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天同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9章

    金瑚看一眼楚灼,虽然是在水里,依然感觉到自己硬生生地出了一身冷汗。

    已经很久没有哪个修炼者能给他这般大的压力,这女修明明没做什么,但她的眼神,总让他觉得她看透自己的所做所为,让他忍不住苦笑。

    虽说半妖实力低下,无法承受地心灵水,可也能用地心灵水作其他用,并不一定要送给一只玄龟。

    他们从玄渊那儿知道,玄渊救下的那几个半妖都在这里,金瑚便是其中一个。据说后来也是金瑚作主,带玄渊去偷地心灵水,选择来黑棘林,也是金瑚出的主意。

    金瑚面露苦笑,说道:“其实我当时也没办法,与其便宜其他妖修,不如送给玄龟大人,也算是还它恩情。”

    楚灼哦一声,心里却不太相信。

    听到这话,楚灼等人心中微动。

    “我听邑洲城的贵族说,他们准备等水灵节过后,就将地心灵水送上去。再过几天后,他们应该就会发现地心灵水不见的事情,只怕到时……”金瑚欲言又止。

    只怕到时候连那四个等着接收地心灵水的镇河尊者都要惊动,届时天之河迎来的动荡可想而知。

    楚灼瞅瞅这个胆大包天的半妖,见他虽然面有迟疑,却半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事,心里忍不住再次感叹。

    那些修炼者对自己创造出来的半妖没有丝毫的同类之心,也莫怪在弱小的半妖手中翻船。

    特别是那邑洲城,更要面临四个化神境尊者的怒火,处境堪忧。

    “晚辈并非是利用玄龟大人,只是当时玄龟大人恰好就在附近,玄龟大人也需要,所以……”金瑚紧张地舔舔嘴唇,生怕楚灼几人误会他的用意。

    他确实有其他的心思,可却没想过要用在救了他们的玄龟身上。

    如今和他们说这个,也是想让他们知道天之河即将到来的动荡,好让他们做好准备。

    “你们也真是大胆。”万俟天奇上上下下地打量金瑚,脸上的神色有些微妙,忍不住问:“不是说半妖胆小无能么?你和伏青都不像啊。”

    伏青的脸蛋浮现几丝红晕。

    金瑚淡然不失恭敬地道:“前辈过誉,半妖虽是用换形丹强行转化,但在转化之前,我等的修为和等级也并不相同,对换形后也会有些影响,并非所有的半妖都是蠢笨如斯。晚辈不知道自己转化之前是怎么样的,对此并无记忆,但转化成半妖后,晚辈知道半妖所受到的不公平命运,晚辈也并未恨什么,若非换形丹,我们也不会拥有人形、拥有记忆和感情……”

    “只是,若是可以,晚辈不希望将来有更多的半妖同我们这般,经受磨难。如果世间没有半妖,该有多好?”金瑚轻轻地说。

    他身后的伏青和忧慈想到半妖经受的命运,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玄影和幻虞、火鳞安静地看着他们,难得没有说什么。

    楚灼和碧寻珠这会儿也听明白金瑚的意思,他们对视一眼,没想到金湖的希望是这样,虽然有些棘手,但比让他们改变半妖现在的命运要容易得多。

    金瑚直接希望世界上再也没有半妖这样的存在。

    看伏青的神色,似乎也如此希望。

    半晌,楚灼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只是我们也不知道那换形丹是如何炼制的,如果能弄到换形丹,倒是可以让阿奇研究一下。”

    万俟天奇双眼一亮,忙不迭地说:“世间万物,相生相克,灵丹也是如此。换形丹是灵丹的一种,如果能弄清楚换形丹的丹方和成份,说不定能让化形后的半妖少受点苦。”

    金瑚听得双眼发亮,不过只是一瞬间,他的双眼又恢复黯然。

    “换形丹掌握在天之河底的各个水城中的贵族手里,每年天之河的汛期,他们会寻找一些漂亮的未开智妖兽,将它们集中起来喂换形丹。成功换形的妖兽会被带到各个城,或者是卖给陆地的修炼者,换形失败的,则将它们丢到赤水域那边,任他们自生自灭……”

    说到这里,金瑚脸上露出一种厌恶兼杂怜悯的神色,更多的是麻木。

    “你们知道炼制换形丹的修炼者么?”万俟天奇问道。

    金瑚摇头,遗憾地道:“换形丹来历不明,那些贵族未曾透露过,晚辈也不得而知。”

