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天同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23章

    楚青绛板着脸道:“胡说,修炼之人,哪里会这般容易红鼻子。”但对上她笑盈盈的脸,又有些赧然。

    楚灼也不催他,只是这么瞅着他,笑起来的模样可爱又可怜,让当兄长的恨不得将她宠上天,什么都为她挡着,不让她去涉险,只要她好好地当他们的小妹妹就好。

    回山谷的路上,楚灼特地和其他人错开,和楚青绛走在最后。

    楚青词和楚灼去送行。

    “二哥,你可是有什么烦心事?”楚灼笑盈盈地问。

    楚青绛回过神来, 看到她的笑脸,心头一酸,顿时有一种对不起她的错觉,勉强道:“没什么……”

    得知鸿蒙之境提前开启的消息后, 阙氏族人又逗留三日,终于告辞离开。

    “我知道。”楚灼依然是笑盈盈的,“但我还是想变强。”

    她想变强,强到再无人敢欺辱她,强到没有人能威胁她的生命,强到……可能强到成神之时,这是一种刻在骨子里的莫名信念,方才会让她一刻不停地修炼,不敢停下脚步。

    以前她不懂这是为何,直到此刻,她方才隐隐约约地明白。

    不过见他一脸忧虑又不赞同的模样,楚灼眸光微转,笑盈盈地说:“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我想快点晋阶化神境,然后和阿炤举办双修大典。”

    楚青绛:“…………”

    封炤:“…………”

    肩膀上的小妖兽不争气地滑下来时,楚灼伸手将他捞到怀里,像对待心爱的宠物似的,一脸温柔地搂在怀中抚着他僵硬的身体。

    等某只兽回过神来,整只兽都热得像冒烟,忍不住将脑袋缩到双爪子里,往她怀里拱。

    楚青绛双眼冒火地瞪着他。

    没有哪个当哥的乐意娇美可爱的妹妹为了和个臭男子双修而努力变强的,他宁愿她只是单纯地想要变强,总比这糟心的答案要好。

    楚青绛怒气冲冲地离开了。

    山谷里的万俟天奇等人奇怪地看着拂袖而去的楚青绛,忍不住问:“楚二哥这是怎么了?”

    楚灼淡定地道:“许是有什么急事。”

    这是有什么急事的样子么?分明就是被什么气走了。

    一群人瞅着她说谎不打草稿的模样,觉得楚二哥应该是被她忽悠走的。

    回到山腰的木屋,楚灼将怀里团成一团的小妖兽放到床上,然后该干嘛就干嘛。

    直到天色暗下来,屋子里亮起一盏灵光灯,某个白衣如雪的男人蹭过来,吭哧又压抑地问:“灼灼,你、你真的这么想和我双修……”

    “骗他的!”楚灼不以为意地说。

    封炤:“…………”

    “你也看到他最近的样子,每天都一副痛苦又无力的模样,我看得也为他急,原本就长得貌美如花,再日日愁容满面,一副不开心的样子,看了就让人心疼。”楚灼一副无奈的神色,“好歹也算是便宜兄长,怎么着也开解下他吧。”

    封炤心里有些委屈,他也不开心啊,她为什么不开解下他?害他先前白开心了。

    这时,楚灼偏首看他,灯光下的脸秀丽又娇气,似笑非笑地道:“怎么,难道你不想我尽快晋阶化神境?”

    “当然想!”他脱口而出,然后在她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的凝视下,整只兽又害羞起来,“你、你以前说,要等你的修为达到一定境界,才和我双修,你当时是指化神境吧?”

    楚灼也不矫情,颔首道:“是啊,化神境和神皇境只有一个大境界,届时也没人会误会你其实是找个年纪比你小、修为比你低的女修当炉鼎。”

    “怎么可能,谁敢说!”他的神色一戾,浑身的气势差点压抑不住。

    不过在发现她的脸色微微一白时,他赶紧收敛身上的气息,语气变得柔和,“其实你不必在意这些,我并不在意,反正我凶名在外,世人爱误会就误会,只要我们彼此知道就行。”

    说着,他心里越是后悔,早知道她是这般想的,当初在时间海找到她时,就直接磨到她愿意举办双修大典,将名份定下再说。

    没有定下名份,他心里总是不踏实。

    楚灼忍不住噗的一声笑出来,她真的是忽悠他的,没想到一向精明的神兽竟然听不出来。不过,他这种有些傻气的举动,却让她心里感动又疑惑。

    不过那些疑惑,她并不想去深究,只要知道这人对她好就好。

    楚灼也不哆嗦,将他推到床上,笑眯眯地说:“行了,休息吧。”

    封炤:“…………”

    ****

    听到楚青绛的话,楚青霜并无意外。

    但楚青绛仍是觉得瘆得慌,“大姐,阿灼怎么会、怎么会……”

    楚青霜瞥他一眼,觉得这傻弟弟实在不争气,说道:“阿灼并非那等被长辈庇护成长的孩子,她能走到这一步,完全是靠她自己,自然有自己的主见。你以为阿灼没看出阙氏资料中隐晦的意思?其实阿灼并不在意当不当这族长,但她天生向往强者之路,没人能阻止她。”

    “可是、可是……”

    “行了,既然阿灼决定去鸿蒙之境,我们得为她打算,至少,让她能在鸿蒙之境少吃些苦头。”楚青霜说,神色冷凝,心思已经不在这边。

    楚青绛失落地应一声,仍是无法接受楚灼是自愿去鸿蒙之境。

    这种时候,他宁愿楚灼蠢一点,娇纵一点,至少他们可以多护她一护。

    转身离开时,他突然想到什么,双目灼灼地看着长姐,“大姐,你笃定阿灼一定能从鸿蒙之境归来?”

