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天同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1章

    楚灼笑了笑,万俟天奇在炼丹方面确实是个天才,可惜在修炼上懒了点儿,导致身体里的灵气无法跟上他的炼丹需要的量,空有领悟力却无法尽快晋阶。

    楚灼今天摆出十盆灵草,从七阶到九阶的都有,十阶的她没有摆出来,太过扎眼。

    楚灼倒是不介意送她一株缠魔丝草,不过天下没有白费的午餐,人若太大方,反而引人侧目,不如按规矩来。

    凑过来的散修便是当日提供八神宫圣女去惊鸿岛消息给她的人,是个女修, 姓束名纳玉, 容貌中等,不过一身充沛的木灵气息十分浓郁, 笑起来时给人的第一印象非常好。可惜她的丹缘并不好, 空有极佳的木属性气脉, 却无法成为炼丹师。

    “妹妹,你这些灵草养得真好,莫不是给它们浇了什么灵泉水不成?”纳束玉羡慕地说。

    楚灼抿嘴一笑,“束姐姐说笑了,若真有灵泉,自己服用还来不及,怎么会用来浇灵草?不过是懂得一些培育灵草的小技巧,时常和熟悉灵草的炼丹师交流意见,从他那里购买一些能促进灵草生长的药液罢了。”

    楚灼继续去摆摊时, 一个散修笑眯眯地凑过来。

    直到天色渐渐黑下来后,终于卖出两盆灵草,楚灼终于收摊回去。

    见楚灼离开,周围许多男修发出一阵叹息声。

    美丽的女修向来是男人关注的焦点,修炼者随心所欲,修为越高,越好享受,美丽的女修是他们生活中的一种点缀装饰,他们并不介意携美同行,与美同乐。

    可惜楚灼不是他们能肖想的,敢肖想,直接约战战血台。

    事实证明,被约战到战血台的男修无数个皆被她的剑挑下台,实在丢脸。久而久之,他们倒是不敢用激进的手段接近她,纷纷迂回着来,只想先赢得美人芳心再说。

    束纳玉摆弄着那盆缠魔丝草,见这群男人的模样,嗤笑一声,说道:“也不瞧瞧你们那熊样,也敢肖想小妹妹,那小妹妹虽是散修,却是深藏不漏,可厉害着。”

    “再厉害也是散修。”一个男修不服气地说。

    束纳玉哼笑一声,红唇挑起,意味不明地说:“你们且看着吧。”

    至于看着什么,束纳玉没有细说,捧着缠魔丝草,也跟着收摆离开。

    ***

    回到洞府后,楚灼马上和玄影商量起来。

    她和玄影一阵嘀咕,玄影频频点头,到最后他有些担心地问,“主人,会不会对你有危险?”

    “不会,你相信我。”她一脸自信。

    玄影到底是个听话的,虽然觉得不妥,还是愿意相信主人。

    接下来的日子,楚灼没再摆摊,又恢复以往在灵血城中乱转的日子,每天皆去酒楼茶肆里坐。

    日子不紧不慢地过去,八神宫派来的人依然没有打探到少宫主的下落,这让负责此事的侍女心情实在不好。

    一直跟着她的圣帝境侍卫劝道:“小姐莫急,只要少宫主没死,皆不会有事。”

    侍女咬着嘴唇,神色阴沉,“我知道,但圣女一定让我确定少宫主的下落,宁愿少宫主死了,也不愿意他活着,可能被谁捉去。不行,再继续查,定要查到他的下落为止。”

    侍卫听罢,思索了下,说道:“小姐,或许少宫主已经离开血灵城,不如我们到其他地方找?”

    “你错了。”侍女看着他,意味深长地说:“来血灵城之前,圣女就说过,少宫主人还在血灵城,不会错的。”

    侍卫听罢,想起圣女拥有一种追踪的手段,便也不再作声。

    侍女起身,推开窗,看向血灵城远处血色的天空,问道:“人事堂那边可有消息?”

    “没有,他们说无法查到少宫主的消息。”

    侍女冷笑一声,“人事堂都是一群不见兔子不撒鹰的,指望他们不如我们自己查。”她沉吟片刻,想到什么,附耳吩咐侍卫几句,“行了,你去办吧。”

    侍卫应一声,很快就离开。

    侍卫离开后,侍女从储纳戒里翻出一个血玉盒,打开血玉盒,里面是一团凝固的血珠子,它在血玉中滚动,散发一股奇特的腥甜味道。

    侍女正欲伸手摸向里面的血珠子,突然感觉到空气中多了什么,神色凛然,喝道:“谁?”

    一样东西从窗外抛进来,滚到她脚下。

    侍女低头看去,神色微微一动,翻手将那东西抓过来,发现竟然是一块包着玉瓶的绸乾巾。

    只有真正知道八神宫少宫主单鹤凉身份的人,才知道他身上有一方绸乾巾,是当年的八神宫宫主所赐,有防御作用,后来被炼成束带,束住头发,看似不起眼,实则能挡住圣帝境后期高手的一击。

    少宫主的纳乾巾怎么会在这里。

    她翻开玉瓶,玉瓶是空的,模样极为普通,没有透露丝毫的信息。不过……

    侍女神色微微一变,想也不想地离开城主府的客院。

    侍女在血灵城的街道上匆匆走过,她是圣帝境初期的修为,胆大心细,并不惧城中的危险。循着玉瓶上的气息,她一路走来,很快就走到血灵城中一处偏僻的巷子。

    气息在这里消失。

    侍女微微眯起眼睛,打量周围,冷声道:“阁下既然引我至此,为何还不出现?”