    楚灼和碧寻珠又对视一眼,都觉得这换形丹来得有猫腻。

    他们又和金瑚聊了会儿,不管谁问的话,金瑚都老老实实地回答,没有一丝隐瞒。

    直到话题告一段落,金瑚和伏青等看着楚灼等人,等他们一个答案。特别是金瑚,明明在水中感觉不到温度,却生生从手掌心中感觉到热汗的湿润。

    他很紧张。

    从伏青那里得知楚灼等人为寻玄龟而来时,他就知道机会来了,只是他却不确定,楚灼这些人会为玄龟做多少,地心灵水对他们的诱惑又有多少。甚至可能,他们得了地心灵水后,并不将他们放在眼里,一走了之。

    不管结果如何,他已经尽力。

    他知道自己无法改变半妖的命运,活下来的半妖会继续受苦。但他觉得,既然半妖被换形丹制造出来受苦,何不让半妖从此绝迹。

    比起做一个有灵智有记忆的半妖,相信那些妖兽宁愿做一个没有开智的普通妖兽,像所有的妖兽一样,在天之河中平平淡淡地过一生。

    或许将来机缘巧合之下,能开灵智呢?

    没有被换转形,妖兽们拥有无限的可能。而被迫转形后,却只有成为半妖的唯一结果。

    万俟天奇看看楚灼,又看看封炤和碧寻珠,暗暗吞咽口唾沫,说道:“楚姐,不如先弄些换形丹给我研究一下,你觉得如何?”

    所有人转头看向他。

    看得他紧张不已时,火鳞第一个响应,“很好啊,这事就交给我和幻虞吧。”她笑眯眯地看向幻虞,“小五,你说是不是?”

    幻虞也觉得半妖很可怜,虽然有些害怕,但也没拒绝。

    玄影好奇地问,“是要去城里抢么?”

    “抢什么?我们这么有文明的妖修,怎么会做这种事?”火鳞矜持地说:“当然是直接去取。”

    那不也是抢?玄影不知道这有什么区别,他道:“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帮忙。”

    “玄影就不用去了,以免打草惊蛇。”楚灼开口道,“这事就交给火鳞和幻虞吧。”她明白火鳞的打算,再加上个会幻术的,要是操作得好,说不定整个城都让她们来去自如。

    火鳞和幻虞笑眯眯地应了。

    接着楚灼又对碧寻珠道:“寻珠哥,我这里也有些事要麻烦你。”

    碧寻珠从楚灼开口时,就知道她要做什么,十分干脆地道:“你说吧。”

    楚灼朝他笑了笑,然后嘀咕一通,她的声音没有隐藏,在场的人和妖都听得一清二楚,金瑚几个半妖脸上露出又惊又喜的神色,伏青和忧慈激动得差点忍不住捂住嘴。

    直到将所有的事情暂时安排好后,楚灼抱着趴在她腿上的小妖兽起身,对金瑚道:“我说过,我们会帮你的,我们会尽自己的努力,但能做多少,暂时不能给你保证。”

    金瑚赶紧起身,恭敬而严肃地说:“谢谢,您是我们第一个能清楚地感觉到善意的人修,我们很感谢你。”

    楚灼眨了下眼睛,反应过来,“你们能感觉到修炼者的善恶?”

    金瑚眼眶微红,轻轻地应一声,脸上多了几分笑意,“是的,这是我们半妖的天赋,许是上天可怜我们,让我们转换成半妖后,能直观清晰地感觉到众生的善与恶。”

    楚灼终于回味过来,明白为何那些半妖总爱偷瞄她,原来是这样。

    亏她先前还以为自己长得柔柔弱弱的,被半妖当成同类了呢?原来是误会了。

    既然是个误会,楚灼倒是没放在心上,朝他们笑道:“原来是这样,你们不必如此,其实这世间对你们抱持善意的众生灵也有很多,像海兔,还有我这些同伴,他们都对你们没有恶意的。”

    金瑚微笑道:“您说得对,我知道并非所有修炼者都是恶意的,但您不同。”

    “我怎么不同?不都一样么?”楚灼好笑地问。

    万俟天奇等人也看过来,纷纷说道:“难不成是因为楚姐看起来很纯良?玄影不是更纯良么?”

