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天同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03章

    封炤见那只鸟不再叫后,转头对楚灼道:“三头雪鸟的声音拥有一丝神赋予的神力,你们的修为太低,会受影响是正常的。”

    未等楚灼他们琢磨这话,就听到玄影道:“老大,我没感觉。”

    楚灼感觉到识海一荡,仿佛三魂七魄归位,身体不由得顿了下。

    只有宫宇良再次适应不良,似乎无法接受, 这么简单就有个冰宫的引路者?这只鸟真的靠谱么?先前听到封炤以另一种带着某种韵律的口吻念出来的话, 似乎传说中, 三头雪鸟出现时, 对修炼者并无好处, 可见三头雪鸟并不是安全的。

    不仅是她,火鳞、碧寻珠、万俟天奇和宫宇良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如果不是封炤制止那只鸟叫,他们就像失了魂一般,机械地跟着三头雪鸟的叫声而行。

    如此,他们哪里还不明白这三头雪鸟的叫声隐藏的危险。

    听说真的有宝藏后, 一群人都兴奋起来,特别是火鳞和万俟天奇, 看向前面带路的那只傻鸟, 觉得它傻点好啊。

    楚灼看它可怜的模样,默默地摇头,小声地说:“听玄影说,这是神用神术炼造出来的通灵兽,能吃么?”

    封炤摸着下巴,“以前确实没听说过有人吃通灵兽,因为那些神不允许。后来神离开大陆后,带走大部份的通灵兽,还有一些被他们看不上的留下来,分散到各个大陆,直到它们销声匿迹,也没听谁说吃过通灵兽。”

    这段话里隐藏的消息太多,连宫宇良都忍不住巴巴地看过来,觉得这位真是见多识广,这等掩埋在时间中的秘辛,不说他们五大家族,只怕大荒界中历史最悠久的势力也不一定能知道。

    “真的?”楚灼惊异地问,“原来神以前也居住在大荒界的?”

    “那倒不是。”封炤朝那只通灵兽踢一脚,让它继续带路,他拉着楚灼的手跟在它身后,一边和她解说那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听说太古之时,世界没有玄世界、灵世界、大荒界和真神界之分,是一块广藏无边的大陆,大陆便叫太古大陆,居住在太古大陆的生灵有神和神民,还有各种凶兽,并无人族。神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神民是受神统治的奴隶,凶兽居住的荒渊深处,将神及神民视为食物,凶兽与神实力不相上下。”

    “神为了同凶兽相抗,便用神术炼造出通灵兽,也称为神的仆役……”

    暴风雪肆虐,掩盖天地间的声音,但封炤的声音却清楚地传到每一个人的耳里,让他们渐渐地听得入迷。

    “后来世界为何会变成如此?”楚灼追问。

    封炤淡然地道:“这我可就不清楚。”

    楚灼忍不住转头看他,透过那纷扬的风雪,就见一袭白衣的美男突然朝她眨了下眼睛,脸庞带笑的模样,显得格外的俊俏。

    她的眼睛里不觉也露出笑意,不再纠结这些。

    后头的万俟天奇忍不住询问,“老大,太古时期是多遥远之前的时候啊?”

    其他人也盯着封炤,他们只知道上古时期,还真不知道上古时期之前的历史,连现今的修炼界的古老势力中也没有关于其中的记载。

    楚灼想到他们在时间海时,闯进的那处荒古遗迹,那是一个蛮荒的年代,一只小小的荒兽,也能让她陨命。

    荒古之时,方才是万物诞生形成之时,那时候是没有神族,也没有开灵智的生灵。

    “很遥远,是你无法想象的。”封炤的声音在风雪中,多了几分飘渺,“上古之时,流传一句话,太古之后无神族。”

    万俟天奇感慨道:“原来那么久以前,神也是和其他生灵一样生活在人间,现在神都跑到真神界,无法重降人间。”

    “所以,真神界又有神才能去的地方之说。”宫宇良脸上露出敬畏之色,喃喃地道:“大荒界已经有好些年没有修炼者成神,也不知道下一个成神飞升的会是谁……”

    封炤看他一眼,没说什么。

    众人一路走,一路说,从封炤嘴里得知很多掩埋在悠长的时间岁月中的秘辛,渐渐地忘记暴风雪的酷冷,仿佛脚下的路也不是那么难走。

    因封炤的威胁,三头雪鸟不敢再随便乱叫,这一路都憋得极是辛苦。

    直到看到远处若隐若现的雪山,三头雪鸟的三个脑袋露出惊喜之色,终于忍不住朝天空中发出一道嘹亮的鸣叫之声,声音就像稚嫩的雏鹰。

    三头雪鸟朝封炤示意,他们快要抵达目的地啦。

    封炤听到它的声音,随意地扫了一眼,同样发现连暴风雪也无法掩埋的高山,?

