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天同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08章

    冰宫的危险不言而喻,加上她的修为低,不可能完全依靠旁人庇护,面对的危险不少,冰目狮作为她的契约妖兽,感觉到主人有危险,自然奋不顾身,时常带着一身伤。伤得最严重的一次,妖丹差点破裂,是以楚青词这段日子一直让它待在灵兽袋里养伤。

    冰目狮用尾巴扫了扫主人的手,继续盯着封炤,和他诉苦。

    楚灼注意到楚青词脸上一言难尽的脸色, 不禁有些想笑,为了不刺激她,便转移话题问道:“青词,冰目狮为何变成如此?”

    说实在的,自从知道两人是姐妹, 而且是来自低级的世界后, 五大家族的人都有些不可思议。

    听到这话, 楚青词的注意力转移到靠着墙的冰目狮身上,看它像个小媳妇一样小心翼翼地对着楚灼怀里的小妖兽,心里有点小小的郁闷。

    平时还不觉得,现在知道封炤的身份后,怎么看怎么违和。

    见到楚灼和楚青词姐妹俩出现, 那些正在说话的修炼者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转过来。

    这也太重口了。

    而且现在看来,这只小妖兽依然如此霸道,看看这一幕,将楚灼的契约兽指使得团团转,不知情的,还以为这些都是他的小弟。

    楚灼见小乌龟往冰目狮身上爬,便也将灵兽袋里的十尾幻狐也叫出来,让他们一起去玩。

    很快的,冰目狮就叼着万俟天奇给的灵丹,背着幻虞和小乌龟,推着万俟天奇跑出冰洞玩。

    楚家姐妹俩见状,并未阻止。

    五大家族的人见到这一幕,如何不知道楚灼一行人还不急着离开,于是也没有多嘴地说什么。

    “对了,我忘记问你,你为何会跟着来冰宫?”问这话的时候,楚灼的眼神变得犀利。

    封炤看她一眼,翻身跳到她肩膀上,淡定地蹲着。

    楚青词正欲开口,这时一道声音响起:“是我自作主张。”

    楚灼抬头看去,突然一愣,见到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朝她走来,他身后跟着几个八九岁的小萝莉和小正太,组成一串,极为壮观。

    楚灼:“…………”

    男孩虽然身量变小,脸蛋也肉呼呼的,还未退去婴儿肥,却能从五官轮廓中看出他的身份。楚灼看着这一串的萝莉正太,心里有一种匪夷所思之感。

    不仅是她,连火鳞、碧寻珠、玄影都忍不住好奇地看着这一串的孩子。

    “阙少主?”楚灼的语气虽然是询问,却带着肯定。

    男孩朝她微微颔首,说道:“是我,楚姑娘是我们的恩人,不必如此客气。”

    楚灼嗯一声,仍在看他们。

    许是知道他们的疑惑,阙观珩主动解释道:“这是我们阙氏修习的功法,某些时候,会变成这样。”

    这解释是含蓄的,哪种功法能让人变大变小变的?难不成像易容丹那般可以改变人的骨骼?但按阙氏的意思,他们是修习一种功法,才会变成如此。

    楚青词小声地解释,“阙氏弟子因修习功法之故,从出生便维持幼童模样,直到修炼到星灵境,方才可以顺利成长。不过他们平时大多数维持如此模样,只有战斗时,方才会变成成年人。”毕竟成年人的身体利用战斗。

    瞬间,楚灼一行人的目光变得极为诡异。

    楚灼终于明白,为何当初阙观苹会一语道出他们外来者的身份,只要是冰云域的人,应该知道阙氏弟子的常态,不会对他们几百岁的高龄维持着一个老孩子的模样诧异才对。

    面对楚灼等人诡异的目光,阙氏的弟子倒是十分平静,显然已经习惯外人如此的目光。

    楚灼心里琢磨了下,对楚青词说:“当初听说神天拍卖行将你送到他们少主身边时,我还担心……现在看来,是我想多了。”

    听到这话,阙氏的弟子差点被呛住,猛地咳嗽。

    楚青词也没想到楚灼会说这种话,木着脸看她半晌,方才幽幽地道:“你想多了。”

    楚灼笑了笑,没再纠结这事,继续刚才的话题,问阙观珩,“阙少主为何选择带青词进冰宫?若非从阙观苹姑娘那里得知这事,我们也不会进来寻人。”

    听到这话,阙氏的弟子都忍不住苦笑,其他家族的人倒也有些明白楚灼当初进入冰宫,只怕用的不是正常方式。

    阙观珩肃然道:“让楚姑娘费心了,青词的天赋极好,虽然她现在只是人皇境,但我阙氏有意培养她独当一面,将来好为阙氏……在下觉得冰宫是个机会,原本也觉得以在下的实力,定可以护她一二,所以才会带她进来,哪知……”

