唇枪

《唇枪》

第 96 章

上一章 简介 下一页

而今网上鲜有人提及这件案子,也鲜有人提到他。只有那个曾处处与他针锋相对的批评家,看出了最后一期《东方视界》平静中的决绝,是他豁出一切以舆论倒逼真相。

他以从未有过的宽容的口吻骂他愚蠢。

螳臂当车,你一个人又能改变什么呢?

96

跟陈林二人想的一样,也不一样。虞台长确实美人在怀夜夜洞房,但也没有不务朝政。他这两天头疼发作,特意吩咐秘书把工作送进家门,多数时间仍在办公。

客厅里的家庭影院正放映着台庆晚会首次带妆彩排的全场内容,一位民歌艺术家与一位歌坛天王合唱一首经典民歌《大唐芙蓉园》,民族的牵手流行的,典雅端方的淑女搭配奇装异服的潮男,效果很不错。

你什么也改变不了。

烈士坟头的草已经及膝了,但太阳照常升起,世界仍是一派欣欣向荣。

刑鸣偶尔会想,这样到底值不值当。

第 96 章 (第1/3页)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但人家那是新婚不久,还处于干柴烈火的蜜月期。

菲比自然不懂,中国有句话叫小别胜新婚,何况这一别还是险些生离死别,虞台长的兴致说来就来,刑鸣也乐得享受。

这会儿两人也都衣衫大开,刑鸣不着内裤,身上只松垮垮地挂着一件虞台长的白衬衫,被一身热汗洇得半湿,隐约透出肉色。他分着两条长腿,跨坐在虞仲夜的身上。虞仲夜拿毯子裹着他,抱在怀里。

虞仲夜头疼再次发作,刑鸣正替他按摩太阳穴。

即使背对电视,他也能听见骆优把晚会串词念得意气风发,也能想象一身昂贵礼服令他如鸡群中的凤凰,多么光彩夺目。他还听说了,南岭也会在台庆晚会的某些特殊时段露脸,依旧干他主持人大赛夺冠之后就没少干的事儿,念广告。

两位都是各自领域的绝对大牌,演唱完毕还留在台上接受主持人的调侃,骆优身边站着另一位男主持,临时从文娱中心提拔上来的,还真没骆优镇得住场,颜值输了一大截,气场差了七八分,台庆晚会的正副导演这个时候才觉得惋惜,如果台上站着的是刑鸣,一定匹配多了。

菲比上回被吼怕了,跟新来的营养师知趣地躲在别的厅里,尽量不与老板同处一室。

其实她也纳闷,自己虽说年岁不大,在虞台长之前同样伺候过一些政商界有头有脸的人物,譬如以前有对身价逾百亿的年轻夫妇,也是几乎人不离床,一日三餐都得黏在对方身上解决。

骆优获奖众望所归,南岭的粉丝也一直蹭蹭增长,就连一口微带川音的普通话,也被喜欢他的粉丝剪辑制作成有趣的视频,连同水军凑了十万转发,顺利拉动不少路人的好感。

每个人都在忙碌中发展。按说这个时间他也应该在福建的某个山村查访,但绑架之后,他没联系过骆优,骆优也没以领导的身份联系过他。这两天在虞宅,他闲来无事就上网,偏也凑巧,天涯上有个很热的贴叫《闽北鬼事》,里面有个故事讲的就是山魈的报复。

一些不知真假的故事浏览量百万有余,但刘案已经彻底翻篇了。尤会长突然死了。有传是黑心钱捞得太多,东窗事发之后自己把自己吓死的,也有说是上头有人迫他自杀,因为刑案中的当事人一旦死亡,司法机关就只能终止案件审理,再不能牵扯出更多幕后人士。

阅读唇枪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