    饣氐故敲挥邢悠实溃骸罢饩褪悄闼档谋Σ刂兀俊?br />

    三头雪鸟开心地鸣叫一声,有些讨好地蹭过来,朝他蹲下身。

    封炤看向雪山,发现这山非常高,无法看到山巅,再加上暴风雪,修炼者无法翻过去,只能借助工具。至于这工具,自然是这只三头雪鸟。

    封炤携着楚灼跃上三头雪鸟的背,回头朝火鳞他们道:“我们先进去,等会由它过来带你们过去。”

    众人自然没意见。

    这只三头雪鸟被封炤驯得服服贴贴的,他们也不担心它作怪。

    至于封炤他们先进去会不会抢先得到宝藏之类的,他们更不会在意,对万俟天奇他们来说,只要楚灼有的,都会有他们的份,去早去迟都没差。对于宫宇良来说,他纯粹就是跟着他们打酱油的,自己没那实力,自然也不会患得患失。

    在众人的注目中,三头雪鸟朝天空鸣叫一声,展开双翅,朝远处的雪山飞去,渐渐地消失在风雪之中。

    三头雪鸟的速度极快,站在它的背上,狂风暴雪袭击,那滋味并不怎么好。幸好封炤是个体贴的,早早地就将她拥进怀里,为她挡去所有的狂风暴雪。

    封炤抱着人,感觉到她乖顺地依在怀里,心里喜滋滋的,俨然已经忘记自己可以御灵驱开周围的暴风雪。

    三头雪鸟飞过山巅,又往前飞行一段时间,俯冲而下。

    当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时,楚灼终于睁开眼睛,惊异地看着周围的地方,没想到冰宫中竟然还有如斯温暖之地,远处那掩映在雪山中的,分明就是湛蓝色的灵山秀水,如一卷沷墨水彩画,隽永恒古。

    三头雪鸟在一株高大的梧桐树上停下。

    封炤携着楚灼从它的背上跃下,也不急着去探查,对三头雪鸟说:“你去将他们带过来。”

    三头雪鸟有些不甘愿,但也不敢违背他的话,只好再次展翅,朝天空中飞过去。

    三头雪鸟离开后,封炤拉着楚灼从梧桐树跃下来,然的兴致勃勃地拉着她去寻宝。

    楚灼被他这副寻宝的兴奋模样弄得有些好笑,要说宝物,他自己拥有的不少,很少有能让他看得上眼的,大多都是看一眼就觉得无趣地移开目光。偶尔会让他们收集的,都是对他们有用,对他而言,依然可有可无。

    这么一想,楚灼也忍不住问出来,“你觉得这里真有宝藏?”

    “谅那只蠢鸟也不敢骗我们。”封炤说。

    “就算有,我觉得对你的用处也不大的。”楚灼继续说,“你……看起来很高兴?”

    封炤转头看她,挑起眉,精致的五官格外的好看,锋锐的轮廓被笑意柔化,“自然,因为和你一起。”

    楚灼再次猝不及防被他的情话糊一脸,甜到心里。

    她忍不住咬着唇笑起来,让自己别笑得那么蠢,省得被他看到,他又要自恋了。

    可惜等封炤拉着楚灼的手在周围转了转,发现哪里有什么宝藏,就只有一些灵草,年份倒是久远,可惜不是大爷他喜欢的。

    封炤觉得那只蠢鸟欺骗了他。

    楚灼倒是有不同的见解,指着那株高大繁茂的梧桐树道:“我觉得它也没说谎,在这冰雪之中,还有这等温暖如春之地,已经是个宝地。”

    封炤很不想附和她,觉得他家小姑娘真是个容易哄的。

    就在他们在周围转圈时,三头雪鸟也驮着众人过来。

    楚灼转头看过去,发现那只三头雪鸟飞得跌跌撞撞的,以一种喝醉酒的方式,就这么一脑袋地冲过来,呯的一声扑倒在梧桐树上,发出一声凄厉的鸟叫声。

    三头雪鸟背上的五人滚下来。

    楚灼哑然,终于明白为何三头雪鸟飞得跌跌撞撞的,明明最多只能驮四个人,偏偏一下子驮了五个人,都已经超载,也不怪它倒栽下来。

    三头雪鸟栽在梧桐树上,被树枝卡住,好险没有摔在地上。

    不过它心里十分委屈,明明都只让四个人的,偏偏这群愚蠢的凡人竟然要坐五个人,当它不敢吃了他们么?

