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天同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71章

    眼看着就要扑进那灵草中,小乌龟再次一龟壳砸过去。

    水蛇瞬间疼得清醒过来,整条蛇差点就摔进灵草间翻滚。它也察觉到异样,忙不迭地后退,不敢再靠近那些灵草,一边嘶嘶地叫着:【几位大人,这地方实在不是好地方,咱们快点走吧。】

    楚灼的目光落到那些灵草上,发现这里种植的灵草只有一种,它的叶株青翠欲滴,颜色格外喜人, 埋在土里有半截像人参似的根茎,不过颜色比人参要深,接近紫黑色。枝头的花苞欲绽不绽,隐约可见花苞中淡紫色的果实。

    封炤照例一爪子将禁制撕开一个口,一行人走进去。

    空气中飘来一股说不出的奇特味道,明明是浓郁芳香的花香,又夹杂若隐若现的着腐尸味道,仔细再闻时,仿佛又只剩下那满谷的花香。

    而且闻得久了,意识变得模糊,浑身都有些飘飘欲仙。

    众人站在灵草园的入口处, 隔着禁制往里眺望,发现种植灵草的地方颇大, 看着就像个密封的小山谷似的, 周围有人工开凿的痕迹。

    知道灵草的品种后,万俟天奇倒是明白它的用处,说道:“可以用来炼夺魂丹和摄神鬼丹,鬼丹一般可以用在神魂上,可以伤修炼者的神魂,也可以治疗,看怎么用。”

    楚灼听罢,觉得这两种灵丹都挺危险的,天之河的贵族在此大量种植腐骨灵草,又是为何?

    楚灼思索间,万俟天奇已经拿出工具,小心翼翼地踩着周围的阡陌,将那些成熟的腐骨灵草挖出来,装进玉盒里。小乌龟跟在他身边,偶尔帮他喷几口水,不过在它要张口咬那腐骨灵草时,被万俟天奇阻止。

    “玄渊,这下面都是腐尸骨,这种灵草没有炼制过,最好不要随便乱吃,会产生幻觉,对灵识伤害很大。”

    小乌龟用黑豆眼看他一会儿,很乖地不再用嘴巴去叼。

    楚灼回神,见万俟天奇忙碌个不停,忍不住问:“阿奇,你要这灵草作甚?”

    万俟天奇头也不抬地说:“灵草没有好坏之分,只看炼丹师怎么用。腐骨灵草十分难得,难得遇到,多弄点。”

    楚灼听罢,便不管他,抱着封炤在周围走动。

    她一边走,一边察看这片灵草园,很快就发现灵草园拥有如此丰沛灵气的原因,一条通往地底的地缝,有源源不断的灵气从地缝中输送上来。

    那条地缝非常细小,藏在一处嶙峋的山壁之后,若是不仔细根本无法察觉。

    楚灼站在地缝前,觉得开僻这座灵草园的妖修可谓是用心良苦,不仅辛辛苦苦地弄来腐尸堆在灵草园之下,供腐骨灵草生长,还特地引自地下的灵脉之灵气过来,促进灵草飞速成熟。

    他们花费这么多功夫种植这种腐骨灵草有何用意?难道只是为炼制夺魂丹和鬼丹?

    封炤探头往那地缝看,突然跳起,一爪子朝那地缝拍过去。

    只听得轰隆一声,整个灵草园都颤动起来。

    万俟天奇一屁股摔坐在地上,恰好坐在几株腐骨灵草上,生生将它压断。他顾不得心疼,慌忙爬起,迭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这时,只见一股由灵气形成的气浪从地底缝隙中喷涌而出,它的威力极大,冲击力惊人,气浪周围的灵草瞬间被撕碎。

    灵气虽为修炼者所需之物,但若是灵气压缩成强大的气流,造成的威力也够他们吃一壶。在这灵气凝聚而成的气浪中,周围的山壁都开始摇摇欲坠,仿佛随时可能会坍塌。

    楚灼抄起罪魁祸首的小妖兽,顶住气浪的压力,朝万俟天奇跑去,“快走。”

    万俟天奇傻了下,也抄起旁边的小乌龟,跟着她朝灵草园的出口掠过去。

    可惜他们才刚到出口处,上方的岩壁就砸下来,将洞口封住,两人猛地停住脚,脸色微微一变。紧急关头,楚灼便想让万俟天奇将炼云龙藤放出来,好歹先撑起一个空间。

    封炤从楚灼怀里跳下来,变成人形,拉着她的手,说道:“从那里走。”