    周围静悄悄的,全无声音。

    侍女警惕地看着周围,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手指微微曲起,只要对方一露出痕迹,她马上动手攻击。

    可惜时间渐渐过去,侍女的心情渐渐地变得有些浮躁,对方却依然没有动静。

    就在她渐渐失去耐性时,突然空气发生波动,她猛地看过去,恰好看到两个人,一个是少年模样的妖修,一个是貌美清丽的女子,两人的模样极为眼熟。

    那女子朝她微微一笑,未等她反应过来,其中的妖修已经冲过来,趁她不备出手拦住她。

    只是一息的时间,侍女就在原地消失。

    等隐藏在暗处的侍卫发现这一幕时,急忙掠过来。

    然而还未等他抵达,对方已经撕开空间符,两人纷纷消失在原地,被空间符送走。

    侍卫大惊失色,空间符可以撕开任何空间,血灵城的禁制根本挡不住他们,甚至不知道他们用空间符去到何处。

    侍卫愤怒地发出一声啸吼。

    声震九霄,整个血灵城皆被惊动。

    不到半日,血灵城全城封锁。城主府中的血灵卫悉数而出,全城搜查,一群血灵卫御剑出城,朝远处追去。

    血灵卫的速度极快,很快就找到一处洞府,可惜已经人去洞空。

    束纳玉和其他散修挤在人群里,看着街上走来走去的血灵卫,直觉发生什么事,直到对方粗暴地闯进楚灼租住的洞府时,他们心里产生一种不妙之感。

    “看来是冲着楚姑娘去的。”一名男修担心地说。

    “难道楚姑娘惹了什么事?”

    “她一个星灵境的修炼者,能惹什么事?我倒是觉得可能又是血灵城中哪个有头有脸的高阶修炼者看中她,想纳她进府……”

    束纳玉笑眯眯地听着,听到这群人越说越不靠谱,哼声道:“我就说了,她果然是个厉害的。你们且看着,这事没完呢,倒是你们几个曾经和她接触过的,赶紧想法办撇清自己,或者赶紧寻个机会出城方是。”

    一群散修看她一眼,见她不像在说笑,纷纷点头,心中早有主意。

    ***

    距离血灵城万万公里之外,空间一阵波动,很快就见两个人从撕裂的空间中出来。

    刚出空间,楚灼就吞下一颗易容丹,将容貌身高皆改变,接着也塞了一颗易容丹给玄影,赶紧跳上飞剑,朝前疾飞而去。

    玄影跟在她身边,忍不住频频看她,好奇地问道:“主人,你哪里来的空间符?”

    “阿炤给的。”楚灼神色柔和。

    玄影恍然,他就说主人此举颇为大胆,那圣女身边的侍女还有一个圣帝境后期的侍卫守护,可不好惹,偏偏她还胆敢捉人就跑,原来是因为有空间符。

    难道老大知道主人想趁他不在搞事,特地给她的?

    是个极有野心的女人。

    楚灼非常欣赏她的行事方式,一二来去,她们就这么熟悉了。

    “束姐姐,这盆缠魔丝草送你,谢谢你的消息。”楚灼将缠魔丝草送过去。

    楚灼笑嘻嘻地道:“好啊,只要束姐姐的消息让我感兴趣,就送你了。”

    束纳玉笑眯眯地点头,掩着嘴,给她传音。

    楚灼神色未动,听完她的话后,笑道:“束姐姐果然消息灵通。”

    束纳玉挥了挥手,不以为意。她的容貌虽不如楚灼绝色,却体态风流,明明一脸亲和,眼波流转间媚态天成,入幕之宾不知几何,据说连血灵城中的一些圣帝境修炼者也有她的裙下之臣。若非她不喜束缚,早就脱离散修的身份,成为某地一霸之主身边的女人。

    用束纳玉的说法,她宁愿凭自己之力成为一霸之主,也不愿意成为一霸之主的女人。

    束纳玉伸手摸了摸一盆缠魔丝草,笑语盈盈,突然凑近她,用一种耳语般的声音说:“妹妹,若是姐姐再送你一个消息,这盆缠魔丝草就送我罢。”

    束纳玉恍然大悟,羡慕地说:“妹妹认识的炼丹师的炼丹术一定极为高超。”

    束纳玉高高兴兴地接过,爱惜地抚着缠魔丝草上面的草丝,对楚灼笑道:“多谢妹妹,若是妹妹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尽管来找姐姐我,我的消息虽不如人事堂的多,但也是不少的。”说着,朝楚灼眨了下眼睛。

    楚灼一脸乖巧柔弱地点头。

    束纳玉收集的灵草数量极多, 楚灼这段日子和她交换了很多自己没有的灵草, 当然她自己手中的灵草种类也不少,其中不乏高阶灵草,让束纳玉颇为心动, 总是想方设法地想从楚灼这里购买或者交换。

    知道楚灼对八神宫感兴趣, 束纳玉投其所好,果然换得一盆泪金芝。

    不过她在散修中是非常有名的灵草师。

    灵草师是专门培养灵草的一种修炼者, 他们以培育灵草为主, 将灵草卖给炼丹师赚取其中的辛苦费, 偶尔会天南地北地寻找灵草。

    束纳玉也看中楚灼手中的另一盆缠魔丝草,总想和她交换。

    缠魔丝草是一种可以吸收魔气的灵草, 这是楚灼在赤云星大陆得到的, 当时觉得它能吸收魔气,净化灵气,挺不错的,便收集了几株种到灵盆里, 这些年渐渐地也长成了一小丛。

阅读与天同兽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