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天同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99章

    回来的人也注意到第一个被救的修炼者已经清醒,宫宇良惊喜地说:“姬谊前辈,您醒了?”

    姬谊的目光落到宫宇良身上,认出他身上属于宫家的法衣,神色有些怔然,仿佛一时间还不知道身在何处。

    楚灼听到声音,踏着被冰冻的地面而来,回到宫殿前的台阶,就见姬家的修炼者已经睁开眼睛。

    虽然现下也不知道楚清词如何,但只要没有发现她的身影, 就是个好消息。

    他看起来十分虚弱,目光黯淡,不过很快就变得犀利,锐利地看着她。

    这修炼者是个圣帝境,纵使此时虚弱,属于圣帝境修炼者该有的气势并不少。

    趁着宫宇良他们忙着救人, 楚灼在被冰封的修炼者冰雕中转了一遍,透过那些如同被冰雪同化的容颜, 没有发现和楚青词模样相同的冰雕时, 终于松口气。

    可这广场上的修炼者,确实没有一个是阙氏的弟子。

    这就显得十分奇怪了。

    “听说阙氏弟子因为修炼一种功法,导致子嗣艰难,阙氏的血脉在五大家族中算是最稀少的,但也不应该少成这样。”宫宇良心中着实奇怪,这里一个阙氏弟子都看不到,不免会让人多心。

    楚灼他们心里虽然奇怪,不过没有见到阙氏的人之前,自不会多说。

    他们可不认为是因为阙氏的弟子少,才没有在这里看到。

    这时,第二个被喂下少阳益气丹的杭氏修炼者也苏醒了,醒来时的模样和姬谊差不多,等听到宫宇良不厌其烦的解释后,才明白发生什么事,对于楚灼等人的相救,自然感激不已。

    至于楚灼他们几个非五大家族的人,为何会出现在冰宫中,众人有志一同地选择忽略不提。楚灼不动声色地看他们一眼,这些人的修为皆不弱,从中也可以看出,他们皆挺识时务的,不像宫宇良那般傻白甜。

    救下的人有六个,少阳益气丹不够用,万俟天奇只好选择就地炼制。

    清醒的几个五大家族的弟子皆忍不住多看一眼,很快就被万俟天奇的炼丹动作吸引,虽然他们并非是炼丹师,但修炼一途皆是殊途同归,自然能看出万俟天奇的动作行云流水,打出丹诀时带着某种美妙的韵律,是一个颇为优秀的炼丹师。

    姬谊感觉身体的力气渐渐地恢复后,也有了说话的力气,询问宫宇良:“这少阳益气丹,可是这位小友炼的?”

    以他的见识,他并未听过“少阳益气丹”,若不是这位炼丹师自创的,就是丹方颇为古老,少有人知道。

    “是啊,若非有万俟公子,只怕我们就算还有救,也无办法。”说着,宫宇良对万俟天奇那是万分的感激,也庆幸楚灼一行人进来时,还带了位技术高超的炼丹师。

    姬谊若有所思地点头。

    等万俟天奇炼好一炉少阳益气丹,又得到五颗极品灵丹,匀出两颗救治剩下的两人,最后四颗收起来,以防等会再遇到能救的人。

    半日后,被救下的六个人完全清醒过来。

    这六个人中,有四个是圣帝境,分别是姬谊、姬谦、杭歌、南懿,两个是星灵境,分别是杭岳和宫宇凡。

    忙碌这么久,只救了一个宫家的弟子,宫宇良心里是十分失落的。特别是想到被绑在来时路上的宫家的一个前辈,宫宇良心里十分难受。

    宫宇凡听到宫宇良的话,眼眶瞬间就红了,说道:“原来五叔已经……”

    其余的人看到宫家两个弟子的反应,心里也十分沉重,忍不住看向被冻封的广场,那里也有他们的家族弟子。

    谁能想到,这冰宫如此危险,会不知不觉将修炼者的身体同化,甚至在他们不自知的时候,如何变成怪物也不自知。

    虽然众人心中难受,到底心性坚定,很快就收敛起情绪,决定待离开冰宫时,定然将这些已经陨落的弟子们带回家族中的族地好生安葬,定不能让他们像个怪物一般,在这冰宫游荡,成为冰宫的傀儡。

    等众人收拾好情绪后,作为第一个清醒的修炼者,宫宇良负责上前询问他们,“储位前辈,你们现下的情况如何?可还记得自己是如何变成如此的?”

