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天同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05章

    这么想着时,雪沙虫发现他们这些陌生气息的侵略者,原本看起来慢吞吞的身体,终于灵活起来。

    三头雪鸟出现时,让盘踞在冰林中的雪沙虫有瞬间的躁动,显然三头雪鸟确实是它们的天敌,不过它们很快就竖起身体,张开锋利的口器,朝三头雪鸟冲过来,并非一味的逃跑。

    火鳞、玄影和碧寻珠也谨慎地打量冰林中的妖虫。

    众人一路疾行, 许是越来越接近,以他们的修为, 终于也听到一些异常的动静, 先是一种沙沙的声音, 宛若冷血动物在沙地上蜿蜒爬行一般。

    封炤看一眼吃得正欢快的三头雪鸟,说道:“是雪沙虫,三头雪鸟喜欢的食物之一,它们以凌霜雪草为食,偶尔也食冰菱。”

    听到他的话,众人的目光转到被雪沙虫盘踞的冰菱上,果然见到那些冰菱上附着的冰霜雪草被啃得七零八落的。

    地面上的冰菱十分密集, 身在其中,无法辩别方向, 只能由封炤指路。

    玄影和火鳞、宫宇良、碧寻珠也陷入雪沙虫的攻击中,封炤提着万俟天奇的后颈衣服,跃到远处的冰菱之上,居高临下地看着。

    雪沙虫似乎颇为忌惮他,只紧咬着冰林里的人不放,没有攻击他们。

    楚灼手中的剑再次挽起一道剑花,将一条雪沙虫勉强击杀后,转头看向远处,听着远处那隐隐传来的战斗声音,嘴唇紧抿,心里不禁有些焦急。

    幸好三头雪鸟给力,它的三个脑袋就像啄木鸟似的,不断地啄食着扑来的雪沙虫,生生地开出一条路。

    楚灼见状,赶紧跟过去,并叫了一声:“寻珠哥!”

    碧寻珠跟在她身边极久,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听到她的话,毫不犹豫地跟上。

    碧寻珠十指连弹,冰丝纵横,将扑过来的雪沙虫挥扫到一边,为楚灼争取时间,斩杀雪沙虫。

    玄影和火鳞也跟上来,护在楚灼身边,将那些源源不断的雪沙虫边驱赶边斩杀,一路杀进去。

    周围的雪沙虫越来越多,他们几乎是拼杀出一条血路。

    万俟天奇站在封炤身边,颤巍巍地看着,越看越心惊,忍不住问:“老大,不去帮他们么?”

    封炤夷然不动,“不用,他们能行。”

    听到这冷静得近乎冷酷的话,万俟天奇下意识地转头看他,却见立在冰菱上的男人神色凛然,侧颜的轮廊坚毅冰冷,一双眼睛没有任何温暖的情绪,恍惚之间,十分陌生,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一般。

    万俟天奇心头发紧,属于冰宫的寒意袭上心头,冷得四肢百骸都僵硬。

    若不是平时见他对楚灼寸步不离,万俟天奇几乎以为这只神兽冷酷冷心,对世间万物皆不放在心上,无情之极。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白璃域之主?

    仿佛知道他的想法,封炤转头看过来,目光依然清冷,说道:“你担心什么?”

    万俟天奇感觉身体有些抖,声音也变得干涩,“楚姐好像受伤了……”

    “如果连这点小虫子她都解决不了,又何谈成神?”封炤的声音没有什么起伏,“我相信她。”

    说这话的时候,他身上的气息终于有些变化,变得格外的张狂,那种发自内心对某个人的信任,也让他格外的镇定。

    万俟天奇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纵使楚灼受伤,他依然只是冷眼看着,没有出手之意,盖因这是她成长之路上必不可少的。他可以庇护她一路前行,却不会阻碍她的成长,该有的锻炼,丝毫不会少,更不会因为心疼而阻止。

    万俟天奇似乎有些明白什么,又有些糊涂。

    突然,他的衣领一紧,便感觉自己已经飞离冰菱,发现自己一个大男人,正被某个大男人像拎小崽子一样,拎在半空中。

    那一刻,万俟天奇是崩溃的。

    封炤踏着冰菱前行,那些盘踞在冰菱上的血沙虫还来不及张开口器,就被封炤一脚踩过去,待他离开时,雪沙虫的身体爆开。

    封炤就这么一路踏着冰菱前行,比地上的楚灼一行人快多了。

    行至一半,他将万俟天奇丢下,万俟天奇惨叫着,被碧寻珠甩出的冰丝接住。

    手中没有累赘后,封炤衣袂飘飘,踏着冰菱,所过之处,雪沙虫纷纷自爆,直到来到冰菱深处,遇到一群被雪沙虫包围的修炼者。

    封炤站在最高处,俯首望去,目光很快就落到人群中人一句青衣女子身上。

    那青衣女子形容狼狈,身上的衣服黏着雪沙虫的黏液,破破烂烂的,显然不知酣战几日,精神十分疲惫,一双眼睛却格外明亮,像覆着一层冰霜,又像燃烧着两簇火焰,手里拿着一条冰菱凝聚而成的长刺,挥向那些雪沙虫。

