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天同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7章

    百族虽然天赋神通神秘莫测,但其实和人族没有什么不同,若是不使用天赋,混在人族中,无人能察觉其身份。百族经历过上古大战,至今仍未能休养生息,重新振兴各族,反而因为一些原因,百族渐渐地泯灭于人群中,对外充满防备,不会轻易坦露身份,楚灼又如何能让这么多百族后人与她相好?

    面对他的怀疑,楚灼依然一脸淡定,“没办法,我的性格好,他们都愿意和我交朋友。”

    “有很多,月女族、巫灵族、附灵族……”

    单鹤凉看她, 忍不住好奇地问:“为何你执着于此?既然你不是百族之人,那些皆与你无关, 你一个人修无需背负这些, 知道太多对你并无益处。”

    听着她一一道来, 单鹤凉的心越跳越快,双目紧紧地盯着她,仿佛在看她是否说谎。然而楚灼的神色无比的认真,认真中又透着诚恳,让人轻易地就相信她说的话。

    只是,单鹤凉仍是有些怀疑,“你认识的百族未免也太多了?我听父亲说过,百族在上古大战之时遭到重创,百族分裂后,各族离开聚居地,后来消失无踪,散落在各个世界。连百族的各族后人,也不一定能遇到对方。”

    当日楚灼心神大乱, 以至于没有进一步询问,今日在森罗阁中听到丑陋男子的一席话, 终于忍不住旧话重提。

    “可惜父亲死后,我尚且年幼,父亲的亲信死的死、贬的贬,如今八神宫里的众多宫人,皆以宗长老和圣女马首是瞻。”

    单灵白死后,宗长老便成为新任宫主,用百年时间清理单灵白留在八神宫中的亲信,终于将整个八神宫掌控在手里。

    “还有,我怀疑一件事。”单鹤凉看向楚灼,有些迟疑地说:“父亲之所以被遇害,除了他知道的秘密外,也因为他是百族后人,圣女他们要屠百族、兴神族,只要是百族,皆是他们屠灭的对象,但他们并非幕后之人,他们身后,还有一个更可怕的存在。”

    “难道是神族?”楚灼马上接道。

    “虽不是,亦不远。”单鹤凉说,“父亲猜测,他们要振兴的神族,应该是上古时期的神族,只是那时候的神族皆在上古大战中陨落,不过父亲怀疑,神族陨落之前,应该还留有一些同他族混血而生的神族后裔。”

    “所以,你们认为,提出屠百族、兴神族的,应该是神族与他族混血而生的后裔?”楚灼再次道。

    单鹤凉颔首,“是的,父亲是这么认为,他们身后应该还有一个更神秘的势力,并不在大荒十八域,而是在域外之境。”

    楚灼听到这里,顿时明白了。

    八神宫不过是振兴神族的一把刀,纵使他们将八神宫板倒,这把刀仍在。

    楚灼开始在万法鼎里慢慢地踱步,一边踱一边思索。

    单鹤凉也不去打扰她,他满腹心事地坐在一旁,也在思索着自己将这些事情告诉楚灼到底对不对,将来百族又会遭遇到什么?或许有一天,百族真的会在阴谋中惨遭灭绝,神族振兴,人族再次变成神

    族手中的蚂蚁,捏在手中,随心所欲使其生欲其死。

    没有百族牵制,神族的强大可想而知。

    上古之时,人族能在强者辈出的上古大陆生存,皆因有百族牵制神族,使得人族得以在夹缝中求存发展。直到上古大战,百族分裂,神族陨落,便是人族兴起之时,直至今日,整个世界已经变成人族的天下。

    半晌,楚灼停下来,看向单鹤凉,说道:“不管如何,这事我既然知道了,便没有袖手旁观的道理。单公子继续在此安心住下,如果还有什么事,我会继续告诉单公子。”

    单鹤凉嗯一声,并未问她什么时候放自己出去。

    直到楚灼离开,他长长地叹了口气。

    ***

    楚灼离开万法鼎后,再次将所有的小伙伴集中到一起。

    曲山河因为同八神宫有仇,加上最近表现不错,也被归为朋友一列,得以在旁听完所有的秘密消息。

    曲山河木着脸,一时没话。

    其他人倒是一脸惊讶,惊讶后便义愤填膺。

    “太过份了!那些什么神族后裔,原来打的是这种主意,怨不得他们要对百族出手!”万俟天奇气愤不已,“若是真让他们振兴神族,世界岂还有我们人族栖息之地?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

    “对,不说人族,咱们妖修也讨不了好。”火鳞积极响应。

    “人族若是出事,就没有好吃的东西了。”玄影有些惆怅。

    这话让幻虞和小乌龟也苦着脸,觉得不能让那些神族得逞,既然神族都在上古时期陨落,可见天意如此,干嘛还要辛苦地再次振兴呢?要振兴去真神界振兴不好么,在大荒界这种灵俗世界振兴有毛用?最后还不是凡人一个?

    楚灼和曲山河两个正常人听到吃货们的担忧,都有些抽搐。

    看来不能指望他们。

    于是楚灼看向曲山河和碧寻珠。

    碧寻珠沉吟道,“主人,这些皆只是单鹤凉从单宫主那儿得知的消息,神族的计划我们尚且不知,幕后势力如何亦不知,需要从长计议方是。”

    “所以,我们最好下手的对象是圣女。”曲山河接着说。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看向胆大包天的散修。

    楚灼慢吞吞地问:“曲前辈有何高见?”