    楚灼看过去,发现他说的地方,不正是先前他一爪子拍出一个大洞的地缝么?要不是他爪子痒,拍出一个大洞,这里也不会坍塌。

    楚灼还是相信他的,很顺从地被他拉着朝那儿奔过去,万俟天奇跟在他们身后,倒霉的水蛇眼看这里要塌了,吓得浑身绷直,六神无主,只好硬着头皮跟着他们跑。

    来到喷涌着气浪的地缝前,那灵气浪喷涌的力道太大,不说要往下跳,不被它喷飞都算好的。封炤却浑然不在意,他出手就是一掌,掌风凌厉,硬生生地将从地底喷涌出来的灵气一分为二,开僻出一条通道。

    封炤拉着楚灼,就这么跳下去。

    万俟天奇抱着小乌龟也跟着跳下去,最后是那条水蛇。

    迎面而来的气流十分猛烈,封炤随意地挥了挥手,不仅将像气枪般冲过来的气浪打歪,并且在无路的时候,一掌挥过去,直接开僻一条路。

    不说楚灼一脸木然,就是万俟天奇和那条水蛇都是懵逼的,明明是看着十分危险的境地,但在这位面前,都不算啥。

    他们顺着灵气流的方向一路下滑,不知下滑多久,只听得轰隆隆的声音灌入耳中,耳膜生疼。封炤扣住楚灼的腰,将她揽到怀里,腾出一只手抓着万俟天奇的手臂,扯着他们往前跃。

    万俟天奇紧紧地抱着小乌龟,一条尾巴紧紧地圈着他的腿,一人一蛇一龟就这么被人提着走。

    周围的灵气形成的气浪过于生猛,眼睛都睁不开,灵识扫过,除了气浪外仍是气浪,同样看不清楚周围的情况。若非封炤抓着自己,万俟天奇觉得自己就要被这无处不在的气浪给撕碎。

    气浪的威力太大,楚灼同样顾不得其他,以她星灵境的修为根本无法对付。在确认万俟天奇和小乌龟都没失散后,就将这一切交给封炤。

    封炤脚踩着气浪,拖着一群累赘,潇洒地朝前跃去。

    封炤再次向前一跃,躲开身后被灵气浪喷击坍塌的山壁,来到一处狭窄的地缝,终于停下来。

    “行了。”他开口道,声音透着几许兴奋。

    万俟天奇差点一屁股软倒在地上,背靠着冰冷的墙壁,一颗心跳得飞快,觉得自己刚才差点和死亡擦肩而过。

    同样软倒在地上的还有一条水桶粗的水蛇。

    楚灼好不容易睁开眼睛,发现他们此时就在一处非常狭窄的山缝,只容纳一人行走,此时她和封炤贴在一起,整个人就像挤在他怀里。

    她先是懵逼了下,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发现他满脸兴奋之色,神采飞扬,仿佛发现什么好玩的东西似的,一双深邃的眸子都亮晶晶的,那模样就和小妖兽要搞事时的样子差不多。

    楚灼有些想笑,回想刚才那一幕,觉得他一定是发现什么,才会出那一爪。

    她此时好像已经能心平气和地面对人形时的他,淡然地将他扣在腰间的手拿开,从他怀里挤出来,问道:“阿炤,这是哪里?”

    封炤低头看她一眼,心里有些失望,不能趁机抱久一点。

    虽说他兽形的时候,总是被她亲亲抱抱,但人形和兽形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应该是万万丈之下的河底罢。”封炤漫不经心地说着,目光落到不远处的气浪。

    楚灼看了看周围,看到靠着墙壁、一副惊魂未定之色的万俟天奇,也看到绷成一条直棍,瘫在地上的水蛇。他们进来的地方,有无数的气浪呼啸着经过,从那轰隆隆的声音中可知道,这些气浪的威力不比先前冲塌灵草园的差。

    这地方若是没有点实力,可没人敢下来。

    她继续问某个罪魁祸首,“现在我们怎么办?”在地方看不到出路,也不知道怎么出去呢。

    封炤看她一眼,无所谓地说:“既然来了,自然要来看看。”然后他朝她伸手出,“我们往这边走。”

    楚灼瞅瞅他,又看看那只手,在他有些紧张时,伸手过去,由他拉住。

    她的脸有些发热,觉得既然答应以后要和他结成道侣,这种事情没什么,很快就坦然,转头朝身后的万俟天奇说:“阿奇,玄渊,我们走吧。”

    万俟天奇瞅着他们拉在一起的手,感觉受到了作为单身狗的伤害,用力抹一把脸,将小乌龟放到肩膀上,跟着他们前行。

    瘫在地上成棍子的水蛇见他们要走了,赶紧也跟上去。

    轰隆声很大,万俟天奇大声地问:“楚姐,上面那灵草园是不是塌了?”

