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天同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76章

    “灼灼,你觉得怎么样?”

    男人低沉带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楚灼啊了一声,抬头看他,下意识地问:“什么?”

    因为不是全然无动于衷,所以她才能如此快地做出决定, 以免犹豫不决, 影响这段难得的情谊。

    和第一次来到空间时一样, 她依然是心不在蔫的,不过那时候她是因为上辈子的记忆影响, 身边还有一个给她心理阴影面积太大的男人, 看什么都无法集中精神。而这一次……则是被某只神兽撩得少女心都要苏了。

    亲情转化为爱情,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特别是这个转化的前提中,有好感作为基础。

    楚灼再一次被封炤拉去观看他的空间。

    未来的路会很长,或许这期间还会发生很多无法预料的事情,现在谈这些还太早。

    但他忍不住就是想要她一个承诺。

    他的小姑娘是个重诺之人,她理智从容,从不轻易许诺,但许下的诺言后,定会做到。

    “灼灼,你怎么看?”封炤又问道,声音多了几分催促。

    楚灼:“……我、我不知道。”她的声音有些干涩。

    封炤抿着嘴唇,仿佛在极力克制着脸上的失望,又道:“待你化神之时,与我的修为的差距不算大,届时若是我们双修……”他的声音顿了下,努力地忍住不要往奇怪的地方想,好让自己看起来非常地严肃认真,“你的修为很快就能大涨,他日飞升成神不成问题。”

    楚灼觉得自己的脸都要热熟了。

    双修什么的,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咳咳咳咳咳!!!!

    “灼灼,就约定在化神境罢,可好?”问到最后,他小心翼翼地看她。

    楚灼何时看过他这般低声下气的模样,心头不禁发酸,忍不住道:“封炤,你不必如此,我、我不值得你这般……”放低姿态。

    他是一域之主,还是天地间的神兽,天姿纵横,直到现在,她仍是不明白,他为何会看上她,为何突然间就喜欢上她?

    她只是一个十分平凡的人,哪里值得他看上?

    封炤却笑了,浑不在意地道:“你是我的小姑娘,我一直在等你!为了你,一切都是值得的。”他又偏首笑了下,明明十分男性化的模样,却透着几分兽性的可爱,“何况,作为雄性,自然要主动一些,不然媳妇就没了。嗯,我娘是这么说的。”

    “啊?”楚灼愣了下,他有娘亲的?

    封炤以为她不信自己的话,马上举例子,“听我娘说,我爹就是不会主动,像个木头疙瘩,所以最后她叼着刚出生的我跑了。”

    楚灼:“…………”

    她是不是听到什么了不得的秘辛?

    封炤却不想说太多不相干的人事,双眸专注地凝视着她,低沉悦耳的声音化为一片认真:“化神之时,我们举办双修大典罢。”

    楚灼看着他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点头。

    直到看他开心地变成一只凶兽,在空间里跑来跑去,然后一脑袋将她推倒在神木地板上,用硕大的兽首蹭着她时,方才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

    楚灼无法说清楚内心的感觉。

    仿佛有释然,又有惆怅,更多的是欢喜。

    ***

    两人在空间里待了大半日,方才离开。

    他们从空间出来时,出现的地方仍是先前离开之地。

    正在无聊地和一龟一蛇清点灵石的万俟天奇发现他们出现,猛地蹿起,激动地说:“老大、楚姐,你们刚才去哪里啦?是不是进空间?听说老大你有空间是不是?我们还没去过老大你的空间呢,你的空间怎么样?是不是像其他的神兽那样,空间里可以放生命体和种植灵草之类的……”

    封炤心情极好,含笑站在那里,将灵识放出来察看周围,漫不经心地听着炼丹师的唠叨。

    楚灼的神色有些不自在,特别是听到他问他们先前去做了什么,为何那么久时,不免又想到空间里的那些事情。

    总觉得某只兽的情话技能满点,她根本就受不住。

    玄渊爬过来,驭水落到楚灼肩膀上,用凉凉的脑袋蹭蹭主人的脸,觉得主人的脸现在很热,需要降降温。

    等万俟天奇唠叨完,封炤开口道:“我们先离开这里。”

    万俟天奇的声音截然而止,问道:“怎么离开?”

