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天同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62章

    “是百族的后代,他们的身体是百族之人。”封炤继续道。

    楚灼蓦然失声。

    “他们确实是神族的后裔,但他们的身体不是。”封炤双目紧紧盯着她的脸,“你还记得冰宫的神殿么?”

    不过只一会儿,直到她收拾好情绪,抬起头时,他已经恢复平时的模样,双眼蕴着明亮的光泽,仿佛因为她的举动,让他现在心情很好。

    楚灼知道他不会无缘无故提这个,突然心头一悸,想起圣女额头的锁魂石,骤然失声道:“难道他们是夺舍的?”

    封炤面露赞赏,她的脑子一向转得快,“是的,两人皆是夺舍的,你知道他们夺舍的对象是谁么?”

    封炤的目光从怀里的人移到悬浮在深渊之上的古柏浮地,眼中是一种晦涩难辩的情绪。

    楚灼很快明白他的意思,惊喜地道:“你的意思是……原来的主人没有死?对了,圣女额上的锁魂石,是不是原主的元神就在锁魂石里?”

    封炤赞许地道:“百族和人族不一样,百族是受天眷顾的种族,他们应运而生,牵制神族,不是那么容易被轻易夺舍的。如果主人的元神死去,尸体也将会化作齑粉消失在天地之间,尘归尘、土归土,容不得其他生灵作践。”

    “所以,他们要夺舍百族的身体,不能吞噬主人的元神,只能让身体的元神继续活着。”楚灼飞快地接道,她的双眼亮得惊人,“他们不能杀死身体的元神,只能用锁魂石将之关起来。”

    “正是如此。”封炤含笑道。

    一时之间,楚灼心绪澎湃,忍不住在周围踱步,然后目光灼灼地看着他,“你能让原主归位么?”

    封炤喜欢她专注明亮的目光,让他心头也跟着澎湃火热起来,“当然可以。”他翻手时,手里多了一块石卵模样的养魂石。

    楚灼看罢,不由大乐。

    养魂石好啊,原本是神族陨落后,专门用来蕴养神魂之物。但养魂石上被刻下锁魂阵,神族的神魂被吸收进去,那就永远别想出来,都在里面永远待着吧。

    这养魂石已经关了一个上古神族的神魂,现在再关两个也能关得下。

    不过封炤并没有将八神宫的宫主和圣女一起关进养魂石,在他看来,如此未免太便宜他们,一但被关进养魂石,他们所做下的事情就一笔勾销——毕竟总不能和一个没肉身的元神计较吧?计较了也没办法做什么。

    所以先让他们在夺舍的身体里待段时间。

    楚灼心里也是赞同的,除此之外,她还有一些事情想弄清楚。

    回去的路上,封炤陪着她一起走。

    肥遗正和两个守门的修炼者一起侃大山,看到楚灼和封炤一起走过来,先是懵逼了下,很快就意识到那白衣翩翩的美男子是谁。

    整个白璃山,能见到老大真面目的兽极少,肥遗还没这个福份,现在托了楚灼的福,竟然能在光天化日之下,看到老大的真面目,而不是被关在他的黑暗领域中被老大揍成兽饼,可将他乐坏了。

    肥遗是个嘴贱的,心情一激动,就忍不住瞎叨叨。

    “老大,老大,你怎么和长乘大人他们说的不一样啊?你为什么会穿白色的衣服?长乘大人说,你以前不是一向只穿黑色的么?老大你几时改变习惯了?怨不得长乘大人他们离开时说,老大你变得骚里骚气的……”

    封炤冷着脸,一脚将他踹下深渊。

    肥遗啊啊啊地惨叫,消失在其中。

    剩下两个守门的修炼者呯地一声变成两只毛茸茸的兽,缩着脖子,双爪子揣在面前,有多无辜要有多无辜,省得像肥遗那样被一脚踹下去。虽然不会死,可也会断胳膊断腿的,作为一只神兽,能摔断腿可见有多严重。

    封炤看向两个小弟。

    两个小弟殷勤地说。

    楚灼忍俊不禁,看来封炤这老大当得确实威风。

    封炤被她笑得再次恼羞成怒,一挥袖道:“不用,都给本大爷滚!”

    两个小弟麻利地滚了,顺便去深渊将摔个半死不活的肥遗捞上来,这段时间就让他在孤崖反省,省得又去碍老大的眼。

    直到离开孤崖,封炤还怒着,觉得这群小弟真是没眼色,竟然揭他的短。

    穿白衣多好看啊,白衣飘飘的,更衬他的气质,而且他的本体也有白毛啊,穿白衣有什么不对?他在自己媳妇面前骚包有什么不对?果然一群单身的兽是无法理解的。

    楚灼瞅他一眼,见他一脸冷峻,不知情的人要被吓到,忍不住道:“你穿白色法袍确实很好看。”

    封炤顿时心花怒放,不过他面上很绷得住,一脸平静地问:“真的?”

