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天同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4章

    等曲山河过来时,楚灼的心情已经恢复差不多。

    “楚姑娘,有什么事么?”曲山河开门见山地问,心里估模着应该是和八神宫的少宫主或者侍女有关。

    小萝莉将白嫩嫩的手指塞到嘴里咬,瞅着她道:“主人不怕,大不了让老大出手。”

    碧寻珠和玄影一直尽职地守在门前, 见她出来时,敏锐地发现她的情绪有些不对劲。

    万俟天奇和玄影也附和一声。

    楚灼回过神, 见两只妖和炼丹师一副“只要封炤出马, 什么牛鬼蛇神也不怕”的模样,忍不住失笑,心情也跟着轻松几分。是啊, 虽然事情很糟糕, 但她并不是一个人,她有一群可以信任的小伙伴,还有一直守护她成长的封炤。

    楚灼在屋子里待了一天才出来。

    只见一方手巴掌大的青铜色小鼎出现在她手上。

    当感觉到青铜鼎身上的气息时,曲山河大吃一惊,以他的感知,这青铜鼎的等级已经超越凡品,竟然是半神之器,差一点就可以成为神器。不过若它成为神器,以楚灼现在的修为,根本无法驱使,神器唯有神才能使用,修炼者纵使得到神器,也只能空望而无法使用,半神之器则不然。

    这会儿,曲山河倒是明白楚灼为何能成功地策划这一切,让人寻不到八神宫的少宫主,有一方半神之器的鼎,将人关在鼎中,寻常人根本无法察觉。

    而且万法鼎并非是芥子空间,打开它时没有空间波动,血灵城的修炼者当时怀疑是拥有芥子空间的人将八神宫的少宫主捉走藏于其中,特地用相关的法器探测周围的空间波动,哪知道却是找错了方向。

    楚灼挥手时,依然被缚住身体的唱笛出现在屋子里。

    昨日离开前,楚灼喂她吃了一些万俟天奇的毒丹,此时她已经陷入昏迷之中,软软地倒在地上。

    曲山河等人仔细地看了看,他们皆没有见过八神宫的圣女,不过既然唱笛是圣女的fen身,两人长得一模一样,可以从唱笛的容貌看出圣女的容貌,也是极为不俗的。

    看了半晌,算是认个脸后,曲山河上前将唱笛扛起。

    “曲前辈,让玄影同你一起去罢,也好有个照应。”楚灼说道。

    曲山河看她一眼,并未反对,两人很快就离开洞府。

    ****

    曲山河和玄影这一去,一个月都没消息。

    倒是楚灼回来几日后,火鳞终于回来了,见到楚灼回来,她十分高兴,笑眯眯地问楚灼这半年去了哪里。

    “去血灵城。”楚灼微笑着说,顺便将在血灵城发生的事情同她说。

    火鳞的脑子转得快,听完楚灼的话后,不由拍了下大腿,说道:“看来八神宫里的矛盾不少,不然那少宫主也不会活得这么憋屈,主人你这次虽然将他捉走,但也算是救他一命。”然后笑嘻嘻地说:“主人,咱们要不要给八神宫弄点麻烦?”

    楚灼叹气道:“只怕很快八神宫就要给我们弄点麻烦。”

    旁边的碧寻珠和万俟天奇皆明白她的意思,八神宫的圣女手段可不一般,迟早会查到他们身上。

    “要不,我们先离开青临域?”万俟天奇提议道。

    “离开是必须的,不过等曲前辈和玄影他们回来再看情况。”楚灼说道,她为了查自己上辈子的死因才来青临域,虽然现在还未能查个透彻,但她对自己的死因多少也有所猜测。

    只是,仍有些存疑,让她无法确定。

    火鳞回来后,楚灼将一张空间符送给火鳞,让他们在关键时候跑路用。

    撇开她上辈子的死因不谈,他们和八神宫早已结仇,估计哪天就会对上,以他们现在这几个人

    ,对上八神宫是有些吃亏,得提前准备好随时跑路的可能性。

    火鳞最近以散修的身份加入天罗峡,和其他散修搭伙接任务,所去皆是一些毒瘴之地。

    这段时间,她在外行走,也听到不少消息。

    其中最多的,仍是八神宫,它虽不是十八域中实力最强的,却如一个庞然大物般屹立在青临域中,这才是它最有利的一面。很多人轻易不想惹上八神宫的原因也是如此,大多数人谈到它,敬畏居多。

