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天同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9章

    “给我消息的人说,八神宫最近内部不太平,因为少宫主的失踪。”曲山河笑盈盈地看着楚灼,“宗宫主对少宫主失踪一事非常不高兴,为此迁怒圣女,且渡阴煞地之事,也是因为圣女之故才引起的,便强制命令圣女出面解决。”

    听罢,楚灼明白了。

    要是封炤在就好了,封炤跟在楚灼身边最久,虽然爱搞事,看起来不靠谱了点,但他对楚灼的了解比他们更敏锐,一定能知道楚灼的想法。

    “唱笛之死, 一定会让圣女境界大跌, 如果我们现在对她出手, 不知有几分把握?”楚灼问。

    两人说了会儿,楚灼突然问:“对了,为何八神宫会派出圣女?圣女元神受创,理应在八神宫养伤才对。”

    听到这里,曲山河忍不住笑道:“这是宗宫主的命令。”

    楚灼一群人再次集中到曲山河的洞府。

    “阿奇和火鳞留下,其他的跟我一起。”楚灼说。

    万俟天奇不乐意了,“为什么连玄渊和幻虞都能去,我们却不能去?”

    “就是,主人你不能太偏心。”火鳞也不想被留下。

    楚灼的理由很充分:“此次计划我和曲前辈的把握并不大,人多反而引人注目,且渡阴煞地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幻虞和玄影可以待在灵兽袋里,但阿奇你是人,没办法进去。”

    “我可以待在你的万法鼎啊。”万俟天奇脱口而出。

    楚灼:“…………”

    楚灼看他们一副不带他们去就没完,只好道:“那也行,届时阿奇你就待在万法鼎里。”

    得到楚灼同意,万俟天奇和火鳞马上高高兴兴地收拾东西,一群人便离开天罗峡,往渡阴煞地而去。

    曲山河将飞舟抛出来,避开路上横行的蛊尸,他们坐上飞舟。

    飞舟里,楚灼和曲山河盯着渡阴煞地的地图,研究八神宫圣女行走的路线。

    “渡阴煞地现在的情况不太好,先让圣女处理完渡阴煞地,趁她疲惫返回之时动手最适合。”曲山河分析道,“届时他们应该会走这几条路线,我们可以在此伏击。”

    楚灼点头。

    他们没想过在圣女前往渡阴煞地的路上对她出手,怎么说也得等她将渡阴煞地这个威胁处理完再说。说不定到时候圣女和渡阴煞地两败俱伤,他们可以去捡个便宜,就算没便宜可捡,想必经历渡阴煞地一役,圣女也会元气大伤,还是有便宜可占的。

    他们人少,只能用最有利的办法达到目的。

    前往渡阴煞地的路上,两人围着地图商讨着各种可能性,这两人,一个阴捡狡诈,一个敏锐心细,连细节之处都没放过,听得围观的炼丹师和几只妖脑子都糊成一团。

    这种动脑子的事情果然不是他们能做的,他们还是乖乖地当打手吧。

    飞舟一路前行,越是接近渡阴煞地,地上的蛊尸越多。

    有时候他们被蛊尸拦去路时,不得不停下来,先斩杀一批蛊尸再说。

    蛊尸虽然变成蛇蛊的温床,已经不是修炼者,但它们仍具有修炼者的一些特性,可以御剑飞行,十分难缠,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它们将飞舟撞下来。

    这么一路走,一路斩杀,花了近一个多月的时间,他们才抵达渡阴煞地。

    路上,他们也遇到很多特地前往渡阴煞地的修炼者。

    这些修炼者皆是听说八神宫圣女将会来渡阴煞地后,特别过来瞻仰圣女风姿的,顺便助圣女一臂之力,由此可见八神宫圣女在青临域修炼者心中的地位。

    万俟天奇暗中嘀咕,“什么助圣女一臂之力,到时候别变成蛊尸才好。”

    修炼者停在距离渡阴煞地千里之外,据说渡阴煞地周围百里之内皆已被百万蛊尸占据,邪气横行,寻常修炼者无法轻易接近,千里之外是相对安全的距离,若是有什么事,也能及时赶到渡阴煞地。

    八神宫的人已经抵达渡阴煞地。

    圣女的鸾凤圣鸟车在荒芜的瘴地中格外醒目,一眼便能看到,与那苍凉的景色形成鲜明的对比。

    楚灼他们挑了个不显眼的地方,混在人鲜中,朝八神宫驻扎之地张望。

    从周围的修炼者口中,他们知道圣女来到此地才几天时间,这些天圣女正在为解决渡阴圣地而作准备。

    渡阴镇原本就是一个阴气较重的镇,建立小镇的修炼者当年根据天符宫所绘制的一种驱邪符阵建立,可渡阴气,方才有渡阴镇为名。

    然而邪修恰好看中渡阴镇的格局,他们占据渡阴镇后,不仅修改了小镇的格局,将原本渡出去的阴气重新聚集在镇中,将它生生改造成一个阴邪之地,接着又使了手段,让此地邪气冲天,是炼制蛊尸的阴煞恶地。

    “听说渡阴镇下埋着一具千年阴尸王,方才有如此可怕的邪气,邪气中的鬼面是阴尸王的伴生鬼物,实力不低于圣帝境修炼者,若是遇到,定要小心。”一个修炼者神色凝重地说道。

    “真的假的?”有人不相信。

    “自是真的,这是圣女亲口说的。”