    “对啊,幻虞也是胆小如鼠,你们一定不会怕她。”

    幻虚不高兴地说:“我比他们胆子大多了。”

    金瑚微微一笑,欲要解释,却不知从何解释起。半妖的天赋很直观,他们能感觉到楚灼身上与其他修炼者不同的善念,这种善念,能让妖兽下意识地选择相信她。

    如果不相信她,只怕她身边也不会跟着这么多妖修。

    金瑚心里明白。

    说得差不多后,楚灼便告辞离开。

    她对金瑚道:“我们接下来会很忙,如果有什么事,可以通知我们一声。”说着,给他几块烙印自己灵识的传音石。

    金瑚恭敬地接过,将他们送出门。

    门外,只见活泼的海兔姑娘身边围着几只半妖,其他的半妖除了留在崖壁前的,还有一些在红刺果林里摘红刺果的半妖。

    红刺果是半妖的食物之一。

    看到他们,海兔欢快地跳过来,脸上的笑容格外灿烂,“玄龟娘,我将你给的东西都发给他们了,你真是好人,还送他们灵丹和灵果,他们都很喜欢呢。”

    半妖们一脸感激地看着楚灼,附和海兔的话,拼命点头。

    楚灼笑道:“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收下便是。”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都是万俟天奇以前炼的低阶的灵丹,连玄渊都不爱啃,楚灼便拿它当人情,给那些受伤未愈的半妖用。

    楚灼他们和半妖道别后,由金瑚、伏青送他们出去。

    金瑚将他们送到红刺果林外,看着楚灼欲言又止,最后忍不住道:“几位前辈,不如让伏青跟着你们吧,她比较机灵,对天之河比较熟悉,可以帮你们打探消息。”

    楚灼想到半妖的消息网,觉得身边带着只半妖也不错,便应下。

    “晚辈以前伺候过邑洲城的一个星灵境的贵族,从那贵族口中得知地心灵水的存在。据说这地心灵水十分稀少,是邑洲城的贵族发现的,他们准备献给四位镇河尊者。晚辈对地心灵水所在之地略知晓几分,带玄龟大人绕另一条路,趁守卫的妖修不注意时,让玄龟大人将地心灵水偷走……”

    接下来的情况,就像玄渊说的那样,将地心灵水偷完后,金瑚当机立断怂恿玄渊去黑棘林,在这里隐藏起来,直到楚灼找过来。

    楚灼等人听罢,为这金瑚的胆大包天不可思议。

    金瑚很快就有决断,继续道:“相信大人也知晓我们半妖是如何来的。天之河里,随处可见半妖,他们将我们半妖当成奴隶,需要却不重视,可能在他们心里,半妖连一件物品都不如。也因为他们这种态度,所以半妖也容易知道那些贵族们的事。”

    听到这里,楚灼已经明白金瑚的意思。

    诚如她先前感慨的那样,半妖就像水灵域中的基层劳动者,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他们。更妙的是,修炼者们并不将他们当一个需要尊重的整体看,半妖在他们心里,就像一只可以随便捏死的蚂蚁。

    人在做重要的事情时,会对蚂蚁防备么?

    也不怪“蚂蚁”将他们的秘密都摸清,却无一人注意。他们笃定,胆小的半妖没那胆子做什么。

    面对一个修为高且聪明的人,除了坦白外,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如果先前没有见过金瑚时,她确实也这般想,毕竟半妖过于单纯,就算精明外露的伏青,也多少保存着半妖的天真单纯。但金瑚不同,他确实足够聪明,她可不相信他是为还玄渊的救命之恩才带它去取地心灵水,这也是一个原因,但却不是最重要的。

    那可是为化神境修炼者准备的东西,他竟然一不做二不休,带一只贪吃的玄龟就这么偷走了。不仅成功了,还能全身而退,一伙人安全地隐藏在黑棘林中,冷眼旁观外界变化。

    看来半妖并非像外界说的那般,胆小又弱智。

    楚灼从来不会小瞧任何一个聪明人。

    纵使是作为一个实力低下又柔弱的半妖,也是如此。

    小乌龟作为一只外来龟,胸无大志,每天的愿望便是吃饱喝足等主人和老大来找它!对天之河除了大概的印象外,天之河中有什么它是两眼一抹黑,啥都不知道的,自然选择听半妖的,跟着来黑棘林定居等主人。

    可以说,作为一个半妖,这金瑚聪明得不可思议,有勇有谋,若非受制于半妖的限制,只怕他搞事的能力是翻倍的,说不定连四个镇河尊者也能被他干翻。

    金瑚看得出这群人中,作主的还是楚灼,所以他第一个问的也是楚灼,从这点就能看出他的洞察力。

    楚灼在他的注目下,微微一笑,说道:“我大概知道一些,这地心灵水是一种阴属性的灵水,听说极为稀少,金瑚公子能将它送给玄渊,我也是十分惊讶的。”

阅读与天同兽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