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天同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8章

    楚灼见她满脸紧张,不由得有些惊讶,眼睛一转,淡然地说:“你说那只玄龟?被我揍一顿赶走了。”

    “它去哪里了?”海兔赶紧问。

    楚灼走出洞府,将少女击来的一道水灵波接住。

    楚灼将灵识往外扫去,发现洞府不远处,一个穿着彩色衣裙、圆脸圆眼睛的少女正在攻击洞府,嘴里叫着:“小乌龟,快点出来,咱们打一架!”

    发现从洞府里出来的并不是那只小乌龟,而是一个人修时,海兔吓了一跳,想要将击出去的水灵波收回来时已经迟了。

    不过等她发现,这人修轻而易举地将她的攻击挡下时,她心中大惊。

    ..与天同兽

    楚灼:“…………”

    封炤:“…………”

    楚灼轻咳一声,天之河的妖兽是不是都这么呆?还是这只海兔和半妖是特例罢了?

    等玄龟吃饱喝足,出来时,就看到洞府不远处,和楚灼相谈甚欢的海兔姑娘。

    海兔背着一柄由荆棘炼制而成的红棘叉,身穿一袭彩色衣裙,端的俏丽活泼。

    她见玄渊出来,忙朝它挥挥手,说道:“小乌龟,原来是你娘来找你了,你怎么不和我说?你是不是要和你娘离开天之河?西北边的那些半妖怎么办?你不管啦?”

    众人:“…………”哪个是玄渊的娘?

    小乌龟也是一脸莫名其妙,黑豆眼有些晕,【我娘在哪?】

    海兔指着楚灼。

    楚灼一脸圣母笑,十分无辜。

    小乌龟黑豆眼更晕了,心里也十分纳闷,【这是我主人,主人的骨龄只比我长十岁,她怎么可能生我?】

    海兔眨巴了下眼睛,理直气壮地说:“这有什么?人修和咱们妖修是不同的,听说人修天赋异凛,十岁能生崽子的也不少的。”

    小乌龟更晕了。

    万俟天奇一群人也被这女妖给说晕,到底是谁灌输她这种错误的认知?

    海兔的修为不高,人王境八重的修为,在大荒界这等修为不算什么。

    至于荆棘林中的洞府,其实并非是她自己弄的,而是以前一个在荆棘林中潜修的妖修留下的。

    后来那妖修离开天之河后,这洞府就便宜了在荆棘林中长大的海兔。

    当初玄渊带着一群半妖来到荆棘林,发现这片荆棘林不仅隐秘,而且水草丰茂,鱼群众多,是一个天然的水中牧场,不管哪只妖兽在这里安家,都不虞吃喝,十分适合让被迫害的半妖躲藏栖息,便跑过来和荆棘林中的原主人打了一场,让荆棘林易主。

    海兔的地盘就这么被一只好战的渊屠玄龟给抢了。

    海兔虽然与世无争,性格单纯,但被一只比她年纪还小的玄龟抢地盘什么的,自然不高兴,于是有事没事都跑过来找小乌龟打一架,算是磨砺自己的战斗。

    小乌龟打败海兔后,除了抢她的洞府外,并未将她赶走,而是让她住在荆棘林的东边。

    一年多的时间里,这一龟一兔时常打架切磋,不知不觉中,彼此也说得上话。知道玄渊的来历,以及它所做的事情,让她充满好奇,不知不觉间,和玄渊的往来变得频繁起来。

    海兔是个性子活泼单纯的,很快也和西北边的那些半妖们混熟,对半妖的处境非常同情,是天之河中,难得没有鄙视半妖的妖修。

    楚灼三言两语就将海兔的祖宗十八代摸清楚,对这只单纯的海兔还是挺喜欢的。

    她朝海兔道:“先前多谢你照顾玄渊,至于西北的半妖,你放心吧,我们玄渊是个负责任的孩子,它不会放着不管的。”

    海兔双眼亮晶晶地看着楚灼,说道:“玄龟娘,你放心,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说,晚辈也可以尽绵薄之力。”

    众人:“…………”玄龟娘是什么鬼?

    楚灼面色不变地说:“那就谢谢你。我听玄渊说,你和西北的金瑚的交情不错,届时还要麻烦你帮忙带路。”

    玄渊:= =!它没说啊!

    “你放心,交给我。”海兔拍胸脯,觉得玄龟娘真是个好人,原来外面的人修也不是个个都是坏的。

    众人看看和海兔聊得热火朝天的楚灼,又看看蹲在楚灼肩膀上一脸深沉的小妖兽,都有种无法直视之感。

    楚灼是玄龟娘,那封炤算什么?

