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天同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60章

    从来没有在预期中的家人,当遇见后,她发现自己比想象中的要平静,没有什么血脉相连的亲切,也没有被他们丢下的愤恨。所以也没有去问是什么原因,让他一个男人被当成姑娘来养大。

    楚青绛也突然沉默下来。

    楚灼看着他那张雌雄难辩的脸, 理解地点头, 她懂,如果没有故意用什么手段改变性别,那就是女装大佬嘛。

    听到楚灼的话, 封炤和碧寻珠同时看向灵髓泉边的楚青绛。

    楚青绛虽然和她只有一面之缘, 但看到她一脸理解的神色, 就觉得她好像误会了,赶紧解释,“因为一些原因,我在楚家时, 是以嫡脉五房的小姐来排行。事实上,我一直是男人,离开楚家后,就恢复男儿身。”

    楚灼哦一声,只是看着他,没有说话。

    ..与天同兽

    她心里明白,封炤一直未曾和她说过鸿蒙之境,是因为她的修为还未达到可以知道的程度,那地方定然十分危险。既然不是现在的她能接触的,那便不用多想。

    她有自己的修炼计划,一步一个脚步,从来不是个激进之人。

    第二次相见的兄妹俩实在无话可说,楚青绛虽然想关心一下从未见过的妹妹,但彼此之间的生疏,他心知不能操之过急。

    他道:“你好好养伤,我下次再来看你。”

    虽有心想和妹妹叙叙,楚青绛心知此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楚灼嗯一声,瞄了一眼他比之碧寻珠丝毫不逊色的美人脸,只是脸色看起来过于苍白,身上的气息也有些不稳,便知他现在也是伤员一个。

    “你受伤了?”楚灼问。

    楚青绛双眼亮了下,笑道:“是小伤,不碍事的。”

    楚灼哦一声,看他一眼,视线落到碧寻珠身上,问道:“寻珠哥,其他人没事吧?”

    比起对楚青绛这位兄长的客气生疏,这声“寻珠哥”透着亲昵,让楚青绛忍不住看向碧寻珠。

    碧寻珠冷霜的面容上多了几分笑意,“他们并无大碍,就是小云这次断了很多根茎,十分伤心,不过阿奇将木灵之心给它养伤后,它就不伤心了。”

    楚灼听到这里,忍不住失笑。

    又说了些话,了解当日她昏迷后的事情,碧寻珠便和楚青绛离开万年灵髓泉。

    没有人在,她将脸靠在封炤的膝上,问道:“他的伤不是小伤吧?难不成是打神鞭的伤还没好?”回想当日的战斗,楚青绛确实受了两鞭打神鞭。

    打神鞭的威名赫赫,可不是区区肉体凡胎能承受的。事实上,楚青绛现在还能站着来看她,她觉得他挺厉害的。嗯,果然不愧是他们五房的人,就是耐打?

    封炤沉吟了下,说道:“他并未是受伤,而是特地短时间内强行提高境界的后遗症。”

    楚灼怔了下,狐疑地看他,“短时间内提高境界?是一种秘术么?”

    “显然是的。”封炤随意地道,“他的修为原本只有圣帝境初期,特地在短时间内提升到圣帝境后期,不可能安然无恙。”

    楚灼微微皱眉,心里明白楚青绛当日会选择对圣女出手,确实有预谋。

    楚灼想,她要赶紧养好身体,然后去会会沦为阶下囚的八神宫的宫主和圣女。

    据说当日她昏迷后,封炤到来,将他们一窝揣都带走了,带到白璃山,其他人丢到白璃山脚下,让金乌安排地方,被一起打包捆走的八神宫宫主和圣女也丢到白璃山中专门用来惩罚不听话的兽的孤崖里。

    离开万年灵髓泉后,碧寻珠和楚青绛一起往白璃山的山脚走。

    白璃山十分美丽,灵气蕴然,如同与世隔绝的仙临福地,路边随处可见可爱的妖兽,不过这些可爱的妖兽皆实力不俗,放到外面也是为祸一方的祸害。

    楚青绛眺望着白璃山被云雾遮掩的山巅,突然道:“碧公子,能和我说说阿灼的事吗?”

    碧寻珠看他一眼,淡淡地道:“这是主人的事情,恕在下无可奉告。”

    楚青绛听罢,并未动怒,反而笑了笑,说道:“看来阿灼确实是我们楚家兽缘最好的,拥有你们这些伙伴。”

    陵南楚家从来不会将契约兽当成牲畜下属对待,反而是可以生死相托的伙伴。

    虽然没能从碧寻珠那里得到妹妹这些年的事情,不过楚青绛也陆续地从玄影和万俟天奇那里听了许多,拼拼凑凑间,也难拼出一些。

    听到最后,他心中微叹。

    他们楚家五房,不管哪个人,在这条路上都走得太难了。

    虽然这次因为判断失误,受了一番罪,但楚灼觉得结果还算不错的。

    特别是随着她泡万年灵髓泉半个月后,续经接脉,因祸得福,让经脉扩宽一些,灵府涌进大量的灵气,比之过去能纳容的灵气更多了几分时,浑身都像脱胎换骨。

    楚灼觉得现在自己能绕着偌大的白璃山跑几圈不带喘的。

    可惜封炤不这么认为。

    封炤不错眼地盯着她几天后,直到金乌硬着头皮过来请示他,方才不情不愿地离开,去了白璃山之巅。作为白璃域之主,虽然喜欢当甩手掌柜,神出鬼没,但难得他出现,金乌这个白璃山的总管就忍不住想催着他干点正事,就算去搞点大事也没关系,刷下存在感嘛。

