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天同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22章

    万俟天奇忍不住问,“不会吧,当初我们挖了那么多的血鳞晶,却只能炼制一千枚鸿蒙令?老大,难不成炼制鸿蒙令的失败率很高?”

    如同炼丹一样,失败率太高,多少灵草都不够用。

    想到他们储纳戒里那堆积如山的血鳞晶,一群人都很兴奋。

    封炤道:鸿蒙之境并非在域外之境它的存在,就像时间海一样是被遗落在所有域外的一处独立空间必须要有血鳞晶所炼制而成的鸿蒙令牌才能进去,且每个修炼者一生中只能进去一次。

    “按我们手中的这些血鳞晶,能炼制多少鸿蒙令?”万俟天奇高兴地问。

    封炤思索了下,给出个数字,约莫可炼制一千枚鸿蒙令。

    “为什么?”一群人异口同声地问。

    有星兆大陆的一条血鳞晶矿作支撑,这次炼制出来的鸿蒙令定然不少。

    听完封炤的分析后,一群人十分可惜,“还以为能用我们手上的血鳞晶发个财,没想到东西多了,就不值钱了。”

    当然,知道鸿蒙令如此值钱,他们也没想过要卖它,自己人用还来不及。

    当下众人便商量,手上这些血鳞晶怎么用。

    商量到最后,自然看楚灼的意见。

    “能炼制一千枚鸿蒙令的话,那就将一半给白璃山,再给一些百族吧。”楚灼提议,看向万俟天奇和碧寻珠他们,毕竟当初能挖到这么多血鳞晶,还有他们的功劳。

    碧寻珠淡淡地道:“再多的鸿蒙令于我没什么用,主人如何处理即可。”

    万俟也点头赞同,既然每个人一生中只能进一次鸿蒙之境,手里得到再多的鸿蒙令都没什么用处,不如留给其他需要的人。

    他们曾在白璃山修行许久,对白璃山也颇有归属感,给白璃山并不心疼。至于百族,他们和百族也算是朋友,看在楚灼的面子上,给百族也没什么。

    说完这事后,碧寻珠盯着楚灼问,“主人,这次鸿蒙之境开启,你决定去么?”

    听罢,在场的其他人也看向楚灼。

    先前楚青霜和雨伯贤的视线,心细的碧寻珠早已看在眼里,瞬间就明白,楚青霜和雨伯贤特地提这事,其实也是为了告诉楚灼。

    不过他们只是通知楚灼,让她知道有这事,至于如何选择,还要看楚灼的意思。

    碧寻珠觉得楚青霜和雨伯贤的态度有些怪异,又说不出哪里怪。毫无疑问,鸿蒙之境是危险的,它是化神境修炼者向往之地,楚灼只有圣帝境,修为仍是太低,鸿蒙之境对她而言并不是个好的历练之地。

    楚青霜对楚灼的爱护无庸置疑,定不会希望楚灼去冒险,但他们为何又特地告诉她?

    碧寻珠想不明白这其中的原因。

    楚灼倒是镇定,“我对鸿蒙之境一无所知,还需要了解一下再看情况。”

    听罢,众人忙表态,“主人,不管你去哪里,我们都跟你去啊,你不能丢下我们。”

    “楚姐,你也不能丢下我。”万俟天奇紧张地说,再次后悔自己的修为太低。

    楚灼笑了笑,“我自己都没决定呢,你们急什么?而且那里实在危险,你们的修为……”

    听到这话,修为低的万俟天奇、幻虞都有些恹恹的,小乌龟用一双黑豆眼呆呆地看着人,仿佛啥都没听懂的模样。

    直到夜深,楚灼打发他们去休息,她也回房。

    山谷里的月亮已经升到天空,明亮的月华从窗外淌过,楚灼坐在窗前的藤椅上,举起手,在月光下端详手腕上的珠串。

    半晌,她幽幽地道:“阿炤,你说是百族选择了我,还是我无意间选择了百族?”

    屋子里一时安静无声。

    直到属于封炤的气息出现在她身后,听到男子低沉悦耳的声音响起,“我也不知。”

    楚灼低低叹了口气,似是自言自语地道:“若是我的推测没有错误,阙氏资料中有记载,得到百族族长本命法宝,即是下一任族长。我觉得,大姐和雨伯叔应该也看出来,所以他们才会特地提鸿蒙之境,想让我去鸿蒙之境历练,提升自己的修为。”

    “可是,为何他们如此心急呢?是不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发生?或许是关于神族的……”

    在她的自言自语中,站在她身后的男人将手搭在她的肩膀,然后略一用力,将她拥进怀里,他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不管如何,我会保护你。”