    曲山河一脸谦逊地道:“高见没有,倒是有点小聪明。唱笛的死,对圣女的伤害非常严重,短时间内她的伤势难以恢复,境界大跌,我们可以从这方面下手。”

    楚灼看他,问道:“如何下手?圣女早已回八神宫养伤,龟缩在八神宫里,根本没给人出手的机会。我们就这几个人,想对上八神宫可不容易。”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曲山河说,“不试一试怎么知道行不行?”

    楚灼沉吟着,“你说得也是……”

    其他人看着两人旁若无人地商量如何对八神宫的圣女出手,不由满脸黑线。

    “主人,为什么你一定要对八神宫圣女出手,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玄影忍不住道。

    其他人呆了下,尔后也反应过来,万俟天奇狐疑地看她,“对啊,楚姐,难为成你这是为月女族报仇?如果是这样,我觉得咱们还是先观望再说。”

    虽然愿意为朋友出气,但万俟天奇更在意他们这些小伙伴的安危。

    火鳞有不同的意见,“主人既然想干,那就干大票的,捉个小喽啰不算什么,捉个大的才有趣。”说着摩拳擦掌,随时准备帮主人搞事。

    碧寻珠一把冰丝抽过去,“别干扰他人!主人,阿奇说得对,这事还是先观望再说,你做不做都和你没关系。”

    楚灼顿时沉默。

    是啊,在这些人眼里,她只是一个普通平凡的人族,百族如何同她有什么关系?难道就因为她和百族交朋友,所以愿意为此冒险?那可真是傻,也不符合她一惯的行事准则。

    只是重生之事,她不能透露,也无法同人诉说,只能藏在心里。

    她对八神宫出手,不过是想进一步弄明白上辈子直到死也糊里糊涂的事情。

    或许从上辈子她在血灵城时,无意间撞到八神宫的圣女伊始,就已经注定她的死亡,她只想弄个明白。

    碧寻珠见她沉默的样子,心里如何不知她已经做好决定,微微叹息一声,最后只得道:“好吧,主人如果想做,你尽管去,我们会帮你的。”

    楚灼脸上露出笑容,扯着碧寻珠的袖子,有些撒娇地说:“寻珠哥,你真好。”

    碧寻珠微微笑了下,笑容让那张霜雪般的容颜美丽不可方物。

    见楚灼决定对八神宫出手,曲山河是最兴奋的,无比热情地加入他们,帮着出谋划策,仿佛八神宫不倒霉不罢休似的。

    不过八神宫确实是个庞然大物,以他们这些人想要板动八神宫,对八神宫的圣女出手,需要从长计议。

    就在他们兴致勃勃地商量着如何对八神宫出手时,外面的局势也开始发生变化。

    很快一个大好的机会就来临。

    单鹤凉无言以对。

    最终,单鹤凉无法拒绝楚灼,只能和她一起坐下来好好地谈一谈。

    首先谈到的是八神宫的情况。

    他自己就是百族的后人,哪里不清楚百族后人的处境及心态,如果不是心弦混乱之下被她逼问,他不一定会坦白自己的身份。

    只是楚灼不肯说,任单鹤凉再聪明,也不知道楚灼对百族的了解,其实是来自某个拥有传承的神兽,她和那些百族不过是几面之缘,或许认识,但并不一定都是朋友,更未道破过他们的身份。

    楚灼不想再纠缠这事,说道:“好了,单公子,将你知道的事情和我说说,说不定我能帮你。”

    “帮我?”

    “对,至少我不是将你从八神宫手中救出来了吗?”楚灼非常厚脸皮地说。

    这话也特厚脸皮,单鹤凉听得脸皮抽抽,压根儿就不相信。

    相比之下,楚灼一个普通人族,竟然能遇到这么多百族,若说只是因为巧合,他压根儿不相信。

    单鹤凉的父亲单灵白是八神宫上任的宫主,也是青临域中短时间内最有望晋阶神皇境,成为域主之人。他能当上八神宫的宫主,也是凭他的实力,在八神宫中拥有极大的威望,得到众多弟子的拥护。

    “八神宫分成两派,一派以父亲为首,一派以宗长老为首,父亲和宗长老的理念素来不合,不过为了八神宫,宗长老并未在明面上反对父亲,至于私底下……”他冷笑一声,“父亲在世之前,宗长老和圣女私下频频接触,早已勾结在一起。”

    纵使她不是百族, 也是同百族有某种神秘关联之人。

    除此之外,这也关系到她上辈子的死因,所以她想查个明白, 她不能放任这个遗憾如此下去, 迟早会成为修炼之路上的心魔。

    楚灼当然知道他说的是对的, 但她又如何能告诉他, 对于百族, 她心里总有某种直觉般的预感, 仿佛她和百族之间有不懈的缘份, 仿佛他们是一体的, 每遇到一个百族后人,她总会不由自主地关注他们。

    可她却明白自己并不是百族,只因这种莫名其妙的直觉, 所以她关注百族。

    最后,楚灼只能如此说:“我有百族的朋友。”

    “朋友?”单鹤凉吃惊地看她,“你的朋友是……”

阅读与天同兽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