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天同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72章

    一个妖修跌跌撞撞地跑进来,惊恐地道:“京藏大人,不好了,项滦水域那边不知为何,突然有地底气浪冲起,据闻附近的项滦城已经在气浪的冲击中被毁……”

    “什么?”京藏拧起眉,一脸不可思议,“项滦水域一带?怎么可能?那里为何会有地底气浪?”

    伴随着爆炸而来的是一道仿佛欲要荡平一切的水波。

    如同白璃域的白璃山, 被称为白璃域中衔接天与地之间的擎天之柱, 地位特殊,天之河在水灵域中的地位也同样特殊, 算是水灵域的支柱。

    所有被这道水波冲扫中的修炼者, 身体不受控制地往旁歪倒,水波过处,那些水中的游鱼及生灵,逃避不及,皆被冲击得肚皮翻起,沉到水底,七晕八素。

    瞬间,便多了一群翻肚皮的水中生物,从修炼者面前的河水中飘过,场面颇为壮观。

    每十年一次的水灵节, 天之河的结界打开后,总会吸引无数的修炼者前往天之河。

    也因为如此,水婷机缘巧合之下成为汲水城的城主后,请丘相过来坐镇汲水城,丘相不仅毫不犹豫地答应,并帮着劝说一个圣帝境的修炼者一同坐镇汲水城。

    两人情份不一般,每当出什么事时,水婷有什么事也习惯找他。

    此次他们来天之河的京藏城,除了来参加镇河尊者举办的宴会外,也有想将当日那群外来修炼者之事同化神尊者禀明之意。

    只是他们还来不及说,就发生这事。

    自从那日,水婷在那外来妖修的手中落败后,听到丘相解释,知道水灵域可能来了高阶的修炼者后,她心里就一直十分担心。

    不仅要担心傻女儿惹到不该惹的人,也担心对方对汲水城不利,甚至对水灵域不利。

    水灵域没有域主,修为最强的是天之河的四位镇河尊者,在这方面,就弱于那些拥有域主的区域。水灵域不是不想统一,选出个域主来顶事,但若修炼者的修为不够,想竞争这域主也得不到整个水灵域的承认,更何况是让大荒十域的域主承认。

    没有域主的地方,总不如那些有域主的强,人心要统一。

    水婷是水灵域的修炼者,纵使她有私心,她仍是希望水灵域好的。

    这也是为何当日她得知那群外来修炼者中有高阶修炼者时,干脆利落地离开的原因。纵使汲水城因此丢了脸,也好过给水灵域惹来麻烦。

    丘相心里也有种不妙的预感,但他知道最近水婷的压力极重,不好再增加她压力,冷静地道:【城主,刚才的动静太大,我觉得应该和人为无关,你不用过于担心。】

    【是么?】水婷也暗暗说服自己,轻叹道:【或许是我最近自己吓自己。对了,你可知定波大人几时出关?】

    【我得到定波城那边的消息,等水灵节过后,他就会出关。】丘相说到这里,想到留在定波城中等定波大人出关的水灵彤,心里轻叹一声,劝道:【城主,灵彤这个亏是要吃定了,你届时最好别让定波大人出手。】

    水婷抿紧嘴唇,没有说话。

    丘相如何不知她的意思,虽然当日被他劝服,但她心里却是不服气的。作为一城之主,背后还有化神尊者撑腰,让她咽下这口气,怎么可能?

    一路疾行,等他们抵达项滦水域时,远远地就见到那冲天而起的气浪,气浪翻搅着周围的河水,使得原本清澈的河水变得浑浊不堪。

    不用离开天之河,他们也能想像天之河外的情况,定然是水浪冲天,波涛汹涌,两岸的大陆只怕受灾不少。

    感觉到那气浪带来的压力,众人只能在一个距离前停下来,远远地看着。

    “咦,京藏大人呢?”有修炼者忍不住问。

    其他修炼者往周围看了看,并未发现京藏的身影,皆有些奇怪,目光望向不远处的那群修炼者,正是项渠城的修炼者。

    在项渠城被气浪冲毁时,项渠城中的修炼者便从项渠城冲出来,幸好天之河的水中城一般都有结界笼罩,气浪冲击时,结界抵挡了一部份的威力,没有造成什么伤亡情况,就是那些看着柔弱的半妖,也平平安安地逃出来。

