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天同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8章

    渡阴镇也变成一个渡阴煞地。

    消息传回来,全域震惊。

    所有青临域的修炼者皆关注此事,然而一个月后, 传回来的消息却让人瞠目结舌,难以置信。

    青临域中的修炼者从来没想到, 青临域的邪修会如此多,邪修的实力之强盛甚至比之一个大势力毫不逊色, 是以在八神宫围剿邪修时, 不仅没有占到便宜, 反而被邪修打得一个措手不及。

    八神宫的精锐弟子,大半折陨于渡阴镇,且死后皆被抽取精血,炼成蛊尸。

    小半部份逃回来的弟子同时带回来关于渡阴镇的消息。

    自从曲山河算计八神宫, 将唱笛之死嫁祸给邪修,导致八神宫与邪修对上后,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可谓是教人瞠目结舌。

    这话倒也不假,化神境的修炼者一心苦苦寻求突破神皇境之机,成为顶级强者,极少会理其他俗事,轻易不出手。除此之外,也有化神境修炼者的修为过高,若在域中出手,容易对大陆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轻易间不会出手。

    “八神宫此次折了那么多精英弟子在渡阴煞地,不知他们会再派什么人过去镇压。”

    “不管什么人,只希望八神宫能尽快除去渡阴煞地中的邪修。”

    “是啊……”

    楚灼和曲山河一边喝茶,一边听着酒楼里的修炼者的讨论。

    这些修炼者讨论得最多的是渡阴煞地,然而有用的消息却没有多少。

    他们每日皆会换不同的酒楼茶肆喝茶,暗暗地收集消除,不过消息最灵通的还是曲山河,天罗峡到底是他的地盘,虽是一介散修,却有许多人脉,得到的消息比外面更多一些。

    随着渡阴煞地的扩大,邪修以渡阴煞地为据点,公然对修炼者出手,越来越多的修炼者惨死在邪修手中,尸体被炼制成蛊尸,那些蛊尸也不再守在渡阴煞地周围,而是突然离开渡阴煞地。

    首先遭殃的是渡阴煞地周围的一些修炼城镇。

    几个给路过的修炼者歇脚的小镇轻易间便被邪修指挥的蛊尸攻破,全城几万修炼者惨死其中,皆被抽去精血,炼成蛊尸。

    接着又传来其他修炼城被蛊尸围困的消息。

    这让整个青临域都陷入一种焦躁的状态中,邪修的猖狂,八神宫的突然静默,皆让修炼者们忍不住开始质疑八神宫。

    自从八神宫派出宫主的精锐弟子折在渡阴煞地后,八神宫便没有其他动静。

    眼看邪修肆虐,越来越多的修炼城沦陷,事关自身安危,谁能再旁观?青临域是出了名的混乱,在危急关头时自扫门前雪,但此次邪修之事,却是八神宫挑起的,理应由八神宫决定方对。

    天罗峡距离渡阴煞地有一段距离,然而当天罗峡外出现蛊尸的踪影时,天罗峡中的修炼者也开始焦急起来。

    天罗峡城主府也开始派人在周围围剿蛊尸。

    起初蛊尸的数量并不多,但很快众人就发现,蛊尸的数量增长得很快,更让他们震惊的是,凡是不慎被蛊尸抓伤的,过个几日,也会变成蛊尸。

    当一个受伤的修炼者在天罗峡内突然变成蛊尸时,周围的人差点被他伤到。

    众人将他制住后,城主府特地请来一名十一阶炼丹师过去查看。

    经炼丹师研究,发现被邪修炼成的蛊尸,整个内脏已经变成蛇蛊的温床,当修炼者被蛊尸所伤时,蛊尸体内的蛇蛊会悄无声息地沿着伤口进入修炼者的血肉,潜伏在其中,直到将修炼者的内脏吃光,将修炼者的身体变成孕育蛇蛊的温床。

    蛇蛊这种东西十分邪恶,难以察觉,修炼者受伤时,一开始并没有在意伤口,以至于着了道不自知。

    这个发现让所有的修炼者皆惊恐起来,特别是那些已经受伤的人。

    被请来的十一阶炼丹师也开始研究蛇蛊,不过短时间内,并没有什么成果,盖因这蛇蛊十分难缠,一旦脱离尸体,就会死亡,只能用一种由邪修炼制出来的血葫芦装它,否则难以成活。

    也因为蛇蛊可以通过伤口悄无声息地附在修炼者体内,将修炼者转为蛊尸,导致蛊尸越来越多。

    万俟天奇也跟着研究蛇蛊。

    比起其他头疼的炼丹师,他有楚灼提供的血葫芦里的蛇蛊,研究的速度非常快,很快就发现氲晴灵草可以克制蛇蛊。

    氲晴灵草是青临域中公认的解百毒的灵草,生长于暗礁雾谷,每年不知多少修炼者特地赶往暗礁雾谷寻找氲晴灵草。然而随着越来越多人踏足,暗礁雾谷里的氲晴灵草也越来越少,想要采集不容易。

    市面上卖的氲晴灵草非常少。

    不过对于楚灼和曲山河这几个曾经采集了一个小山谷的人来说,并不是事儿。

    曲山河从万俟天奇那里知道氲晴灵草可以克制蛇蛊后,马上就将这消息透露出去,瞬间天罗峡掀起一股抢购氲晴灵草以及用氲晴灵草炼制的解毒丹的热潮,导致氲晴灵草和解毒丹的价格节节攀升,最后已经涨到一个让人吃惊的程度。

