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化的他

《黑化的他》

69 初遇

上一章 简介 下一页

林父依旧沉着脸,再加上那一身长袍,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说了多少次,不许参加那些乱七八糟的学生运动,你怎么就是不听!莫非你当我是傻的这么晚不回家,你不知道家里有多着急!你母亲都急疯了!”

林窈愈发愧疚,看着眼眶通红站在一旁的林母。

“妈咪!我这不是好好回来了吗。您看,您的女儿一点点都没有少。”

林窈:“谢谢阿伯!我就知道您对我最好。”

她弯腰,蹲在草丛里四处张望,看没人,便小跑着推开侧门。侧门有个小楼梯,一直通到到二楼。正轻手轻脚的爬楼梯,堂前灯被啪的一声打开了。

灯光倾泄,林窈石化。

电车驶过的时候, 叮铃叮铃一阵响声。

轨道旁, 卖报的小童在寒风中被冻红了耳朵,捧着一沓报纸小跑着喊道:“卖报!卖报!商人沈宴千金圈下法租界!究竟是成竹在胸还是孤注一掷!”

电车令令的行驶过去,并无人注意他。偶尔路过一个面色匆匆的长袍书生,扔过去一枚铜板,卖报小童便笑着递过去一份报纸。

“去哪里了!”

林父坐在她身后的椅子上,重重开口。

林窈僵硬着转头,嘿嘿一笑:“爹地!你怎么在这里呀”

69 初遇 (第1/3页)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林父紧绷着脸:“我问你去哪里了!”

林窈慢吞吞从旋转楼梯上下来,企图打哈哈逃过去:“我去,买了些东西。买了您最爱吃的前东门那家的核桃酥。”

说完,便从身后掏出来一个皱皱巴巴的油皮纸袋。

卖报小童手脚麻利:“好嘞,谢谢您。”

林窈展开报纸,果然, 学生运动被镇压伤亡惨重的新闻占了半块板面大小,而其中的缘由只是了了几笔带过。她皱起眉头,将报纸揣到包里,搂紧了大衣,在凛冽寒风中向家走去。

风着实是厉害,上海滩这块地界,一入冬,便格外寒冷。像是利刃的刀剑直直拂过脸,叫人睁不开眼。路边的老爷车滴滴两声,人影重重,林窈在巷口转弯,到了家门口。

林家还是有一份家业的。虽说不是大富大贵,但也足够在这块地界撑起三分面子。林家有二子一女,二子一商一政,而林窈就是那个被从小到大宠惯了的小女儿。年前留洋回来,在女校读书。

林窈立在面前,猫着腰看了看。屋前没人,大门紧闭着。李伯从堂前穿过,林窈赶忙招了招手,掐住嗓子:“阿伯!阿伯!”

天空是灰沉沉的, 以一栋高楼为界。往左看去是重重叠叠的小洋楼, 红绿色的霓虹交相辉映,临街而立。往右看去是破烂着的房屋,青石瓦砺,还有几块破皮子顺着木头桩子搭建的简易栏杆。卖报小童看此处人烟稀少, 机灵的梭巡片刻,跑到路边看见一位小姐,喊道:“卖报卖报!学生运动又遭镇压, 伤亡惨重!”

那小姐不过十七八岁,身穿一身学生服, 外边套着层绒色大衣,露出蓝色及膝百褶裙的边角。一张小脸俏生生,紧绷着抿唇角, 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脚底皮鞋被溅上了泥点子, 踩在泥泞融化的雪水里, 连带着衣角都是痕迹。

“给我一份报纸。”她递过去一块铜板。

李伯看见她,一惊,打量周围,跑过来,白花花的胡子颤抖:“诶呦我的大小姐,您可算是回来了。老爷太太找您可是要找疯了!”

林窈抹了抹脸,露出笑容:“没事的!我这不是回来了嘛!父亲母亲总是小题大做。”

李伯悄悄打开栅栏铁门,小声道:“您从侧门走上去,再敲门声儿回自己的屋子。简单洗洗,我帮您打掩护。”

阅读黑化的他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