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男主白月光怎么破

《穿成男主白月光怎么破》

第214章 第 214 章

上一章 简介 下一章

苏白月摇头,示意红卉替金域术喂药。

却不想男人却突然醒了, 他盯着正准备给他喂药的红卉, 慢吞吞的撑着身子坐起来。

因为失血,所以他的脸色不是很好看, 隐隐透出一股苍白。

在这个大金王朝动荡不安, 储君未定的档口上, 金域术却被苏白月捅上了床。

“公主。”红卉端着煎好的药过来,小心翼翼的递给苏白月, “这是怎么了?”

苏白月自个儿也没明白呢,回答不出个所以然来。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www. 免去追书的痛!

红卉替苏白月去拧了一块干净帕子。

苏白月用帕子擦了脸,醒了神,然后打了一个小哈欠。

“公主,您和太子殿下,怎么会闹成这样的?”

其实红卉刚才一直在外面,里面的动静她也听到一些。

“我也不知道。”苏白月确实不知道金域术在闹什么脾气。

红卉见自家公主真是一副懵懂表情,她想了想,跪在苏白月身边,压低声音道:“公主,奴婢觉得,太子殿下他,可能是在吃醋。”

吃醋?

原本还一脸惺忪睡意的苏白月立刻就瞪圆了一双眼。

大妹砸,你别瞎说啊!

“公主,您难道看不出来,太子殿下对您情根深种吗?”红卉加重了语气。

苏白月的眼睛瞪得更大。

是变态到不能自拔吧。

“我,我一个公主,金枝玉叶,他,他一介蛮族”不配的啊!

苏白月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只知道,当她说到这里的时候,那只抓着自己的手猛地一紧,差点把她的小手手给捏废了。

苏白月赶紧住嘴,然后转头去看躺在床上的男人。

安安静静的,没有丝毫苏醒的迹象。

苏白月又试探性的给他探了探鼻息,很稳定。

“我,这个”苏白月想了半天,道:“我是他母后。”他们这样,放在大周,是要被浸猪笼的。

即使她是公主,她是太子。

“可是,现在是在大金。”红卉这名猪队友,坑得一手好公主。“大金的收继婚是自古便传下来的。”

苏白月张了张嘴,正欲反驳,红卉又道:“公主,俗话说,入乡随俗,太子殿下已经放话说要娶您了,您就不要犟了。”

这个时候的苏白月突然觉出些味来,她盯着面前的红卉,注意到她发髻上戴着的珠钗,不就是那个穆戈尔送的吗?

“红卉,不会是穆戈尔让你来劝我的吧?”

红卉立刻摇头,“公主,奴婢是真心觉得您与太子殿下相配。郎才女貌,走出去,真真是羡煞旁人的一对。”

苏白月知道,红卉是个忠心的,可是难得她居然会对金域术的评价这么高。

看出苏白月的疑惑,红卉垂下眼帘,继续道:“公主,奴婢自小进宫,有幸服侍您。您每年都会让奴婢出宫去瞧瞧家里人。您身为公主,不知人间疾苦,奴婢却知道。咱们大周,气数已尽,还望公主莫要执迷。”

说到这里,红卉红了眼。

苏白月终于明白红卉跟自己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了。

大周朝确实气数已尽。

她父皇骄奢淫逸,宠幸佞臣。外戚把权严重,国库空虚,整个大周朝已经爆发过大大小小十几场起义了。

虽然都被镇压,但苏白月清楚,大周朝已经到头了。

而此次和亲所出嫁妆,也已将大周朝彻底掏空。

这些嫁妆明面上是嫁妆,其实只是大周给大金的示好礼罢了。

这样的大周朝,如果不是被大金所灭,也会被大梁,大夏等国所吞并。

在残酷的政治斗争中,没有你弱你有理,只有强者生存。

而她母后会让安细公主出来和亲,也只是想给她搏一条生路。

“你先出去吧。”

美丽柔和的安细公主坐在床边,浑身透着一股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高贵气质。

红卉抹着眼泪,安安静静退出去了。

苏白月霍然浑身一松,软下来,歪着脑袋趴在床头,小小的身子蜷缩起来。

安细公主的结局是死。

一个亡国公主,怎么可能会得到什么好结局。

苏白月站起来,甩了甩自己被金域术握着的手。

这回,男人很轻易的就松开了。

苏白月裹上男人的大氅,迈步走出去。

已过深秋,冬日初临。

院内纷纷扬扬的下起了雪。穿枝掠院,尤其好看。

“公主。”红卉上前,“外头冷,您怎么出来了?”

“我想去见一下顾大人。”

苏白月知道,顾胜柏虽然为人阴险,但他却是个十分有能力的人。

顾胜柏住在一处偏殿,依旧被软禁着。

当苏白月去找他的时候,他显然没想到来的人会是她。

“处境艰难,公主将就一些吧。”顾胜柏给苏白月倒了一碗粗茶。

苏白月没有接,她只是站在那里,先上下打量了一下顾胜柏住的地方,然后开口道:“顾大人心中有大志,本宫明白。”

顾胜柏端着茶碗的手一顿。

他慢吞吞的弯腰,将茶碗放到案上,然后再慢吞吞的挺直背脊,看向苏白月的视线又防备又锐利。

顾胜柏一向认为,这个安细公主不过就是个胸大无脑的女人,没想到,今天居然会跑到他面前来说这么一番话。

“本宫也知道,大周朝气数已尽。顾大人独木难支,才会选择如今这条路。本宫愿助顾大人一臂之力。”

顾胜柏看向安细公主的眼神顿时就变了。

站在他面前的女子也不过十五,却已生得姿容出色,盈盈立在那处,竟透出几分坚毅来。

她穿着男式长袍,青丝长发随意束起,纤细的身子外头裹着一件男式大

药很苦,即使隔着那么远,苏白月也被熏得鼻头发苦。

男人吃了药,就那么盯着她,也不说话。然后握着她的小手,闭上了眼。

苏白月抽了抽,没抽开,也就任由他去了。

“你喂我。”

红卉看一眼苏白月, 将手里的药碗递给她。

刚刚煎煮出来的药,微微生涩的浓郁药香弥散, 在寒冷的空气中氤氲出暖白雾气。

男人面色沉静, 看不出任何情绪。

苏白月捏着白瓷勺, 小心翼翼喂他吃了一口药。

苏白月赶紧去扶。

这男人好端端的怎么就突然发疯了?

红卉进来收拾空药碗,看到自家公主那副左摇右晃的样子,赶紧上去把人扶住,“公主,您是不是累了?”

“嗯。”苏白月哼哼唧唧的睁开眼,“给我拿块帕子来擦擦脸。”

太医开了药,由穆戈尔送出去。

偏殿内只剩下金域术和苏白月两个人。

穆戈尔焦急地唤了随军太医过来。

伤口不深,未中要害, 只是失血过多, 需要好好调养,不能劳累动气。

小姑娘坐在床头,盯着男人看。

男人躺在那里, 身上盖着薄被,原本张扬的面色也沉静下来。他闭着双眸,浑身戾气收敛,只除了眉目依旧有些清冷凌厉。

阅读穿成男主白月光怎么破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