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天同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63章

    只可怜上任的单宫主,不知道造什么孽,才招来这些要命的煞星,自己死得不明不白,连唯一的独子,也差点被赶尽杀绝。

    半晌,单鹤凉的情绪终于控制住,红着眼睛问他们,“楚姑娘,你们打算如何处置他们?”

    说到最后, 他双目赤红, 两行泪隐忍不住落下来。

    虽说是和单鹤凉聊聊, 不过最后却一群人齐聚一堂,目光如炬地看着楚灼。

    他父亲当年会收养颛孙闻笛,是因为她是百族的后代,所以愿意尽自己所能,让她成为八神宫的圣女, 为她增加一些生存的资本。却未想到,不知在何时,真正的颛孙闻笛已经被夺舍,后来他父亲陨落后,颛孙闻笛性情大变,确实是因为不必再在父亲面前掩饰自己。

    可以肯定,那时候颛孙闻笛已经被夺舍。

    ..与天同兽

    白璃域之主赫赫凶名,大荒十八域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真正直面他时,压力不小。

    单鹤凉以为封炤有什么计划,这种高阶修炼者自不容其他人质疑,他识趣地没问,倒是省了楚灼解释的功夫。

    说完这事后,封炤便让人散了。

    楚灼叫住楚青绛,说道:“二哥,有空么?我们说说话。”

    楚青绛笑道:“自然有的,有什么尽管说。”

    其他人识趣地离开,唯一不识趣的……楚青绛看向封炤,有些迟疑。

    封炤不屑地瞥他一眼,起身离开。

    只是一会儿后,一只毛茸茸的小妖兽拱开门,几下就跳到楚灼怀里,舒舒服服地窝在她怀里,一双漂亮的眼睛瞅着楚青绛。

    楚青绛还真没认出这只小妖兽是封炤,他对封炤的认知和单鹤凉他们差不多,都是听过其凶残传说,对本人却是不了解的,也不知道他本人还有这么骚的操作,变成只小妖兽欺骗世人。

    见楚灼温柔地将小妖兽抱到怀里,给他梳毛毛捏爪爪,楚青绛以为他是白璃山的妖兽,自然不会特地关注。

    他打量楚灼,语气带了几分小心,说道:“妹妹想和我说什么?”

    楚灼瞥他一眼,问道:“二哥当日为何要对圣女出手?”

    楚青绛像是知道她会问,倒也不隐瞒,说道:“因为他们狩猎百族,我这次是计划捕捉圣女,顺便想弄清楚圣女身后的势力,倒是没想到会遇到你们。”说到这里,他无限感慨,哪知道不过是极为寻常的一件事情,竟然遇到素未谋面的妹妹。

    想到什么,他忍不住问:“阿灼,当年……我们不是故意将你一个人留在晋天大陆的。父亲将你送到陵南楚家后不久,就进入鸿蒙之境,至今未归。而我和大姐,一直查百族和神族的事情,怕给你带来危险,所以……”

    这些年,他们一直没有回晋天大陆,不是不想回去,而是不敢回去。

    他们在查百族和神族的事时,同样对方也在查他们,甚至盯紧他们,一刻不敢放松,若是回去,只怕会暴露陵南楚家,会给留在楚家唯一的五房后人带来危险。

    虽然不知道这些年楚灼一个人的生活如何,不过多少能猜测得出她一个小孩子留在大家族里,没有亲近的长辈拂照,加上当年他们曾爷爷和父亲曾以所做的一些不着调的事情,难免会让人下意识地想要忽略五房的存在,一个小姑娘的生活可想而知。

    楚青绛心里是觉得有些亏欠唯一的妹妹的。

    不过在看到楚灼平静到近乎冷漠的神色,便知道她已经不需要。

    楚灼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心里却想着,怨不得来到大荒界后,走了几个域,竟然未曾听说楚家人的事迹,原来是去鸿蒙之境折腾了。

    “二哥,我们是百族么?”楚灼突然问道。

    楚青绛突然沉默,说道:“你觉得呢?”

    楚灼盯着他,她知道楚青绛一定问过其他人关于她这些年来遇到的事情,也知道她和一些百族后人的接触,还有这次她对圣女出手,明面上也是因为百族。

    但没人知道,她其实不过是想弄明白圣女上辈子为何会杀她。

    唯一的原因,她只能想到,她也许是百族的后人,就算不是,也是有百族有关。

    特别是楚青绛的出现,更让她笃定这点。

    “阿灼,我们……确实是百族的后人。”楚青绛轻声说,“曾祖父、父亲、大姐和我,都是百族后人,所以我们和上古神族的后裔有不共戴天之仇。”

    楚灼敏锐地发现他话里的意思,“那我呢?”五房的人都是百族,那她呢?

    楚青绛道:“我不知道。”

    “什么?”楚灼愣了下。

    楚青绛有些不安地看她,“因为你……你是父亲唯一的孩子,而我和大姐,其实是被父亲收养的。”

    楚灼:“…………”

    楚灼被他搞得有些懵逼。

    饶是她再机敏,也要被他话中的矛盾给弄糊涂,她一边整理刚才得知的消息,一边说:“先不说你们,既然我是父亲唯一的孩子,父亲又是百族的后人,那我也是百族吧?”

