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天同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2章

    他们很快就进入天罗峡。

    回到天罗峡后,第一时间便去曲山河的洞府。

    楚灼没有选择用传送阵去天罗峡的另一个原因是,传送阵虽快,但要进城各个修炼城,更容易引人注目,也容易让人追踪,不如多花些时间,兜个大圈子,迷惑他们的追踪和感官。

    接下来的日子, 楚灼和玄影火急火燎地赶路,朝着天罗峡而去。

    楚灼和玄影没日没夜地赶路,没有休息,累了就吞服灵丹,灵力枯竭就吸收灵石。

    如此两个多月后,他们终于回到天罗峡。

    ..与天同兽

    等他听完楚灼这段日子在血灵城干的事情后,曲山河饶是有所猜测,依然被她惊得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

    “你、你的意思是,你不仅捉了八神宫的少宫主,连圣女身边派去血灵城查少宫主消息的侍女也捉走了?”曲山河有些结巴。

    楚灼一脸温和诚恳地看他,“是的,你没有听错。”

    曲山河:“…………”他宁愿自己听错了!

    碧寻珠和万俟天奇等人盯着楚灼,也完全没想到她出门一趟,竟然搞了件大的事。他们最近在天罗峡,除了修炼外,也没少听说八神宫的事情,八神宫可不是好惹的,但楚灼和玄影就这么惹上八神宫,简直糟糕。

    而且楚灼会特地告诉曲山河,也有将他拖下水的意思。

    反正曲山河不是一直想找八神宫的麻烦么,现在机会送上门来了,曲山河应该高兴才对。

    曲山河明白楚灼的意思,差点忍不住暴口粗,他一个圣帝境的修炼者都从来没想过将主意打上八神宫的少宫主和圣女身边的侍女身上,她一个星灵境的竟然敢打,而且还成功了,并且人还神不知鬼不觉地跑回来。

    特别这件事情,几乎可以说是楚灼一手策划的,从她临时起义绑架八神宫的少宫主,直到引出圣女的人,再将人捉走……

    这些事情可不是寻常人能做的。

    不过曲山河也是个胆大心细的,接受这事后,开始琢磨起来。

    “当初在暗礁雾谷,八神宫的两人出手对付其他修炼者,我们也倒霉地中了计,不过当时的情况,如果不是有封前辈,那些人也会以为我们都死在暗礁雾谷里。”曲山河分析道,“这次你们对圣女的侍女出手,她应该也不是毫无准备,跟随她的侍卫应该已经看到你们,是吧?”

    楚灼和玄影点头。

    当时他们使计将圣女的侍女从城主府引诱出来,她身边的圣帝境修炼者自然会暗中尾随保护。楚灼在算计她时,已经将那侍卫的反应也算计在里头,幸运的是,他们并未想到她会拥有空间符,利用空间符逃离血灵城,纵使对方的修为比他们高,想要追上也无能为力。

    不过被看到了,倒是个麻烦。

    曲山河松了口气,说道:“幸好这些年我一直想对八神宫出手,担心哪天就漏底,一直隐藏自己的信息,倒不用担心八神宫的人短时间内会查过来。”

    曲山河是个聪明狡猾的,狡兔三窟的道理深入骨髓,哪里会留下破绽给人,除了一个名字外,无人知道他的消息。若非他当初被封炤的实力震慑,加上这群人的诡异运气,又一起被八神宫的人算计,想要交他们个朋友,方才会将他们带到天罗峡。

    所以他当时敢出手坑八神宫等几个势力时,是完全不担心的。

    至于楚灼他们,他们是外域之人,来青临域不久,也没有做什么扬名之事,短时间内更不用担心八神宫的人查上门来。

    如此,纵使这次楚灼和玄影不小心暴露,只要他们安份地待着,自然也不用太过担心。

    听完曲山河的分析后,楚灼松了一口气,笑着说:“我就知道我们回来找曲前辈是对的。”

    曲山河:“…………”

