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爱是卿

《惟爱是卿》

第十章

上一章 简介 下一页

他缓缓地伸出手,抚上了她的头顶,乌黑的丝,柔软的发,她对主君的感情,又是怎样的呢?也许……也许……她自己都不曾发现吧,也许……也许……

“想哭吗?”他轻轻地问着。因为他已经听到了她抽泣的声音。

“不会……我不会为天无夜流下眼泪的。”垂着的头使劲地摇晃着,她说着否定的答案。

“有。”他很肯定地道,“难道连我也不能说吗?”依颜,他已认定,她是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

“我……”他的话使她低垂下了头,该说吗?该告诉他自己的脑海中究竟在想着什么吗?“我……他……左手废了……”良久,她的嘴里终于吐出了只字片语。

即使宋依颜说的只是几个字,但是紫月却明白她说的是什么,被人扶出地牢的时候,他便已经听到了这个消息。天君的左手,竟然从此以后不能再做任何的动作,那个他所最敬畏的人呵……他并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他所知道的只是一个结果,主君自湘轩出来后,左手便不能再动。

选择该是什么,

答案又是什么,

当迎来真相的时候,

是和依颜有关吧,如果天下之中真的有能够伤主君的人,那么恐怕也只有依颜了。

“我知道。”他淡淡地道,目光望着她低垂着的头。

“我……我不想的,我从来没想过,会是我让他的左手残废的。”宋依颜喃喃着,像在抗拒着什么似的微微晃动着身子,“我本来……我本来只是想砍下自己的脚,拿下血玉,但是……我真的没有想到……没想到他会用手挡下那一剑。”更可笑的是,她竟然没有在意自己的脚会没有,而在在意天无夜的那只左手。

第十章 (第1/3页)

“是,小姐。”兰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是毒药,百红粉。”兰儿直直地看着舒弄舞,观察着她脸上的表情。

舒弄舞怔然着,“毒……药?!”这……怎么也不像是兰儿该拿着的东西啊,“你怎么会有这东西?”她脱口而出地问。

“只要去长安城的黑市药铺,这东西很容易买到。”

“可是……你拿着……毒药干吗?”

“自然是放到宋依颜每日所喝的茶里。”兰儿的脸上,扬起了一抹阴森的笑意。

〓☆〓.〓☆〓.〓☆〓.〓☆〓

舞阁

不甘心,真的不甘心,为什么主君会放了紫少,更甚至饶过宋依颜那贱人!任何人都看得出,主君左手的伤是因为宋依颜的关系,但是到头来,却没有任何的惩罚降临在她的身上。

所以……既然主君不惩罚宋依颜,那么就让她,让她来好好地惩罚那个贱人吧,没道理她受了那么沉重的痛苦,她却逍遥快活!

“兰儿,你这是在做什么?”轻柔的声音,打断了兰儿的遐想。把手上的药粉包好,兰儿转过身子,看着自己的主子,“没什么。”她摇了摇头道。

“你的命好不容易才拣回来,凡事注意着点,知道吗?”舒弄舞好意地提醒道。整整三个多月的时间,兰儿才从奄奄一息,到现在基本能够走动。主君的那一掌,没有要了兰儿的命已经是万幸了。

“兰儿知道。”她垂下了头,目光之中闪过一抹复仇的光芒。她的伤,她的痛,皆是因为宋依颜那贱人,她绝对不会让她好过的。

“那便好,”舒弄舞点点头,随即在看到了兰儿手中所拿着的纸包而微微一愣,“你手上拿着的是什么?”

“是……”兰儿欲言又止,似乎在犹豫着到底是说还是不说。

“到底是什么?”舒弄舞再次的追问道。

“是吗?”他把她的头按在了自己的胸前,柔声道,“没有人会看见的,即使你想哭,即使你想笑,都没有人会看见的。”主君,是他最敬畏的人,而依颜是他最爱的人,这样的两个人,在他的人生中,占据了太重要的位置了。

关系——何时开始竟然变成如此的复杂呢?紫月静静地想着,却想不出任何的答案。

然后,他感觉到了胸前有着濡湿。他知道,那是她为主君所流下的眼泪。

紫月一怔,消化着从宋依颜口中所吐出来的事实真相。主君……竟然是去主动挡下她的那一剑吗?即使会残废,亦要挡下那一剑?!

原来……主君对她的感情……已经深到了这般的地步……

“我明明是恨着他的啊,但是……现在我却觉得恨不起来!”紫月呵,在紫月的面前,她似乎总能把一切埋在心里的事都对他说出,温暖的紫月,仿佛像是她心灵的支柱般。

“你……”舒弄舞震惊地看着自个儿丫鬟脸上的那抹笑。那笑容,有着女人的嫉妒,怨恨。不甘……从什么时候,兰儿竟然变成了这样?“兰儿,这是条人命啊,我看……”

“小姐难道不恨宋依颜吗?”兰儿快速地打断了舒弄舞的话。

“我……”她讷讷着。她恨吗?宋依颜,抢走了主君所有的宠爱,抢走了主君所有的注意,亦抢走了她所有的希望。但是——真的是抢走吗?或许该说,她根本从来没有得到过,“我……”明明知道不怪怨亦不该怪宋依颜,但是不恨二字,却无法说出口。

“况且主君的左手会受如此之重的伤,也是因为宋依颜的关系,当事湘轩之中,只有她和主君二人。”兰儿继续道。

舒弄舞眸子一黯,“兰儿,我想练琴。”仿佛像不曾知道毒药的事般,她捧起了木琴。

为什么,过了那么多天了,她却还是忘不了他挡下她那一剑的眼神,还是忘不了他那血流不止的左手,更加忘不了他转过身的那一声叹息。

她该高兴啊,天无夜放了紫月,也放了她想要的自由,但是……为什么她会为他而哭呢,为了他的血而流下眼泪呢。

“唔……”床上的人呻吟一声,微微张开了眸子。

“紫月!”宋依颜奔到床前,望着紫月那依旧苍白的面庞,几天的调养,虽然他的身体已略微恢复了些,但是却还是远远的不够。

“又没睡吗?”他看着她眼眶下的黑影轻问着。几天了?她似乎总是睡的少,醒的多。

你我都该释然。

紫月如天无夜所言的,被放出了地牢,但是宋依颜,却不曾再看到天无夜。她只听说,他的左手废了,从此那只手不能再拿起任何的东西。即使他的武功天下无敌,但是如此一来,势必要大打折扣。

完美如他这般的男人,却因为她而废了左手。这样的事情,她根本没有想过。

“我睡不着。”她扶着他支起身子,把软枕垫在他的背后,“你呢?这几天身子感觉怎么样?”眼下,她最该关心的是紫月的身体安康,但是脑海中,却总是会时不时地划过天无夜的脸。

“已经好了不少了。”他说道,她的悉心照顾,让他想要好好珍惜。但是她那总是出神的眼眸,却让他不禁想要去探究原因,“怎么这几天你总在发呆,是在想这什么吗?”他问了,淡淡的嗓音,却有着止不住的关心。

心,陡然一震,宋依颜故作不解地眨着双眸,“哎,我有吗?”

阅读惟爱是卿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