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民国女配恃美行凶[穿书]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21 章

    明眼人都知道,黎家嫡支想要抢回黎家家业,除了黎二爷暴毙,否则是不可能了。

    而事情就有这么巧,叶冉冉横空出世,从一点蛛丝里发现了黎家的凶杀案,一手揭穿黎家的丑事,将黎夫人和黎二爷送进了监狱。如此一来,黎大少顺势从北平回来,接手了黎家家业。这一切,也太过巧合!

    “啊!”叶子彤忙不迭地躲开了,惊慌地说:“姐姐,黎少奶奶不是刚死吗?你还为她申冤,将黎二爷送进监狱了呢!怎么短短几天,你就……就跟黎少爷在一起了?”

    她心中充满了愤恨,只希望大吊灯忽然松动,将叶冉冉砸个昏迷不醒。可叶冉冉安然无恙地走了过来,还问她:“子彤,你先到啦?”

    她只怕周围的人不明白,又补上一句:“你……你这样不好吧?难道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黎少?”

    她们姐妹一个人美衣靓,一个礼服华贵,先后成为宴会的焦点,在场多少人明里暗里留意着。这话一说出,周围众人的表情都微妙起来。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叶冉冉一走进来,叶子彤就看见了,那一身酒红色美得醉人,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包括她的。只是一瞬间,叶子彤就明白了,她苦心经营的惊艳,叶冉冉一出现就破了,将她的风头彻底盖了过去。

    随着她的动作,几个名媛交换了脸色,放下了酒杯,悄然离去。

    嫉妒心是很可怕的。叶子彤能因为嫉妒偷取了她的衣服,别人当然会因为嫉妒她出尽风头,下手叫她出丑。这种时候去洗手间……好戏里边又添了一出呢!

    叶冉冉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却只当做没有看到,转身安慰道:“黎少,咱们去旁边坐着吧。”

    ——

    洗手间里,叶子彤将裙摆转了过来,用手帕擦了又擦,终于将裙子上的酒渍都吸干了,可惜丝绒布料越是华丽,越是娇贵,裙摆上一块清楚的神色痕迹,这裙子算是废了。

    怎么会这样……叶子彤嘴巴一扁,眼泪涌了出来。

    她好不容易穿上这么漂亮的衣服,还不到一个小时,就被叶冉冉这女人给毁了!她为什么总跟自己过不去?

    ——怨恨叶冉冉的时候,叶子彤丝毫没有想过,这衣服原本就是顾七少送给叶冉冉的。

    她在镜子前呆了半晌,又复想起另一件事来。

    真是没想到,叶冉冉竟然会出现在宴会上,还穿了跟她一模一样的酒红色礼服,比她漂亮这么多!现在怎么办?继续留在宴会上,虽然可能与七少打好关系,可若是被人发现礼服的事,那就糟了。

    不如……叶子彤咬了咬嘴唇。不如一走了之。

    反正她已经跟七少说上了话,七少刚才还专门为她而来,夸了她的礼服呢,一定对她印象深刻了。现在离开,不仅能摆脱为叶冉冉衬托的境地,还能免得礼服的事被揭穿。只要她人不在,就算叶冉冉向七少哭诉礼服的事,也是口说无凭。说不定,还越描越黑,叫七少厌恶呢。

    对,就这么做!叶子彤打定主意,提着裙摆离开洗手间之后,只恋恋不舍地往宴会厅望了一眼便选了反方向,打算从后院绕到前边离开。

    她没有发现,身后三个身影跟着,只注意找到了通向前院的走廊。

    太好了!叶子彤心中一喜,提着裙摆小跑起来,谁知就在这时……

    “哗啦——”

    忽然一桶冷水泼了出来!

    “……”叶子彤站在原地,呆若木鸡。精心梳理的发型全都乱了,面妆全都花了,娇贵的丝绒礼服湿透了,毁了个彻底。水顺着散落的头发一点滴滴滑下,她的样子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落汤鸡!

    “哎呀!”走廊上的使女放下手里的桶,赶紧跑过来,慌乱地说:“这……这里是后院,怎么会有人呢?你这人怎么乱跑?”

    一边说,一边手忙脚乱地为她擦拭——顺便将她的妆再揉得花一点。

    “别碰我!你这个下贱的东西!”叶子彤压低嗓子骂道,气得声音都变了调,她一把将使女推倒在地,浑身颤抖,追上去便扬手扇使女的耳光。“没长眼睛吗?!”

    使女冷不防她动手,挨了她一记耳光,登时捂住脸哭了,叫道:“这怎么能怪我呢?客人,这是里宴会厅后边,客人是不走这边的,你行踪鬼鬼祟祟的,是不是混进来的?不好!”

    她一骨碌爬起来,放声尖叫:“来人啊!有贼啊!”

    她嗓门极大,吓得叶子彤慌忙阻止道:“我……我不是贼,你不要叫了!”

    “怎么回事?”三个穿着晚礼服的名媛冲了进来,三两下就将叶子彤给反剪了手臂,名媛A问道:“乱叫什么?”