    “自然!”楚青霜道,“她可是父亲的孩子,还是被百族选中的族长,只要百族不灭,她亦不会……”

    “大姐!”楚青绛打断她,“你不要信上古时期的那位族长之言,她最后还不是身陨消失?”

    楚青霜瞥他一眼,没说话。

    ****

    知道楚灼决定去鸿蒙之境后,山谷里的百族和雪神宫的人都忙碌起来。

    然而,他们还未为楚灼准备什么,楚灼已经找上他们,并且大手一挥,丢出几个储纳戒的血鳞晶。

    楚青绛姐弟和百族后人难得目瞪口呆。

    “这、这是血鳞晶?”楚青绛整个人都不好了。

    雨伯贤抓起一块血色的晶石,感觉上面的力量波动,沉声道:“确实是血鳞晶。”

    只要对鸿蒙之境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炼制鸿蒙令的材料是血鳞晶,而这一堆的血鳞晶,能炼制多少鸿蒙令?

    “这些是我们在星兆大陆得到的血鳞晶,约莫可以炼制一千枚鸿蒙令。”楚灼笑着说,“每个人只能进去一次鸿蒙之境,再多的鸿蒙令对我们没用。”

    明白她的意思后,楚青霜难得有些激动。

    雪神宫的底蕴还是太少了,只能弄到一枚鸿蒙令,还是看在雨伯贤的面子上给的,楚青霜当时就决定将这唯一的鸿蒙令交给楚灼,心里虽然也担心让她独自一人进鸿蒙之境会有危险,可他们也没办法。

    不过若是有更多的鸿蒙令,她就可以安排更多人和她一起进入鸿蒙之境,设法保护她。

    “大姐,我听说外面一枚鸿蒙令已经开出天价,为抢夺鸿蒙令,很多人不择手段,如果要炼制鸿蒙令,还需要找个可靠之人,不知这里可有擅长炼器的人?”楚灼问道。

    楚青霜先是一愣,低头看向血鳞晶。

    由于血鳞晶的特殊性,一般的炼器师根本无法将它炼制成鸿蒙令,需要寻找高阶炼器师,但高阶炼器师不是那么好找的,每次出手会收取不菲的酬劳。这也无可厚非,但此时鸿蒙之境开启即在,修炼者为得到鸿蒙令无所不用其极,若是有人知道他们这里有如此数量的血鳞晶,就怕对方狮子口大开,或者徒惹麻烦。

    雨伯贤也微微蹙眉,见到血鳞晶的喜悦一扫而逝。

    “我可以寻找朋友,让他帮助介绍认识的高阶炼器师帮忙炼制,届时给对方一些酬劳,应该不会有什么事。”雨伯贤说道。

    楚灼看他一眼,笑道:“何必如何麻烦,不如找百族的炼器师。”

    众人不由看她,满脸不解。

    “二哥,我知道。”楚灼神色平静,“危险往往伴随着机遇,以前我也是这般过来的,越是危险的地方,越能突破自我。二哥,我想变强。”

    楚青绛张了张嘴,呐呐地道:“你不必如此,你还有我、有大姐,有父亲,有曾祖父……”接着,不情愿地加上一句,“还有白主,相信不管你什么修为,他都不会在意的。”

    说这话时,他的双眼紧紧地盯着趴在自家妹妹肩膀上的小妖兽,似在逼迫他,不准他说出什么嫌弃小姑娘的话。

    如果她真这般可怜可爱,也不会在未及百岁,就已经成为圣帝境强者。

    犹豫了下,楚青绛忍不住问:“阿灼,鸿蒙之境……你、你打算去么?”

    他低着头,仿佛不敢看她。

    “去啊,这么难得的机会,为何不去?”楚灼声音清柔悦耳。

    楚青绛猛地抬头看她,焦急地说:“可是那里十分危险,听说进去的人十不存一,少有人能活着回来,皆陨落在鸿蒙之境中,你现在的修为……”

    当然,这些纯属错觉。

    “骗人,二哥你的鼻子都红了。”楚灼一本正经地说。

    封炤啧了一声,甩甩尾巴,懒得理他。

    他当然不会嫌弃他的小姑娘,从她十岁时,还是个小豆芽菜,被她捡回去,他就从来没嫌弃过她。

    听罢, 阙观衍确认她不会去鸿蒙之境, 心里暗暗松口气。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楚灼这次一定会去鸿蒙之境,而且他们手里一定有鸿蒙令, 若是楚青词要去, 说不定还真能给她弄枚鸿蒙令。

    阙观衍看了看楚灼他们, 对楚青词道:“青词, 这次鸿蒙之境开启,你会去么?”

    楚青词虽不知道他为何如此问, 仍是如实回道:“我听青霜姐姐说, 鸿蒙令数量稀少, 雪神宫能得到的并不多, 以我的修为, 纵有鸿蒙令, 给我也是浪费。”

    在他眼里,楚灼就是有这般本事。

    楚青绛难得没有对他横挑鼻子竖挑眼,面无表情地站在那儿, 直到阙氏的人坐船离开, 他的视线若有似无地落在楚灼身上。

阅读与天同兽最新章节 请关注爱小说(wap.aixs.org)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