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天同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6章

    森罗阁在他们居住的崖壁的对面,走过天空中搭起的灵植桥,抵达对面后,进入弯曲回转的崖壁中的通道里,在曲山河的带领下,终于来到一家门口摆放着两个三头六臂的修罗石雕的店铺。

    修罗是一男一女,男修罗丑恶如鬼,女修罗端正貌美,极为惹人眼球。

    只是他们到底在八神宫的侍卫那里露过脸,估计现在已经被他们认为是和邪修一伙的,不好光明正大地露脸去八神宫那里戳他们的神经,暂时只能蛰伏起来。

    此举让青临域的修炼者不住纷纷叫好。

    接下来的日子,楚灼一边关注八神宫和邪修的情况,一边在天罗峡中修行。

    趁着现在相安无事,楚灼又想起功法之事,天罗峡人杰地灵,也算是个大型的修炼城,不知此地能否捞到好功法。于是楚灼决定在天罗峡中试试运气,曲山河对天罗峡十分熟悉,听说她想要寻找功法后,便给她推荐森罗阁。

    曲山河将唱笛之死嫁祸给邪修后, 果然不久后就听说八神宫以雷霆手段派遣弟子去镇压正在青临域中屠杀小门派的邪修,但凡只要遇到邪修, 宁可全部杀光, 也不放过一个。

    “客人来此不知所寻何物?”丑陋的男子问道,同丑陋的容貌相比,他的声音非常好听。

    楚灼心中一动,问道:“什么东西都能找到?”

    “这要看客人要找的是什么,森罗阁中有两种,有象的、无象的,只是不知道可有姑娘想要的东西。”

    楚灼原本是来寻找功法的,但森罗阁的奇特,让她不由得多了几分探究,想了想,说道:“不知能否知上古之事?”

    “上古之事?客人要知上古何事?”

    “例如上古的神族后裔,还有百族后代。”楚灼慢慢地说,双目紧紧盯着丑陋男子,不放过他脸上任何情绪。

    也因为如此,楚灼清楚地看到丑陋男子瞳孔中的波动,虽然只有一瞬,却已说明那一刻,他内心并不平静。

    楚灼心跳得有些快。

    见丑陋男子久久不语,楚灼忍不住道:“不知阁下能否告知在下?”

    丑陋男子缓声开口道:“上古大战后,百族分裂,神族陨落,人族兴起,百族与神族不死不休。”

    “神族全部陨落了?”楚灼追问。

    丑陋男子淡声道:“此为机密之事,天机不可泄漏,恕森罗阁无可奉告。”

    楚灼不甘地道:“那百族呢?”

    “无可奉告!”

    “那……”

    一道劲风刮来,楚灼身体往后仰倒,眼前的黑暗突然退去,她跌坐在一个铺着柔软的垫子的长沙发形状的坐椅上,身边是曲山河等人。

    “楚姑娘!”

    “主人,你没事吧?”

    碧寻珠、曲山河和火鳞纷纷问道。

    楚灼抬头,看看他们,又看看周围,发现周围是一间昏暗的石屋,石屋装璜神秘而华丽,幽亮的烛火将从头顶垂落的珠帘的影子拉长,屋子里燃着一种不知名的香,神秘而清幽,让人的脑子变得浑钝。

    楚灼抚了抚额头,说道:“你们怎么在这里?”

    “我们……”

    火鳞正要说话,就被曲山河暗暗制止,只听得他笑道:“楚姑娘,我们该走了。”

    楚灼沉默了下,朝他点点头,将准备好的灵石放到桌上,起身跟着他一起出去。

    他们穿过一条无人的走廊,走了几步路,便抵达森罗阁的大门口。

    楚灼回头看去,森罗阁门口伫立的两尊修罗像安静沉默,进门一片漆黑,看不到尽头,这诡异的一幕,让很多经过的修炼者不自觉远离,只觉得这家店铺奇怪无比。

    离开森罗阁不久后,曲山河方才道:“楚姑娘,刚才我们进入森罗阁后,你有些失神,你看到什么?”