    封炤扫了一眼过来,三头雪鸟赶紧缩起三个脑袋,有这凶神在,它还真不敢吃他们。

    万俟天奇他们从梧桐树跳下来,看到周围的环境,脸上都发出惊叹之声。

    “这就是冰宫主人藏宝之地?”万俟天奇高兴地问。

    “宝藏在哪里?”火鳞搓着手,兴奋地问。

    宫宇良嘀咕道:“不像是有宝藏的样子。”

    玄影随手摘了一颗灵果啃,含糊地说:“灵果很甜。”

    碧寻珠没有说话,打量周围的环境。

    封炤抬脚踹了一脚凑过来的三头雪鸟,问道:“宝藏呢?”

    三头雪鸟噍地叫了几声,一脸无辜之色。

    封炤听清楚它的意思后,嘴角扯着一抹嘲讽的笑,用一种施恩般的语气对他们说:“这山谷就是宝藏,它允许你们在此住下。”

    众人:“…………”

    众人转头看向三头雪鸟,只见它昂着三个脑袋,得意洋洋地看着他们,那模样要有多欠揍就有多欠揍。

    落差太大,万俟天奇和火鳞忍不住撸起袖子,准备揍一顿那蠢鸟,顺便将玄影拉过来,帮他们一起揍。

    三头雪鸟厉叫出声,羽毛乱飞,觉得这群人真是不识好歹,都带他们来宝藏之地,竟然还敢揍它,其他闯进冰宫的人想要来它还不给呢。

    楚灼看了会儿,突然问三头雪鸟:“除了我们外,这里还有其他人来过么?”

    三头雪鸟蹿到梧桐树后躲开他们的胖揍,听到楚灼的话,可怜兮兮地探出一颗白色的脑袋看她。

    “说话。”封炤说。

    三个脑袋瞬间探出来,并朝她点点头。

    楚灼精神一震,宫宇良也目光灼灼地看着它,急切地问道:“那些人呢?他们呢?”

    三头雪鸟叫了几声。

    众人转头看向封炤,让他当翻译。

    “它说他们来过,不过被它杀了,没杀死的也赶跑。”

    宫宇良脸色微微一变,牙齿咬得咯吱作响,不用说也知道,那些人一定是五大家族的人。瞬间,他看向三头雪鸟的眼神布满杀意。

    三头雪鸟的实力并不弱,若非它忌惮封炤,也不会站在那里挨揍,自然不怕他一个星灵境修炼者的杀意,三个脑袋高傲地看他一眼,很快就撇开。

    楚灼想了想,问道:“你能带我们去找他们吗?”

    火鳞一脸感慨地说:“看吧,我没说错,你确实单纯。”他们都在想三头雪鸟会将他们带去哪里,哪知这位竟然盯着三头雪鸟的屁股,想着它烤了一定很好吃之类的。

    玄影憨憨地笑着,“我们还没吃过通灵兽呢,应该很好吃吧。”

    这话得到万俟天奇、火鳞他们的赞同,连碧寻珠都盯着前面的三头雪鸟走路时一翘一翘的肥屁股,想着是烤了吃还是做成鸟羹之类的,不知道味道如何……

    玄影:“…………”

    火鳞噗的一声喷笑,拍着玄影的肩膀,安慰道:“老大的意思是,你心思单纯,不会想太复杂的事情,所以不容易受影响。对了,你刚才在想什么?”

    玄影老实地说:“我在想这只三头雪鸟烤了一定很好吃。”

    三头雪鸟听到他的话,瞬间毛都炸了,迈着麻杆鸟腿,恨不得走快一点。

    其他人:“…………”现在是想这种的时候么?

    “那是你太蠢了。”封炤对小弟依然十分不客气地打击。

    这应该就是封炤先前所说的“修炼者遇之,将被其摄取元神,诱之进入死亡之地……”的意思,原来是真的,并非是他随便乱说。

    封炤转头问楚灼:“你想吃么?”大有她若是点头,就将三头雪鸟杀鸟拔毛烤了吃的架势。

    三头雪鸟的三个脑袋赶紧转过来,用害怕的表情看着他们,眼神十分可怜。

    这种信任, 比之他们对家族中的化神老祖也不差。

    暴风雪依然没有停止的迹象,三头雪鸟走在前面,时不时发出悠远绵长的鸟鸣声, 那声音裹挟着风雪而来, 如同古老的絮语,在识海中一层层荡开,让人不由自主地跟着它走,没有丝毫的反抗意愿……

    冰宫已经展露出它的危险, 若是一朝不慎, 只怕怎么死都不知道。

    宫宇良心里忧心忡忡, 但看楚灼他们淡定的模样,由衷地感觉到他们对封炤的信任。只要他说过的话,做的决定, 他们都会无条件地相信。

    这时, 封炤朝着三头雪鸟的屁股踹一脚,冷声说:“别叫,再叫就拧下你的脑袋。”

    三头雪鸟的叫声截然而止。

阅读与天同兽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