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民国女配恃美行凶[穿书]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22 章

    “她不是故意的,你是!”低沉的声音充满了愠怒,仿佛夹裹着火山喷发的怒气,又仿佛带着寒冬腊月的北风,叫众人不禁一阵胆寒。顾禹白一把将她抓着手臂将她扯了起来,咬牙一字一顿地说:“叶、冉、冉!”

    他动作忽然而狂怒,吓得黎昕赶紧站起来,挡在叶冉冉面前,喝道:“这位先生,你这是做什么?!”

    难道……顾禹白心念一转便猜到发生了什么,登时低头狠狠瞪了宁与义一眼,一把将他推开,大步往楼下走去。

    “七……七少……”守在门外的管家等声音彻底停下了,才敢小心翼翼地开口。“宴会马上就要正式开始了,您看,是不是……”

    刚才下楼梯,他便看到宴会厅的一个角落里,叶冉冉与一个病弱俊美的男子坐在一起,身上穿着同样的酒红色礼服不说,还跟那男的有说有笑!

    顾禹白觉得脑袋里有什么东西嘭的一声爆炸了,只叫他眼里心里只有那个巧笑倩兮的女子,等他反应过来,人已经到了叶冉冉身边。而叶冉冉还没看到,依旧别过头跟那男的说话。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顾禹白差点将房间里的东西都砸了个稀烂,这才勉强消气。

    话中虽然带着责怪,但语气已经软化了,满是无奈和委屈,像在看一个闹脾气的孩子。

    叶冉冉故作一愣,问道:“什么礼服?”

    话音落下,便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众人转头一看,只见叶子彤一身狼狈,被三个名媛押着走来。

    “就……就是这套礼服!”终于接到消息的玉辟寒拨开人群,满头大汗地解释说,“叶大小姐,这礼服可是我亲自送去叶公馆,叶老夫人亲自收下,说好了要转交的,你可别告诉我没收到啊……”

    真是这样的话,他会被老七打死的!

    “啊?”叶冉冉无辜地眨巴着眼睛,摇头说:“我真的不知道这事啊,子彤,这到底怎么回事?你这衣服怎么来的?”

    叶子彤如愿以偿,不仅再次得到了宾客们的注意,也得到了顾禹白的目光。只是,这目光叫她心慌意乱,如坐针毡。

    “我……”她试图解释。

    刚一开口就被身后的名媛打断了:“我记得清楚,叶大小姐,叶三小姐说她没衣服参加宴会,找你借,你给了她这一套。”

    “她这样说?”叶冉冉打量着叶子彤,温和地问道:“子彤,你什么时候来找我借衣服的呢?”

    “我……”叶子彤心虚又慌乱,结结巴巴地说:“姐姐,你……你都不记得了吗?”

    她试图将皮球丢给叶冉冉,叶冉冉也不慌不忙地将皮球踢了回去:“对啊,我不记得有这回事了。既然你说是我送你的,我不要别的真凭实据,你说个准确时间就行了。”

    “是……是……”叶子彤白着脸,努力回想叶冉冉在家的时间,“就是昨天晚上啊,姐姐,你现在记性怎么这么差?”

    “昨晚几点?”

    “晚……晚上九点嘛!”叶子彤被逼无奈,只能随便说了一个时间。

    “不可能!”爽朗的声音响起,穿着淡蓝色连衣裙的飒爽女子走出来,正是沈湘灵。“从昨晚九点到十点,我一直跟叶小姐打电话。”

    电话的通话记录是可以从电话局查到的……叶子彤瞬间脸色雪白,心中猛地一慌,双腿发软,分辨道:“也……也许是我记错了,不是八点……”

    “什么记错了?我看你根本就是偷了你姐姐的礼服!否则的话,你逃什么?”名媛们嫌她沉,将手一放,把方才的事说出来。“刚才我们在后院散步,见她鬼鬼祟祟地抄小路,想偷偷离开。这要不是做贼心虚,她跑什么?”

    叶子彤一下子坐在了地上,语无伦次地分辨着:“我……我……”找不出理由,她只能寄希望于博取同情,忙摆出最可怜最楚楚动人的表情看着顾禹白,颤声哭道:“七……七少……”

    可接下来的话,却说不出口了。

    顾禹白看她的目光仿佛在看一只蝼蚁,还是极其肮脏那种,只配被下人一脚碾死。

    “礼服这件事。”叶冉冉不紧不慢地开口着,“在此之前,我一直为礼服的事忧愁,刚好那天遇到黎少,黎少说不愿辜负跟着黎家的老师傅,希望有个机会能展示黎家的服装。我自觉身材高挑,勉强可当黎家的模特,便选了套黎家服饰的礼服来。”

    她说着抬头看着顾禹白,一半愧疚一半无辜:“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想着黎二爷虽然是个人渣,但黎少却心地善良,他骤然丧妻,已经很可怜了,我很想帮帮她。”

    一番话合情合理,一方面解释清楚她和黎昕只是萍水相逢、出手相助,穿黎家的礼服只是为了宣传,没有别的含义。另一方面,也暗示她根本不知道顾禹白送礼服这件事。

    众人听在耳中,见了这么一出好戏,不禁悄声议论。

    “不是说叶家大房得宠,四房不得宠吗?怎么叶老夫人帮四房孙女坑大房孙女的衣服呢?”