    只是半妖们看起来好像吓坏了,瑟缩在远处的一片树林中,紧紧地抱着那些扎根在河底的树木,不敢靠近,生怕被气浪翻搅带来的威力卷进去。

    很快的,他们就见到项渠城的城主——程归。

    程归体型健硕高大,站在那里,就像一座小山似的,比周围的妖修都要高出大一截。

    此时他一脸寒霜地看着气浪冲天的地方,似乎极为生气。

    他身边一名星灵境的修炼者正低声和他禀报什么,听完后,他看起来更气了,壮硕有力的肌肉爆出衣衫,圣帝境修炼者爆开的灵气,将他身边河水冲开,站在他身边的一些低阶修炼者承受不住,当场被震晕。

    程归绷着脸,感觉到什么,抬头望去,发现一群圣帝境的修炼者出现在这里,很快就明白这些人是谁。

    每一次水灵节,都有镇河尊者举办宴会,专门邀请陆地上的那些圣帝境的修炼者与宴,这些修炼者应该是为京藏的宴会而来。

    他走过来,脸色难看地和他们打了声招呼。

    众人见他神色不愉,以为他是为项渠城被毁而愤怒,唯有一些心知肚明之人,方才明白他为何此如生气。

    程归叹了口气,说道:“京藏大人已经进入气浪中,应该很快就能知道发生什么事。”说着,他眼底的寒意更深。

    一群人纷纷安慰他后,也跟着看向气浪所在之地。

    气浪冲击的范围极广,不仅整个项渠水域受到影响,与项渠水域相邻的几个水域也同样受到影响,只是没有项渠水域这么倒霉。

    昆林城的城主——颜山走过来,同他传音:【程归道友,那秘洞里的腐骨灵草如何了?】

    【如你所见,都没了。】程归绷着脸,声音发寒,【若让本座知道是谁搞的鬼,非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不可。】

    颜山听到这话,也倒抽口气,眼里浮现心疼的神色。

    他们花了那么多精力培育腐骨灵草,哪知一夕之间,却因为地底冲出的气浪都没了,如何不心疼?就算能再种植,可光要寻找合适的地方就要花费不少的精力,更不用说要引地底灵脉的灵气过来,还要弄出适合腐骨灵草生存的大批腐尸……

    要是再有妖修和妖兽大批地死亡或失踪,迟早会引起天之河的注意,他们不能有太大的动作。

    一瞬间,颜山已经计算出其中的损失,和程归一样,头疼又气恨。

    【我们以前不是探查过地下的情况,当时地底可没这东西,这气浪到底是哪里来的?】颜山有些匪夷所思地问,当初决定在这里种植腐骨灵草时,他们就探查过地下和周围,可不知道这里有这么强的气浪。

    【我哪知?要是知道我的腐骨灵草会遭遇这种事,我哪里会将它种在这里?】程归也十分郁闷。

    颜山听罢,心里也跟着叹息。

    这气浪的冲击太强,就算是圣帝境的修为,也不一定能进去,只有像京藏这般的化神境修炼者,才有一探之力。

    如今他们能做的,只能在这里等待消息。

    不久后,气浪周围的修炼者又感觉到两道化神境的气息朝这儿靠近。

    等看清楚出现的两位化神境修炼者时,众人不由得大喜。

    “定波大人!图雅大人!”

    来者正是天之河中的两名化神境妖修,定波和图雅,一男一女。

    图雅相貌艳丽,化神境修炼者的修为和气度,使她比周围的修炼者多了几分高昂典雅的气质。此时那双修长妍丽的眉微微蹙起,问道:“发生何事,此地怎会突然出现如此恐怖的气浪?”

    程归等天之河的妖修忙过来行礼,程归将事情简单地说一遍。

    定波和图雅听罢,对视一眼,便也决定进气浪中探查情况。

    “定波大人……”水婷上前,轻轻地唤一声。

    定波转头,看到水婷也在这里,说道:“此地危险,你别过来。”

    见定波和图雅两人头也不回地跃进气浪之中,水婷心里轻轻地叹了声,觉得事情真是不凑巧,一茬茬地发生,有种不管做什么事,都不顺手之感。

    一群修炼者都极为关心这气浪会不会给天之河带来危险,纷纷守在附近。

    越来越多的修炼者往这里赶来,火鳞和幻虞带着伏青混在人群中,看到那从地底冲出的气浪,也是十分惊讶。

    “兄台,这儿发生什么事?”火鳞拉着一个妖修,一脸热情地问。

    那妖修正掂着脑袋看,听到这话,转头看去,发现问话的是一个模样十分英俊的“男”妖,身边还带着个可爱的小姑娘和一个半妖,以为是哪个贵族,忙道:“这位道友是听到动静过来的吧?项渠水域可倒了大霉……”

    在那妖修的喋喋不休的解说下,火鳞很快就知道发生什么事,瞬间双眼发亮。

    哎哟,又有事可搞了!

