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天同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02章

    楚灼:“……不用,这是一种历练,我自己来。”

    封炤听罢也不生气,反而高兴地摸摸她的脑袋,一脸“我家灼灼真是个厉害的小姑娘”的神色,看得楚灼满脸不自在,其他人满脸木然。

    封炤瞥他一眼,不吝啬地打击,“真没出息, 靠人不如靠自己, 懂么?”

    对此,碧寻珠他们直接当作没看到, 省得被狗粮噎住。

    万俟天奇:“……我只知道有靠山就找靠山,干嘛弄得自己这么累呢?”

    很好,很有炼丹师偷懒的风格,平时懒得修炼就算了, 现在这种历练也懒,要不是天赋摆在那里,只怕他寿元耗尽也没办法成神。

    既然已经变成人形, 封炤似乎没有再变成小妖兽的打算,就这么大大咧咧地当着所有人的面, 和楚灼寸步不离, 秀了一番恩爱。

    直到发现这暴风雪似乎越来越烈,楚灼只好给碧寻珠他们传音:【宫道友、寻珠哥,咱们先找个地方躲一躲吧。】这么大的暴风雪,比之应龙大陆的极东冰洋中的暴风雪不逞多让,再这样下去,他们就要遭罪不可。

    只是,想要在这种地方找到能藏身之地,十分困难。

    暴风雪不仅掩盖世界的真相,同时也遮掩住视觉和灵识的探查,想要在这种地方找到躲藏之地,难上加难。

    最后还是封炤不忍心看楚灼弄得这么狼狈,找到一处冰洞,带他们过去。

    一群人狼狈地摔进冰洞中,用灵阵将洞口堵住,同时还要注意别让冰雪将洞口堵住,以免他们被冰冻在里面,届时可就搞笑了。

    他们摔坐在地上,大口地喘息,每个人兜头兜脸洒了一身的雪花,看着十分狼狈。

    封炤蹲在一旁,仔细地帮楚灼将头发上的雪花拂开,同时又丢出一条小火龙,让它将冰洞弄得温暖一些。

    楚灼大口地喘着气,脸蛋被冻得白惨惨的,嘴唇发紫。

    来到这里后,仿佛连佩戴的火精石也起不了多少作用,极度的冰冷下,让他们感觉到一种入骨的冰冷,随时可能会被冻伤。

    楚灼看着给她拂开雪花的男人,一时间并不想拒绝。

    休息一会儿,他们方才缓过劲来。

    万俟天奇冷得直打哆嗦,不免又催促碧寻珠给他们弄点东西吃,省得真的一直冻着冻着,都冻成冰宫中的那些怪物一样啦。

    碧寻珠先前得到他们让给他的冰莲子,对他的要求自然不会反对,便拿出工具给他们做吃的,首先熬一锅热腾腾的灵果汤,汤底是用灵泉水来熬的。

    楚灼将灵兽袋里的小乌龟和幻虞叫出来。

    两只小的出现时,看了看周围,发现不是一般的冷,赶紧挤到楚灼身边。

    “主人,现在到哪里了?找到青词姑娘了么?”幻虞软软地问。

    楚灼搂住小萝莉,摸摸她屁股后招摇的一条毛茸茸的大狐狸尾巴,笑着说:“还没有找到,这里的暴风雪太大,我们要休息一会儿。”说着,她心里也有些忧心的,一路走来,冰宫的环境越来越恶劣,楚青词他们真的没事么?

    幻虞咬着手指头,正准备安慰主人,突然被人拎起,往火鳞那边一丢。

    众人:“…………”

    封炤若无其事地坐到楚灼身边,执起她的手,说道:“狐狸有什么好摸的?摸我就好。”

    楚灼:“…………”

    楚灼不用看也知道周围的人此时的脸色,被他弄得有些脸红,轻咳一声,当作没听到,询问宫宇良,“宫道友,你们五大家族发现冰宫后,那些化神境的前辈没有过来探查么?”

    宫宇良道:“化神境的前辈去过第一、第二层,确认没什么危险后,才让我们进来探索的。”

    所以,这也是为何五大家族知道冰宫有迷宫和禁制的原因。

    只是那些化神境的修炼者不知道,冰宫还隐藏着更可怕的危险,会不知不觉将人同化冰冻。除此之外,冰宫也大得出乎他们的意料。

    楚灼听罢,也明白五大家族的那些化神境修炼者的做法。

    一般化神境修炼者极少会盯着十八域的修炼资源,他们大多会前往域外之境,或者是找地方潜修,努力冲击神皇境,将十八域的秘

    境一类的东西让圣帝境之下的修炼者去探索,也算是一种对后辈的锻炼。

    “当初来探索冰宫情况的是姬家和南家的化神境修炼者,其他几个家族的化神境还在域外之境没有回来。”说到这里,宫宇良有些失落,如果那些化神境修炼者探索清楚一点,或许就不会有这么多修炼者折在冰宫中。