    封炤一眼就认出这青衣女子的身份,和楚灼曾经绘下的成年模样的楚青词一模一样。

    其他的修炼者的情况也不见得多好,被围在中心处的两名修炼者已经受重伤,无战斗之力,其他修炼者也在苦苦支撑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无法再撑下去。

    封炤站在高处看着,直到一条雪沙虫突然朝那青衣女子扑过去,眼看就要咬向她的半边身体,周围的人想要相助已经来不及。

    “青词!”一名俊美的男人厉叫一声。

    就在那条雪沙虫将要撕咬去青衣女子半边身体时,突然雪沙虫的身体爆炸,透明的虫血四处飞溅,好些溅落到青衣女子的裙摆上。

    青衣女子手中的长刺格挡在胸前,眼睛瞪得大大的。

    其他人也是一愣。

    这时,围在他们身边的雪沙虫仿佛启动什么机关,纷纷爆炸,一股股黏液飞溅而来,一群人被喷个正着。

    他们脸色有些木然,都有些懵了。

    这是什么情况?

    直觉有人在帮他们,但却不知是谁,他们甚至没感觉到帮他们之人的气息。

    就在这时,突然一人叫道:“快听,好像有什么声音?”

    连续战斗近半个月的修炼者的五感已经有些迟钝,听到这话,方才集中精神。半晌后,他们脸上露出惊疑之色。

    “好像有修炼者朝这里来了。”

    “莫不是后面进来的人?”

    说话间,他们很快就看到朝这儿来的人,同时还有一群源源不断的雪沙虫,那群人仿佛带着一群雪沙虫跑过来,又仿佛在密集的雪沙虫中撕开一条血路。

    只是未给他们多想,当看到最前面那只三头雪鸟时,所有人的神色微微一变。

    当初他们之所以掉到这鬼地方,可不就是被这只三头雪鸟赶过来的?

    只是未给他们多想,周围的雪沙虫又一次扑过来,只好继续战斗,一边分心关注那边跟着三头雪鸟而来的修炼者。

    楚灼跟着忙碌的三头雪鸟一路前行,这一路的战斗,也让她十分狼狈,身上黏了不少雪沙虫的黏液,幸好雪沙虫素来以凌霜雪草为食,它的血液没有其他刺鼻的味道,且一会儿后就凝固成冰,并未有多难受。

    一路杀过来,楚灼终于看到被雪沙虫包围在中间的一群修炼者。

    她的目光如电,视线在修炼者中一掠而过,瞬间便定格在一名青衣女子身上,心头狂喜,不禁张口疾呼一声:“青词!”

    青衣女子愣了下,差点又一次被斜里扑来的雪沙虫击中,幸亏身边的同伴反应快。

    她的目光也盯着三头雪鸟身后的女修,当看到简单地束着长马尾的女修那张精致姝绝的容颜,久远的记忆浮现在心头,也忍不住张口叫起来。

    “阿灼!”

    楚灼听到她的声音,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笑容,叫道:“是我,你没事吧?”

    楚青词看着她不断杀过来的身影,只觉得鼻子发酸,喉咙哽咽,说不出话来。时隔十多年,再次见到昔日熟悉的小伙伴,种种情绪涌上心头,最终只汇成一句话:

    “我没事!”

    楚青词身边的阙氏弟子忍不住看一眼楚灼,听到他们的对话,如何不知这是楚青词的家族之人。虽不知道一个低级大陆的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但他们此时也没空多想,只想将这些雪沙虫统统杀绝再说。

    楚灼抽空朝她笑了笑,神色一凛,再次出剑,异水覆到剑上,碎星剑宛若覆上一层利刃,斩起雪沙虫来更加凌厉。

    三头雪鸟很快就带他们冲到那群修炼者面前。

    宫宇良看到被众人护在中间受伤的修炼者之一,开口疾呼一声:“三叔!”