    楚灼嗯一声。

    万俟天奇有些可惜地叹口气,不过想到他们跳下来时,灵草园的地面翻开时露出的那一堆腐烂的尸体,又觉得不用可惜。腐骨灵草的生长,要伴随着无数的新鲜的腐烂尸体,那些妖修在这里种植腐骨灵草,还不知道杀了多少妖兽。

    走过狭窄的地缝后,来到一处到同样到处都是气浪的地方。

    灵气形成的气浪冲击着周围的山壁,气浪之中,可以看到翻滚的灵石,来回磨擦,这些灵石都是水属性,品质非常好,最差的也是中品极石,更不用说上品和极品灵石,随处可见。

    万俟天奇不争气地吞咽了口唾沫,这么多灵石,能买多少灵草啊?

    小乌龟的黑豆眼也看得目不转睛,这么多灵石,能买多少好吃的?

    水蛇差点将自己的身体扭成麻花,有这些灵石,都够它修炼化形啦。

    楚灼:“…………”

    大概是见识过龙脉中的应龙的宫殿里那灵石地板,还有封炤的空间里的神木地板后,楚灼对灵石的迫切希望没有那么大,此时看到这些灵石,还能淡然以对。

    封炤的注意力也不在灵石上,他看着那从地底涌出的灵气脉,眼里滑过异色。

    他对楚灼道:“你们在这里待着,我过去看看。”

    楚灼有些担心他,忙拉住他的手,“会不会很危险?”

    封炤低低一笑,笑意在那俊美的面容荡开,使他原本无瑕完美的面容多了几分生动的气息,越显迷人。

    他凑过去,像小妖兽一般,用自己的脸蹭蹭她的脸,安抚道:“没事,难不倒我。”

    楚灼:“…………”

    直到他消失在气浪中,楚灼双眼发直。

    等她回神时,就见万俟天奇和小乌龟、水蛇靠着墙壁排排尊,直勾勾地瞅着她,让她瞬间有一种带坏小孩子的错觉。

    楚灼轻咳一声,说道:“我已经答应阿炤,以后会和他结成道侣。”

    万俟天奇:“哦。”

    小乌龟:【哦。】

    水蛇:【……哦。】

    楚灼干脆不理他们,又看向前面那横冲直撞的灵气形成的气浪,有些担心离开的封炤,虽然知道他的实力不低,但他曾经说过,他还有一部分的力量并未取回,现在并非是他全盛实期,这里又如此危险,他应该不会有事吧?

    在楚灼担心时,浑然不知因封炤拍的一爪,对天之河造成什么样的震动。

    “腐骨灵草?”万俟天奇先是一愣,尔后想到什么,看向那满园的花都有些惊恐,“

    《上古丹方集》中有记载,腐骨灵草一般是生长在腐烂的尸骨之上,那这地下岂不是有很多腐尸?”

    【应该是如此。】封炤看他,【你要不要挖看看?】

    水蛇虽然知道有这地方,但它对此一点兴趣也没有,只想平平安安地化形,将来在天之河中抢一块地盘,慢慢地修炼,要是能成为四大镇河尊者那样强大的妖修,一生也就值了。

    没人理会它。

    玄渊趴在灵草园边,探脑袋过去,咬了一株过来,推到炼丹师面前。

    万俟天奇抓起手中的灵草,皱着眉研究半晌,说道:“这灵草有点眼熟……”一时间却又无法对上号。

    封炤开口道:【是腐骨灵草。】

    它还在担心万一那些贵族突然来到怎么办?

    跟在他们身后的水蛇第一个抵抗不住,就像喝醉酒似的,身体一扭一扭地朝着灵草扑过去。

    万俟天奇一脸厌恶的神色,坚决不干,想到这灵草下全都是腐尸,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楚灼半掩着鼻子,对这些腐骨灵草生不起什么喜欢,问道:“这灵草有什么用?”

    万俟天奇打量着那些沐浴在灵气中显得生机勃勃的灵草, 喃喃地道:“怨不得这里的灵草一个月就能成熟, 光是这灵气, 就足以催熟它们。楚姐,老大,你们说这里是不是有一条灵石脉才能提供这么多灵气?”

    楚灼和封炤没有回答他, 一人一兽此时也在观察这灵草园。

    迎面而来的灵气之浓郁丰沛, 让人浑身的毛孔都舒张开来, 舒服得想当场就打坐修炼。

    万俟天奇和楚灼走过这么多地方, 他们觉得灵气最浓的地方要属白璃山, 而这里的灵气浓度, 已经不输白璃山。

    他们从那些被小乌龟砸晕的修炼者口中得知, 这灵草园是天之河的贵族特地开僻的,不惜请陆地的人修到此来看护灵草,行事十分隐秘, 若不是水蛇时常在附近活动, 估计也不会发现。

    什么灵草值得天之河的妖修如此大费周章?

阅读与天同兽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