    这段日子,楚灼的小伙伴们也时不时地来看她,和她说话。

    看到他们确实都没事后,楚灼心里是安慰的。

    “谁说没事?事情可大了。”曲山河和苏砚星皆是一脸苦逼地看着她,欲言又止。

    楚灼笑道:“你们有什么尽管说,毕竟大家都有交情了。”

    若是平时,听到这话,曲山河和苏砚星自然十分开心,可是现在……想想某位凶名赫赫的白璃域之主,想想现在他们所站的地方,两人开心不起来。

    他们被带到白璃山后,完全是懵逼的。

    虽然早就对楚灼的来历有所猜测,可却没想到他们的来历会这么大,说出去简直吓死人好么?

    特别是苏砚星,现在还一脸茫然,自己到底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他不是要杀邪修报仇么?为何最后像是叛逃出青临域一样?

    幸好,比起苏砚星的茫然懵懂,曲山河的反应还算迅速,发现自己算是抱上个金大腿,更让他高兴的是,他一直心心念念要对八神宫出手,如今八神宫的宫主和圣女都一起被打包带走,对八神宫的打击是巨大的,也算是报了一部份的仇。

    楚灼听了曲山河的话,笑道:“你们先在此安心住下,有什么事待我伤好再说。”

    听到这话,两人觉得她可能还有什么主意,当下也不再多说。

    泡了半个月的万年灵髓泉后,楚灼终于从灵髓泉里爬出来。

    万年灵髓泉是续经接脉、淬体炼魄的好东西,楚灼浑身都有使不完的劲儿,不等封炤来接她,就在小伙伴们的簇拥下,离开万年灵髓泉。

    离开万年灵髓泉后,楚灼便让人带她去关押八神宫的宫主和圣女的地方。

    碧寻珠瞅着她,心思电转,说道:“他们被老大丢到孤崖,听说那里不好去,需要有白璃山的兽带路,让肥遗带你去吧。”

    楚灼嗯一声。

    当下碧寻珠便马上给甩遗传音。

    自从他们回到白璃山后,白璃山一群兽马上闹腾起来,天天有事没事地跑到山脚的洞府里找碧寻珠,拿他们的收藏找他做吃的,一手交美食一手交东西,吃得不亦乐乎。

    曲山河和苏砚星哪里看过这样的奇葩事,最开始被吓了几天后,在万俟天奇等吃货的带领下,很快就淡定下来,天天面对一群神兽和高阶妖兽,皆能面不改色地看他们搞事。

    肥遗吃人嘴软,自是有求必应,听说楚灼想要孤崖,二话不说拍胸脯道:“楚姑娘要去,就让遗哥带你去。”

    “谢谢阿肥。”楚灼笑盈盈地说。

    肥遗一张俊俏的脸蛋顿时鼓成包子脸,气鼓鼓地瞅着她,想生气又不敢,这可是老大未来的道侣,他们白璃域的域主夫人,敢和她生气,不要命了?

    可还是好气啊!

    封炤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朝她勾唇笑了下,说道:“是一个非常神秘的域外之境,唯有血鳞晶所炼制的魂器方能沟通它。”

    听到这里,楚灼和碧寻珠恍然。

    他们终于明白在星兆大陆的血沙漠时,为何封炤会让他们尽可能多地收集血鳞晶,如今看来,不管是鸿蒙之境还是血鳞晶,都十分重要。大荒界确实比想象中的要大,他们来到大荒界的日时尚短,有很多地方没有听过也是正常的。

    半晌,楚青绛有些生涩地问,“你现在怎么样?好点了么?”

    楚灼嗯一声,“好多了,再过半个月,经脉重新长好,就可以离开这里。”顿了下,她问道:“你来大荒界有多久?曾爷爷……爹和大姐他们还在吧?”

    对于这些亲人的认知,皆是从楚家人那里知道的,知道她一出生就没了娘,所以不用询问娘亲这种存在。

    楚青绛没想到她会最先问这个,说道:“大姐在梵仙域,至于爹和曾爷爷,他们在鸿蒙之境。”

    “什么?”楚灼愣了下,“鸿蒙之境?”她看向封炤。

    几十年未见的亲人,乍然相见,还是在那样的情况下,根本不知道说什么。

    对她来说,素未谋面的姐姐变成哥哥,好像也没什么差别。

    楚青绛见她恍然后又沉默,忍不住道:“待将来你修炼到圣帝境,鸿蒙之境开启时,你也可以进去,只要进入鸿蒙之境,皆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楚灼哦一声,不置可否。

    不是一个姐姐一个哥哥!

    所以, 楚青绛这二哥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作为陪着楚灼一路从晋天大陆走到大荒界的人,他们比其他人更清楚陵南楚家嫡脉五房的情况。在陵南楚家人的眼里, 嫡脉五房都有离开出走的习惯, 而在楚灼出生之前,两个姐姐就已经失踪, 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两个姐姐!

    虽说修炼者的手段千奇百怪, 让人改变性别的秘术功法或者是法宝也不是没有, 但以封炤和碧寻珠的感知, 还不至于看不出楚青绛的真实性别, 是个正宗的男儿身, 并未用什么易容或改变性别的手段。

    在三双眼睛的注视下, 楚青绛有些窘迫,解释道:“是二哥,不过……陵南楚家并不知道。”

阅读与天同兽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