    封炤看他一眼,仿佛在看智障一般,让万俟天奇莫名地有些不爽,又不敢不爽,只好闭上嘴,等他的指示。

    封炤让万俟天奇将炼云龙藤收起来。

    炼云龙藤有些不愿意,它好久没出来浪,还没浪够呢,不想回去。便拿一根藤条去缠住封炤的衣摆,左蹭蹭右蹭蹭,无声地撒着娇。

    封炤看罢,说道:“不用完全封印状态,可以留下一截,刚好将他们都捆起来。”

    众人:“…………”

    万俟天奇瞬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等炼云龙藤变成一截后,将他和水蛇、玄渊串起来时,不好的预感成真。

    封炤一手揽着楚灼的腰,一手提着串着人龟蛇的那截炼云龙藤,纵身跃起,衣袂飘飞,踏着气浪而去。

    万俟天奇:“啊啊啊啊啊————”

    ****

    半日后,他们终于平安地返回河底。

    当身体被天之河的水包裹住时,楚灼和万俟天奇赶紧吞服一粒水灵域修炼者炼制的避水丹,封炤也变回小妖兽的模样,欢快地跳到楚灼怀里。

    万俟天奇瘫在地上不断地喘气,刚才差点被勒断气,忍不住抱怨道:“老大,下次不能再这样,为什么对楚姐你就抱着,对我们就勒着?你要是不想勒,可以将我们丢进你的空间里嘛。”

    说到封炤的空间,万俟天奇又满眼火热。

    他也算得上是第一个敢打封炤空间的主意的人,勇气可嘉。

    小妖兽不屑地看他一眼,理直气壮地说:【灼灼是我媳妇,你又不是,能相提并论么?】

    这话好有道理,万俟天奇无言以对。

    楚灼看了看周围,突然咦一声,发现周围的水域中,有很多水生妖兽或者是鱼群飞快地游过,像是赶路。

    她朝水蛇示意,让它去打探下情况。

    水蛇已经上了他们的贼船,而且在地下的灵石脉矿中得到一笔能让它修炼到化形的巨额灵石后,对楚灼等人可谓是忠心耿耿,说东绝对不会往西。得到她的指示,马上屁颠屁颠地游过去,寻了一只未化形的妖兽,询问发生什么事。

    【你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先前天之河震动,不知震晕了多少妖兽,肚皮都翻起。后来就听说是项渠水域那边出现可怕的地底气浪,冲天而起,连项渠城都被毁了呢,几个镇河尊者都特地从气浪下去查看情况。】

    【不仅如此,听说天之河两岸的不少修炼城也因此遭灾,那些修炼城纷纷打开护城大阵,才将倒灌的河水拦在外面,但在野外历练的修炼者就没这么好运……】

    水蛇听了一耳朵,越听越心惊。

    它先前跟着他们在地底到处挖灵石,根本不知道河底的情况会这么严重,先前楚灼曾根据化神境尊者的出现作过一番猜测,没想到她猜得这么准。

    这些匆匆忙忙赶路的妖兽和鱼群,正是想远离正在受灾的项渠水域,因地底气浪的威力太大,就算是与项渠水域相邻的一些水域也受到影响,妖兽们纷纷选择搬家,能离多远就离多远。

    水蛇很快就将打听到的事情回来告诉他们。

    楚灼和万俟天奇听完后,不由面面相觑,然后视线不约而同地落到某只小妖兽身上。

    封炤无辜地抬起毛茸茸的小爪子搭在她手上,瞪着圆滚滚的眼睛,歪着脑袋,就差没“喵”一声。

    楚灼深吸口气,有点不敢捏它的毛爪子。

    就是这搞事的一爪子,造成天之河如今的震动,可以预见,这气浪未退,水灵域和天之河的修炼者们都不得清闲。

    楚灼轻咳一声,说道:“火鳞他们应该回到黑棘林,我们也回黑棘林吧。”

    万俟天奇和两只妖瞅瞅她,又瞅瞅那只正在卖萌装乖的小妖兽,齐齐应一声。

    于是两人三妖便往黑棘林赶。

    封炤带他们出来的地方,并不是他们原来下去的地方,他们原本是从灵草园下去的,不过现在灵草园早已经被气浪冲击化成虚无,周围有无数的妖修守在那里。

    等他们经过项渠水域的时候,忍不住多看两眼,瞬间就看到那冲天而起的气浪,它将周围的河水隔开,气势汹汹地朝河面喷涌,搅动河水,震动不休。

    看到这一幕,连作为罪魁祸首之一的水蛇,也忍不住想将尾巴圈起来。

    它真的不知道自己当时就那么一袭击,不仅被几个凶残货捉住,还弄出这大的阵仗,说出去谁相信?

