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天同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07章

    楚青词出神地听着,直到她说完后,心绪起伏,久久不语。

    半晌,楚青词转头看她,神色认真,缓缓地道:“阿灼,谢谢你。”

    当她强到一定程度时,她可以庇护家族,可以为家族寻找更多的修炼资源,却不能再随意地回去。

    楚青词说完自己的经历后, 并未询问楚灼这些年经历什么, 又做了什么事,只道:“不知道楚家如何了, 我爹娘……”

    “他们已经来到灵世界,就在广元大陆。”楚灼说道。

    见到楚青词猛地转头看过来,她微微一笑,继续道:“想必你应该不知道广元大陆,它和星兆大陆、应龙大陆、火灵盘大陆被称为灵世界的四个顶级大陆,当日他们……”

    十几年未见的姐妹俩走在冰冷无人的通道上, 周围只有冷冰冰的冰岩,轻浅的声音在幽深的走道中悄然回响。

    她看不出楚灼现在的修为,却知定是比自己高。

    这句我不及你,她说得心悦诚服。

    不仅是楚灼对修炼的持之以恒,也有楚灼的品性及为家族所做的一切,纵使楚家曾亏待过她,她并未心生怨恨,反而回报更多的东西。

    楚灼依然是那副样子,淡淡一笑,说道:“你只是没有机会。”

    楚青词微微摇头,没有说什么。

    他们又闲聊几句无关紧要的话,楚青词到底不爱多言,看一眼楚灼肩膀上那只小妖兽,说道:“它还跟着你?”

    楚灼神色一顿,瞬间产生一种极为微妙的心情。

    只是还未等她主什么,原本蹲在她肩膀上安静地倾听姐妹俩叙说离别之情的小妖兽一跃而下。

    下一刻,一只手温柔地揽着楚灼的肩膀,白衣胜雪的俊美男子朝楚青词道:“叫姐夫。”

    楚青词:“…………”

    楚灼清楚地看到楚青词脸上瞬间的空白,不知为何,有些想笑。

    她抬头看向身边的男人,他脸上的神色虽然不多,俊脸淡淡的,却能让人感觉到那种张狂到极点的狂放气息,所有人在他面前,都显得黯然失色。

    楚青词反应不快,但她却说:“……我在家族中排行九,阿灼排行十八,我才是姐姐。”所以应该是妹夫才对。

    封炤看她一眼,没有再说话。

    楚灼也看封炤一眼,任由他轻揽着,朝楚青词道:“他叫封炤,是我……未来的道侣。”

    楚青词哦一声,仔细地看封炤一眼,认真地说:“和你很相配。”

    这话让封炤心花怒放,看楚青词的目光也不如开始的轻淡,多了几分认同,手一翻,手中多出一个玉盒,抛给楚青词,“见面礼。”

    楚青词捧着所谓的见面礼,再次无语。

    哪有妹夫给姨姐见面礼的?

    直到楚青词捧着玉盒回到阙氏弟子居住的地方时,仍是满脑门的纠结。

    在她心里,辈份不能乱。楚灼的年纪比她小,就是妹妹,不管她的修为比自己高多少,都一样,哪能收封炤的见面礼?

    只是还未等她还给他,那人一句轻飘飘的话飘来“不要就扔了”,楚青词只好收下。

    她能感觉到这个叫封炤的男人极不好惹,或许是给楚灼面子,才会对她和颜悦色,但那天生的强者气势,不管如何收敛,近距离时,依然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个男人让人不敢得罪。

    楚灼去哪里找到这么可怕的双修道侣的?看来这些年,她的经历远比她想象的要曲折丰富。

    楚青词满脑门纠结地捧着玉盒进门,就见到门内的男子。

    她的脚步微顿,很快就变得从容,走上前后,微微屈曲行了一礼,口中唤道:“少爷。”

    阙观珩打量她,视色是她看不懂的复杂,微微抬手,说道:“你不必如此。”

    楚青词没说话,当年在应龙大陆,她被神天拍卖行买走是事实,这些年受阙氏的庇护、得阙氏资源修行也是事实,这份恩情她不会忘,也不会因为楚灼的到来就得意越矩。

    她现在依然是依附阙氏的侍从。

    阙观珩的目光落到楚青词手上的玉盒中,有些惊讶地问:“这是?”