    直到海兔离开后,一群人方才返回洞府。

    万俟天奇将小乌龟抱过来,敲敲它的鬼龟,嘿嘿地笑道:“玄渊,刚才那小姑娘挺可爱的,而且很关心你,是不是你找的媳妇啊?”

    瞬间,所有妖都看过来。

    楚灼不知道万俟天奇怎么会得出这一个结论,无语地看他。

    玄渊一双黑豆眼更呆了,呆呆地说:【她太聒噪,一点也不温柔,也不会做好吃的,年纪还比我大,我不要这种媳妇。】

    众妖:“…………”

    万俟天奇还想问,碧寻珠轻咳一声,说道:“别带坏幼崽。”

    万俟天奇只好灰溜溜地跑去和火鳞嘀咕起来。

    楚灼他们在洞府里休息了一天,翌日便和海兔一起去西北的红刺果林。

    一路上,海兔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玄龟娘,这些都是你的伙伴么?你们是从哪里来的?半妖的事,你打算怎么办?”

    楚灼和气地说:“他们都是我的朋友和亲人,我们是从域外来的,至于半妖的事,我还要看看。不过海兔姑娘能如此热心地帮助他们,我也很惊讶,没想到妖修中还有海兔姑娘这样热心助妖的……”

    海兔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起来,摸摸后脑勺,说道:“我觉得半妖很可怜,他们原本是没开智的妖兽,给他们时间,说不定能开智,将来能走上一条修炼之途。却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被换形丹硬生生地毁了,还要遭遇如此多的不公平。”

    众人听到这话,忍不住看她。

    楚灼伸手摸摸小姑娘的脑袋,轻叹道:“是啊,这道理明明很容易懂,却有那么多人并不放在心上。”

    万俟天奇心里也有些难受,微微眯起眼睛,脸上露出阴暗的神色,不知道在想什么。

    很快就到红刺果林。

    远远的,就看到那一片高大茂盛的红刺林,枝头上挂着一颗颗红色的果子,点缀在鲜红的荆棘刺上,诱人又危险。

    “这红刺林中有天然的幻阵,不小心就会陷入幻境,会受伤的。”海兔给他们介绍,“有这阵法在,半妖们躲在这里,也不会被发现。”

    楚灼看了看红刺林,转头看向幻虞。

    幻虞扫一眼就看出幻阵的情况,朝楚灼说:“主人,这幻阵并不厉害,不过如果让我布置一下,它能升几级。”

    海兔吃惊地看着这小萝莉。

    楚灼赞许地摸摸她的脑袋,对海兔道:“海兔,你能帮我通知一下红刺林里的半妖么?”

    海兔姑娘很爽快地领命,变成一只手巴掌大的海兔,钻进红刺果林中。

    一会儿后,几个半妖尾随海兔出来。

    为首的是一个额头有不规则的金色鳞片的半妖,容貌同样十分妖冶,只可惜右脸颊到下颌处有一道焦黑的疤痕,以修炼界的情况,能留下这样的疤痕,可见伤他之人的手法非同一般。

    伏青和忧慈也在。

    “玄龟大人,是你么?”那脸上有疤的半妖激动地说。

    已经变小的小乌龟趴在碧寻珠肩膀上,朝他道:【是我,金瑚,这些是我的同伴……】

    伏青和忧慈也上前恭敬地和楚灼见礼。

    金瑚感觉不到楚灼等人的修为,同样恭敬地上前行礼,说道:“几位大人,我听伏青说了你们,感谢你们的帮助。”

    楚灼微微一笑,说道:“不必如此,玄渊受你们恩惠,我们帮你是应该的。”

    金瑚是个聪明的,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心中有几分苦涩。

    当初他们走投无路,恰好被那只玄龟救下,为报答它的救命之恩,方才会带它去地心灵水那儿。

    金瑚原本不知道地心灵水的,只感觉那东西不同寻常,后来机缘巧合之下,从一个妖修那儿得知这地心灵水是为天之河的四位镇河尊者准备的。

    若非他们对半妖如此,他也不会一不做二不休地带一只玄龟去偷了。

    只怕等他们发现地心灵水被偷时,这天之河将不平静,届时还不知道多少半妖受害。

    想到这里,金瑚心里沉甸甸的,面上却不敢表露分毫,恭敬地将楚灼一行人请进红刺果林。

    楚灼发现,金瑚对这红刺果林中的幻境阵点一清二楚,每走一步都大有深意,让她颇为意外。

    金瑚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半妖,比起伏青的精明外露,金瑚的聪明是一种大气沉稳,行事不焦不躁。他化形已经有二十七载,经历的事情很多,看透世事,方才沉淀成这般性格。