    楚灼笑眯眯地点头,看他眼睛越来越亮,觉得他还是那只爱搞事的小妖兽,一会儿就原形毕露。

    回去的路上,封炤想带她去白璃山周围逛逛,便变成一丈高的凶兽,威风凛凛,一身黑色的毛发,额头那绺白毛格外惹眼,就像他平时穿的白色法衣,一黑一金的异瞳,闪烁着人性化的情绪,长长的尾巴在她身上蹭了蹭,仿佛催着她快点上去。

    许久没见到他这模样,楚灼倒是有些怀念,爬到他背上,摸了摸那油光水滑的黑色毛发,有些粗硬,伏服在背脊上,反而让人受不释手。

    变大后,他看起来越发的像神兽白虎,唯一不同的,大概是他能喷火,神兽白虎属风,每当出现时,皆带来一阵风,而来带来的是可以毁天灭地的神火。楚灼觉得,这应该是遗传他的父亲,一只远古凶兽。

    封炤驮着她在白璃山的上空到处转。

    他飞得很慢,风并不强烈,仿佛要让她好好地欣赏白璃山的风景。

    楚灼的心情渐渐地沉淀下来,在知道上辈子的死因后,她想了很多,然而这些皆不及他突然间出现。

    上辈子已逝,这辈子才重新开始,他们之间的误会早就解开,未来还很长,她相信,他们会一直在一起的。

    楚灼将脸埋在他的背上,搂着凶兽的脖子,笑着说:“阿炤,幸好有你。”

    两辈子,幸好有他和她一起结伴同行。

    封炤感觉到她的心意,当下也不飞了,降落到下方的山林间,然后就急速奔跑,将林子里的荒兽撵得到处乱转,若得她一阵大笑。

    直到天色黑下来后,他们寻了个地方坐下来。

    封炤将一头不识趣地撞过来的荒兽杀了,取身上最嫩的部位,两个人一起坐在一处气候温暖的山涧,升火烤荒兽肉。

    楚灼看他一边烤一边忍不住想要一口火喷过去,忙道:“让我来吧。”

    封炤有些怀疑地看她,不是他质疑她,盖因他们这一群人中,想吃什么都让碧寻珠动手,他们已习惯坐着等吃,很少动手,以至于连怎么烤肉好像都忘记。

    “虽然没有寻珠哥烤得好吃,但烤个肉还是行的。”楚灼朝他笑了笑。

    封炤被她笑得晕晕乎乎的,一个忍不住,就变成小妖兽,撅着毛茸茸的小屁股钻到她怀里。

    楚灼脸上的笑意更深,摸摸他毛茸茸的脑袋,发现自己好像更喜欢他变成小毛团的样子,像养个心爱的宠物似的。嗯,不能让他知道,否则又要闹别扭,以后都不肯变成这样子。

    肉烤得差不多,刷上碧寻珠特制的酱料,再刷一层蜂蜜,香味刺激得口水都流出来了。

    小妖兽拱着她的手,楚灼将烤肉切成一片片的,一片一片地喂他,看他吃得欢,她的眼神变得柔软。

    星辰布满天空的时候,两人寻了个山洞暂时过夜。

    山洞是某只荒兽的地盘,封炤霸王似地将之赶走,神气地霸占。

    夜晚有些凉,他变成一只凶兽,让她靠在自己柔软的肚皮上,一人一兽就这么睡着了。

    翌日,天亮后,两人方才回白璃山。

    碧寻珠等人早就在那里翘首等了一天一夜,看楚灼迟迟不归,原本还有些奇怪,等看到随行的封炤,众人恍然。不用想也知道,定是跑去浪了一圈才回来。

    有封炤在,小乌龟和幻虞这两个爱撒娇的没敢往楚灼身上靠,倒是碧寻珠和楚青绛敏锐地发现她的心情似乎很不错。

    楚灼看了看他们,朝眼巴巴地看过来的单鹤凉道:“单公子,我们聊聊。”

    幸好,一切还来得及。

    她问封炤,“你要如何处理他们?”

    封炤不在意地道:“他们如此对你,百死亦不足惜。不过……”他低首看她,眼里滑过她看不懂的东西,“你想杀他们么?”

    突然间,她明白刚才面对圣女时察觉的不对,只是她一直想不明白,直到这时候,什么都明白了。八神宫的宫主和圣女皆是夺舍的,他们夺舍百族之人的身体,利用百族的手来屠杀百族,减轻神族的罪孽,所以他们无所畏惧,自然也不会将她的猜测放在心上。

    她刚才的试探或许在她眼里,十足的可笑,所以她不屑理会。

    他们夺舍百族的身体为生,纵使他们将两人杀了,杀的也不过是百族的人,所以他们不惧,亦不放在心上,能冷静以待。

    楚灼微微闭了闭眼睛。

    她走进一条误区。

    这一刻,她不知道说什么。

    楚灼直觉有不好的预感。

    “想!”楚灼肯定地道,“我想杀他们体内的元神,只是如果杀了他们……”

    “可以让本人重新回到他们的身体里。”封炤跟着说。

    封炤冷哼一声,“他们敢对你出手,这还是轻的。”顿了下,他冷然道:“他们皆是罪人,只可惜不能将他们杀死为你出气。”

    当日看到她的模样,他就怒火滔天,连他都舍不得伤根手指头的人,却被不相干的人伤至如斯,若非还残留着一丝理智,早就将两人拍死。

    楚灼拉着他的手,仰头看他,笑问道:“你怎么将他们丢到这里?”

    这里不仅与世隔绝,还有他布下的禁制,除非是神皇境修炼者,只怕无法突破此地逃离。

    楚灼怔了下,“罪人?他们不是上古神族后裔吗?”难道上古神族后裔在他眼里是罪人?

    楚灼直觉不对,既然觉得不对,那么就直接问,对于封炤,她不想用太多深沉的心思去忖度他。

阅读与天同兽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