    天之河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有地底的气浪破地而出,这分明是就要搞事的节奏嘛。

    等那妖修说完,她面上露出沉重的神色,叹气道:“原来如此,项渠水域确实挺倒霉的,要我说,这气浪若是出现在赤水域多好,就不会造成太大的损失。”

    “谁说不是呢?”

    “这位道友说得好……”

    周围的妖修七嘴八舌地说起来,火鳞时不时地附和几句,等他们的话题说得越来越火热后,她悄然退出,带着幻虞和伏青离开。

    离开一段距离后,火鳞小声地道:“换形丹已经弄到手,我们先回黑棘林找主人他们,接着再来凑热闹。”然后她眯着眼睛笑起来,“先前我还觉得天之河太平静,万一结界关上就不好玩,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好事发生,可真是好事啊。”

    幻虞怯怯地看她,觉得自己跟不上老三搞事的功夫。

    伏青也是头皮发麻,为何项渠水域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这位不仅不紧张,反而还十分兴奋的模样?要不是她跟着她们一起,她都有一种这气浪指不定是谁她特地搞出来的念头。

    火鳞又看一眼气浪冲天的方向,欢快地带着两个小的离开。

    “先找主人,到时候也来探探这气浪的来历,或许有什么好东西呢……”火鳞高高兴兴地说。

    ****

    被火鳞惦记着的楚灼正和万俟天奇、水蛇一起蹲在地底弄灵石呢。

    看到这么多品级高的灵石不取,简直心疼,自然不能放过,万俟天奇当即就将炼云龙藤叫出来。

    “小云赶紧上,给主人弄灵石,十块极品灵石一瓶药液。”万俟天奇激动地说。

    炼云龙藤好久没能出来活动,听到主人的话,咻的一下就放出本体,藤枝扭动得更欢了,在主人的指示下,咻咻咻地伸出藤蔓到气浪中找灵石。

    如果连天之河都出事,那可是大事。

    水婷带着两个汲水城的圣帝境修炼者跟着众人一起朝项滦水域赶,心里却无端地生起几分不好的预感。

    【丘相,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水婷给汲水城的同伴传音,声音有些发紧。

    京藏双眸一利,顾不得宴会上的其他人,袖袍一甩,飞身掠出去。

    “京藏大人,等等……”

    一群修炼者赶紧跟着出去,只是他们的速度如何快得上化神境的修炼者,等他们跑出去时,已经看不到京藏尊者的身影。

    众人无法,只能朝着项滦水域所在方向而去。

    他们虽然不知道天之河发生什么事,但刚才那导致天之河为之一颤的爆炸却是清晰可闻。天之河在水灵域中的地位如同水灵域的镇域之宝,且有结界护着,纵使水灵域的大陆出事,也牵连不到天之河才对。

    来报的妖修对此是一无知所,讷讷地说不出来。

    京藏城里,正在宴请客人的京藏神色凛然,倏地站起身,大喝一声:“发生何事?”

    丘相的神色也有些不太好,他是当日水婷同玄影兽战斗时给她传音、让她放弃继续战斗的那名修炼者,同时也是一个性格极为谨慎的人。

    水婷和丘相自幼相识,两人可谓是亲如兄妹。

    来到天之河的修炼者们在心里算着时间,除了拜访天之河中有身份的贵族外,也想多走几个水中城, 争取和天之河的贵族更多的合作, 十分忙碌。

    这一日,天之河中依然迎来无数的修炼者,天之河通往河边之城的水路畅通无阻, 容貌昳丽、身姿纤弱的半妖们尽职地为到来的修炼者们引路。

    天之河中有丰富的修炼资源, 是陆地所不能比的, 是以每一次水灵节, 修炼者们都会特地来到天之河, 不仅仅为参观天之河, 同样也为天之河中丰富的修炼资源而来。

    今年的水灵节, 眼看已经过了一大半时间, 天之河的结界即将关上。

    然而, 就在突然之间,天之河中的所有生灵都感觉到天地一阵颤抖,随之而来是一道不知从何而来的爆炸声响起。

    声音之响亮,仿佛有水的地方都能听见。

阅读与天同兽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