    使女躲在柱子后面,指着叶子彤道:“这人鬼鬼祟祟的,有前院大路不走,非要走后院的小路,我觉得她是贼!”

    “我……我不是!”叶子彤急得脸色涨红,徒劳地分辨着,只怕被人认出来。

    可惜得很呐……

    “这不是方才还跟七少说话的叶三小姐吗?”名媛B笑得嘲讽,“怎么才在宴会上出尽了风头,这就要走?还是从小道离开?莫不是做贼了?”

    “我……”

    “我知道了!”名媛C截口道,“她一定是偷了东西!哼!做贼的还在督帅府打人,简直胆大包天!这种不要脸的毛贼,一定要让顾家知道的!走,咱们带她去见七少!”

    见七少?叶子彤瞬间白了脸,不能这个时候去见七少!不能啊!

    “不要……”她摇着头乞求着,眼泪一串串地掉下,“不要带我去见七少,不要啊……三位姐姐,我跟你们无冤无仇,你们放过我吧!”

    “姐姐?”名媛A气得柳眉倒竖,“你哪知眼睛看到我比你年纪大了了?还姐姐!”

    “别跟她废话!”名媛B喝道,“走!”

    她们费劲设下的圈套,叶子彤掉几滴眼泪就算了?哪有那么轻松!

    “不……不……”叶子彤使劲挣扎,却根本抵不过那两个身材高挑的名媛,一路给拖进了宴会厅。

    在她们到达之前,宴会厅里已经掀起了另一场风波。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推姬友月满朝歌的现言《呵,爱上我的你!》,【贵族白富美 VS 心狠手辣流氓一哥】又萌又甜的现言,日更有保障,wap传送门:<INPUT TYPE=button style="background-color:pink" VALUE=《呵,爱上我的你!》 OnClick=("https://wap./book2/3445770")>

    附送小剧场:

    谢声:“乔乔,你喜欢哪个男人,我就毁掉哪个男人,你说好吗?”

    沈乔:“好好好,那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谢声:“……”

    “黎少的什么?”叶冉冉打断她的话,神色凛然。“你既然听说了黎家的案子,也该知道黎家的丑事是黎二爷和黎夫人做的,黎少奶奶是受害者,黎少一直在北平养病,平白无故受那两个人渣连累了名声,难道他不无辜的吗?子彤,你是读过书的,应该知道一样水养百样人,难道连好人坏人都分不清,新式社会也玩连坐吗?”

    “我……我哪有这么说……”叶子彤登时被她说得词穷,不禁后退一步。好巧不巧,她身后有一个桌子,一杯酒被她撞倒了,洒在裙摆上。

    “哎呀!”叶子彤心疼得叫出声来,再也顾不得什么叶冉冉,只担心裙子,提着裙摆连声问道:“洗手间在哪里?”

    更甚者,只是为了抢夺别人的丈夫?

    黎少奶奶尸骨未寒不说,她是将黎少的二叔、继母送进监狱的人,要不是她,黎家现在怎么会在上海滩名誉扫地?

    这样的仇人,黎少还跟她在一起?黎少到底多迷恋她?

    众人打量着叶冉冉,心中骂着,却不得不承认——就冲她这张脸,黎少为之神魂颠倒也是正常的。

    叶子彤见众人的目光变得差不多了,又故作好心地劝道:“姐姐,你……你还是不要跟黎少在一起吧。虽然黎家比咱们叶家有钱,你也不能为了攀附权势做这种事啊,就算你不在意道德问题,也要想想黎家是什么门风,黎少的……”

    现在,叶冉冉又跟黎少出现在宴会上,难道她嘴上说着伸张正义,实际上是为了帮黎昕抢回家业?

    黎家人丁凋零,特别是嫡支,简直跟被诅咒似的。先是黎大先生的原配生次子的时候难产而死,过了没两年,刚续弦不久的黎大先生也过世了,嫡支只剩下黎夫人这个寡妇和年幼多病的黎大少。无可奈何,黎大先生只能在临终前将家业托给自己庶出的弟弟黎二爷。黎大少一直病痛缠身,就算长大娶妻了,黎二先生也几次表示要将家业交还给黎大少,也因为健康问题耽搁了。

    “这个门出去右拐。”侍从抬手道。

    “唉!”叶子彤跺跺脚,赶紧往洗手间跑了。

    如果顾七少知道真相……叶子彤简直不敢想这个后果,眼见叶冉冉一步步走近,身边还跟着一个病美男,她心中一急,忽然生了个计策,问道:“大姐姐,你就是为了这位先生,所以迟到了吗?”

    她生怕叶冉冉有开口的机会,不等回答又飞快地问道:“我这位未来的姐夫是谁?你怎么先带来赴宴,不带回家呀?”

    这话什么意思?是她原本也打算来的吗?

    叶子彤不禁心中一慌,看看叶冉冉的衣服,再看看自己身上的,身子不禁微微颤抖:叶冉冉会问她衣服的事吗?

    叶冉冉知道她摆的什么圈套,故意含糊道:“这位里黎昕。黎少,这是我堂妹子彤。”

    黎昕伸出手:“叶三小姐,你好。”

阅读民国女配恃美行凶[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