    “……可你是父亲突然抱回家的,他说你是他自己生的。”楚青绛木着脸说。

    楚灼:“…………”

    楚灼猛地站起身,趴在她怀里的小妖兽差点一骨碌摔下去,幸好两只爪子及时勾住她的衣服,几下子跳到她肩膀上,那敏捷的模样,让楚青绛不由多看几眼。

    楚灼深吸了口气,突然呵呵一笑,“父亲说我是他唯一的孩子,然后又说我是他自己生的,而我其实是个没娘的,是这个意思吧?”

    楚青绛有些羞耻地低下头,确实是这个意思。

    并不是他忽悠楚灼,而是养父楚元苍去鸿蒙之境前,就找到他们姐弟俩,告诉他们,他送了一个女儿回晋天大陆,女儿名叫楚灼,是曾祖父楚开河取好的名字,也是从他肚子里爬出来的,让他们以后若是遇到妹妹,好好保护她。

    楚青绛当年是多实诚的单纯孩子啊,被为老不尊的长辈就这么糊了一脸,整个人都风中凌乱。还是大姐楚青霜已经习惯和不着调的养父打交道,顺嘴问了一句,妹妹也是百族的后人么?

    不负责任的养父回了一句,“不知道呢,看她自己的造化,若能觉醒就是百族,不能就是凡人。”

    楚灼听着楚青绛的叙说,同样被素未谋面的父亲糊一脸。

    她觉得自己以往所有的认知都在这一刻被摧毁,估计她从小到大所知的那些关于楚家五房的事情,也是被人特地修改过的,什么她娘难产而亡,都是骗人的,她不仅是个苦命的,甚至可能不是女人生的。

    不过百族的天赋奇奇怪怪的,有个男人生孩子的天赋也没什么,像月女族不就是自攻自受,男女都能孕育自己的后代么?

    半晌,她镇定下来,说道:“所以,父亲留下这句话,就离开了?”

    “是的。”楚青绛小心地看她,生怕她被不着调的父亲吓到。

    楚灼没被吓到,只是心头积了更多的疑惑,琢磨着不着调的父亲的话,什么叫若能觉醒她就是百族,不能就是凡人?这其中到底有什么渊源?

    对于她的疑惑,楚青绛爱莫能助,“这些年,我和大姐也不是没有猜测的,只是同样不解。不过我们能确定的是,就算阿灼你不是百族,也和百族有什么联系。”

    楚灼嗯一声,想了想,又问道:“二哥,那些神族的后裔,是不是有什么手段能感觉到百族后人的血脉?”

    “是的,圣女就是其中一人。”楚青绛眸色微沉,“我们之所以想要捉她,也是因为圣女能凭一种秘术,发现百族后人的血脉,为此她屠杀了很多百族后人。”说到这里,他咬牙切齿,对圣女的恨意,不是她死亡就能消除的。

    楚灼心里早有猜测,倒也不奇怪,继续道:“圣女对我有杀意。”

    “什么?”楚青绛看向她。

    封炤也转头看她,然后伸出两只毛爪子抱住她的脑袋,这姿势看着有些搞笑,却十分温暖。

    楚灼将他抱到怀里,平静地说:“圣女应该是发现我身上有什么,第一眼见到我就产生杀意。”而上辈子,她确实被圣女派来的人暗杀了。

    知道现在的宫主和圣女皆是被夺舍后,便明白父亲当年认下的养女是真正的颛孙闻笛,也是他年幼时关心过他的姐姐。虽然他们不是真正的血脉亲人,但自从父亲去后,他和颛孙闻笛之间的关系确实比其他人亲近。

    如果真正的颛孙闻笛没有死,那自然再好不过。

    想罢,单鹤凉又问,“那什么时候能让他们回到身体里?”

    这话虽然说得有点儿奇怪,但略一想就明白,被夺舍的肉身,自然归还原来的主人。

    单鹤凉又惊又喜,“你、你的意思是,他们还活着?”

    “是啊,刚才不是说了么?”楚灼纳闷地看他,单鹤凉看起来没苏砚星傻啊,怎么现在才反应过来。

    单鹤凉有些不好意思,刚才他因为乍然听到他们被夺舍的消息,一时间联想到父亲,没有仔细听。

    不过,这确实是个好消息。

    “当然是物归原主。”楚灼毫不犹豫地道。

    同样作为青临域的修炼者的曲山河和苏砚星都有些同情地看着他,谁会想到在青临域中地位崇高的八神宫里,还有这样可怕的事情,那些上古神族的后裔可真是厉害。

    楚灼看向封炤,说道:“可能再过段时间。”

    其他人也瞅着封炤,特别是单鹤凉和苏砚星,两人以前没有见过他,第一次见面就被他雷霆手段震慑,连反抗也没抗一下,就被他一袖卷进空间通道,带到白璃山,然后终于知道他的身份,现在仍是懵的。

    楚灼沉吟了下, 将两人被夺舍之事仔细告诉他们。

    在场众人皆惊讶不已, 显然没想到八神宫的宫主和圣女竟然是夺舍的, 而且夺舍的人还是上古百族的后代的身体。

    他们参与这次捕捉圣女的计划, 自然都想了解一下事情的始终, 虽然这事涉及到百族,不过楚灼也没有隐瞒他们的意思。

    单鹤凉心里有些紧张, 他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又不愿意去深想, 便问楚灼, “楚姑娘, 他们现在如何?”

    只有单鹤凉从吃惊到恍然,最后黯然不已。

    “怪不得……”他喃喃地道,“怪不得父亲会这么轻易被他们所伤, 原来父亲并没有看错人, 只是他没想到,他所信任的人,已经被夺舍……”

阅读与天同兽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