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天同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66章

    单灵白陨落之前,已经怀疑他们,又不敢对尚且年幼势弱的独子说明,以免让他们盯上独子,只能匆匆忙忙地将八神宫至宝封入独子体内,便耗尽生命而死。

    单鹤凉经历父亲突然死亡,一向关心他的义姐圣女避居在坎水宫,孤援无助,心里也是怀疑的。他很快就发现自己的处境,小心翼翼地收集八神宫的异常,多少揣测出一些,方才有后来断然隐瞒身份离开八神宫,以一介散修身份在外行走之事。

    宗涿丹面露愧色, “他们也防我们防得紧, 一般都是由假圣女负责捕捉或诛杀,再由夺舍我的神族安排人送过去,他们好像有一套神族才懂的联系方式,我们无法弄明白。”

    宗涿丹和颛孙闻笛是先后被夺舍的。

    两人身体被夺舍后, 元神被困在锁魂石中,并不是时时都能清醒的。

    锁魂石虽能最大程度地保留生灵神魂的完整,可他们并非是肉身死亡后元神出窍,元神生生被逼出肉身,进入锁魂石,对他们元神的消耗是巨大的,因元神越来越虚弱,他们只能时不时陷入沉睡中维持元神的完整,以至于很多事情皆不清楚。

    ..,

    在楚灼成功地晋阶后,楚青绛欣喜地道:“阿灼果然资质不凡,像父亲。”

    听到这话,碧寻珠、火鳞等人纷纷瞅他一眼,他们已经从楚灼那里知道她有一个不着调的爹,喜欢到处搞事,不过那资质确实好,楚灼应该是遗传了他的好资质。

    只有封炤双手抱臂站在那里,不言不语。

    楚灼成功晋阶到星灵境八重后,万俟天奇等几个吃货以庆祝为由,纷纷怂恿碧寻珠赶紧做顿大餐,又怂恿肥遗他们将养在山下大湖里的怪鱼捞几条上来做全鱼宴。

    楚青绛再次坐在一群兽间,和楚灼一起品尝到来自荒古遗迹里的怪鱼。

    “咦,那只总爱跟着你的小妖兽呢?”楚青绛突然问。

    坐在楚灼身边无聊地吃烤鱼的封炤看他一眼,楚青绛被他看得莫名其妙,虽然有些忌惮他的实力,但心里也有几分不爽的。

    不管哪个当兄长的,发现好不容易相遇的妹妹被个男人拱了也难以释怀的,要不是封炤的实力太强,他真想揍他一顿,让他知道大舅哥不是好惹的。

    楚灼笑盈盈地道:“可能去别的地方玩了吧。”

    楚青绛只是随口一问,听罢也不再说什么。

    因封炤特地交待,所以知道他是时常被楚灼抱到怀里的那只小妖兽的人很少,知道的都纷纷闭嘴,不敢挑战他的威严。以至于楚青绛在白璃山待了这么久,竟然没有发现两者之间的联系。

    这一日庆祝过后,曲山河、苏砚星、单鹤凉等人纷纷前来告辞。

    经过几个月的休养,颛孙闻笛和宗涿丹的身体都恢复得差不多。宗涿丹是实打实的化神境修为,而颛孙闻笛的修为是夺舍她身体的神族后裔修炼的,虽有拔苗助长的嫌疑,不过只要她潜心修炼,有肉身打下的基础,也未必不能重新修炼到前圣女的境界。

    如此也算因祸得福。

    如今他们的身体好了,便想回青临域,解决当初夺舍之人留下的烂摊子。

    这烂摊子有八神宫,还有逃走的阴尸王。

    阴尸王涉及到邪修,苏砚星也坐不住,想一同回去。

    他的仇还没报,对邪修只有满腔恨意,这段时间会按捺着留在白璃山,盖因他算是和八神宫结下仇怨,若这么回去可不妙,现在有八神宫的宫主、圣女和少宫主一起,自然不再惧。

    楚灼知道他们迟早要回去的,倒也不奇怪,她看向一同来辞行的曲山河,问道:“曲前辈莫不是也要一起回青临域?”

    曲山河看一眼八神宫的几人,突然笑道:“我前半生一直想要寻八神宫报仇,如今这仇也算报了,宗前辈他们皆是明理之人,不会怪罪我,就算回青临域,我也不怕什么。”

    曲山河和八神宫所结下的仇,说来也简单,是因为八神宫的人杀了对他有恩的侯姓散修,而下令杀侯姓散修的,便是宫主的精英弟子。

    曲山河自幼得侯姓散修帮助极多,侯姓散修就如同他的父亲一般,当他无辜被杀,曲山河憋着一股气,只想找八神宫报仇。后来知道宗涿丹和圣女皆是被夺舍的后,封炤又将两个夺舍的元神弄走,如此也算是为侯姓散修报仇。

    既然已经报仇,八神宫也不会因此寻他晦气,曲山河心中大慰,回青临域也没什么顾忌。

    听罢,楚灼沉吟了下,说道:“曲前辈既然已经报仇,回不回青临域也无碍,难道曲前辈不想去其他地方走走?”

    曲山河心中一动,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楚灼洒然一笑,明眸动人,“老实说,先前和曲前辈合作,挺愉快的。”曲山河心思缜密,能屈能伸,阴险狡诈,和他合作一起坑人,真是格外的爽,这样的人才,楚灼有些舍不得放他离开。

    毕竟,她身边能用的人太少。

    不仅是她,还有百族,她大姐那边可是有不少百族,就缺智囊型人才帮着一起搞事。楚灼惜才,曲山河这样的人才,怎么能放过?