    说到底,也和他们不谨慎有关,怨不得人。

    发现这座冰宫后,五大家族十分欣喜,纵使没有化神境修炼者帮忙,他们也要自己进来探索,为家族争取更多的修炼资源,不可能常常依靠家族中的化神境前辈。

    一会儿后,碧寻珠已经做好热腾腾的灵果汤,吃完灵果汤后,还有丰富的灵食、灵酿,皆是烤荒兽肉,这种在大雪天围着火炉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方式,虽然显得很像凡人,但也别有一番滋味。

    吃完东西后,他们分批休息,派两人守在洞口,以防有什么突发情况发生。

    如此休息一天,楚灼听着外面没有稍停的暴风雨声,准备出发。

    将幻虞和小乌龟重新收进灵兽袋,楚灼打开洞口的灵阵,和封炤率先走出去。

    封炤走在前面,为她挡去周围的风雪,其他人紧随其后,身上皆系着冰丝,以免在暴风雪中走丢。在这严酷的自然环境面前,纵使是手段通天的修炼者,也只能像个凡人一般,小心翼翼地前行。

    如此走了不知多长的一段路,封炤突然停下。

    楚灼用手挡住眼睛,看了看暴风雪,问道:“阿炤,怎么了?”

    封炤道:“周围有很多冰山,不过都被暴风雪掩盖。”

    楚灼嗯一声,不知他是何意,其他人也望过来,风雪太大,他们无法看清楚封炤的模样。

    封炤说完后,也不再废话,继续前行,一只手紧紧地拉着楚灼的手,将她冰冷的手握得暖烘烘的,连心都暖成一团。

    楚灼感觉到手上的力量,看着前面男人的背影,虽然他某些时候行事任性又不着调,可这一路走来,因为有他,她从未退缩过。

    他就是她的勇气!

    虽然她从来没有说过,但他确实给她无以伦比的勇气,让她在这条修行之路上坚定地前行,不管前方有什么危险,她无所畏惧。

    “有东西过来了。”封炤突然开口。

    楚灼正欲要问是什么,封炤已经出手,他挥手时,周围的风雪凝成一股,如同一条暴风雪之龙,咆哮而去,将朝他们冲来的东西击落在地。

    楚灼他们走上前,待看到那东西时,都有些惊讶。

    盖因他们实在无法区分这是什么东西,它像一只飞鸟,羽毛是雪白的,有三颗脑袋,脑袋上分别生长着黑白灰三种颜色的羽冠。

    它被封炤击落在地上时,并未死亡,三个脑袋朝他们发出低低的哀鸣之声,眼里露出祈盼之意。

    封炤冷漠地看着它,说道:“据说大雪封山之时,天地间会出现三头雪鸟,修炼者遇之,将被其摄取元神,诱之进入死亡之地……你又如何证明自己不是来杀我们的?”

    三头雪鸟听到他的话,嘴里发出更加凄厉的哀鸣之声,仿佛在同他倾诉什么。

    楚灼和万俟天奇他们听不懂三头雪鸟的话,忍不住看向碧寻珠他们。

    碧寻珠和火鳞、玄影脸上露出怪异的神色,朝他们摇头,“我们也听不懂。”

    万俟天奇瞬间惊疑了,“你们怎么会听不懂呢?它不是妖兽么?”

    “应该不是。”玄影憨憨地说,“据说世界上还有一种由神用神术炼制出来的通灵兽,只有神和神兽才能听懂它们的语言。我觉得这只三头雪鸟,应该是通灵兽的一种。”

    听到这话,楚灼他们吃了一惊。

    再看碧寻珠和火鳞,脸上的表情也颇为惊异,便知他们也是不知道的。至于玄影如何知道,是一条应龙告诉他的,曾经他被应龙选为看守龙脉入口的妖兽时,曾有应龙和他说一些古老的事情。

    在他们说话之时,封炤已经和那只三头雪鸟说得差不多,朝万俟天奇道:“阿奇,给它一颗少阳益气丹。”

    万俟天奇啊了一声,看向封炤,以为他是说笑的。

    不过他并未质疑封炤的决定,从储纳戒里取出一颗少阳益气丹,就见那三头雪鸟的三颗脑袋瞬间就伸过来,目光炯炯地盯着他手上的少阳益气丹。

    万俟天奇有些为难,问道:“老大,喂给哪个头好?”脑袋太多,这只鸟吃东西会不会打起来啊?