    碧寻珠和火鳞也看向楚灼。

    他们发现楚灼情况不对时,还以为森罗阁对她做了什么,要不是曲山河努力地给他们使眼色,他们可能会直接动手。

    幸好楚灼很快就回过神来,只是她的情况更加不对劲。

    楚灼听完他的解释后,不由恍然,看来在她发现碧寻珠他们不见时,并非是他们不在身边,而是她的元神被拉到另一个神秘的空间,遇到一个神秘的丑陋男子。后来再闻到屋子里的神秘的香后,楚灼便明白,这应该是森罗阁中的某种手段,用来测试所谓的有缘人。

    明白这点后,她道:“我见到一个十分丑陋的男子,他模样和门口的男修罗有些相似,他问我想要什么,有象的和无象的……”

    曲山河听罢,不由笑道:“正是如此,听说来森罗阁的人,如果遇到一名丑陋的男子,是极有缘份的。那楚姑娘你可要了适合自己的功法?”

    火鳞和碧寻珠也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楚灼无奈地道:“我没问功法,问了另外的问题。”

    “什么?”曲山河愣了下,一脸古怪地看着她,仿佛没想到她竟然放弃这个难得的机会。

    森罗阁招待客人,一是挑有缘人,二是每一人只接待一次,错失这次就没了。

    “先回去再说。”楚灼道。

    等回到洞府后,一群人都围过来,楚灼才将自己在森罗阁问的事告诉他们。

    万俟天奇等人倒是理解她为何会放弃功法,改问这种事,只有曲山河不了解。

    “楚姐,那你问到什么了么?”万俟天奇兴致勃勃地问,因为天上海的月女族,他对百族也是十分关心。

    楚灼叹了口气,“他只说‘上古大战后,百族分裂,神族陨落,人族兴起,百族与神族不死不休。’,其他的就不肯说了,只说天机不可泄露。”

    “什么天机?不会是没答案才会这么说的吧?”火鳞吐槽道。

    “不能这么说,森罗阁既然能说出这样的答案,可见已经十分厉害。”碧寻珠中肯地道。

    只有曲山河皱着眉,坐在那里不语。

    楚灼看他,“曲前辈,你有什么高见?”

    曲山河回过神,摇头道:“在下没什么高见,这百族……似乎偶然听说过,却不是很熟悉。”

    百族延续至今,种族凋零,后代稀少,甚至因为一些原因,百族被抑制,分散在各个世界,隐姓埋名,若非有心之人,极少会知道百族的存在,皆以为那不过是个神秘的种族罢了。

    所以曲山河不知道也不奇怪。

    上辈子,楚灼也是闻所未闻,这辈子机缘巧合之下,才得以知道百族的存在。

    “不过森罗阁这话,倒也有几分意思。”曲山河继续道,“上古时期,人族式微,其他种族统治世界,百族若拥有和神族抗横的力量,不死不休也是正常的。只是……”

    他看着楚灼,欲言又止。

    楚灼不会莫名其妙地去问这些,定有什么原因。这原因是什么?曲山河现在不知道,心里却隐约有种预感,只怕这和楚灼休戚相关。

    等楚灼去万法鼎找单鹤凉时,曲山河也从万俟天奇这里知道,他们以前遇到百族的事情,以及百族可怜地被一群神秘人屠杀灭族之事,真是闻者落泪,听者伤心,这百族在上古时期连神族都可以抗横,哪知现在却沦落到被人屠杀的境地。

    “百族这么可怜,如果曲前辈遇到他们,还望助他们一臂之力。”万俟天奇郑重地说。

    曲山河这会儿已经知道万俟天奇因为认识百族的人,与之交好,才会这般拜托他,可见是个性情中人,同这样的人交好,不必担心对方后在背后捅刀子,当即笑道:“若在下能力范围内,自然义不容辞。”

    心里却琢磨着那群屠杀百族的到底是何人,他们的目的为何。

    万法鼎里,楚灼也和单鹤凉说这事。

    单鹤凉听了久久不语,半晌才幽幽地道:“楚姑娘,你真不是百族?”