    众人远远地看一眼后,又匆匆忙忙地顺着水路离开。

    花了约莫一天时间,他们回到黑棘林。

    刚进黑棘林,就见海兔和幻虞一前一后迎过来,两个小姑娘都十分开心,一左一右地倚到楚灼身边。

    这个委屈地说:“主人你们去哪里,怎么这么久都不回来?我可担心了。”

    那个好奇地问:“玄龟娘,你们是不是去项渠水域那边?听说那里有地底气浪喷出来,整个天之河都受到它的影响,当时天之河震动时,我都忍不住扑倒在地呢……”

    楚灼摸摸这个,揉揉那个,一边问道:“火鳞呢?寻珠哥他们回来了么?”

    幻虞看一眼她肩膀上的小妖兽,到底不敢造次,“火鳞姐见你们没回来,她就出去打探消息。对了,换形丹我们已经带回来啦。”

    “真的?”万俟天奇一阵惊喜,马上叫道:“走走走,快回洞府,我来研究一下它是什么情况。”

    楚灼看他一副干劲十足的模样,暗忖果然是个丹痴,便让幻虞将她们这次带回来的换形丹给他,一边询问他们的情况,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很顺利的。”说起这次的任务,幻虞也有些开心,这是她第一次帮主人做事,而且还成功了,让她十分骄傲。

    “主人,我们这次去的是沐林城,伏青打探到沐林城的城主府就有换形丹。火鳞姐好厉害,她来到沐林城后,很快就和一些妖修成为朋友,借他们的帮助,我们顺利地进到沐林城,后来火鳞姐让我制造幻境,控制几个沐林城城主府的妖修,带我们去城主府的库房里,拿到一瓶换形丹……”

    楚灼微笑地听着,见事情确实顺利,微微松口气。

    火鳞的办事能力她还是相信的,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如今看来她确实没让人失望。

    万俟天奇取到换形丹后,很快就进洞府闭关研究。

    楚灼没有去打扰她,便带着幻虞、玄渊一起在洞府外,和海兔说话。

    正说着话,就见金瑚带着伏青等半妖过来。

    楚灼:“…………”

    猝不及防被求婚,楚灼再次懵逼。

    封炤极力克制自己的表情,虽然说得仿佛在和她商量,其实他心里也有些发悬的。

    这人不笑时威严凛然,强大如斯,笑时却如同星辰般明亮耀目。

    楚灼心脏又有些难以克制地剧烈跳动起来,再次明白这人对女修的影响。

    强大的实力,俊美的外貌,尊贵的身份地位,三者并重,如何不吸引女修?明明他在大荒界的名声不如何好,私底下爱慕他的女修却并不少。

    楚灼在心里轻叹一声,面上不觉露出笑容,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

    封炤又看她一眼,觉得她有些怪怪的,嘴里说道:“我刚才说,等此间事了,你们就好好地修炼,待你化神之时,我们就举办双修大典。你觉得如何?”

    封炤站在她面前,低头看她,黑眸里带着笑意,那笑意就像无数的星辰,在黑夜中如流星般碎落。

    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关于她的重生,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 因为重生,才能更明确心中的想法。

    上回在白璃山,虽然她的态度有所松动,可那是因为他刻意变成她熟悉的小妖兽模样撒娇卖萌,才让她放松下来,从抗拒变成答应同他结为道侣。可关于双修大典的事情,她没有给个明确的答案,给他的感觉就像因为不忍伤他而敷衍一般。

    这段日子,他一直在琢磨着如何让她给个明确的日期,恰好来到这里,遇到一只灵宝,时机十分恰当,所以忍不住贪心地想要定个期限。

    楚灼有些心慌, 一路上连他说什么都没听清楚, 整个人都是懵的。

    她知道自己对他是有某种好感的, 纵使上辈子他吓过她, 也曾误会自己之死与他有关。但他也曾举倾一域之势, 为她而来, 那暧昧而炽烈的感情, 她从来都不曾经历过,让她吓得慌不择路地逃走,不想被情感主宰理智。

    她从来不知道,这男人说起情话来, 可以这么撩人。

    他难道就不会脸红一下么?

    在不知道他身份之时, 他就在她心里留下太深的印象。

    如果不是这份深刻到重生也不敢碰触的印象, 可能在知道他就是阿炤时,她不会这么快就做出决定。

阅读与天同兽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