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天同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64章

    若是要追溯楚家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上古之时,据闻楚家在上古时,楚家先祖是一位惊才绝艳之人,曾与当时的妖界几位化形大妖签定契约,后来上古大战,偏居晋天大陆,方才得以保存楚家的血脉流传至今。

    至于为何唯有嫡脉五房是百族后人,这点连楚青绛也不清楚。

    见状,楚灼如何不明白,对于父亲不靠谱的印象,已经深深地烙印在心里。

    听到楚灼的话, 楚青绛一时无言。

    这一天,楚灼终于对晋天大陆的陵南楚家嫡脉五房有一个更深刻的认知,两个亲姐姐其实是养姐养兄,所谓的娘亲一直不存在的,还有一个不着调的父亲和神秘的曾祖父。

    陵南楚家五房在楚家确实是个特殊的存在,它是百族的后人,拥有极强的天赋,总比其他人更容易走上一条强者的修行之路,小小的晋天大陆无法困住他们,他们注定生来就要走到更高级的世界。

    ..与天同兽

    楚灼很快就笑了,她站起身,笑盈盈地道:“阿炤,你是不是感觉到我身上的一些奇怪之处?”

    她虽自诩心思缜密,做事前喜欢思考再三,极少留下破绽,但和他朝夕相处,他又是个极为敏锐之人,不可能真的毫无破绽,例如她重生之事,纵使她不说,但亲近如封炤和碧寻珠,偶尔也会有所察觉,只是他们从未过问。

    封炤迟疑了下,微微颔首,但小姑娘不想说,他也从来不问。

    “我以后告诉你,好不好?”楚灼软声说道。

    封炤嗯一声,并不勉强她。

    这种不勉强、一直呵护她前行的态度,让她心头发软,再也没有人比他待她更好了,如果这是所谓的爱情,她愿意相信他。

    封炤将她拥到怀里,他的小姑娘说什么就是什么。

    和楚青绛长谈一番后,楚灼又趁机去了一趟孤崖。

    再次看到圣女时,她的状态比过去差了许多,楚灼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目光清冷。

    圣女瞥她一眼,依然是一种无所谓的态度。

    “我知道你们是夺舍的,夺舍的身体是百族后人。”楚灼开门见山地道,见她脸色大变,不由笑了下,那天不明白的事情,有封炤指点已不是什么秘密,自然也容易戳中圣女心中的那根不能触动的心弦。

    圣女原本所倚仗的,不过就是无人知道他们原来是夺舍之人罢了。

    现在这个秘密被扒下来,他们还有什么可倚仗的?

    利用百族后人的身体屠杀百族,这些神族后裔可真是恶心之极。

    楚灼见她的神色不再镇定,眼里多了几分被识破的羞怒,心情越发的愉悦,她拢了拢裙子,再次坐到当日坐的那根凸起的树根上,优雅得不像苦修的修炼者。

    和一身狼狈的圣女比,她现在的模样简直气人。

    “你初次见我时,就起了杀心,想必是因为你感觉到我和百族之间的联系,可是如此?”楚灼问她。

    圣女的神色几番变化后,最后不屑地道:“是又如何?可惜我被尔等小辈算计,元气大伤,否则应该在第一时间杀了你。”而不是被她捕捉。

    圣女也不是愚蠢之人,早就明白从单鹤凉失踪开始,自己就被算计,直到唱笛之死,她元神受创,后来又有渡阴煞地的阴尸王,一环接着一环,以至于她最后功亏一篑,沦为阶下囚。

    明白这些皆是楚灼算计的后,她心里也是极为敬佩的,甚至心有遗憾,这样出色的肉身,若是能被他们神族夺舍,定能为复兴神族添几分助力。

    “可惜……”圣女心中遗憾。

    楚灼听明白她的意思后,嗤笑一声,“多行不义必自毙,夺舍而来的东西,又能为你们用多久?你们神族早就在上古大战之时应该陨落,现在不过是一群神族与他族混血的后代,神族的血脉已经稀薄,连百族的后人皆不如,方才会用这等鬼蜮伎俩,哪有上古神族的风彩?”

    圣女额头青筋突突地跳动着,若不是现在无法使用灵力,早就暴起将她拍死。

    楚灼不客气地将她奚落一阵后,话题一转,说道:“对了,我还没问你,你觉得我是百族的哪个种族?”

    圣女冷笑道:“你自己都不知,我如何知晓?”

    “并不是啊,我二哥说,圣女拥有可以感知百族血脉的秘术,这不是特地来问你么?”她厚着脸皮说。

    圣女木着脸,“你二哥是楚青绛?那你便是巫灵族。”

    楚灼惊讶地看她,“我二哥是巫灵族?”

    圣女不想和她说话,觉得楚灼今日来此,是特地来羞辱她的。楚青绛既然是她兄长,那便是同一族人,用得着如此惊讶么?

    因不知道楚青绛是被收养的,一时间圣女也进入一个误区。

    不过这真不能怪楚灼,楚灼那天可没问她二哥是百族的哪个族群,还以为这种事情不好轻易透露,加上她和他也不熟悉,便懒得问他。

    等楚灼离开古柏浮地,马上去找楚青绛,劈头就问:“你是巫灵族?灵皇大陆的巫灵族?”