    以半妖三十年的寿龄,再过三年,他就会陨落。

    这对于半妖来说,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似乎是看出楚灼等人的疑惑,金瑚主动道:“我以前伺候过一个人修,那人修是阵法师,精通幻阵,看我有兴趣,便教我一些……”

    说到这里,他脸上露出怅然的神色。

    楚灼瞥他一眼,虽不太明白他为何露出这种表情,但能肯定,他和那阵法师的结局不太好。

    穿过红刺果林后,来到一处崖壁,崖壁中可见无数不知延伸至何处的裂缝,能容纳半妖钻进去,一看就知道,这是半妖的退路。

    崖壁前,是用荆棘搭成的几座木屋,一群半妖站在木屋前,用一种胆怯的目光看着进来的人。

    楚灼看了看,发现这里的半妖有百来个。

    金瑚带着他们走进一间面积最大的木屋,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几位大人,此地资源简陋,没什么好招待的。”

    楚灼等人没说什么,随他进屋,在一个像厅堂的地方坐下。

    楚灼也不等金瑚说话,开门见山地说:“你们和玄渊之间的事情,我已经听玄渊说了,因为玄渊的庇护,你们半妖才会选择来黑棘林躲藏避祸。只是这并非是长久之计,玄渊不是天之河的妖兽,它迟早要离开的。”

    金瑚自从听伏青说过他们后,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所以他也不例外。

    他正想说什么,又听到那女修说:“不过,你们确实对玄渊有恩惠,我们不会坐视不管,不知你们有什么愿望,尽管说,我们能帮的自会尽量帮忙。”

    金瑚只是沉默地低头,没有说话。

    伏青暗暗地扯了扯金瑚的袖子,脸上露出焦虑的视色,一边看着楚灼。

    楚灼朝她露出温和的笑容,示意她不必紧张。

    伏青的心蓦然一松,眼眶一热,突然忍不住想要流泪。

    金瑚犹豫了会儿,看向海兔,突然道:“海兔姑娘,能请你先出去么?有些事情,我们不想将你牵扯进来,以免给你带来危险。”

    海兔怔了下,正想说自己不介意,就见楚灼朝她笑了笑,和气地说:“海兔姑娘,我这里有一些东西,麻烦你拿出去交给其他的半妖。”

    说着,将一枚储纳戒交给她。

    海兔只好道:“那行吧。”

    等海兔出去后,金瑚深吸了口气,问楚灼:“这位大人,你可知地心灵水是何物?”

    心中一松,海兔忙收起脸上的神色,恭敬地道:“海兔见过前辈!还望前辈告知晚辈,洞府里的玄龟不知在何处?”

    楚灼笑道:“它自然在里面,等会儿就出来了。”

    海兔得到答案,心里松了口气。她见楚灼神态可亲,修为虽高深,却敛起气息,丝毫不让人感觉到压力,不由好感倍增,问道:“这位前辈,不知你和那只玄龟是什么关系?”

    “你、你竟然伤它!”海兔差点炸毛。

    楚灼饶有兴趣地看她,“你这么生气作甚?我听说这洞府原本是你的,是那只玄龟抢了你的洞府,你应该恨它才对吧?”

    “才没有,我们是公平竞争,谁输了就谁离开。”海兔反驳。

    楚灼哦了一声,意味深长地看她。

    海兔又是一愣,很快反应过来,这人修分明耍她玩呢,否则怎么会如此耐心地和她周旋,任她叫嚣?她虽然不是很聪明,可也不是太笨,连这点都看不出来。

    “我哪知道?反正它受伤挺重的……”

    “你是谁?”海兔警惕地问,她看不出楚灼的修为,心知定是很高,说不定比抢她洞府的小乌龟还高,顿时心中一紧,问道:“洞府里的那只玄龟呢?你是不是对它……”

    “哦,这个啊,它是我儿子。”楚灼面不改色地说。

    海兔眨了下眼睛,一脸恍然,“原来它是前辈你和玄龟生的龟儿子。”

    玄渊头也不抬地说:【她是海兔,主人,你告诉她,我不打架。】

    幻虞边吃边将玄渊的话转述给楚灼。

    楚灼心一动,大慨明白这少女是何人,转头朝趴在碧寻珠身边埋头吃烤肉的小乌龟说:“玄渊,外面来了一个漂亮的小姐姐,要找你打一架。”

    瞬间,万俟天奇等人都抬头看过来。

    楚灼听罢,想到住在黑棘林西北边的那群半妖,抱着小妖兽起身,说道:“你们先吃,我出去看看。”

    众人听罢,很放心地将这事交给她,打算先吃了再去凑热闹。

阅读与天同兽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