    “主人,我听说圣女曾经是上任的八神宫单宫主收养的义女,上孝父母,下友爱兄弟,在八神宫中极得人缘,当年因为单宫主的鼎力支持,才能坐上八神宫的圣女之位。只是后来单宫主不幸陨落,圣女突然性情大变,和现在的手段不可同日而语。”

    “性情大变?”楚灼敏锐地问,“如何变法?”

    “我也不知道,只是听那些人说的小道消息,也不知道准不准,据说这是外面悄悄流传出来的,也无人去探究它。”火鳞摊开手说,她听的小八卦很多,也不知道其中是真是假,只是现在他们和八神宫结下梁子,什么消息她都要注意一下。

    楚灼若有所思地点头。

    旁听的万俟天奇忍不住插嘴道:“她性情大变,会不会是因为分裂元神之故?”

    “有这可能。”碧寻珠也附和道,“要是能查清楚她性情大变的时间,应该能推测出来吧。”

    楚灼听到这里,心中一动,说道:“我去问问单鹤凉,他应该清楚。”

    接着楚灼吩咐火鳞最近不要随便外出,在天罗峡好好待着,便回房间,进入万法鼎。

    自从将自己的秘密透露给楚灼后,单鹤凉就处于一种破罐子破摔的状态中。

    反正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出来,再藏着掖着反而可笑,加上楚灼将唱笛弄走,虽不知道她怎么多,但单鹤凉心知唱笛定是凶多吉少,倒是多少相信楚灼的立场和八神宫是相悖的,倒是不太担心自己的处境。

    见到楚灼进来,单鹤凉盘腿坐在石桌上,懒洋洋地道:“你来了。”

    楚灼拉了一张椅子坐到床前不远处,与他对视,说道:“单公子在这里住得习惯么?”

    “姑娘现在问这话,是不是太迟了点?”他忍不住笑着说,然后又肃容道:“不知姑娘打算如何处理在下?”

    楚灼故意沉吟了下,说道:“暂时还要委屈单公子。”

    听罢,单鹤凉倒是没有什么反弹,很平静地接受了,说道:“姑娘今天过来寻在下,可是还有什么想知道的?”

    楚灼嗯一声,“刚才我听说,原来圣女曾经还是单宫主的义女,后来单宫主陨落后,她性情大变,可有这回事?”

    “有。”单鹤凉思索了下,说道:“我父亲去世时,我的年纪还小,圣女在八神宫中已是只手遮天。与其说她性情大变,不如说没有我父亲在上面压制,她不需要再委屈自己装腔作势。”说着,他扯了扯嘴角,一脸嘲讽。

    那女人惯会做戏,连父亲都被她骗了,更不用说对她不熟悉的世人,只将她当成尊贵的圣女。

    “你以前和她的关系如何?”

    “父亲死前,她对我极好,像个好姐姐,照顾得无微不致。然而父亲临死之前,生怕我出事,撑着回来,将我安顿后才去世,因父亲的安排,他们纵使恨不得我死,也不敢轻易出手。至于圣女,父亲死后,便避居在坎水宫中,与我并未见过几次面。”

    单鹤凉说:“因之后与她见面不多,我对她的了解也渐渐地少了。”

    听罢,楚灼便知从单鹤凉这里是问不出什么,先不论圣女是否真和那群屠杀百族的面具人之间的关系,从圣女懂得fen身之术,便可知她的神秘之处。

    楚灼只好暂时将这事放下,等曲山河他们回来。

    一个月后,曲山河和玄影皆回来了。

    见到楚灼,曲山河便笑道:“楚姑娘,幸不辱使命,短时间内,我们不用担心圣女会找上门。”

    楚灼精神大震,双目灼灼地看着他,笑问道:“不知曲公子如何处理?”