    楚灼沉默了下,靠在他怀里,久久方才应一声。

    她抚着手腕上的珠串,冰凉如水的触觉在指尖泛开,明明是贴身佩戴,却像永远捂不热的石头,没有沾上她的体温分毫。

    这段时间,楚灼也没少翻阅推敲阙氏先祖留下的资料,楚青霜和雨伯贤能看出来,她自然也能看出来。

    当初取走珠子时,只觉得它对百族很重要,她只想将它带离九幽冥地,交给楚青霜,看看能不能对百族有所帮助。却不想得到这串珠子,让她在毫无所觉中,成为百族下一任的族长,纵使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

    对于这个结果,楚灼没什么感觉。

    因为成为百族族长对她来说,还是很遥远的事情,比不得她现在迫切希望变强,强到再无人能威胁她的性命,让她能保护所有想保护的人或事。

    她靠在男人怀里,听着他沉稳的心跳声,低声说:“其实就算雨伯叔他们不告诉我鸿蒙之境的消息,只要听到传闻,我也想去一趟的。我想变强,强到……”

    她抬头看向身后的男人。

    封炤的眉眼在月光下,俊美得不可思议,眉宇清华高贵,如九霄天外的仙人,明明无法触及,却又近在咫尺,只要伸出手,就可以拥抱。

    偶尔她也会想起上辈子一无所知地来到大荒界,第一次见到恢复成人的他时的心慌惊惧,以及被困在他的黑暗领域中的胡思乱想。

    “那就去吧。”封炤忍不住低首,在她仰起的脸蛋上轻轻地吻了下,“不管你去哪里,我都会陪你。”

    楚灼抿嘴而笑,扭身投进他怀里,紧紧地搂着他的腰。

    封炤也跟着笑了笑,浑身的热气仿佛都集中在与她相拥的地方,不用特地看,他现在也知道自己耳朵红通通的,再强的修为也压不下。

    鸿蒙之境有多危险,封炤比很多人都清楚,虽然他没有去过鸿蒙之境,但作为一域之主,却从曾过去鸿蒙之境的长乘那里得知,长乘也幸运地带回很多鸿蒙之境的宝物,充实白璃山的力量。

    明知道危险,他也无法阻止她。

    所以他们都不提它的危险性,而是坚定地陪伴她朝这条路走下去。

    碧寻珠心思一动,说道:“是因为星兆大陆的那条血鳞晶矿吧?”

    封炤投给脑子转得快的小弟赞赏一眼,说道:大荒界很多势力和灵世界大陆有联系,当年星兆大陆的血鳞晶矿之事被发现后,星兆大陆为自保,定会联系大荒界的前辈。

    星兆大陆可是灵世界的四大顶级大陆之一,能者辈出,离开大陆来到大荒界修行的修炼者定不会少,这些修炼者虽然分散在各个域,但他们定还和灵世界的家族有所联系,也算是一种庇护,定能早早地得到消息。

    并非如此,而是鸿蒙令需要的力量过于庞大,导致每一枚鸿蒙令需要大量的血鳞晶炼制而成,所耗材料甚巨。封炤一副看蠢货的神色看他们,鸿蒙令在大荒界供不应求,一枚鸿蒙令在外面可卖出天价,像八神宫那样的势力,每次能拿出三枚鸿蒙令已属不错。

    一群无知的土包子听得愣愣的。

    楚灼含笑地看着众人,并未发现意见,见他骄傲地抬起毛脑袋,只觉得十分可爱,忍不住捏捏他搭在自己手臂上那只毛爪子,然后被他瞥一眼,若无其事地将爪子按在她手掌心里,任她捏。

    不过,这次市面上的鸿蒙令应该不会少,鸿蒙令的价格相对会低一些。封炤又道。

    “咦,为什么?”火鳞问道。

    当时听封炤说,用血鳞晶炼制魂器非常困难,就算是大荒界的炼器宗师,也很难做到,难不成就是这个理?

    听到这个答案,众人十分失望。

    没有一个势力能拒绝血鳞晶。

    出于各种考虑,最后接手血鳞晶矿的,定会是大荒界的势力。

    楚灼这些曾经去过星兆大陆血沙漠的人都记得。

    当时发现血沙漠下的血鳞晶他们还在那里开采了一段时日,后来问封炤,封炤没明说它的用途只说他们到大荒界就知道。因为当时他们的实力并不如何也不知何时才能去大荒界,那些事对他们来说太过遥远,便没有多问。

    火鳞、玄影、幻虞等人听得有些疑惑但万俟天奇和碧寻珠却想起曾经在星兆大陆得到的东西。

    “哎哟要是我没记错血鳞晶不就是我们当初在星兆大陆的血沙漠下弄到的东西?”万俟天奇高兴地击掌“当初还是老大你让我们多弄点血鳞晶说越多越后日后在大荒界定然用得上。老大可是如此?”

    直到现在才知道封炤当时所说的血鳞晶大多数用在另一方面,是这个意思。

    这些年他们走的地方不少,弄到的好东西也不少,对于血鳞晶的用途一直没去刻意寻找,将它丢在那里没管什么。

阅读与天同兽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