    曲山河饶是再聪明,这会儿也不知道她打的主意,还以为她邀请自己去其他域走走,想了想,还挺心动的,便道:“楚姑娘是不是有什么计划?”

    “是想,正想去梵仙域走走。”楚灼笑盈盈地说。

    楚青绛忍不住看向妹妹,心里琢磨着她的用意。

    曲山河很快就被楚灼说服了,他回青临域也没什么事,不管在哪里都是修炼,不如到其他域走走看看,也算是一种历练,很快就答应跟他们一起。

    对于曲山河不能和他们一起回青临域,单鹤凉和苏砚星皆有些可惜。

    单鹤凉他们离开白璃山的时候,楚灼他们一起去送行。

    离开之前,楚青绛和宗涿丹、颛孙闻笛等人密谈过,密谈的内容皆与百族有关,他对他们道:“诸位,待你们整顿好八神宫,有空便去梵仙域,我们在那里等待几位大驾光临。”

    宗涿丹和颛孙闻笛纷纷应下。

    百族在上古时期,就是一个完整的大家庭,他们之间关系和睦,互相帮助,方才能和强大的神族抗横。如今虽然各族分散,却依然保留着那份和睦与善意,族与族之间,只要一人有难,余者皆不会坐视不管。

    现在神族后裔已经对百族后人出手,他们自然也不能坐视不管,只怕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皆要负担起保护百族的责任。

    没有一个百族后人推卸这份责任,不管前方是深渊亦或是险阻,皆不会退缩。

    楚灼将他们一行人送上穿梭舰,目送他们离开。

    接着,他们也商量去梵仙域。

    楚灼在洞府里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时,一只小妖兽拱开门,几下子跳到她怀里,一双爪子扒着她的衣襟。

    楚灼有些忍俊不禁,托着他毛茸茸的小屁股,笑道:“你也要和我们一起去?”

    小妖兽点头。

    楚灼凝神道:“长乘那边不要紧么?你不过去看看?”

    长乘还未从域外之境归来,楚灼见他这段时间一直待在白璃域,偶尔失踪那么十天半个月,不知道去何处,心里多少也有些猜测。

    小妖兽从她怀里跳出来,下一刻变成人形出现在她面前,迟疑地伸手揽着她的腰,说道:“长乘那边没事了,我去不去都无所谓。”

    楚灼哦一声,瞅着他,瞅得他脸色僵硬怂得就想将手缩回来时,她笑着主动搂住他。

    封炤顿时欣喜不已,盯着她粉色的唇,正想着要不要趁机吻一下时,突然门口响起一道咳嗽声。

    封炤的灵识往外一扫,看到来人时,脸色就不好了。

    大舅哥什么的,真是讨厌的存在,总是不识趣地来打扰。

    不过,知道神族的势力大多数在域外之境,也算是一个不错的收获。除此之外,还有其他隐藏在人族中的神族后裔,估计也像八神宫一样,以夺舍的方式,混进人族之中。

    将事情了解得差不多后,楚灼他们便告辞离开,让他们继续养身体。

    接下来的日子,他们又在白璃山中待了几个月,楚灼也趁机闭关,堪堪将修为提到星灵境八重时,方才出关。

    直到从封炤他们这里得知圣女和宫主皆是被神族后裔,才想明白一切。

    楚青绛和楚灼都有些可惜。

    原本以为能从两人嘴里得知更多的关于神族后裔之事,没想到那些神族后裔比想象中要谨慎,如此也可以看出,神族后裔和百族后人一样,力量被削弱许多,并不能肆意行事,还是有所忌惮的。

    他们也能明白,现在的大荒界,已经是人族的地盘,上古大战之后,人族兴起,不管是神族、百族和其他种族,皆已经没落,没有绝对的实力能和整个人族抗横。

    唯有危险而神秘的域外之境,方才没有被人族涉足太多地方。

    这些年来,他收集到的消息虽不多,但每一件都让他产生怀疑。

    能拼凑这般完整,也是先前单鹤凉告诉他们的。

    楚青绛等人感觉到她晋阶时,早早地来到她的洞府前。

    虽然只是晋升一个小境界,依然让他们十分关注。

    夺舍他们的神族并不满足他们在八神宫中的权利, 便将目标转到宫主单灵白, 欲要取而代之。之后便有单灵白在域外之境受创,无法治疗不幸陨落之事。

    单灵白死后,夺舍的宗涿丹成为新任宫主, 大肆利用八神宫的势力, 搜寻百族后人,或捕或杀或送到域外之境。

    宗涿丹因晋阶化神境时出了差子, 被早就盯上他的神族后裔趁机而入,元神被困在锁魂石中, 无人察觉。之后夺舍他的神族便利用他的身份, 混进八神宫的高阶修炼者中,暗中拉拢许多八神宫的修炼者, 隐隐与当时的宫主单灵白形成对峙。

    后来单灵白收养颛孙闻笛, 夺舍的宗涿丹发现颛孙闻笛是百族后人, 且资质不俗, 便趁机接近她, 寻找一个适宜的时机, 让另一个神族后裔伺机将颛孙闻笛夺舍。

    楚灼和楚青绛听到这里,心中微动。

    “你们可知他们将人送到域外之境的何处?”楚青绛问。

阅读与天同兽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