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爱是卿

《惟爱是卿》

第3章

上一章 简介 下一页

秀气的面庞轻轻扬起,他望着自己的主子,恬淡之中带着一丝坚定,“紫月活着,只不过是为了保护主君。”

从他十二岁起,便许下了这个誓言。

宋依颜再次见到天无夜,已是十五天后的事情。

“是吗?”天无夜转动着玉杯,“但是有时候,太过倔强的眼神,会让人想要把之狠狠摧毁,却也让人舍不得除之杀之。”所以他留着“她”的命。要她死,也许很容易,但他却不想让那双倔强的眸子太快消逝。

“主君指的是带回天君府的那名女子?”即使天无夜并没有明说,紫月也已能猜到主子口中所说的人是谁。

天无夜但笑不语,把手中的白瓷玉杯放下。

惟真惟善,

惟是惟非,

倔强如你,

“她在府上已有九天了。主君不去见她吗?”这是第一次,他看见主君在谈及一个女子时,露出如此的表情。

“我不喜见到奄奄一息的人,等她伤好了再去不迟。”他有的是时间可以慢慢等,只要“她”不死,“你呢,觉得这女子如何?”手指撩开额前的发丝,他问着身旁的人。虽是在问,但是目光却只是盯着摆放在面前的棋盘。

“普通。”短短两字,紫月说出了他的答案。

第3章 (第1/3页)

“宋依颜。”

“以一个乞儿而言,这名字倒也雅致。你的名字与你的性情,都不是个乞儿所该有的。”像是在褒奖似的,他赞许着,“想必你也该知道我是谁了。”没有上扬的语调,是肯定而非疑问。

“天无夜。”没有像别人那样唤出他天君的名号,她直接唤了他的名。

他不怒反笑,并不恼她直唤他名,“不错,是天无夜。那么你可知我留下你的命,究竟是为了什么。”他布下了网,等着她往里跳。

“为什么?”她也想要知道原因。

“只是希望,你能够成为属于我的东西罢了。”他的手,撩起一撮她耳边的发,轻轻揉着。

属于他的……东西?!宋依颜一愣。天无夜用的词并不是“人”而是“东西”,显然,在他的眼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何救她?宋依颜不觉抿起了双唇,这个问题,在她养伤的日子里,她也曾问过自己数次。但是,每次都是没有答案。他要救她的理由,她想不出,但是他要杀她的理由,她却可以想到太多。

“你为何要救我?”舔了舔唇,她如他所愿地问了。尽管在她以为,他该是冷眼看着她流血而亡才是。

“你很有趣,所以我暂时并不打算让你死。”他笑语道。他鲜少对人感兴趣过,她该为此而觉得荣幸。

“有趣?”她皱了皱眉。不理解为什么他竟然会觉得一个乞儿有趣?

“因为从来没有人敢像你这般的直视我。”怕他的人,不敢如此直视着他,敬他的人,亦不会如此直视。

然后,她被人领着,绕亭台楼阁,小桥池塘,来到了这个名为“天水阁”的地方。

偌大的厅堂,布置得雅意十足,几盆翠竹盆栽放在厅堂的周围,红木的桌椅,显得沉稳而高贵。

她看到了他,依旧是一身的白,白得让人炫目,让人不敢逼视。红木的软榻,他斜躺在上,长长的黑发垂落在胸前,朱颜玉色,美得不似真人。手臂轻撑着略微削尖的下颌,浓黑的睫毛遮盖住了那双邪魅的眸子。

“伤好了吗?”像是感受到她的脚步声,他睁开畚实馈=廾奈105涎铮杂幸环豢裳杂鞯拿馈?br>“好了。”宋依颜望着天无夜点头答道。虽然那一剑的伤口颇深,却不至于要她的命。如果不是当时她流血太多,早在几天之前,就应该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