    人人都惜命,比起灵石,命更重要,不管多贵也抢着买。

    万俟天奇也趁机让曲山河帮忙出售了一堆用氲晴灵草炼制的解毒丹。

    他炼制的解毒丹皆是极品,几乎供不应求,曲山河将第一批卖解毒丹的灵石带回来时,万俟天奇眼睛都被灵石闪瞎了。

    因为蛊尸的增多,天罗峡开始征召峡内的修炼者出去猎杀蛊尸,城主府会根据猎杀的数量发放奖励,奖励皆是以灵石为主。

    楚灼他们也报名参加。

    倒不是贪那点灵石,而是想增加一些历练,他们有万俟天奇炼制的解毒丹,只要不是被蛊尸杀死,倒是不怕那些蛇蛊。

    楚灼第一次出天罗峡杀蛊尸时,近距离看到那些蛊尸的模样。

    它们拥有修炼者生前的模样,只是皮肤呈现灰白色,眼珠泛白,身上散发一种蛇蛊的强烈恶臭味道,动作虽然僵硬,但速度极快,而且皮肤非常坚硬,张开嘴时,牙齿已经变成毒蛇般的尖牙,舌头就像一条蛇信,可以伸得极长,修炼者一个不注意,就会被那蛇信洞穿皮肤,蛇蛊通过蛇信进入修炼者体内。

    楚灼用碎星剑或碎星伞斩杀蛊尸时,无法一剑将它们的身体斩杀,需要几剑才行,从中也可以看出蛊尸的坚硬程度。

    不过若是用雷霆剑,只要一击便能将它们的脑袋砍下。

    雷霆剑在空间环里日日受天雷淬炼,本身就带有天雷之威,正是克制阴邪之物,蛊尸本是一种阴邪,雷霆剑正好是它的克星。

    楚灼并不想太依赖雷霆剑,便用碎星伞和碎星剑交错着使用。

    除此之外,玄影和火鳞、碧寻珠他们的表现也十分可观。

    玄影是圣帝境修炼者,他喜欢用本体战斗,只是蛊尸太过恶心,他便用重岩珠,一砸一个死。火鳞用极火鞭,配上自己的妖火,火同样能克制阴邪之物,杀起蛊尸来也是非常顺手。碧寻珠手持一柄冰玉扇,一扇冰冻一个蛊尸,再将之震碎,冰玉扇可以将蛊尸体内的蛇蛊一起冻死。

    几人的组合,每天猎杀的蛊尸非常多,收获的灵石奖励也不少。

    因天罗峡反应快,加上氲晴灵草可以克制蛇蛊的消息及时传开,导致天罗峡的损失并不大。

    就在楚灼他们忙着猎杀蛊尸时,曲山河那边再次有消息。

    在楚灼他们猎蛊尸回来时,曲山河匆匆忙忙地赶过来,将楚灼拉到一旁,小声地道:“楚姑娘,八神宫那边传来消息,此次去渡阴煞地的人是圣女。”

    楚灼双眼发亮,“真的,消息没错?”

    此话一出,周围的修炼者也跟着愁眉不展。

    虽然邪修此时龟缩在渡阴煞地不出,但不能保证他们永远不出来,若是哪天他们派遣蛊尸大军攻到天罗峡,对天罗峡的伤害也是致命的。

    一个修炼者忍不住道:“渡阴煞地确实厉害,不过八神宫中有三名化神境修炼者,随便派出一位,便可以除去渡阴煞地,怕什么?”

    最近楚灼和曲山河时常跑到天罗峡中的一些酒楼茶肆里收集消息,这些消息皆是和渡阴煞地有关。

    邪修将渡阴镇改为一个阴邪煞地,炼尸百万,不知道多少修炼者惨死其中,骇人听闻,激起修炼者心中的血性怒气。只是那渡阴煞地十分可怕,俨然已成为一个凶险恶地,圣帝境之下的修炼者若是进去,不过几息间就会被邪气吸成干尸。

    纵使修炼者气愤之极,也无人敢轻易接近。

    听一些幸运地逃回来的修炼者说,渡阴煞地的邪气之中,时常可以看到一些狰狞鬼面,也不知道是邪气的化形,还是邪修炼制出出来的鬼物,皆让修炼者忌惮不已。

    “听说八神宫对此也十分棘手。”一个修炼者叹道,“自来阴邪煞地形成,无不是天然煞地,也不知道那些邪修策划多久,方才弄出这么一个渡阴煞地,只要他们守着这渡阴煞地,八神宫纵使有心欲要剿灭他们,也无能为力。”

    ****

    此时渡阴镇已经沦为一个阴邪煞地,邪气冲天而起,笼罩整个渡阴镇方圆百里之地,所在之处,寸草不生。凡是接近渡阴镇的修炼者,猝不及防之下,皆会被邪气吸成干尸。

    听到这话,周围的修炼者纷纷附和。

    但也有人持不同意见,“化神境修炼者大多在域外之境历练,纵使他们在,区区一个渡阴煞地还不值得他们出手,除非事关整个域的生死存亡之时。”

    八神宫更是怒不可遏。

    这些年,八神宫已然习惯他们在青临域中说一不二的地位,极少有受创的时候, 邪修此举, 可谓是狠狠地在八神宫脸上扇一巴掌,不仅扇得脸都肿了,也让八神宫威信全失。

    仿佛一夕之间, 青临域便冒出无数的邪修, 并将八神宫派去的弟子悉数歼于渡阴镇, 不仅将八神宫的弟子抽取精血, 更是将其尸体炼化为蛊尸。

    当那一排排的蛊尸横立于渡阴村外十里之地, 整个青临域都轰动。

    原本只是圣女为报私仇愤而出手, 如今却牵连到整个八神宫。

    八神宫的现任宫主——宗涿丹再次派出八神宫中隶属于宫主的一支精锐弟子, 全是圣帝境的高手,前往渡阴镇,斩杀邪修。

阅读与天同兽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