    他心里想骂爹,但面对她无赖般的模样,只能暗叹倒霉。

    不过,对于楚灼这次干的事情,他还是觉得挺带劲儿的,胆子是大了点,但做到这一步十分不错啊。

    当然,让曲山河最关心的,还是楚灼他们离开时用的空间符。

    “楚姑娘,你们怎么会有空间符?在何处购买的?”曲山河试探地问。

    空间符这东西十分稀少,很少有人用得起,原因是能炼制空间符的,唯有神皇境的修炼者。神皇境的修炼者拥有撕开空间的神通,只有领悟到此等神通之力,方才能炼制出空间符。

    只是神皇境修炼者既然能撕开空间,自然不需要空间符这等东西,他们极少会炼制空间符,也无人敢逼迫他们炼制,每当他们炼制出一张空间符,还未流传到市面上,就已经被人抢光,是有价无市之物。

    所以楚灼他们竟然能拥有空间符,除了他们有门路得到空间符,还有一个可能,他们身边有一位神皇境的修炼者,对方担心她的安危,特地赠予她的。

    想到离开的封炤,曲山河的喉咙有些干哑。

    他一直怀疑封炤的实力,还在封炤离开得悄无声息,心里早有怀疑,直到现在,听闻楚灼使用空间符后,方才完全确认。

    楚灼看他一眼,坦然地道:“当然是阿炤给我的。”

    曲山河沉默地不说话。

    万俟天奇双眼亮晶晶地看着她,“楚姐,老大送你多少张,能送我们一点么?”

    “也没多少张,不过送你们也是可以的。”楚灼非常大方,翻手就从储纳戒里拿出几张空间符,在场的人和妖都得到一张。

    封炤离开前,生怕她会受委屈或遇到什么危险,空间符简直不要钱一样,送了她很多。

    曲山河接到她送过来的空间符时,受宠若惊,这东西太过珍贵,按理说他不应该接,但空间符向来是在关键时候能救命的东西,拒绝就是傻子。

    他厚着脸皮收下,并说道:“楚姑娘你们安心地在天罗峡住下,天罗峡坐阵的化神境修炼者实力不俗,八神宫也忌惮几分,不敢直接找上门来。”

    楚灼笑眯眯地说声好,眼波一转,突然问道:“对了,我在血灵城时,听到一件消息,据说八神宫和惊鸿岛起摩擦,圣女亲自走了一趟。”她意味深长地看着曲山河,“曲前辈,这事是你干的吧?”

    曲山河心中一跳,有一种被她看透的错觉,这感觉不太好,毕竟对方只是一个星灵境修炼者,却过于敏锐,仿佛什么都在她的算计之中。

    他苦笑了声,说道:“看来什么都瞒不过楚姑娘。这事确实是我做的,当日在暗礁雾谷的事情,我已经让人偷偷透露给惊鸿岛和石阴堡,我虽然不能直接出手,但给八神宫弄点麻烦也是可以的。”

    楚灼击掌笑道:“曲前辈果然厉害,幸亏你这一手,才能让我顺利地脱身。”

    要不是圣女被惊鸿岛绊着走不开,圣女的侍女也不会这么急着要找单鹤凉的下落,才会被她用计诱出来,最终捉走。

    交流完信息后,楚灼便回房。

    她回房不是去休息,而是想进万法鼎会会圣女的侍女,看看他们的情况如何。

    当日将人丢进去后,她和玄影忙着跑路,一直没机会进入万法鼎,现在回到安全之地,终于有心情继续探查一些怀疑的事情。

    曲山河虽然有些好奇楚灼到底将人放到何处,不过他是个聪明的,知道他们还未达到完全信任的程度,不好探查,见玄影和碧寻珠守在门外,笑了笑,回房去休息。

    楚灼既然已经将他拉下水,他相信若是有什么事,她定会告诉自己的,并不需要急。

    万法鼎内依然黑漆漆的,只有一盏不灭的灯火。

    楚灼进去时,就见到单鹤凉背着手,在鼎内慢吞吞地踱着步,不远处的椅子上,缚绑着一个人,和当日单鹤凉被缚绑的样子一模一样,可见这段日子,单鹤凉和她相处挺愉快的,没想过要给她松绑。

    楚灼已经将万法鼎认主,在万法鼎内,她就是神,鼎内所有的人都逃不过她的控制。

    看到她时,单鹤凉惊喜地叫起来,“楚姑娘,你来了。”

    楚灼朝他笑了笑,看向被捆绑在椅子上的侍女,被关了两个多月,而且没有灵气吸收,她的样子十分憔悴,哪里还有当日的意气风发?

