唇枪

《唇枪》

第 94 章

上一章 简介 下一页

他正气咻咻地嚼着,恶狠狠地想着,虞仲夜从外边进来了。

刚从泳池出来,虞仲夜腰间随意搭着一条浴巾,水珠还未擦干,如给这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刑鸣眼瞪着,唇抿着,一切情绪等待宣泄,一切情感渴望倾诉,只是话在嘴边盘旋一晌,最后却只敢流露一声:“谢谢。”

虞仲夜也无多余表情,微微颔首:“好好休息。”

真的走了。

94

再睁眼时分,人已经躺在了虞宅主卧的那张大床上。

刑鸣先是闻见一阵甜丝丝的香气,被这香风抓挠得不行,才从特别沉的睡眠里醒过来。先低头审视自己,身体干净衣物整洁,再抬脸环视周围,没想到,虞仲夜就坐在床边。

虞台长走后,刑鸣一连几天都在主卧的黑丝绒大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琢磨不透对方的意思。虞仲夜白天常来看他,态度就像领导慰问员工,晚上也不与他同床,是真的就此生分了,还是盛怒未消,犹在气头上。

刑鸣吃不准。

但有一点毋庸置疑,这是虞台长的家宅,一砖一砾一草一木一桌一椅都是他的私物,他刑鸣何德何能,居然一连几宿霸占主卧,这样的喧宾夺主,简直荒唐得厉害。

第 94 章 (第1/3页)

还有一件事情也荒唐。那天明明已经一只脚踩进了鬼门关,这会儿除了些许外伤,竟已心不急跳、气不急喘了,刑鸣仔细想了一下,得出一个最靠谱的结论:应该还是饿的。

菲比的手艺一如既往出色,刑鸣偷偷摸摸进了餐厅,餐桌上摆着一些东南亚常见小食,花花绿绿的很是好看。刑鸣以前口味清淡,嫌东南亚菜太甜,但这回死里逃生,又被虞台长请来的台湾营养师喂了几天清粥蔬食,这些五颜六色的食物突然就很是入眼了。他经不起味蕾的撺掇,抓了芒果糯米糍就往嘴里塞,一口没咽入食道,新一口又跨过齿关。

祭了五脏庙,他便恍然大悟,爱情这东西,饥时不可果腹,寒时不能取暖,除了在戏剧脚本里撩人热泪引人发狂,真是一点意思没有。

虞仲夜其实只是闭目养神,床上的人出了一点动静,他便也睁开了眼睛。

虞仲夜问他,睡饱了?

“还是困。”刑鸣摇了摇头,把手从虞仲夜的掌心下抽出,把脸往被子里埋了埋,仅露一双眼睛。

虞仲夜淡淡一笑,眼神依然奇特,像刚刚烧过的炭,漆黑中隐约可见猩红色的火星,他的手指摸上刑鸣的脸颊,食指落在他的眉间,顺着一侧眼眶的轮廓,慢慢描摹。

刑鸣半张脸捂在被子里,呼吸急促。

香风来自窗外的花圃,陶红彬栽了一片四季常开的花卉,不惧老秋天气,仍开得明朗鲜艳。窗帘随风飘动,把阵阵幽香捎进屋来。虞仲夜眼皮轻阖,微蹙着眉,瞧着疲惫而温柔。

刑鸣发现,自己的手正被虞仲夜握在手里,手心覆盖手背。

现在应是深夜,刑鸣估摸自己颠倒昼夜地睡了一整天,又看虞仲夜的面容,这是一直守在自己身边?

似亲近似疏离地抚摩他一阵,虞仲夜起身走了:“你再睡一会儿。”

人已经到了门口,刑鸣才慌忙钻出被子,喊他:“虞老师。”

虞仲夜回头看他:“怎么?”

阅读唇枪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