    “见面礼。”楚青词说,顿了下,继续道:“是妹夫给我的。”

    “妹夫?那位楚灼姑娘的道侣?”阙观珩说着,脸上露出疑惑之色,回想先前所见的那几个跟在楚灼身边的修炼者,发现他们对楚灼的态度极为尊敬,并不像道侣。

    楚青词神色微动,嘴唇微微一动,小声地说:“当时攻击我们的雪沙虫突然自爆,就是他所为。”

    这话说得虽没头没尾,但阙观珩瞬间就明白过来,神色微敛。

    他也不是蠢的,心思电转,就明白楚灼的道侣另有其人,而且一直未曾露面,却能将他们所有人皆看在眼底,竟然无一人发现他的存在。

    阙观珩心里倒抽口气,这是何等修为?

    想着,他看向楚青词,眼神是连自己也未曾察觉的复杂,问道:“你要和他们离开?”

    楚青词抬眸看他一眼,神色未变,只道:“或许。”

    阙观珩明白,她是不可能永远当阙氏的仆人,纵使以后她修为有成,脱离侍女的身为,为阙氏所用,她也不可能永远留在阙氏。

    当年他第一次见到被送到面前的楚青词时,就从她的眼神中看出来。

    阙观珩最后没说什么,询问她的伤势后,让她好好休息,便离开了。

    楚青词神色淡淡的,望着关上的门,目光落到捧着的玉盒上,半晌方才打开玉盒,当看到玉盒中的东西时,突然睁大眼……

    ****

    “你送什么见面礼给青词?”楚灼好奇地询问身边的男人。

    封炤拉着她的手,走在弯弯曲曲的通道中。楚青词离开后,他们并未回去休息,而是在弯曲的冰通中慢悠悠地走着,享受这难得的平静时光。

    这是一整面由冰形成的冰山冰壁,它极难挖掘,纵使修炼者手段通天,也拿它没辙,这些通道皆是自然形成,选择在此暂居的修炼者应该早已将它们探索完,没有什么危险性,是以一路上皆没有在此遇到巡逻的修炼者。

    “也没什么,一根冰羽,她的冰刺不错。”

    闻言,楚灼看他一眼,明白他确实很给她面子,给楚青词的见面礼虽然不是最昂贵的,却是十分适合她的,由此可见他的用心。

    楚青词的武器是冰刺,那冰刺和她的阴沙异水一样,皆是五行中的天材地宝之一,冰刺中蕴含着异冰,有冰羽加持,冰刺的威力会更进一步。

    “谢谢。”楚灼轻声说,谢谢他的细心。

    楚灼的手改搭在她肩膀上,脸上带着笑意,说道:“你不用谢,这是应该的。”

    楚灼忍不住朝他露出笑容,带着甜意,又说不出的甜糯,一改她平时的轻淡内敛,看得他欣喜不已,恨不得拥她入怀。

    他也这么做了。

    将她用力地按在怀里时,他的脸有些红,幸好她此时温顺地依在他怀里,没有看到他脸上的异样。

    他们安静地拥抱了会儿,大概彼此都有些不好意思,接下来的时候,两人都没说话,就这么牵着手走在幽深曲折的冰道里,连走到哪里都不知道。

    直到前面的路被封死后,两人方才回过神来。

    楚灼看一眼被封死的路,发现并非是自然封锁,反而有点像人为。

    “怎么封住了?”楚灼有些惊异。

    封炤见状,就要蛮力破坏时,楚灼拉着他的手,“算了,我们先回去休息吧。”有什么异常,也等大家休息好再来探索。

    封炤听罢,便没再动作,牵着她的手回去。

    等回到房时,他又变成一只小妖兽,跳到铺着某种保暖的妖兽皮的床上,尾巴甩来甩去,等着她上床一起睡觉。

    楚灼躺到床上,将小妖兽捞到怀里,轻轻地吁了口气,说道:“真好,找到青词,也了却一桩心事,接下来……”

    接下来,该好好地修炼,顺便寻找上辈子她死亡的真相。

    封炤用自己的毛脸蹭蹭她粉嫩的脸颊,心里也颇为满意。

    楚青词找到后,她了却一桩心事,便能将剩余的时间全心全意放在修炼上,以她的天赋,或许再等个几百年,他们就能举办双修大典啦。

    ***

    好好地休息一番后,众人的精神终于恢复。

    楚灼抱着小妖兽出门时,就看到正和五大家族的修炼者打成一团的火鳞,五大家族的人对她极为友善。

    目光一转,就看到正拿着灵丹喂一只趴在地上的巨大的雪狮的万俟天奇。

    那只雪狮身上的皮毛黯淡无光,身体的某些部份光突突的,露出结疤的伤痕,好好的一头雪狮,看起来就像只遭灾的倒霉蛋。

    “冰目狮?”楚灼唤一声。

    冰目狮伸出舌头卷走万俟天奇手中的灵丹,听到声音,懒洋洋地朝这儿看一眼。只是当它看到楚灼怀里的小妖兽时,瞬间就站起来,像个被罚站的学生一般,贴着冰墙而站。

    楚灼顿时有些想笑。

    封炤懒洋洋地看一眼那只蠢狮子,记得这是他在楚家收的小弟之一,没想到混得这么惨。

    随着楚青词修为的增长,冰目狮的实力也跟着变强,只是它的等级不算高,只有九阶,现在还未达到化形程度,倒是身量长得十分威武雄壮,站起来时,比万俟天奇还要高,身长接近三丈。

