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天同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04章

    所以,一开始也是这只三头雪鸟作的,要是它不藏在风雪中偷袭他们,封炤也不会出手伤它。

    接着,他们再次被三头雪鸟载离所谓的宝藏之地。

    看着三头雪鸟扇着翅膀,三个脑袋昂得高高的,一副马上就出发的兴奋模样, 万俟天奇有些纳闷地问:“老大,少阳益气丹是阳性灵丹,为何冰属性的雪鸟会喜欢?”

    可惜这里有一个凶神恶煞的神兽在,根本容不得它考虑太久, 当封炤的威压轻飘飘地碾过来, 三头雪鸟炸起毛,凄厉地叫几声, 三个脑袋都恨不得点到断, 答应带他们去找人。

    刚才他就奇怪了,只是当时没机会询问。

    封炤看一眼兴奋地展翅刮起一阵飓风的三头雪鸟,说道:“它虽然是冰属性的通灵兽,但冰宫里的冰雾对它同样不利,且先前被我击落在地,它受了伤,被冰宫的寒气入体,需要少阳益气丹驱除。”

    三头雪鸟的目光转到楚灼身上, 像是在思索她的话。

    封炤神色平静地听着,眉峰淡淡的,白色的雪从他的眉眼掠过,那一刻,他如冰雪般冷漠傲然,立于天地间,岿然不动,让人突然感觉到他的强大及压迫,连三头雪鸟都莫名地缩起三个脑袋,不敢朝他再叫。

    封炤并未动怒,问道:“下面有什么?”

    三头雪鸟又朝他嘀咕几声。

    听到这一禽一兽的一问一答,听得大家都十分懵逼,抓心挠肺的,好想知道三头雪鸟说了什么,他们一个字也听不懂。

    等三头雪鸟说完后,封炤朝它道:“行,你便在此地等我们,待我们返回时,还要去梧桐树之地,届时可要好生招待我等。”

    三头雪鸟:“…………”走了就不要再来了吧?

    这时,楚灼也示意万俟天奇,他倒出两粒少阳益气丹,将它送给三头雪鸟作谢礼。

    三头雪鸟顿时又高兴起来,三颗脑袋瞅瞅楚灼,又看看万俟天奇,朝他们叫几声,表示若是他们想去梧桐树那边,还是很欢迎的。

    封炤听得啼笑皆非,对三头雪鸟的评价只有一个字:“蠢!”

    蠢成这样,到底是如何在冰宫中活到现在的?莫不是在上古时期,它就被冰宫的主人弄到此地守冰宫?

    宫宇良默默地看着,直到楚灼付完报酬时,忍不住问道:“封前辈,它有说其他人在何处?”

    封炤淡淡地看他一眼,虽然仍是那副嚣张的模样,却显得格外的矜傲冷漠,那双深邃的眸子,明明如夜空中的辰星般明亮美丽,却教人不敢直视。

    看惯封炤对楚灼的温和随意,此时面对他,宫宇良不由得一愣,尔后才反应过来,以这位前辈的修为,并不是一个易与之辈,他差点就被这段时间他表现出来的随和骗了。

    或许也是因为楚灼在,他才会有这么随和的一面。

    见宫宇良吓得低下头,摆出谦逊的模样,楚灼碰了碰封炤的手,轻声询问,“阿炤,下面有什么?”

    果然,就见封炤收起矜傲之色,俊美的面容多了几分笑意,低沉的声音十分温和,“蠢鸟说,下面有冰菱之刃,其中还有凌霜雪草,当初那群修炼者逃到这里后,它就没有追下去,因为它不喜欢凌霜雪草。”

    “凌霜雪草?”万俟天奇像开启某种雷达,双眼亮晶晶的,“老大,这是灵草么?”

    “是的。”

    得到准确的答案,万俟天奇兴奋地催他们赶紧下去,比他们还急。

    “不急,这里有禁制,下得去可就上不来。”封炤慢悠悠地说。

    众人又是一愣,忍不住看向三头雪鸟,只见它三个脑袋高傲地撇到一旁,一副鸟大爷它冷艳高贵的模样。

    楚灼若有所思,“禁制很厉害么?是不是只有三头雪鸟才能顺利来回?”否则他也不会特地提出来。

    “确实有这个意思。”封炤颔首,对楚灼能第一时间推测出来十分开心。

    楚灼看他一眼,没有吭声。

    万俟天奇已经蹿到那只三头雪鸟那儿,和它打商量,“鸟兄,要是你能载我们下去,我们用灵丹交换怎么样?是少阳益气丹哦。如果你觉得少阳益气丹已经够用,还有其他的灵丹,很好吃的。”