    说到这里,他面露苦笑,哪知冰宫比他们想象的要危险。

    他确实十分看好楚青词,楚青词跟在他身边十来年,多少也有些情份在,自然不愿意她一辈子都当个侍从,想培养她独当一面,脱离侍从的身份,将来不管是为阙氏所用还是其他,都是不错的。

    听到这里,楚灼看向楚青词,心里明白,进入冰宫,其实也是楚青词自己选的,她想要变强,冰宫确实是个机会。

    轻轻地吁了口气,楚灼终于释然。

    其他人见状,心里也暗暗松口气。

    他们惧的自然不是楚灼,也不是跟着楚灼的一群妖修,而是一直未露面的某只神兽。虽然他们从宫宇良那儿知道楚灼怀里抱着的那只不起眼的小妖兽就是只神兽,实力莫测,同楚灼关系匪浅,但他们却不敢多看一眼,以免冒犯他。

    这也是为何五大家族的人对楚灼一行人极为友善的原因。

    不仅是看在他们的相救之恩,也看在那只高阶神兽的面子上,能不得罪就不得罪。

    众人聚在一起说了会儿话,突然就听到一阵哒哒哒的脚步声响起。

    五大家族的人警觉地看过去,就见洞口处探出一个脑袋。

    接着,又探出两个脑袋,三个鸟头警惕地盯着冰洞里的人,目光落到封炤身上时,赶紧站直身,朝封炤咕噜噜地叫着。

    三头雪鸟的叫声十分多样化,连火鳞这些妖修也没办法弄清楚它的叫声有什么区别。

    封炤倒是淡定,听完它一阵的咕噜声后,随意地将它打发。

    三头雪鸟有些沮丧地缩回脑袋,走出冰洞,然后窝在冰洞外的地方就不动了。有它在,雪沙虫根本不敢靠近这里,对五大家族的人来说,虽然不适应,倒也没有赶它。

    听完宫宇良的话后,五大家族的人皆决定放下和三头雪鸟间的仇恨,彼此之间就这么相安无事地处着,等离开冰宫后,也算和它再无瓜葛。

    若是以前,他们自然觉得想要离开此地,光是上面的那道天然禁制就不知道怎么办,现在却不再担心,不仅是因为三头雪鸟已经被驯服,还因为有楚灼他们。

    楚灼和楚青词聊了会儿后,就不管其他人,带着封炤走出去,看看那几只浪到哪里。

    走出冰洞,楚灼目光扫过去,很快就看到在不远处的冰菱中穿梭游玩的冰目狮他们。

    有万俟天奇的灵丹,冰目狮身上的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这会儿根本就不影响它们的玩兴,万俟天奇骑坐在冰目狮背上,由着冰目狮驮着他去采摘凌霜雪草。

    看到这一幕,楚灼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

    “叽~”

    听到声音,楚灼转头看向蹲在冰洞边的三头雪鸟,发现她看过来,三头雪鸟又叽的叫一声,看起来颇为委屈。

    楚灼看看那边玩得浪起的几只,又看看只能蹲在这里的三头雪鸟,诡异地从它的三个脑袋中明白它的委屈,便道:“你想玩就去吧,只要不伤人就行。”

    三头雪鸟看一眼封炤,见他没有反对,高兴地拍拍翅膀站起,欢快地跑去冰菱中,找冰目狮他们玩。

    楚灼看了会儿,便往冰洞里走。

    刚进来就见楚青词迎面走来,此时洞里没有见到其他人,问道:“那些人呢?”

    “他们去商量事情了。”楚青词回答。

    楚灼也没问他们商量什么,她走过去,问道:“对了,你们先前为何会被雪沙虫围攻?”

    楚青词沉默了下,倒是没有隐瞒,“因为冰云砂。”

    “冰云砂?”楚灼不解,这又是何物?

    “冰云砂十分难得,是炼制云海的材料,冰云域的云海,就是由冰云砂形成的。当然,冰云砂除了炼制云海外,还可以放到其他地方,例如炼制一些浮空之物……”

    楚青词简单地将冰云砂的用途和楚灼说一遍,说来这冰云砂其实是雪沙虫用来孵化虫卵的重要之物,雪沙虫的虫卵和幼虫从冰云砂中汲取营养,顺利长大,冰云砂对雪沙虫十分重要。

    五大家族的人被困在此地,想方设法离开,他们发现这里孕育着极为可观的冰云砂,便将主意打到冰云砂上,想要利用冰云砂来试试能不能打破上面的禁制,离开此地。

    他们打算用冰云砂炼制一个小型的云海,虽说时间可能长一点,但也是个希望。

    哪知道雪沙虫如此护食,他们才取一点,它们就穷追不舍。

    楚灼恍然,问道:“对了,我昨天发现这冰洞中有人为堵上的痕迹,莫不是要拦着雪沙虫?”