    听到是圣女亲口承认的,众人心里就算依然不太相信,但也没再说什么。

    千年阴尸王这东西十分厉害,据说是邪修将被虐杀而死的修炼者炼成阴尸,放在绘制血符的血棺中蕴养,然后在血棺里放入一种食尸虫,让食尸虫日日夜夜噬咬阴尸,让其经历虫蚁噬肉的痛苦。

    每当血月之时,便将阴尸放出来吸收血月中的阴煞之气,让阴尸与食尸虫一起成长,经历上千年的凌虐蕴养,终于养出一具邪煞无比的厉害阴尸王。

    听完懂行的修炼者的科谱后,周围的人听得寒毛直竖。

    所以也不怨灵修对邪修从来没好印象,盖因邪修的手段太过阴毒可怕,而且总喜欢破坏天地灵气,与灵修天然站在对立面。

    知道渡阴煞地的情况,楚灼等人的神色也有些凝重。

    他们来这里是为了圣女,但在此之前,渡阴煞地确实是个麻烦,只能先解决渡阴煞地再说。

    接下来的日子,楚灼他们经常看到八神宫的人朝渡阴煞地而去,每次皆带回一两具蛊尸,或者是渡阴煞地的其他东西,交给圣女。

    圣女待在八神宫的驻地,一直没有露面。

    楚灼他们不知道圣女是不是真的在为解决渡阴煞地做准备,还是因为伤势太重,只能待在鸾凤圣鸟车里养伤。不过渡阴煞地的情况确实越来越不妙,从渡阴煞地所在的地方飘来的邪气可以知道,渡阴煞地的邪气正在渐渐地往周围弥漫扩大。

    众人直觉这不是什么好现象。

    果然,几天后,一群蛊尸在邪修的驱使下,攻击千里之外的修炼者。

    幸好敢来这里的修炼者皆有准备,大多数和蛊尸战斗过,在蛊尸被邪修驱使过来时,纷纷使出十八般武艺,将蛊尸斩杀,并且擒住两个邪修。

    两个邪修被押到圣女的鸾凤圣鸟车前。

    楚灼混在人群中,看到从车里走出来的圣女。

    她穿着一袭贴身的凤羽法衣,袖口和裙摆宛若流动的凤羽,美丽非凡,衬得那张丽容圣洁无比。她的身段婀娜多姿,一举一动浑然天成,有凌厉的威势,又有圣女的圣洁,乌发垂落,额上是一条紫水晶的额饰,水滴状的晶石垂落在双眉间,衬得她的乌眸如墨,明眸善睐。

    楚灼看到圣女额间的水滴状晶石,微微眯起眼睛。

    知道这并非是个阴谋后,楚灼和曲山河格外兴奋地策划如何将八神宫的圣女掳走。

    是的,不是杀死,而是掳走。

    看来掳走一个少宫主不够,他们还要掳走一个圣女。

    楚灼虽无意去探究单鹤凉体内的至宝是什么,但从中也可以看出,它对八神宫的重要性。

    单鹤凉可以说是在圣女的眼皮子底下失踪的。

    上辈子单鹤凉死在血灵城,圣女亲自去血灵城处理他的死,这辈子单鹤凉还没死,却突然失踪,圣女急忙派人过来寻找。从中便可以推测出单鹤凉这些年,确实是在圣女的眼皮子底下讨生活,一举一动皆瞒不过圣女的耳目。

    所以,圣女的责任确实大。

    明白后,楚灼忍不住微微一笑,她也没想到一个单鹤凉会牵扯到这么多事,看来当初她灵光一动,决定将单鹤凉弄走是正确的。

    对于八神宫来说,少宫主单鹤凉确实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存在。先不说单鹤凉是百族的后代,再者他体内还有当年单灵白亲自封印的八神宫至宝,这才是八神宫不敢轻易对他出手的原因,单鹤凉失踪,八神宫自然会疑心他是否已经被害,封印在他体内的至宝会不会被旁人夺去。

    楚灼疑惑地看他,从单鹤凉那儿可知,八神宫现任的宫主宗涿丹和圣女是一伙的,这会儿应该会让圣女在八神宫中好好养伤才对,让她带伤去处理渡阴煞地,岂不是对她十分不利?难不成他们内讧了?

    旁听的碧寻珠等人默默无语,突然发现,其实最爱搞事的不是他们,是一直在他们身后帮他们收拾烂摊子的楚灼才对。不过看她难得对一件事如此执着,连一向稳重的碧寻珠都不忍心拒绝她,更何况其他没有底线的,更不会拒绝,反而纷纷帮着出主意。

    直到听说八神宫圣女出发前往渡阴煞地后,楚灼他们也决定离开天罗峡。

    可圣女身边的守护者不少, 不凡圣帝境的,他们才这点人,能行么?

    若要对圣女出手,首先要攻破的是圣女身边的守护者, 其次才是圣女,就算圣女的境界大跌,估计也不会跌得太厉害, 或许还在圣帝境以上的修为。

    曲山河沉吟道:“我听说, 圣女的实力在化神境之上,只是不知道她现在境界大跌后,是什么修为?”

    万俟天奇和碧寻珠几人瞅瞅两人,他们这里修为最高的是曲山河和玄影, 曲山河是圣帝境四重, 玄影是圣帝境二重,不过玄影是妖修, 而且皮糙肉厚, 本体的攻击力比之圣帝境后期的修炼者丝毫不逊色,单看战斗力,曲山河不及玄影。

    以往楚灼最是理智稳重, 如今看她和曲山河谋划八神宫的圣女, 这胆子大到和她一惯的性格十分不符, 不知情的还以为圣女和她有什么深仇大恨。

    碧寻珠和万俟天奇、火鳞皆无法理解楚灼在想什么。

阅读与天同兽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