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爱是卿

《惟爱是卿》

第2章

上一章 简介 下一页

“我并没有足够倾城的容颜,值得他留我下来。”是自嘲,却也是事实。围绕在天无夜身边的女人,没有一个她能够堪与之比。琴棋书画,她样样不行,温柔婉约,她更是半点不会。

“主君的心思,本就没有人能够猜得透,公主只须本分地待在主君身边即可。”

如同一具玩偶吗?没有思想,没有意志,终日只能随他人摆布?直起身子,宋依颜望着窗外的蓝天飞鸟,“紫月……紫月他情况如何?”她回来,真正的原因是为了紫月。昨日回府,她就不曾见过紫月的踪影。天无夜,究竟对他做了什么?

“秋儿只是区区一名丫鬟,又怎敢对公主存有怨言。”秋儿轻垂眼帘。

“丫鬟亦是人,没有区别。”所谓的地位,她从不看在眼里,丫鬟又如何。即使公主如她,退去了天无夜所给予她的华丽地位,也不过是一名乞儿罢了。

微一诧异,秋儿若有所思地看着宋依颜,“只要公主不再逃离天君府,秋儿自然无性命之忧。”打开一旁的首饰盒,她挑选着适合主子今日发式的佩戴之物。

情浓情浅,

孰胜孰负,

我不知道,

只是短短的一句话,却像是有种沉重的压力,压在她的身上,使得她喘不过气来。也许这就是天无夜所想要见到的吧。

瞥了秋儿手上所拿着的翠玉金簪,宋依颜轻蹙着秀眉,“不必给我插上如此华贵之物,这些玩意儿并不适合我。”

“这些都是主君特意挑选给公主的,公主又为何要拒之于外呢?”秋儿道。在府上已有五个年头,亦看过不少围绕在主君身旁的女人,但是主君真正所宠的,却只有公主而已。即使她只是一名丫鬟,却也看得出主君对于公主的重视程度。

第2章 (第1/3页)

“你不会。”她抿着唇,闭上了眼眸。她知道,他总是喜欢抓着她的弱点,来看她的反应。

“为什么?”

“因为你的傲气不会允许。”他太骄傲了,骄傲得绝对不会允许属于自己的东西爱上其他人,骄傲得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的失败。

“是吗?”他缓缓一笑,光滑如处子般的右手猛得擒住她的颈子。纤细的颈子,只要他稍一用力,就可以完全的折断,“如果我说我会呢?”

呼吸不再

“是。”秋儿垂着头道,静静地退出房间,掩上了门。

偌大的地方,她与他对视着。一身的白,她知道,他习惯穿白色,他喜欢所谓的洁净。白色的玉簪,白色的衣裳,白色的腰带,白色的鞋子。他的白,白得纯粹,白得刺目。

“你究竟把紫月如何了?”她盯着他,想要得到一个答案。正如同秋儿所说,他的心思从来都没有人能够猜得透,她亦然。

“你的心中只是想着他吗?”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阴冷的口气,少了平时的自若。在整个天君府中,能够真正惹恼他的,怕只有她了。

“是。”她深吸一口气,语气坚定地答道。

“那么——你爱上他了?”他缓缓地靠近着她,白皙而修长的手指,轻抚着她的长发,温柔的动作,像是倾注了所有的珍视。只有眸光中的冷然,才显示出他内心的不悦。

爱上紫月?她一怔。对于紫月,她有感激,有牵挂,有关心……但是……爱上?她不知道。她对紫月,有这份心吗?

“我不知道。”宋依颜如实道。对紫月的那份情愫,18岁的她不清楚也不明白。

不知道吗……亦就是代表有可能!天无夜俯下身子,把唇凑向了宋依颜的耳边。小小的耳垂,因他的贴近而微微发颤,“你可明白,我随时可以让紫月死。”轻柔呢喃,他欣赏着她的颤抖。

多余的感情,只代表着脆弱,即使坚强如她般的女子,亦不会例外。只是……她对紫月的情愫,如同一根刺一般的,刺得他难受。

“你想见他?”阴魅如丝竹般的嗓音,淡淡地响起。白色的身影缓步走入房内,天无夜的眼盯着一身素颜的宋依颜。

“主君。”秋儿见着天无夜,随即盈盈一福。

“嗯。”他不甚在意地应了声,随即挥手摒退,“下去吧。”

只是流水本无情,落花更无意。主君以自己的方式在珍宠着公主,而公主更以自己的方式在抗拒着。冰与火的碰撞,也许注定会是两败俱伤的结局。

“因为这并不是我真正想要的东西。”她望着铜镜中那平凡的姿容淡淡道。她想要的是自由,但是那却是天无夜无论如何都不会放手的东西。

“若是公主想去哪里,只需和主君说明,主君自会带公主去。”聪慧如秋儿者,又怎会不明白主子的心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梳洗更衣……依然还是如往常一般的话,像是她根本没有逃离过天君府似的,“秋儿。”宋依颜瞥了眼已放在矮几上的鹅黄色锦布裙衫,开口唤道。

“公主有何吩咐?”秋儿放下温水,边伺候着宋依颜梳洗边恭敬道。

“天无夜……可曾为难过你?”抿了抿唇,宋依颜开口问道。秋儿是服侍她的丫鬟,她的逃离,秋儿自然也很难开脱责任。

“不曾。”熟练地挽起主子的一绺青丝,秋儿梳着宫廷之中新式的发式道,“只是主君言明,若是公主再次逃离天君府,秋儿也无命活在这世上。”平静的声音,像是在说着无足轻重的事情。丫鬟的性命本就不重要,多一条少一条,对于主君而言并无分别。

命吗?浓黑的眸子幽然一黯,宋依颜自嘲一笑。天无夜总是喜欢把别人的命压诸在她的身上,因为他知道她无法置之不理,那么她的命呢,又该压诸在谁的身上?

而你也不明白……

亭台暖阁,繁花簇锦。

“公主。”丫鬟秋儿端着一盆暖水走入房内,望着已然起身的宋依颜道,“秋儿打了盆温水,特来伺候您梳洗更衣。”

素白的面,配上普通的姿色,即使换上了那昂贵的锦衣,亦难有所谓的绝代风华。这样的她,竟然能够待在天无夜身旁两年,莫说别人觉得奇怪,就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天无夜究竟是看上她的哪一点呢,如此执意地要她归属于他。

“秋儿,你怨我吗?”她明知道自己的逃离,秋儿势必会受到牵连,但是她却还是逃了。

阅读惟爱是卿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