    “是的。”楚青词点头,“这里原本有几条通道,可以通向冰云砂所在之地,那里时常有雪沙虫出没,他们担心雪沙虫会穿过通道而来,便将其封锁。”

    这个答案倒是不意外。

    明白前因后果后,楚灼倒是对那冰云砂产生兴趣。

    楚青词与她多年未见,熟悉的是少女时期的楚灼,对于成年后心思越发深沉的楚灼是不熟悉的,她是个单纯又认真的人,对楚灼的记忆仍停留在少女时期,以为楚灼仍是那个看起来有些漫不经心又颇具天赋的小伙伴,见她询问,也没有多想。

    说完这些后,楚青词对她道:“五大家族的人想要离开此地,届时可能还要靠你们,你们打算几时离开?”

    楚灼看她一眼,笑道:“不急,阿奇想收集多一些凌霜雪草,等他收集差不多吧。”

    听罢,楚青词明白她的意思,也不说什么。

    楚灼目送她离开,唇边的笑容一直未散,五大家族这次在冰宫损失惨重,因为他们出现得及时,能让他们获得五大家族的友谊,这友谊也是个难得的人脉。

    想罢,她朝肩膀上的小妖兽道:“阿炤,要不要去看看冰云砂?”

    封炤跳到她怀里,在她手背上按爪子,表示那是要去的。

    楚灼笑眯眯地点头,“那就去吧。”顿了下,她又补充道:“还得叫上阿奇,说不定他又发挥什么奇怪的运气,还能发现什么好东西呢。”

    冰目狮被砸得嗷的叫一声,看清楚砸自己的是当年在楚家时同样压在自己头上的十阶渊屠玄龟,顿时有些不开心。

    经过这么多年,渊屠玄龟的龟壳越发的坚硬,砸在身上可疼了。

    小乌龟比它更不高兴,天气冷,它在灵兽袋里待得好好的,哪知道突然就被挖出来砸到一只雪狮子身上。

    封炤说了句没用后,难得给个好脸色,【既然在这里见到你,本大爷会罩着你,以后跟着本大爷混,包你吃香喝辣的。】

    冰目狮蠢乎乎地问:【我主人呢?】

    封炤一脸恨铁不成钢,【你主人是灼灼的妹妹,能少得了她的好么?】好歹也是楚灼的族人,而且感情还不错,封炤也不吝啬那点资源。

    【谢谢老大。】冰目狮高高兴兴地说,两只前爪举起来,【不过老大,你说错了,我主人是姐姐才对……】

    封炤的反应是,一爪子拍向楚灼腰间的灵兽袋,将里面正在休眠的小乌龟拍出来,砸向蠢狮子。

    它的妖丹差点破裂,想想也很害怕,见到老大,当然要同老大诉苦。

    “自从来到冰宫后,几次遇到危险,都是冰目帮我……”说到这里,楚青词怜惜地摸摸冰目狮,跟着她这主人来到大荒界后,冰目狮一直在受伤,也是她无能,没能好好地保护好它。

    楚青词见到这一幕,再一次沉默。

    她想起当年在楚家的清心竹林,他们一群人玩得好,彼此的契约兽也常凑到一起玩,自然也知道被楚灼捡回家的小妖兽是个霸道的,能号召他们的契约兽。只是他们一直将他当成一只低阶的小妖兽,真的从来没想过小妖兽有一天化成人,突然变成楚灼未来的道侣。

    只是他们没想到, 有人闯进冰宫,一路杀过来,为的是阙氏少主身边的一个侍女。

    若非因为楚灼他们的到来, 他们当时的损失无法估量, 五大家族的人心里对楚灼等人都是极为感激礼遇的。

    楚青词的来历并非什么秘密,盖因阙观珩在阙氏的身份, 他是阙氏嫡脉的弟子, 天赋颇高, 将来有望接手阙氏一族, 也称得上是名符其实的阙氏少主, 他身边的人, 自然也颇为引人注目。

    当日他带个侍女进冰宫的行为, 也没少让其他四个家族的人侧目。

    如此一来,不管楚灼是来自哪个世界已经不重要。

    就算他们是从低阶大陆来的,但他们的实力非同一般, 可以让人忽略他们的出身。

阅读与天同兽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