    封炤哪里没看出炼丹师正在无所谓的担心,不觉好笑,懒洋洋地道:“给中间的。”

    中间的头是灰色的羽冠。

    万俟天奇听罢,便递给中间的脑袋,旁边两颗脑袋见状,凶狠地要啄过来,被封炤一脚踢过去,伴着漫不经心的语气,“老实点,否则拧下你们的脑袋。”

    三头雪鸟被他凶残的威胁吓得赶紧缩回两个脑袋,由中间的脑袋伸过来,啄走那颗少阳益气丹。

    吞下兴阳益气丹后,三头雪鸟发出三声鸣叫,声音冲破暴风雪,悠远绵长。

    三头雪鸟很快就雄壮威武地站起身,抖抖身上雪白的羽毛,三个脑袋爱惜地用嘴巴抚顺着身上的翎羽,那自恋的模样,看得封炤忍不住又一脚踹过去。

    “带路。”

    三头雪鸟到底怕他,缩了缩脑袋,啼叫一声,蹲伏下身体。

    封炤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你确定你能驮我们这么多人?”

    三头雪鸟听到他的话,扭转三颗脑袋,齐刷刷地盯着楚灼他们,虽然鸟脸看不出情绪,但楚灼他们分明能感觉到它那不情不愿的心情。想必在它心里,它愿意驮的人,唯有封炤。

    三头雪鸟虽然庞大,但最多也只能驮三四个人,四个以上,可能它飞不动。

    封炤又踹它一脚,嚣张地说:“你在前面走,别太快。”

    三头雪鸟看他一眼,抖抖羽毛站起身,迈着两条麻杆似的鸟腿,真的走在风雪中。

    众人:“…………”

    封炤也有些无语,没想到这只三头雪鸟如此蠢笨,让它走真的走,可以选择飞啊,飞慢点就是。

    眼看三头雪鸟走在暴风雪中,封炤拉着楚灼跟上去,其他人只好带着满头雾水跟上。

    楚灼一头雾水地问:“阿炤,这只三头雪鸟哪里来的?它要带我们去何处?”

    封炤漫不经心地说:“它是冰宫主人留下的通灵兽,正好这里是它的地盘,带我们去找冰宫主人留下的宝藏。”

    众人:“…………”

    封炤没用冰丝,他就这么轻轻松松地跟着他们,脚踩着周围的冰壁,任周围狂风肆虐,岿然不动,潇洒泰然,看得一群人好生羡慕,忍不住暗暗期盼自己有一天也能达到他这般高度时,再也不慎世间任何危险,哪里闯不得?

    花了半日的时间,他们终于翻到冰窟之上。

    冰窟上的风更狂烈,差点将他们吹翻,从高高的冰窟摔下去,赶紧将身体压下,几乎与冰壁紧贴着。他们以十分缓慢的速度前行,翻过冰窟后,感觉周围的地势往下延伸,便压低身体走下行。

    楚灼将碧寻珠递过来的冰丝束好,便和众人一起往冰窟上爬。

    他们一个接着一个,五指抓着冰壁,像壁虎一般用力往上爬。

    因为冰壁过于坚硬,灵器无法触动它分毫,只能徒手攀登,不仅要注意光滑的冰壁,会不会失手,还要注意周围那肆虐的狂风,以免被狂风生生刮下来。

    如果不是这地方的风速过于厉害,他们也无需用如此原始的方式攀登,只需要御剑飞行翻过去即可。

    一行人压低身体,努力依附着冰壁往上攀登,每当一股烈过一股的狂风吹过,身体在半空中摇摇晃晃,若非有冰丝系着,只怕一个不慎,真的会从半空中翻下来。

    众人:“………”这只兽未免也太没原则了。

    封炤不理他,但他转头就凑到楚灼身边,俊脸带笑:“灼灼,要不要我带你翻过去。”

    走了一段路后,突然间,感觉到暴风雪冷冷的扑面而来。

    楚灼没想到翻过冰窟后,会有暴风雪,他们就如同大海中飘荡的小舟,摇摇晃晃前行。

    因为要翻过冰窟, 为防止被狂风吹走, 他们很是下了一番功夫。

    碧寻珠和宫宇良皆是冰系修炼者, 由两人在前面开路。

    只有宫宇良实在是适应不良, 一边暗暗猜测着封炤的身份, 一边被他们弄得脸红心跳, 看得火鳞直拍着他的肩膀, 感叹说年轻真好。

    已经两百三十岁的宫宇良:“…………”再年轻也比不过楚灼和万俟天奇这两个小年轻。

    碧寻珠的冰丝系住众人,宫宇良利用自己对冰属性的熟悉,寻找可以攀登的路, 以免周围的冰太光滑, 一个不慎从半空中摔下来。

    “老大呢?要不老大直接带我们翻过去?”万俟天奇一脸期盼地看着封炤。

阅读与天同兽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