    五大家族的修炼者见到有宫氏弟子,倒是比楚灼他们更亲切一些,对那只三头雪鸟也没有那般防备。

    一群人汇合后,并无时间叙旧,只能先将这些雪沙虫击退再说。

    周围堆满雪沙虫的身体,三头雪鸟吃了个肚饱。

    吃饱喝足的三头雪鸟双翅展开,高高飞起,然后俯冲而下,双爪朝着那些雪沙虫抓过去,那些对于修炼者而言坚韧无比的皮,三头雪鸟的爪子却能轻易地撕开,将其抓成两半。

    死亡的雪沙虫越来越多,可能是有三头雪鸟这天敌在,血沙虫终于选择撤退。

    沙沙沙的声音响起,雪沙虫如潮水般退去,三头雪鸟发出高昂的啼叫,扇着双翅飞奔而去,雪沙虫退得更快了。

    一会儿后,冰林终于平静下来。

    所有的修炼者紧绷的身体渐渐地放松,身上的杀意也在雪沙虫退去后,慢慢消失,最后退得一干二净,身体终于承受不住,软倒在地。

    楚青词格外的狼狈,她差点扑到地上时,被一只手扯住。

    然而她却没有看扶住自己的人,用力地抬头,看向楚灼的方向,见她也看过来时,她脸上又露出喜悦的神色,喃喃地道:“阿灼……”

    楚灼拖拽着碎星剑,迈着疲惫的脚步朝她走过来。

    她来到楚青词面前,朝她露出笑容,声音柔软清甜,说道:“青词,好久不见,你还好么?”

    楚青词用冰刺扎在冰面上,勉强站直身,也看着楚灼,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轻声道:“好久不见,我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你来得太快了。”

    楚灼微微挑眉,仿佛她的话让她很意外。

    楚青词冰冷的面容上露出一抹浅浅的笑容,为她原本端丽的面容更添几分精彩,说道:“我知道你们五房的天赋,我也知道有一天,你一定会来到大荒界的,我在这里等你……没想到这一天会来这么快。”

    楚灼没想到再见面,她会说这种话,顿时不知道说什么。

    所有的担心,在看到楚青词时,发现已经没有必要。

    纵使沦落成奴,被人带到大荒界,楚青词也在努力地变强,她的处境比她想象的要好。

    透明的液体瞬间就从破开的口中飞溅而出。

    雪沙虫吃痛,粗壮的身体扭动,尾部拍向冰菱,拍得十几丈高的冰菱颤动起来。

    楚灼双脚一错,跃到一旁的冰菱上,避开喷溅而来的液体,再次前扑,碎星剑再次挥出,剑意纵横,再次劈向雪沙虫被伤着的口器。

    也有雪沙虫朝楚灼他们扑去,张开的口器看着来者不善。

    楚灼等人纷纷祭出武器。

    当碎星剑劈向一条朝她扑来的雪沙虫时,碎星剑的剑刃陷在雪沙虫柔软的表皮上,仿佛砍在一种韧性极强的塑料中,碎星剑放开时,并未伤其分毫。

    楚灼眼里滑过几分意外,躲过雪沙虫的口器,再次挥出碎星剑。

    这回碎星剑没有劈向雪沙虫的身体,而是劈向它咬来的口器,剑尖挟带着冰冷的剑意,凌厉地刺向那柔软的口器中,终于留下一道剑伤。

    三头雪鸟的三个脑袋一边欢快地吞食,一边扇着翅膀,将朝它扑来的雪沙虫扇飞,有力的鸟爪轻易间便可以将其撕成两半,雪沙虫的身体流出一股股透明沁寒的黏液,掉在地上时,很快就凝固成冰,成为冰菱和凌霜雪草的营养。

    拥有这么锋利的口器,看起来并不像是吃素的啊。

    几个回合,楚灼终于将紧追着自己不放的雪沙虫从口器击破,一分为二。

    口器是很多虫类的弱点,不管外皮有多坚韧,口器里的皮肤都是嫩的,只要寻到空隙,很快就能击破。

    看到这些盘踞在冰林中的妖虫, 三头雪鸟发出一声高昂的啼叫,接着像只愤怒的小鸟一般冲过去,三个脑袋格外灵活地叼起一条长虫,咕噜一声便吞下去。

    三头雪鸟的神色很欢快, 拍打着双翅,显然这种妖虫对它而言,格外美味。

    接着不久, 便是修炼者战斗的声音, 只是那声音若有似无, 不必探查也知道隔着很长一段距离。

    他们很快就看到发出沙沙声音的东西, 那是一种盘桓在冰林中的妖虫, 它们拥有冰雪般的身体,头部有一个硕大的口器,口器一张一合间, 露出里面锋利的巨齿。它们的身体极为柔软, 像蟒蛇一般,在冰面上蜿蜒前行,或者是盘踞在冰菱之上, 虎视耽耽地看着所有的入侵者。

    冰林里的冰雪妖虫很多,密密麻麻的,挂满冰菱,看得人头皮发麻。

    “这是什么?”万俟天奇和宫宇良都忍不住异口同声地问起来。

阅读与天同兽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