    楚青绛一脸懵逼地看她,“我不是啊!不过我娘是,听说数百年前,我娘脱离巫灵族,独自一人到其他大陆生活,后来她生我时被人追杀,幸好父亲恰巧路过,可惜我娘还是死了,父亲便收养我。”

    楚灼心头恍然,终于明白在赤云星大陆遇到巫灵宿时,为何觉得巫灵宿十分亲切,原来冥冥之中还有这般因果,纵使他们皆不知其因,两人对彼此之间仍有一个好印象。这些皆因楚青绛这位拥有巫灵族血脉的后人。

    得知楚青绛的身份,楚灼也不由感慨人与人之间的缘份。

    至于楚青绛,他早从养父那里知道自己的身份,这是母亲留下的遗言,养父也并未瞒着,在他懂事后就告诉他。至于灵皇大陆的巫灵族之事,他也是最近从万俟天奇那里了解妹妹这些年的情况时才知道的。

    知道灵皇大陆的巫灵族的命运时,楚青绛不是不难过的,只是再难过,已经无法挽回。或许他该开心的是,至今巫灵族除了自己外,还有一个族人存留,比其他早就被屠杀灭族的百族后人好多了。

    关于上辈子的死亡真相,楚灼该了解的也了解得差不多,接着才询问那些在灵世界屠杀百族的面具人。

    楚青绛拿着楚灼递过来的冰玉面具,端详片刻后,对她道:“这些面具人并非是八神宫的人,应该是另一个神族后裔所组织的势力派去的。八神宫更多是在大荒界行动,特别是青临域。”

    对这些人,楚青绛多少有些了解,他们这些年在大荒界里活动,也不是一无所知。

    楚灼听罢,有些遗憾。

    从遇到单鹤凉开始,她就隐约明白八神宫可能和那些面具人并不是同一个势力,那些神族后裔既然苦心孤诣想要复兴上古神族,潜伏在暗处的势力定然不少,若只有八神宫一个,还是少一些。

    楚青绛迟疑地道:“我怀疑,像八神宫的圣女和宫主这般夺舍的神族一定不少,日后你们若是遇到,定然要小心。”

    楚灼点头。

    接下来的日子,楚青绛趁机审问过圣女和宗涿丹,可惜他们宁愿魂飞魄散,什么都不肯说,无法从他们嘴里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若是其他人,他们倒是可以用搜魂术,可这两人的身体是百族后人,若用搜魂术,会对识海造成无法挽回的影响,他日待主人的元神回归,只怕也因为识海被毁变成普通人。

    对此,楚青绛是恼怒的。

    这些神族用百族的身体肆意妄为,最后受罪的却是百族,怨不得有恃无恐。

    既然问不出什么,那便不再留他们。

    “嗯?”

    “我知道你……与他人不同,这些不同,却在你身上是理所当然的,你不用想太多,不管你是谁,日后定会明白。”说着,他伸手在她肩膀上轻轻地拍了拍,似在安慰她。

    楚灼目不转睛地看他,仿佛在看他是不是在骗自己。

    所以,楚灼最初能契约到一只渊屠玄龟,可见楚灼确实是楚家的血脉,拥有极好的兽缘,亦是楚元苍唯一的女儿。

    直到楚青绛离开,楚灼仍坐在那里沉思,思索楚家五房,还有百族之事。

    当脸颊被毛茸茸的爪子按住,她回过神,将两只毛爪子一起扒着她的小妖兽抱到怀里,说道:“阿炤,你能看出我的情况么?我到底是不是百族后人?”

    封炤从她怀里跳出来,下一刻,一个白衣美男子出现在面前。

    封炤的目光从她脸上滑过,说道:“我亦不知。”

    楚青绛凝视她,声音不由放柔几分,“我观妹妹身边几位妖修,可见妹妹的兽缘极好,我和大姐不是楚家的血脉,当初并未参与家族测试,亦未契约妖兽。”

    从楚青绛透露的话中,楚家除了嫡脉五房外,余者皆是普通人。

    封炤自不是骗她,只是有些事情不好说,因为连他也不确定。

    现在她的修为并不高,有些事情说了也无用,不如让她继续修炼,当她强到可以无视任何伤害,该明白的自会明白。提前透露太多,对她并无益处,想必楚元苍也是明白这点,才会留下模棱两可的话。

    楚灼微微一笑, 并不在意地道:“如此看来, 我纵使不是百族后人,也和百族有莫大的联系。”

    “或许……等以后等父亲从鸿蒙之境归来,便可知道。”楚青绛如此安慰她。

    对于这位素未谋面的妹妹,他心中的疑惑太多, 皆是不负责任的养父留下的, 他能告诉她的极少,对此心里有几分愧疚。更愧疚的是, 他们痴长她数十岁, 却无法庇护她, 反而让她只能靠自己一路走过来。

    不得不说, 楚灼的白莲花长相很有欺骗性, 不相干的男人见到她, 只会产生蹂-躏的欲望, 作为亲人的男性, 却只觉得她柔弱可怜,心生怜惜,只想好好地保护她。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楚灼好奇地问, 对只在传说中的父亲, 她对他没什么感情,更多的是好奇。没办法,这父亲的传说太多了,加上行事如此不着调, 她还真想看看到底他能不着调到什么程度。

    楚青绛语塞。

阅读与天同兽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