    众人的身体自然仍是十分虚弱,就算有灵丹,也需要好生调养一番。至于他们是如何变成这模样的,四个圣帝境的修炼者可能是修为较高,不像宫宇良等几个修炼者这般没有记忆,当时身体的变化,他们也是有所察觉的。

    “当时只觉得身体渐渐地变得僵硬,我等还以为是因为冰宫的气温太低所致。”姬谊叹气道,“直到发现不妙时,我们已经无法再调动身体的灵气,只能任由身体变化,最后失去意识为止。”

    听罢,楚灼他们再次确定先前的推测。

    果然这冰宫的冰雾确实对修炼者有一种同化的作用。

    这是一种潜移默化的同化作用,如果不是他们现在清醒过来,只怕也不会意识到这点。可惜,就算已经意识到,但五大家族已经陨落的修炼者也不少。

    这让在场的五大家族的修炼者的情绪都有些低落。

    楚灼他们站在一旁,从这些修炼者清醒后,就没有多嘴地插一句话,就像个旁观者一般,站在旁边观看,没有打扰,也没有凑过来挟恩图报。

    这让那几个修炼者都忍不住看他们一眼。

    宫宇良知道他们的身体还未恢复,需要休息,心里琢磨了下,便过来询问楚灼他们。

    “楚姑娘,你们有什么打算?”

    “当然是继续前进。”楚灼一副不在意的语气,“说实在的,我们对冰宫挺感兴趣,都来到这里,自然不能放弃。”

    这个答案在宫宇良的预料之中,也没什么意外,他看向宫殿台阶上休息的人,知道以他们的身体情况,现在是不可能和他们一起继续前行的。

    于是他又跑回去,和他们商量,“诸位前辈,你们的身体还未恢复,要不要在这里休养一番?”

    这些人也不是蠢的,听到宫宇良的话,就明白楚灼那些人要继续前行,不可能因为他们滞留在此地。

    当下姬谊微笑道:“我等还需要在此休息一段时间,若是你们无事,可以先行一步。”顿了下,他又道:“你们也不用特地留下来,待我们的身体恢复得差不多,我们也会试着再往前走,看看能不能遇到更多的同伴,总归要确认他们的情况是生是死……”

    宫宇良听罢,心里也有几分难过,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将宫谊等人的决定和楚灼说了。

    楚灼嗯一声,没有意外他们的决定,能修炼到圣帝境,很少会有蠢人,姬谊的话说得很漂亮,给足他们面子,可见确实是个聪明人。

    宫宇良也决定和楚灼他们一起走。

    “有姬谊前辈他们在,这里的危险不算什么。且他们已经对冰宫有所防备,定不会再次被同化,不如我先和你们一起走。”宫宇良说。

    楚灼发现这位确实没什么想法,倒也没说什么。

    和宫宇良一比,姬谊这些人的想法确实多,他们虽然没有多说,但其实是同意宫宇良和他们一起走的,不管是想让宫宇良摸清他们的来历,或者是看看他们进冰宫的目的,只要宫宇良和他们一起走,迟早会知道的。

    可惜宫宇良确实比较嫩,完全没感觉到前辈们的用心,就只是单纯地想和楚灼一起继续前行,找更多能救的修炼者。

    说定后,楚灼他们就准备出发。

    出发之前,宫宇良想到什么,突然问道:“几位前辈,这一路上,晚辈并未发现有阙氏的弟子,你们可知道阙氏弟子如何?”

    听到这话,在场的五大家族的弟子互视一眼,神色有些惊异。

    姬谊想了想,说道:“既然未见到阙氏弟子,想必是阙氏弟子有一种可以避免被冰宫同化之法,想必他们现在定是安然无恙的。”

    听到这话,宫宇良和其他几人皆有些愣。

    一旁的楚灼等人也是互视一眼,如果是这样,那就说得通,怨不得唯独不见阙氏的弟子。

    宫宇良没有多想,五大家族素来同气连枝,阙氏在子嗣上比较稀少,阙氏为了保证血脉的传承,据闻对家族中的每个弟子都十分爱护,若是有能保存血脉之法,也并不奇怪。

    当下他们告别姬谊等人,离开宫殿,走进广场。

    有寒音铃在,周围的冰冻并未解除,加上还有冰宫中源源不断的冰雪之气补充,那朵寒音铃能维持的时间更久,短时间内,并不用担心这里会发生什么事。

    穿过广场后,他们来到广场对面的宫殿。

    推开一扇厚重的宫门时,宫门内的宫殿也到处都是禁制,依然是由封炤开路,一行人紧跟而上。

    如此一路前进,直到他们穿过第二层的禁制,来到一条由冰雕成的阶梯前。

    从脚下俯望,宛若一条链接天宫的阶梯,在半空中蜿蜒而下,弯弯曲曲地往下,看不到它通向何方。阶梯的两边,是大小不一的冰刺,密密麻麻,尖锐的顶端泛着森寒的杀意,上方的穹顶有倒挂的冰锥,地面上同样泛着寒雾。

    “这里应该是第三层。”宫宇良说,看着那不知道通向何处的阶梯,心里暗暗有些发悬。

    第一层是迷宫,第二层是禁制,第三层又是什么?