    光是这外形,若是在灵世界,能唬住一群修炼者。

    可惜这里是大荒界,实在不够看。

    冰目狮哆哆嗦嗦地朝封炤叫道:【老大,你、你也在……】

    封炤嗯一声,毛茸茸的小爪子按在楚灼手臂上,说道:【你怎么混得这么惨?】

    听到封炤的话,冰目狮差点飙泪,就想扑过来找老大安慰,被封炤一个眼神瞪住,只好蹲坐在那里,含着泪哭诉:【老大,不是我混得太惨,是这里好危险,幸亏主人一直护着我,不然我就见不到老大啦……】

    封炤面无表情地听着,发现这只蠢狮子只是长了个子,智商还未长。

    当然,以九阶冰目狮的生长期,这只冰目狮确实还是只幼崽,会找家长哭诉也是正常的。

    就在冰目狮找久别重逢的老大哭诉自己的倒霉遭遇时,楚青词过来了,看到万俟天奇在喂食冰目狮,目光有些柔和,只是等到发现冰目狮双目含泪地看着楚灼怀里的小妖兽,再联系小妖兽的身份,楚青词冷淡的脸瞬间裂了……

    她还没完全接受一直跟在楚灼身边的小妖兽是“妹夫”这个事实。

    后来,她也听说了楚灼的来历,以及楚灼所在的五房的事情。

    嫡脉五房的行事总是那么出人意料,但楚家所有人都知道,五房的人皆是天纵奇才,纵使他们早早地离开家,不知去向,传出无数的流言,晋天大陆的人说起他们时,也是讳莫如深。

    然而流言却无法掩盖楚家嫡脉五房的出色。

    楚青词的神色变得更柔和,嘴唇微抿出一个小小的弧度,仿佛在笑,说道:“你说得对,我不及你。”

    她自小就是楚家嫡脉中的嫡出小姐,是家族中寄予期盼最深的人,她也理所当然地觉得自己以后会振兴楚家。然而这一切,都在十岁那年,一个横空出世的楚灼,将她狠狠地压下去,让她知道世界上比她强、比她好的大有人在。

    楚灼契约一只十阶的渊屠玄龟,垫定她在楚家的地位。

    也成功地打破楚青词这个被公认的楚家年轻一辈的天才的地位。

    楚青词并不嫉妒楚灼的天赋,反而心中升起无限的战意,楚灼就是她的目标,让她坚持不懈修炼的动力。以前她在修行一路上极为认真,遇到楚灼后,更让她涌起无限的斗志,修行一途更刻苦。

    “谢我什么?”楚灼不以为意地笑了下,“晋天大陆养育我,楚家也是我出生成长的家族,对我皆有恩,我做这些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楚灼简单地说了下当年晋天大陆的人来到灵世界后的经历,以及后来她将他们安排在广元大陆的情况,各自的发展都说了一些。

    楚灼出自五房,她同样出色。

    楚青词一直以为自己来到大荒界,拥有更好的修炼环境,定会比楚家修行速度快。但她未想到,在她努力地修行时,楚灼做了那么多事,修行也没有落下。

    不仅是因为没有足够的实力穿梭空间通道, 也没有那资源, 更因修为不断的提升,轻易不敢涉足低级的大陆,以防强大的修为及威压, 会对低阶大陆造成损伤。

    修炼者总会对孕育自己的大陆有一种难以割舍的香火情, 不愿意伤它分毫。

    说到这里, 她脸上露出怅然之色。

    从前她不懂, 为何五房的人一去不复返, 留下楚灼一个人孤孤单单的, 难道作为长辈, 他们就如此狠心?直到自己被迫远离灵世界, 被人带到大荒界后, 她才知道,修炼者一但离开,想要回去有多难。

    她曾经想过有朝一日再回晋天大陆,回到陵阳楚家,同家人相见,让他们知道, 她一直在不断地成长,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

    但随着她修为的提升,她知道可能没有这个机会。

阅读与天同兽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