“是吗?”他一笑,支起身子。就气色来看,她已无大碍。想来封莫的确按照他的吩咐,用最好的药材来医治她。

他的笑使她有些怔忡。目光,似乎不能从他的身上移开。眼前的男人有着一种能够吸引住人心神的魅力,比起战场之上杀人无数的天君,她倒更愿相信他只是一个文人。

只是……他的冷血,她却已经在十五日之前见识过了。即使——他在笑……

像是并不在意她过于直接的注视,天无夜缓缓地走到了宋依颜的面前,“为什么要用自己的命去救别人?”他盯着她的眼问道。比起普通女子看见他的惊艳,她的目光之中,倒更有份审视。

“我……不知道。”她摇了摇头,因为她没有答案。那时候所有的一切动作,只是一种本能,她根本就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思考。

是勇敢呢?还是无知?漂亮的唇角勾起了一丝弧度,他轻弹着手指,“不问我为何救你吗?”

一大清早,婢女们便把她当成一个木头娃娃似的梳洗打扮,从发式,到胭脂水粉,再到衣着,无一不是以着千金之躯的标准来打扮。

低头望着自己身上着着的水兰色纱裙,宋依颜不觉想笑。柔软且光滑的质料,以前的她,莫说是穿,就是连摸都没有摸过。

一个小小的乞儿,值得如此打扮吗?没有倾城倾国的容颜,亦没有任何足以显耀的家世。她——只不过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曾经差点死在天君轿子前的人罢了。

天无夜嗤笑一声,“只有这些评语吗?”虽然这的确是从紫月口中所说出的话。

“那么主君希望听到什么样的评语?”在他看来,只不过是一名普通的女子,但是主君却把那人带回了天君府。也许那女子的身上,自有主君所欣赏的特质吧。

希望吗……天无夜微一敛眸,手指轻轻地敲击着石桌,“紫月,我似乎从来没见过你喜欢过哪个女子,你这一生就打算如此过吗?”

右手轻抬,修长的手指爬上了她的脸,来回地抚弄着她的眼。很普通的一双眼,但是却有着让人想要掠夺的光辉。

“你!”她猛然一惊,她整个人向后连退几步。他的动作太过突兀,让她受惊不少。她以为她早已忘了自己是女儿身,但是现在却证明她依然还有女性的自觉。

并没有因为她的惊呼而有任何的狼狈,他自若地收回手,“你几岁了?”即使他早已查明了她的一切资料,却还是要她亲口说。

“……十六。”她一怔,还是回答了。

“名字?”

柔爽的清风,悦耳的鸟鸣,一切似乎都显得如此的写意。

修长的食指和中指夹着黑子,在思忖了片刻之后,把子放下,“紫月,可要与我对上一盘?”带着一丝笑意,天无夜微微侧头,问着站在他身旁的少年。

“对弈要求旗鼓相当,而紫月的棋艺却差主君太多。”紫月淡淡地答道。即使他的棋艺高出普通之人,但是却算不上精通。

“很聪明的回答。”天无夜的目光继续放回到了棋盘之上。十八岁的少年,能够有紫月这份聪慧与淡然的并不多。

紫月稍一拱身,“若是主君真想对弈,紫月自当奉陪。”只要是主君想要他办的事儿,他都会去做。毕竟,他从来都不曾违背过他的命令。

泛我清心。

一壶绿茶,熏香袅袅。

凉亭之中,少年望着正坐在石凳之上,手持黑子,解着棋局的主子。

“不了。”天无夜摆摆手,这会儿他已没有了这份兴致。拿起了放在石桌上的白瓷玉杯,他轻啜一口,杯内的清茶,芬芳爽口,是上好的龙井。

“紫月,你可曾见过有人违逆于我?”像是不经意似的,他开口问道。茶香蕴然,不自觉的,他又想到了那双眼,那种神情。在这世上,能够让他觉得有趣的人实在是不多啊。

清明的眸子微然一眨,紫月想了想,“没有。”即使真的有人曾违逆主君,恐怕也早已不活在这世上。毕竟,主君不会容许违逆了他的人活着的事实。

阅读惟爱是卿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热门推荐