    虽然这一路上,他们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但如今已经知道这冰宫最厉害的是会将人不知不觉同化的冰雾后,自是不敢小瞧它,不认为它没有实际上的危险。

    “下去看看吧。”楚灼迈步前行,对他们道:“你们小心一些。”

    众人齐齐应一声。

    封炤蹲在楚灼肩膀上,脑袋从她披风的帽兜边缘探出来,仿佛正在好奇地看着第三层的环境。

    宫宇良看到这一幕,心里有些好笑。

    这只妖兽虽然喜欢扮猪吃老虎,但也是个心性如幼崽的小妖兽,也不知道楚灼是如何收伏这般厉害的妖兽,由此可见楚灼等人的身份也不简单,指不定他们的出身不比五大家族的修炼者差。

    这么一想,宫宇良对接下来的路多了几分信心。

    他们沿着阶梯向下,一路上没有发生什么意外,这让原本提起全部心神的众人都有些意外。虽是如此,他们并未放松警惕。

    周围很安静,如同一个死寂的冰雪世界。

    冰雕的阶梯宛若盘踞在群山中的长龙,弯弯曲曲,仿佛走不到尽头。

    如此走了约莫一天时间,终于远远的,就听到一种奇特的声音。

    “怎么没有阙家?”万俟天奇不由有些奇怪。

    宫宇良也有些百思不得奇解,说道:“我刚才也注意到了,这些被冰冻的修炼者中,都是四个家族的人,没有阙氏的。”

    先前经过他的辩认,排除那些不认识的修炼者,由他认出来的修炼者有二十个,能救回来的有六个,而这二十人中,却没有一个是阙氏的弟子。

    “在下姬谊,多谢几位救命之恩。”姬谊诚心诚意地道。

    楚灼朝他笑了下,没说什么,接着又继续忙碌。

    姬谊也知道这广场上还有很多需要救治的修炼者,见他们走开也不在意,便坐在那儿,一边暗暗地运转灵力,一边打量被送回到宫殿台阶上的修炼者,自然也认出这些是和他一起进入冰宫的几个家族的弟子。

    宫于良他们又是一番忙碌,直到将广场上所有的修炼者都辩认完,最后救回来的人只有六个。

    六个人中,有姬、杭、南、宫四个家族的弟子,没有阙氏。

    宫宇良很快就将情况和他说一遍,姬谊听得心弦大震,只是他此时十分虚弱,甚至连坐起的力气也没有,只能由着人扶着靠坐在宫门上,目光看向楚灼等人,虚弱地拱手致谢。

    楚灼还未来得及开口,就见到宫宇良他们又送回一个被冰冻的修炼者,而且是个女修,由火鳞抱回来。

    冰云域的五大家族虽然对外十分神秘,但五大家族之间私下却是时常联系,五大家族的弟子经常一起进秘境切磋,对彼此都有些了解。

    就算不认识人,也可以从他们身上的法衣辩认其身份。

    这是五大家族中的南家的修炼者。

    宫宇良看着那修炼者,心下叹息,走向下一个被冰封的修炼者。

    在救下一个修炼者时, 接着他们又发现第二个还能救的人, 经过宫宇良的解释, 他们知道第一个被救下的是姬家的修炼者, 第二个是杭家的。

    不过接下来没有那么幸运, 等宫宇良发现疑似五大家族的修炼者时, 对方的身体已经完全被冰冻同化, 没有获救的可能。

    在宫宇良他们忙着认人、救人时, 被送到宫殿前的姬家的修炼者也有了动静。

    被喂下少阳益气丹后不久, 他的身体上覆盖的一层霜雪的颜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恢复正常修炼者应有的肤色, 在寒冷的冰宫中, 显得过份苍白。那人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和当初的宫宇良一样,身体蜷缩在地上,忍受着少阳益气丹刺激血肉时, 内腑骨骼和血肉解冻时的痛楚……

阅读与天同兽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