    曲山河朝她神秘地笑了笑,由玄影将路上的见闻告诉她。

    等听完玄影的叙说时,楚灼不禁抚掌大笑,旁边的火鳞等人也是一脸惊奇地看着曲山河。

    “曲前辈,你果然是个狡猾的,还懂得祸水东引。”万俟天奇惊喜地说,觉得曲山河这脑子转得真快,不过给他点提示,他就能做得天衣无缝,怨不得他敢以一介散修的身份去和八神宫对抗。

    曲山河拱手谦虚地道:“过奖了,在下不过是脑子偶尔转得快一些。”

    一群人听到他的话,十分给面子地笑起来。

    ****

    石阴堡。

    “噗——”

    盘坐在聚灵垫上的女子突然口喷鲜血,门外听到动静的圣女守护者推门而入,当看到倒在地上的女子时,神色骇然。

    “圣女!”

    一男一女两名守护者赶紧上前,将倒地的女子扶到床上,赶紧查看她的情况。

    这一看,两人神色大变。

    此时床上的圣女面色灰败,经脉紊乱,流窜的灵气竟然开始逆行,竟然有走火入魔之兆。他们相顾骇然,不知发生什么事,圣女好好地待在屋子里,突然变成这样,难不成被人偷袭?

    只是此地是石阴堡特地拔给圣女休息之地,谁能越过石阴堡和八神宫的守卫偷袭?

    喂了颗灵丹和万年灵乳后,圣女很快就清醒过来,只是她的神色委顿,气息微弱。

    “圣女,发生什么事?”

    圣女双目迸射出寒光,一字一句地说:“唱笛死了!有人杀了她!”

    “当然是先下手为强,将她弄死了事。”万俟天奇马上说,“我这里有毒丹。”

    曲山河思索片刻,说道:“楚姑娘,如果你们信得过我,将她交给我处理吧,在圣女寻过来之前,最好将她先送走,然后寻个地方处理了。”

    楚灼心里也是这么想的,见曲山河愿意接手这事情,心中一松。她对曲山河的能力还是极为相信的,这人聪明谨慎,胆大心细,敢想敢做,这种事情交给他最为妥当。

    “竟然是八神宫圣女的fen身?”万俟天奇吃惊地说,“fen身是怎么弄的?那侍女识海里的元神,其实也是圣女本人么?”

    “理论上是如此。”

    曲山河这下子也明白了,沉着脸道:“既然她是圣女的fen身,定和圣女心意相通,不管在何处,圣女皆能寻到她,可是如此?”

    楚灼再次点头。

    碧寻珠眼里泛着冷光,“主人,你打算如何处理她?”

    果然,接下来听到楚灼的话时,不仅是曲山河反应不过来,碧寻珠和玄影他们再次露出目瞪口呆之色。

    除此之外,她一直谨慎行事, 可谓是他们在暗,对方在明,根本不会担心什么。

    当下楚灼便道:“曲前辈,那此事交给你了。”

    既然决定交给曲山河,楚灼便领着曲山河进房,在用阵盘周围布下隔绝阵后,摊开手掌,将万法鼎召出来。

    楚灼嗯了一声, 满腹心事地坐在屋前的走廊上, 心事重重的样子, 让寻过来的幻虞和万俟天奇都忍不住有些担心。

    “楚姐, 怎么了?难不成八神宫的人很棘手?”万俟天奇担心地问, 暗忖如果连楚灼也觉得棘手的事情, 只怕不是那么简单。

    见到他们, 楚灼便问:“曲前辈呢?”

    碧寻珠起身, 说道:“他在房里,我去叫他。”

    幻虞窝到她怀里, 抬起一张可爱的萝莉脸看她, 也问道:“他们很麻烦么?”

    楚灼心不在蔫地嗯一声。

阅读与天同兽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