    说着,他从储纳戒里翻出几瓶灵丹,将它打开来放到三头雪鸟面前。

    三头雪鸟的三颗脑袋都凑过来,瞄着丹瓶里的灵丹,喉咙发出咕噜的声音,显然万俟天奇的灵丹对它的诱惑极大,让它无法拒绝。

    万俟天奇眼里流露出笑意,他和玄渊他们打交道久了,知道妖兽的习性,无法拒绝灵丹的诱惑,没想到通灵兽也是一样。

    虽然通灵兽不是妖兽,但现在看它,性子和大多数妖兽一样,都挺耿直的。

    三头雪鸟伸出一只鸟翅拍拍万俟天奇的肩膀,这个交易它做了。

    万俟天奇差点被它的翅膀拍落在下方的悬崖,不过仍是十分高兴,朝楚灼他们说:“楚姐,老大,让它带我们下去吧,省得还要去和那禁制硬碰。”就算封炤可以无视禁制,万俟天奇也不想总是靠着他。

    楚灼和封炤看着那只蠢鸟,有些想笑,没说什么。

    宫宇良目瞪口呆,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操作。

    等三头雪鸟蹲下身,让他们上它的背时,封炤朝那几人道:“你们上去,我带灼灼下去即可。”

    火鳞他们只是一愣,然后一脸了解地朝他们笑着应一声,纷纷跳上三头雪鸟的背。

    三头雪鸟再次载五个人,差点没往前扑过去,虽然超载十分郁闷,看在万俟天奇的灵丹的份上,默默地忍了。

    在三头雪鸟载着他们往前扑过去时,封炤也揽住楚灼的腰,朝前跃过去。

    风声极大,除了风声外,听不到其他声音。

    楚灼倚在封炤的怀里,浑身暖烘烘的,周围的狂风对她无一丝影响。她悄悄往周围看去,看到黑暗中,三头雪鸟飞得摇摇晃晃的身影,以及它背上那挤在一起的五人,抓着它身上的羽毛不放。

    三头雪鸟一路往下,封炤御空而行,不紧不慢地跟在它身后,看似缓慢,却始终紧缀在他们身后。

    终于遇到悬在半空中分隔开两地的禁制时,三头雪鸟无视禁制,身体俯冲而下。

    封炤随手撕开禁制,走进禁制之中。

    楚灼看到这一幕,心中微动,忍不住给他传音:【神皇境的修炼者,皆可以撕开禁制么?】

    封炤听到她的传眼,眼眸微眯,低头蹭了蹭她的颈侧,唇似是贴在她的颈边,同样传音道:【神皇境的修为确实可以无视世间很多禁制,但有些自然生成的禁制,纵使是神皇境修炼者,也不敢轻举妄动。】

    【那这里的禁制,是属于人为还是自然生成?】

    【它是冰宫的主人利用自然生成的禁制,算是一半人为一半自然生成,就算是神皇境修炼者,想要撕开它,也有一定难度。】

    但他轻轻松松地就撕开了!

    楚灼抬头看他,因这动作,让他的唇刷过她的唇角,柔软的触觉,让两人心头都有些悸动。

    封炤的身体突然僵硬。

    楚灼反应极快,生怕他又怂成小妖兽,赶紧伸手搂住他的脖子,整个人就像挂在他身上。

    封炤瞬间懵逼,身形也在半空中停下来,连自己在做什么都忘记。

    楚灼发现他停下来时,有些无语,依然紧紧地搂着他,凑到他耳边,吐气如兰地问:“为何你能撕开禁制?”

    “……这是我爹遗传给我的血脉天赋。”封炤沙哑地说。

    想起上回在水灵域时他透露的信息,楚灼对他爹娘十分感兴趣,不由问道:“你爹是……”

    “他……是远古凶兽的后裔,听说很厉害。”

    “听说?难道你没见过他么?”

    “…………”

    楚灼见他没说话,忍不住转脸看他,发现他直勾勾地看过来,眼睛跳动着一缕火焰,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这动作,对于他来说,尺度非常大,他可能又要怂成一团。

    楚灼当下放开手,改由搭在他的肩膀上,朝他笑着说:“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好了,我们走吧。”

    你明白什么?