    楚灼坦然地看他,“我听说百族皆有天赋神通,可你看我,有什么天赋神通?是吧?倒是单公子,不知是百族中的那一族?”

    单鹤凉叹了口气,“灵骨族。”

    “灵骨族?”楚灼好奇地看他。

    单鹤凉见她好奇,便翻手为上,楚灼清楚地看到他的手掌心里,从血肉中弹出一截如指骨般的小骨头,呈现玉质,灵光莹莹,十分漂亮。楚灼还是第一次觉得骨头这东西漂亮的,而且这骨头……

    “它不会是你的骨头吧?”

    “是啊。”单鹤凉笑语盈盈,“我们是灵骨族,以骨为器,身体里的每一根骨头都是精华,可以杀敌无形,筑造骨塔骨牌,炼化异骨为已用。”

    楚灼:“…………”百族可真是神秘。

    这一刻,楚灼也不知道是不是庆幸自己不是百族的人,不然她不知道自己是哪个种族,会有什么诡异的天赋。

    她轻咳一声,一脸严肃地道:“单公子,现在我们来谈一谈。”

    单鹤凉将那截骨头收回体内,“谈什么?”

    “谈谈……百族的事,神族的事,还有那些屠杀百族的势力……”

    楚灼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想到曲山河的吩咐,且这里是天罗峡,不会有什么危险,她定了定神,朝前走去。

    直到抵达灯火处,便见那里坐着一个容貌极度丑陋的男人,和门口的男修罗模样有几分相似。

    若非对方没有三头六臂,楚灼几乎以为他是一个修罗,身上却奇特地没有邪恶之气,反而清正浩然,教人心生好感,很容易便忽略他的丑陋容貌。

    陪同楚灼一起来的还有碧寻珠、火鳞。

    他们进入森罗阁,身后的门突然消失,前面出现一条漆黑的通道,通道尽头只有一盏幽暗的灯火,只照亮方寸之地,周围竟然皆是肉眼无法窥破的黑暗。

    来森罗阁前,曲山河便曾说过,森罗阁内诡异非常,只接待有缘人,而有缘人肉眼看到什么,证明与之有缘。若是没有看到,也不用急,只需要平常心对待即可。

    楚灼看着那盏灯,抬步走过去。

    不知何时,她身边的碧寻珠等人已经不见了。

    修罗代表邪恶,但森罗阁却公然将修罗雕像摆于店门前,可谓独树一帜,果然行事十分怪异。

    “森罗阁对外并不出名,盖因它行事诡异,从来只接待有缘人,少有人知道它的存在。阁内森罗万象,由此得名,意外之喜可不少,你可以去那里碰碰运气。”曲山河为她解释道。

    这森罗阁果然奇怪。

    楚灼心里不由多了几分兴味。

    唯有青临域这种混乱的地界,又有八神宫这庞然大物在上面镇着,人人各扫门前雪, 极少有净土, 才会容得邪修在此肆虐。

    曲山河这手嫁祸的手段,绝对高明。

    邪修行事阴毒、伤天害理,人人得而诛之, 八神宫此举, 自然在青临域修炼者心中落下一个极好的印象, 唯有知道真相的楚灼等人方知八神宫如此, 不过是圣女气怒难平, 想拿邪修开刀。

    不过邪修也不冤, 先不论他们以往所犯下的恶行, 光是最近邪修屠杀的门派, 已经罪孽深重,若是其他域,遇到这种情况, 早就派人去剿灭邪修, 哪里容得他们猖狂。

    如此,他们暂时不必匆匆忙忙地离开青临域,让楚灼得以继续探查一些事情。

    如非必要, 楚灼暂时是不愿意离开青临域的,虽然她隐约已经可以猜出自己上辈子的死因,但对她而言,还有很多未解之迷,她不敢轻易下定论。且不管是关于八神宫的“灭百族、兴神族”,还是隐在暗处的邪修,都想弄个明白。

阅读与天同兽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