    “你哪来的消息说叶家大房得宠?叶家大房不过是有本事,能撑住叶家产业罢了,得宠的是四房。四房除了花钱就剩下抢男人的本事了,但叶老夫人可疼爱这个三孙女了。要大孙女自己跟顾家解除婚约,还塞给大孙女一间棺材铺,一心让三孙女当顾家的媳妇。”

    “还有这样的事?这叶老夫人的心也太偏了!”

    “又偏心又蠢。你说抢大孙女的礼服给三孙女穿,这事揭不揭穿都是得罪顾家呀,什么亲事都黄了,还有叶子彤什么事?难道顾七少生叶大小姐的气解除婚约了,还会要她?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

    “就是,这般这般心肠歹毒……”

    纷纷的议论声和鄙夷的目光就像刀子一样,叫叶子彤如坐针毡,她怎么都没想到,事情竟然会败露得这么快!阴谋被揭穿的滋味,比被当众抽耳光更难受!

    “老七。”玉辟寒道,“你们宴会继续,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这人我会处理……呃,不,送她回家的。”

    语罢挥了挥手,两个高大的侍从便走来,一左一右将叶子彤架起来。叶子彤根本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就这么一路拖着被扔回了叶家的汽车上。

    玉辟寒一手搭在车门上,笑得魅惑,温柔地说:“叶子彤叶三小姐是吗?麻烦回去告诉叶老夫人,我玉老四在上海滩混这么久,承蒙照顾,第一次收到个黑锅,一定会将你们一家上下记得清清楚楚。今天看在我们老七的小未婚妻的面子上,我不会动手,但是以后,就难说了——青门知道吧?”

    青……青门,江南第一大帮?叶子彤惊恐地睁大了眼睛,惊恐交加,终于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顾七:人收拾完了,该安慰我了!

    女主:亲亲抱抱举高高?

    顾七:好嘞~(举高高~)

    什……什么?在场的名媛几乎齐齐晕过去,望着叶冉冉的眼睛嫉妒得几乎滴血——传闻竟然是真的!

    而叶冉冉只是冷笑:“是么?同样的话我在黎家听七少说过,不过这消息不是被七少封杀了,连新闻稿都不许出现吗?”

    她说话一直冷冰冰的,只有这句话才带着一丝火气,这火气却叫顾禹白心中怒火消退了不少。

    “你吼什么?就你嗓子大吗?”叶冉冉一手捂住耳朵,丝毫不惧地顶了回去,“你这一副要吃人的样子,我是杀人还是放火了?”

    “你还敢问?”顾禹白每个字都从牙缝里挤出来,抖着手控制着力道,免得将她纤细的手腕捏碎。他瞪着黎昕,目光仿佛喷火:“我再问你一次,这男人是谁?”

    叶冉冉又顶了回去:“他是谁关你什么事?你又是谁?”

    宁与义在旁边听着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姑娘真是太敢说了!她不会被顾老七掐死吧?

    顾禹白气得反而笑了,点了点头说:“我是谁?叶冉冉,你不记得我就再重申一次:我顾禹白是你的未婚夫!这个身份,够不够?”

    还有男人为她出头!!!顾禹白只觉得脑子里那根弦都要断了,暴喝道:“这是谁?你给我解释清楚!!!”

    “……我还担心你生气呢。黎少,你别跟子彤一般见识,她不是故意的。”

    她是气他删去了新闻稿,以为他不想公开两人的婚约吗?

    顾禹白不觉松了口气,解释道:“我没有对我们的关系遮掩,只是觉得由报纸上说终究浅薄,不够正式。”他顿了顿,干脆将话说明白了:“我答应为你举办慈善晚会,人人都知道我为了你翻遍上海滩选礼服。这次宴会,除了你说的拍卖善款之外,我还想趁机在上海滩名流前宣布我们的关系。是我没有处理好,应该先跟你解释的,我向你道歉。但就为这事,你便动了这么大的气,将我送你的礼服转手给了你堂妹,还穿了同样颜色的礼服来?”

    顾禹白闭上眼,将心中的怒气勉强平静下来,打开门准备往楼下走。谁知才走了两步,宁与义就跟练了轻功一样,嗖的一下溜了出来,挡在前面。

    “七哥!你……你看,既然叶小姐没有来,你一向又不喜欢这种活动,不如交给大嫂子主持就行了。咱们……咱们去警署聊聊案子?”

    顾禹白深深地吸了口气,应道:“告诉大嫂,我这就来。”

    “是。”管家赶紧跑去回话。

    顾禹白静静地看着他。

    两人一同长大,宁与义什么性格他会不清楚?这小子最不喜欢他避于人后,身为男子但长了一颗婆婆心,整天就想着给他拉姻缘。宴会这种极容易认识女子的场合,宁与义从来都是拉着他去,怎么会劝他离开呢?

阅读民国女配恃美行凶[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