    封炤脑子都是糊里糊涂的,听到她的话,下意识地揽着她继续往下坠落。

    直到他们抵达目的地,封炤感觉到楚灼放开手时,理智和三魂七魄终于归位,不由得扼腕长叹,终于明白他娘曾经说的,当遇到心中最在意的那个人时,连自己做了什么都不知道,只能凭本能行事。

    他娘当初遇到他爹时,凭着本能将他爹给睡了。

    现在他遇到楚灼……连亲一下小姑娘都不敢,因为太过喜欢,反而不敢碰触。

    楚灼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转头查看周围,入目所及,是四野之中高大的冰菱,它伫立在地面上,仿佛盛开在地面上的一朵朵冰菱之花,密密麻麻,蜿蜒而去,不知延绵多少万里。

    冰菱之上,能看到依附在其中的雪白的东西,它们就像雪霜一般,落到冰菱上,若是不仔细看,还以为是天空中飘落下来的雪。

    这里和上面不同,没有狂风暴雪。

    “这就是凌霜雪草?这么小?”万俟天奇的声音远远传来。

    因他们在上面耽搁了些功夫,三头雪鸟的速度比他们快,早就穿过禁制抵达地底,此时三头雪鸟远远地站在边缘处,仿佛恨不得离那些冰菱远远的,火鳞和玄影、碧寻珠、宫宇良他们则站在一处百丈高的冰菱前,查看冰菱上附着的雪花。

    那雪花正是凌霜雪草,它依附冰菱而生,也唯有这般酷寒的环境里,才能孕育出这样的凌霜雪草。

    这些凌霜雪草虽然看着像雪,入手却像软软的绒毛,这些凌雪霜草年份还小,并不足以达到采摘的程度,唯有生长出雪晶时,才可以采摘。

    来到地底后,万俟天奇已经沉溺在无处不在的凌霜雪草中,已然没注意到周围。

    玄影和碧寻珠发现楚灼他们到来,虽然有些疑惑他们怎么在上面耽搁那么久,倒也没说什么。

    楚灼看了眼正在采摘凌霜雪花的万俟天奇,又看看那只三头雪鸟,便问它:“你是在这里等我们,还是和我们一起?”

    三头雪鸟犹豫地看看万俟天奇,又看看凌霜雪花,迟疑不决。

    “一起吧。”封炤淡淡地说,“说不定你还能帮点忙。”

    三头雪鸟的三个脑袋瞬间耷拉下来,显得可怜兮兮的,对封炤的话不敢反驳,只能乖乖地跟着他们一起走进冰菱群。

    冰菱宛若生长在地上,破土而出,尖锐的顶端,确实如同一柄利刃,方才有冰菱之刃的说法。

    这里到处都是冰菱,形成密集的冰林,他们进入冰菱之中,很快就分不清东西南北。

    这些冰菱同样有隔绝神识的作用,修炼者的神识在此地毫无用处。

    宫宇良心里有些急,但他也知道急也没用,都来到这里,只能耐心去找人,只希望那些逃到此地的人平安无事才好。

    越是朝里走,周围的冰菱越是高大,冰菱之上生长的凌霜雪花越好,霜雪之中,凝结着珍珠般大小的冰晶,万俟天奇每当看到,就恨不得摘下来收藏。

    走了会儿,封炤突然感觉到风中传来的异动。

    “前面有动静。”他开口道。

    众人下意识地看过去,自然看不到什么,甚至连动静也没听到,不过他们都相信封炤的判断,忙加快速度跑过去。

    然而此时,透过前面的风雪,却是一片漆黑,仿佛前面是无边的深渊。

    “下面?”封炤问它。

    三头雪鸟乖巧地噍了一声。

    依然是三头雪鸟在前面带路,他们紧随其身后。

    暴风雪没有止歇的迹象,他们谁也没有开口说话,沉默地跟随前行。

    如此走了约莫几天时间,三头雪鸟终于停下来,并发出几句鸟鸣,似乎在告诉他们,已经到了。

    众人站在暴风雪中,透过风雪看向前方,除了一片漆黑外,没有看到其他东西。

    这里是冰宫的某一处,本就是暗无天日之地,只是因为有雪,周围的雪山折射着浅浅的光,白光映衬着雪色,越显明亮,能让他们看清楚周围的环境。

    三头雪鸟虽然不情愿,但也只能乖乖地驮他们两次,重新回到风雪中,继续前行。

    听罢,众人恍然大悟。

    “行,带我们下去。”封炤说。

    三头雪鸟马上摇头,三个脑袋争先巩后地朝他噍叫几声。

    接着就听到楚灼说:“对了, 你喜欢灵丹么?”

    三头雪鸟歪着脑袋,叽地叫一声,看向万俟天奇, 仿佛在说, 是不是像刚才的人族给的灵丹?

    楚灼见状, 弯起眼眸, 一脸温柔地朝它笑道:“谢谢, 我们会给报酬的。”

    三头雪鸟十分委屈, 不觉得这些凡人的报酬有多好, 鸟大爷它看不上眼呢。

    “是的,如果你给我们带路,我们就给你少阳益气丹。”楚灼笑着说。

    三头雪鸟马上不委屈了, 觉得这个人族在它眼里, 简直就是个好人,赶紧麻溜地给他们带路。

阅读与天同兽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