富贵,越发锦上添花。她本就生得极美,今日妆容更是秾纤得衷,黑发红唇,眉目如画,肤光胜雪,只给人生出一种灼若芙蕖出渌波之感。

    “看到没有?”一人低声道,“这才是艳压群芳,方才那个,不过是仗着衣服好看罢了。”

    “这样的衣衫,才配得起这样的美人。”

    零散的话飘入耳中,叶冉冉嘴角微微翘起。

    那句话怎么说的?撞衫不可怕,谁丑谁尴尬。

    叶子彤不是贪她的衣服吗?那她就让叶子彤知道,她光靠颜值就能将她碾压成粉末。

    还有更多的好戏,要一一呈现呢。

    叶冉冉美目一转,便发现了呆在不远处的叶子彤,走过去温声叫道:“子彤,你先到啦?”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顾七:伤心,愤怒,可能要亲一下才能哄好了。

    ——

    有小天使问为什么不直接将叶老太跟四房赶出去,因为外人不知道她们狠毒啊,女主贸然赶她们出去,她们到处哭诉,反而麻烦,不如给他们自己暴露真面目于人前。

    打脸嘛,一耳光一耳光地来。

    “不必……咳!”顾禹白站起来,整整燕尾服,清了清嗓子说,“不必你说。”

    他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秒也没离开大门,正要下楼迎接。谁知大门一开,走进来的却是个陌生的面孔。

    这是谁?顾禹白的心一沉,才想起这就是叶冉冉的堂妹。可他送给叶冉冉的衣服,怎么会在叶子彤身上?

    为了这个目的,叶子彤并不找位置坐下,只在大厅里不疾不徐地走着。

    如她所愿,顾禹白看到了。

    顾家宴会厅在顾家大宅西边,是个高大的二层结构,二楼有一圈回廊和房间,正对着大门的地方还有个小小的茶座。茶座被几盆高大的君子兰遮住了,外面瞧不见里边,但里边的人却可以将外边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

    那抹酒红色的裙摆才在门口露出一角,顾禹白的心便咚地一跳。

    “七哥,来了!”宁与义提醒道。

    只希望七少也能看到,也能惊艳,从此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叶子彤不紧不慢地走在路上,感受着各方投来打量的目光,享受着男人们的惊艳、女人们的羡慕,只觉得长到十七岁,唯独今日最是得意风光。当侍从将宴会大厅的门推开,所有参加宴会的人一齐投来目光,那些曾经她羡艳不已、连余光都不愿给她一个的名媛们,脸上纷纷露出震惊和嫉妒的神色。

    “七……七哥。”宁与义吓得头皮发麻,抓住他的手臂劝道,“你别冲动,先把事情搞清楚再说,说不定……说不定是巧合呢!”

    这件衣服整个上海滩只有一件,哪来的巧合?顾禹白冷哼一声,将他的手甩开,大步走去。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露出个得体的笑容,下车叫道:“思慧,你来啦?”

    “哇!”邱思慧捂着嘴惊呼,“子彤,你从哪里买来这么件礼服?看起来好贵好漂亮啊!还有这红宝石项链,没有几万大洋买不下来吧?色泽太美了!”

    叶子彤松了一大口气,换上礼服,戴上首饰,跟邱思慧约好了时间,随后坐上叶老夫人特别派给她的汽车,往顾家去了。

    顾家就是督帅府,有着极大的庭院,院子里已经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豪车,叶子彤坐在车里,紧张得直捏手指。也不知过了多久,笃笃笃的声音,叶子彤一看,是邱思慧站在外边了。

    叶子彤第一次被人这么夸奖,心中的虚荣得到了极大满足,一下子将胆怯击败了。她忍着心里的欢喜,故作害羞和淡然地说:“这没什么啦!思慧,我们进去吧?”

    邱思慧一向心大,并不计较,挽着她的手往前走,笑道:“我还以为今天自己很漂亮了,现在看来,要成你的衬托了。”

阅读民国女配恃美行凶[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