    此时看到楚灼,她的眼里暴出仇恨阴冷的神色,不过语气却十分平静,说道:“不知尔等将我捉来有何事?”

    楚灼看一眼单鹤凉,问道:“单公子最近和她相处愉快么?”

    单鹤凉被她问得语塞,叹气道:“还行吧,在下也没想到姑娘真的将人弄进来和我陪伴,倒是在下小瞧姑娘。”

    “我说到的事自然会做到。”楚灼微微一笑,继续道:“现在,你能告诉我,为何圣女的侍女,和圣女长得一模一样么?”

    接到消息的万俟天奇和曲山河回来得很快。

    “楚姐,玄影,你们回来啦,有给我带什么灵草么?”万俟天奇一脸惊喜地问。

    楚灼将在血灵城中购买的一些稀有的高阶灵草给他,当下让万俟天奇高兴得笑不拢嘴,抱着那些灵草坐到一旁开始摆弄起来。

    “寻珠哥,我们回来啦。”楚灼笑着说。

    碧寻珠打量他们,见他们没什么事,便淡淡地应一声。

    幻虞高兴之下,直接变成十尾幻狐,跳到楚灼怀里,让主人抱,腻在她怀里不肯离开。

    楚灼抱着幻狐,一边揉她的尾巴,一边问其他人在哪里,“寻珠哥,将他们叫回来,我有事。”

    万俟天奇还在炼丹室里,曲山河不知道最近在做什么,神神秘秘的,隔几天就出去一趟。火鳞和天罗峡中的其他散修一起接了个任务,跑出去浪了,需要过段时间才回来。

    曲山河不在家,只有碧寻珠和幻虞在,他们看到回来的楚灼和玄影,皆是一脸意外,实在是他们回来得太过突然,而且时间也早也一点,只出去半年多就回来了。

    接近天罗峡时,楚灼和玄影寻找了个地方好好地休息,恢复好精神后,便将易容撤去,恢复原来的容貌。

    打发完炼丹师后,楚灼看向曲山河,轻咳一声,说道:“曲前辈,我有件事情要和你说。”

    曲山河直觉事情不简单,肃容道:“楚姑娘请说。”

    易容丹能让他们改变容貌和身形, 但也容易被人识破, 只要修为比他们高的, 就能窥破易容丹, 看破他们的真面目。大荒界的圣帝境高手如云, 楚灼不敢冒这个险, 而且可能还会因为看出他们易容之举,让人进而产生怀疑,所以楚灼选择能远离人群便远离人群, 他们易容后需要模糊的对象是一些过往遇到的修炼者。

    只要过往遇到的修炼者没有看清他们的真面目, 后面的追兵不管如何探查追踪,最终也只是无功而返。

    不过楚灼多了个心眼, 她并非走直路, 特地绕了个远路,给人的感觉就像要去好几个修炼城, 彻底地模糊那些追踪的人的视线。

    他们绕过好几个修炼城, 不过皆是过而不入。

    去血灵城时,楚灼不是没想过易容, 只是血灵城的圣帝境修炼者不少, 时常会遇见,只能用真容。决定抢人就走时,她也想过要不用戴面具,储纳戒里还有好几个抢来的冰玉面具, 能阻挡修炼者的灵识探查,非常好用。

    但想到那群屠杀百族的面具人,至今不知他们的来历,楚灼担心打草惊蛇,只能遗憾地弃用。

阅读与天同兽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